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皇后的烦恼:皇上是妒夫

更新时间:2020-09-16 10:28:38

皇后的烦恼:皇上是妒夫 已完结

皇后的烦恼:皇上是妒夫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池纪 分类:穿越 主角:楚冷笑 人气:

《皇后的烦恼:皇上是妒夫》由网络作家池纪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楚冷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她乃大楚国英勇好战的公主,被心爱的人杀死,无意中穿越为他国残暴君王的皇后。 他,并不如传说中的凶残,却邪恶妖孽,处处与她为难,她万般设计欲离宫,哪料处处难逃他的魔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楚一月惊叫一声,欧阳幽澈那身材高大,体重对于这病残的身躯来说,更如一座大山。

“死男人,快滚开!”

嗖!

欧阳幽澈从来没被人这样大呼小叫过,脸上蓦然涌起了一层火气,红艳如火。

楚一月瞄了一眼那涨红的脸,一手抓住欧阳幽澈束起来的发,欲将他甩开。

可惜的是……她并没有那样大的力气。

如果换作她原本的身体,她大可以将欧阳幽澈甩个屁滚尿流。

欧阳幽澈倒吸了一口凉气,楚一月将他的头皮揪得生痛。

“原来你中了两次毒,被毒成泼妇人了!”

欧阳幽澈勃然大怒,虽然觉得皇后醒来后就有所不同。

但是,他还是要给点颜色她看。

他一把甩开了她的手,整个人就像饿狼一样扑上,疯狂地啃着她那张婴儿肥的脸。

楚一月被啃得满脸口水,整个人几乎被压扁了,想说话,却只能呜呜呜地发出愤怒的声音。

她的小樱桃唇被堵得死死的。

算了吧,那么病残的身躯,只能跟一只小绵羊一样被人玩弄了。

炽热的吻,令得气氛亦如此暧昧起来,缠绵流淌开来,等他离开,楚一月差不多眼前直冒星星。

“怎么,能告诉朕吗?”

欧阳幽澈冷冷地笑了起来,唇因吻而变得更艳红。

身下那小小人儿,因他的吻,脸色绯红。

可是那眼神,却总是那么冷漠,即使她的脸上已有了反应。

在欧阳幽澈的记忆中,病残的皇后,总是愧对于他,更想他宠幸于她。

可是这个小人儿,毒醒后却俨然不同。

“本宫不就是皇后嘛,怎么?本宫这身子那么残弱,你还想宠幸本宫吗?”

楚一月也不怒,冷眼相笑。

欧阳幽澈震惊地瞪大眼睛,这……这是皇后说出来的话吗?

那么嚣张,那么不屑,那么冷漠?

不过……她是在埋怨他没有宠幸她?

“朕的小皇后,朕没有宠幸你,是看在你未来葵水,更看在你身子病弱,所以朕担心……小皇后,你是在怨朕?”

欧阳幽澈的心情突然又变得好起来,邪笑地看着楚一月。

楚一月冷哼一声,“本宫不稀罕你的宠幸,欧阳幽澈,你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就是了!”

什么?

这臭丫头!

那么狂妄那么自大!她竟然说不稀罕他的宠幸?

“朕答应你,三个月之内,你将你身子养好,你想要宠幸,朕就给你!”

欧阳幽澈冷冷地站了起来,楚一月这才松了一口气。

压死她了,好比一座大山压在一只小蚂蚁身上似的。

“本宫不稀罕!”

楚一月冷冷地说道,欧阳幽澈正要发作,却听到外面小安子禀报道,“皇上,贵妃娘娘求见!”

啧,贵妃?

楚一月扬扬眉,她实在没兴趣和那些女人争风吃醋。

“皇上,给本宫带话,本宫在这三个月内,不接见任何妃嫔!”

楚一月说完,便起来朝内殿而去,继续睡去,等红锦送来早膳再起来吧。

这身子,急需静养啊!

欧阳幽澈看着她大大咧咧而去的背影,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

“萧然,李义!”

“臣下在!”

欧阳幽澈的一声低唤,从殿顶上就飘落了两个黑衣蒙面男子。

他们便是欧阳幽澈派来保护楚一月的两个暗卫。

武术高明,可算是欧阳幽澈的得力助手。

“皇后这一天可有什么不同?”

两个暗卫对望了一眼,这一天才刚刚开始,有什么不同,皇上刚刚不是看到了吗?

“算了,你们下去吧!”

欧阳幽澈这才觉得自己这一问乃为多此一举,便转身大步地朝外而去。

外面,立着一个一身华服的女子,面容娇俏,温婉若玉,正是欧阳幽澈亦很盛宠的贵妃娘娘云婵。

欧阳幽澈宠幸这些女人,亦只不过为了权力而已。

楚一月睡了又吃,吃了又睡。

就这样过了几天,终于将精神养足了。

后宫得宠的亦只有两个女人,一个是贵妃,一个是德妃,这两个女人虽然欲来请安。

不过,传了楚一月的口令,也没有人敢来打扰她。

太后也不知道怎么的,也没有再踩入凤仪宫。

毕竟欧阳幽澈派了上百侍卫守在凤仪宫,太后再大胆,也不敢再来毒害楚一月了。

对于这种“宠爱”,楚一月一点也不感激。

她知道,欧阳幽澈看上的只不过是刘家的势力而已。

对于醒前的那一些事情,那个变态色狼,楚一月也没有时间去追究更没有证据去寻找那个男人。

大概,是自己原本的身体在公主殿下葬的时候,有男人来侵犯过她吧?

毕竟,她在大楚之时,可是无数男人皆欲得到的女人。

英勇好战,倾国倾城,哪个男人不爱?

当然,当美色和权力当前,男人们都会选择了权力。

因为有了权力之后,他们要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

所以,周倾就选择了权力,而不是她。

第五天,楚一月要来了宣笔宣纸,列出了一大堆的材料,当然,也有一些很奇怪的草图。

“红锦,将这一份草图送到尚衣局去,让婢女们按着这一种衣袍的形式做出来。有衣,这一份就送给小安子,让他转交给皇上,那是本宫要的所有材料。”

楚一月将两件文件交给了红锦和有衣。

当然,这两份“文件”一交到了双方的手中,尚衣局和欧阳幽澈同时惊住了。

尚衣局的婢女宫女们,都从来没见过那么奇怪的衣袍样图。

而欧阳幽澈,他却不明白为何楚一月要一些铁啊什么的东东,有一种叫“弹簧”的东西,更是这个洛里国所没有的!

不过,上面却写着怎么做弹簧的方法。

反正,楚一月给的草图,画出来的模型看起来很简单。

对于造剑部的人来说,那些东西简直易如反掌。

还有一些是毒草,难道……他的小皇后会制毒?

不过,这些东西对于欧阳幽澈是那么新鲜,并且他觉得“刘月儿”不可能无端端要这些东西。

里面可能还藏着很多玄机,一定就是她除掉太后的手段吧?

所以,欧阳幽澈允了,将这些草图和宣书内的物品全交给手下,在一定期间内,给古怪的小皇后送去。

于是,在未来的五天之内,楚一月还是吃了又睡,睡了又吃。

她开始吃得特别多。

多得让红锦和有衣都感觉到极为惊讶,以前皇后只吃一点点东西就难以下咽了,因为皇后身上还有一种怪病。

天下没有人治得好。

可是没料到,被下了两次毒,竟然一下子好了起来。

楚一月的情况,暗卫全部报给欧阳幽澈。

偌大的书房内,欧阳幽澈眯着眼睛靠在坐榻上,听着萧然所禀报的一切。

“你是说,皇后突然吃得很多,也爱睡?”

“正是!”

欧阳幽澈迷惑地望向窗外。

“并且,皇后所送去尚衣局的衣物,宫女们已给皇后送过来了,她……”

李义红着脸,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她怎么了?皇后穿上了?是什么奇怪的衣袍?”

欧阳幽澈更为好奇,后宫里的衣物多如牛毛,皇后的衣物更是数不胜数。

虽然他并不爱“刘月儿”,但是对她,还是挺好的。

萧然也红了脸,二人在书房之内皆以真面目示人。

“回皇上……臣下也不好说,皇上还是亲自到凤仪宫去看看吧。”

欧阳幽澈见二大暗卫竟然一下子变得扭扭捏捏,毕竟这两大暗卫,平时可称得上是冷血杀手,被他训得贴贴服服而已。

看来,此事非同小可!

那臭丫头,会穿些什么样的衣服?

想到此,欧阳幽澈连书桌上的散乱的奏折也懒得收拾,急急地朝凤仪宫而去。

而此刻的楚一月,正穿着轻飘的淡紫色贴身无袖百褶裙,随意走动。

楚一月在大楚的时候,一直是这样穿得那么“暴露”。

因为她的母后,听她说她来自一个很遥远的地方。

而她的母后,都是穿着这种衣袍,开始父皇也反对,但久而久之就习惯了,令得她和妹妹们都这样穿。

不过,现在眼下是五月,天气不算很热,穿上这轻纱紫裙,却还是很舒服。

只是走出宫,一路上,引来了所有人的注目。

宫女、侍卫等等,都看得目瞪口呆。

“皇后娘娘,您还是快回宫吧!这样的穿着,被皇上看到可不好了……”

红锦涨红着脸,她嫉妒又羡慕皇后那嫩嫩的瘦瘦的手臂。

但是,如此曝光在众人眼皮下,这一下,皇后的声誉不知道要怎么挽回了。

因为现在路过的宫女们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皇后。

随后的侍卫亦垂下头,不敢多看皇后一眼。

楚一月扬扬眉,她就是要兴风作浪,再且,不管她怎么胡闹,欧阳幽澈暂时不会杀她的。

“怕什么?本宫设计的这套裙,不知道多简单多漂亮呢!”

楚一月邪恶一笑,张扬地朝御花园而去。

而欧阳幽澈也就如此和楚一月错过了。

来到了凤仪宫,却没看到楚一月,他的小皇后。

“皇上……皇后请人送来的衣物,就是这些……”

萧然指指雕花衣架上的挂着的衣物。

欧阳幽澈朱唇一抿,大步走上前,一手拉开其中一件衣物。

但见那件古怪的衣物,没有衣袖。

简单的款式,衣物都缝成一件。

这是他从来没见过的粉色的百褶羽裙。

竟然没有衣袖?

“皇后娘娘……一早就穿着像这种无袖衣裙……”萧然低声地道。

欧阳幽澈勃然大怒!

这后宫中的女子,哪有人穿这种衣裙?就连青楼的女子,也没有穿得如此暴露!

“皇后滚去哪里了?”

一向极少发脾气的欧阳幽澈不由得大吼道。

他虽然是传说中的凶残暴君,但那只不过是太后让人在外面抹黑他而已。

事实并非如此.

但是,他的小皇后,竟然敢穿如此暴露的衣裙出外游逛?

一股莫名其妙的愤怒如同巨大的火焰在心底烧了起来。

他这是怎么了?不一直将皇后当成棋子吗?

以前对她温柔,也只不过看在她是自己的棋子份上,拖着如此病残的身子还念着他的女人罢了。

可是这一刻,无可理喻的愤怒!

欧阳幽澈甩着衣袖,像一团火一样冲出凤仪宫。

“皇上……皇后朝御花园的方向而去了……”

小安子看到欧阳幽澈愤怒的样子,不免得打了一个冷战。

话音还未落完,一向稳重的皇上已像风一样消失在众人眼前。

与此同时。

楚一月正步入御花园的门口,夏日暖风拂过,拂得楚一月的衣裙之裾飘飘而起。

一路上,所遇之人,皆成木头。

他们见小皇后往日极病残,极少出殿,如今竟然穿着如此少的衣裙,招摇而过!

天!

众人怀疑自己看到的是幻影,又或者,看到的皇后,定然是被毒傻了。

楚一月对这一现象,感觉到极为好笑。

这样一来,太后对“刘月儿”更不满,她一被气疯了,那就好了。

至少一个人不冷静,她也没那么多时间去想办法对付欧阳幽澈吧?

走至一个池边,却见四周乃为杨柳与繁花,池边上有一小亭,此池为太液池,亭为太液亭。

一墨衣男子,正在亭中喝酒赏花,看到突然飘然而至的楚一月,也惊住了。

宫中侍女一律穿着青色的宫装。

嫔妃们也有自己的装束,但是在所有人的印象、乃至那墨衣男子的印象中,相信是没有像楚一月所穿得如此衣裙。

楚一月一眼对上了亭中的男子那震惊的目光。

那男子,眉目有三分似欧阳幽澈。

咦这是谁?

看他的装束,并不是侍卫。

楚一月也闲得无聊,笑盈盈地走了入亭,红锦在后面小声提醒道。

“娘娘,这位是三王爷,您是皇后,娘娘还是回避一下吧……以免有人说闲话。”

楚一月将红锦的提醒当作耳边风,她莲足踏入了亭中,笑盈盈地看着那名震惊的墨衣男子。

这个就是三王爷欧阳清明?

欧阳清明,乃为太后的亲生皇儿,据说太后欲夺皇权,就是要让欧阳清明坐上皇位。

欧阳清明,五官亦精致如精雕,只是脸型略比欧阳幽澈大了一些,看起来并不像凶恶之人。

那震惊的眼神,倒似一孩童般天真无邪。

“这……臣参见皇后娘娘!”

欧阳清明回过神来,连忙起身,缓缓躬身道。

他也只见过皇后两次。

一次是册封典礼之上,一次是大宴之上。

但从此之后,皇后的身子不好,再也没有出过来参加过夜宴了。

只是仅仅的两次,但皇后病弱,脸色苍白,过目一眼,便可记住。

然而眼前的皇后,气色却非常不错,笑容嫣然,虽然瘦了一点,但是穿着那么暴露的衣裙,倒显得很清爽。

“三王爷不必多礼。本宫来此,有没有打扰到三王爷的雅兴?”

楚一月坐了下来,红锦和有衣对望一眼,周围的侍女还没有回过神来,以为自己见鬼了。

欧阳清明温润一笑,“皇后客气了,臣只是在这里随便坐坐,以为皇上会见臣一面,只不过皇上太忙,臣只好在这里消遣一下。”

他是来见欧阳幽澈的?

不过欧阳幽澈没有接见他,看来两兄弟的感情不会很好。

至少,不管如何,他们总算是敌人吧?

欧阳清明看了一眼楚一月,玉白的脸上却浮起红晕,连忙垂首,不敢乱看。

楚一月穿着的衣裙露出一双玉臂来。

虽然她的身子略瘦,然而如此清灵的装扮,哪怕这些人,一生只看到一次吧?

“王爷可已纳妃?”

楚一月这才想起,自己也没了解到欧阳清明的情况来。

太后的一切都为欧阳清明而作,那么,必定会给他娶一个有势力的女人。

“回皇后,臣尚未纳妃,亦无小妾。”

啧,没妃没妾?

在这个时代,都二十时年的男子,无妃无妾真的很难得,更不要说王爷呢!

“王爷是否喜欢书画,古琴?”

“皇后怎么得知?”

欧阳清明讶然地抬首,却见楚一月还是笑意盈盈,不免得更有些羞意。

“看王爷的样子便知。温文尔雅,知书识墨,不似为权利所存之人。”

楚一月挑着眉头,似笑非笑。

混了战场五年了,她好歹也会看一些人,但是,她仍然是失败的。

因为她最亲密的人,她竟然都看不出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

想到周倾,秀眉微锁,一股冷然之气从眸中渗出。

“皇后果然是慧眼识人,臣佩服。微臣只不过一心求安稳的日子,皇权于臣,并不重要。”

欧阳清明略有些嘘唏地道。

楚一月冷漠一笑,欧阳清明嘴上说得如此,他心里怎么想,谁又知道。

“皇后的衣裙……”

欧阳清明最终大胆地看了一眼楚一月,不由得担忧地道。

在这后宫里,敢有女人如此穿着,不知道下场会如何。

“怎么?好看吗?这可是本宫精心设计出来的……那乃是母后从小教导……呃……”

楚一月心直口快,差点将大楚的母后搬了出来。

“母后?”

欧阳清明更是惊讶,听说皇后被下了两次剧烈,却福大命大,逃过了两劫,只是好象脑子不灵光……

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楚一月连忙笑着拍拍脑袋,“不好意思,本宫被毒坏了呢!所以有时胡言乱语,还望三王爷勿放在心上。”

欧阳清明脸色微微沉下,眼中带着浓烈内疚,“对不起,皇后娘娘,是因为我……”

“穿得伤风败俗,还到处勾引男人,朕的小皇后,你可真大胆!”

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了欧阳清明的话。

众人抬首望去,但见一团火红色的身影飞快地掠至此处。

那是皇上。

他们的皇,只爱红衣,不爱龙袍。

当然,红色的衣袍上亦有赤龙如火。

皇上蓦然驾到,众人齐齐跪下,而只有坐着的楚一月,仰着小脸笑盈盈地看着愤怒火焰狂长的欧阳幽澈。

“皇上,怎么跑得那么急?看你气喘如牛……”

“给朕滚回凤仪宫!”

一看到楚一月还是笑盈盈的,欧阳幽澈气得要疯了!

丫的!

这死丫头,竟然如暗卫所说,真的穿着如此暴露的衣裙到处招摇,一路上狂奔,就听到路边上的宫女叽喳地说着这小皇后的事。

如今一瞧,这小臭丫头,衣裙薄薄,几乎能看到肚兜的轮廓。

那本应有的长长的衣袖,却变得空空荡荡的。

露出了一双玉臂,虽然略显瘦,但是宛若雪玉,在这些花花绿绿的侍女中如此明显。

优美如天鹅的颈线,被露在那褶皱着点缀着玉珠的衣领之中。

加上那张娃娃脸,那双冷漠的眸,那么清新,那么神气。

那个病怏怏的小丫头不见了。

宛如一个从丛林里变身出来的小精灵。

然而,欧阳幽澈是愤怒的。

他的小皇后竟然和三王爷聊得那么投机。

而他在凤仪宫多逗留,也会被这臭丫头赶出来。

欧阳幽澈怒火在墨瞳中盛烧着。

楚一月自然也被欧阳幽澈吼得愣了一下,纵然如此,她仍然是气游神定。

“皇上用得着这样生气吗?本宫只不过出来走走……”

嗖的一声,还没待她的话说完,欧阳幽澈就猛然地伸出手,紧紧地抓住她的手往外拖去。

“走走?是朕没有满足你,你才到处发情?死丫头,跟朕回宫,朕今晚满足你!”

欧阳幽澈大为愤怒,没头没脑地爆出这让众人心惊胆战的说话来。

呃……

那话是什么意思?

楚一月脸色一变,看得出欧阳幽澈不是说笑的。

看来,这些人的接受能力,还是比较差的嘛。

“喂,放开我!你想勒死本宫?”楚一月怒道,手腕被欧阳幽澈扣得血脉仿佛静止了。

十只手指头的血气缓化为黑色。

勒得太紧了,这家伙,真的那么在乎她?

欧阳幽澈的脸因愤怒而涨红,不听侍卫等人的劝解,愤怒地将楚一月拖下亭去。

“皇上……皇上勿动怒,皇后娘娘年幼无知,只不过随处走走,臣和皇后乃是清清白白的!”

欧阳清明回过神来,连忙上前劝道。

欧阳幽澈正是愤怒汉当头,怎么可能听三王爷的劝解?

他就像一头疯狂的狮子,拖着楚一月离开御花园。

众宫女瞪大眼睛,看着皇上愤怒地将小皇后拖走了。

啧,还没见过皇上那么激动呢!

就算是被太后正式语言攻击,都不见皇上如此大动肝火。

欧阳清明愣愣地看着欧阳幽澈将楚一月拖走,心若有所失,那小小人儿,不知道皇上会怎么对她……

“天,快跟回去,不知道娘娘会不会被惩罚!”

红锦回过神来,拉着有衣惊慌地朝凤仪宫而去。

小皇后衣裙暴露招摇于后宫之事,一下子传了出去。

太后趁机寻来,但却遭到众侍卫的阻拦。

没有皇上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踏入凤仪宫一步。

众人当然只听到殿里有不断的吼声,像狮子咆哮,其中,却夹着小皇后那清脆的笑声。

众人皆摇首,那小皇后还真不怕死呢,如此笑来,只怕小命难保。

凤仪宫中,浅薄的光线由茜纱窗映入。

一地都是凌乱的被撕碎了的衣物。

男人的喘息声重重回响在楚一月的耳边。

楚一月站在那里,无比惋惜地看着那些被撕成碎片的衣裙。

她也无能为力,自己这破身子那么弱,不是欧阳幽澈的对手。

如果是以前的身躯,她必定能扳倒欧阳幽澈。

可惜,刚刚过了几招,就被欧阳幽澈压倒了,而后,这家伙像一头猛狮一样,将衣架上的衣裙全部撕碎了。

欧阳幽澈立在那里,一翻狂撕,也撕得气喘如牛。

“再给朕看到你穿的这种衣裙……”欧阳幽澈的话还没说完,一眼就看到了楚一月还穿着那么暴露的衣裙,顿时又像一头狮子一样扑上。

楚一月没有反抗,只是冷眼地看着他将自己的衣裙撕掉,剩下里面的短裤,以及那紫色的肚兜。

一地碎布。

夏风轻潜而入,吹得一地碎片轻轻地颤着。

欧阳幽澈终于安静了下来。

抬首,看着那近乎赤裸的楚一月,只见她骨瘦如柴,全身玉白如雪,可爱诱人,只是,也瘦得让他心痛。

楚一月冷然地走到床榻上坐了下来,一躺,就躺下,拉过被子,毫不在乎地睡了起来。

欧阳幽澈可真要狂抓!

这死丫头,难道真的被毒傻了?

他发那么大的火,她竟然一点也不怕?

“死丫头,你怎么能如此冷血?朕被你气疯了,气疯了!”欧阳幽澈冲过去,一把拉开被子,看着那具瘦弱却不失娇美的身子。

楚一月懒懒地扬眉,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翻过身子继续睡去。

在这里穿不到自己喜欢的衣裙,也见不到自己的父皇母后,真的太无聊。

更何况,这身子那么破,她想找人打一架也没办法啊。

然而,就算她坦白相告,欧阳幽澈也不会那么容易相信她,就算信,也不可能放她走。

她,可是他想要的势力的主柱啊。

欧阳幽澈微喘着气,他这时才渐渐地冷静下来。

看着满地的碎布,有些震惊。

这是他的杰作吗?

为何他如此愤怒?自己不爱这个小丫头,可是为何要如此愤怒?

对,他是怕她乱逛出外面,被老太婆再次下毒……

欧阳幽澈掉过头,看着那侧着背对他的楚一月。

反正,毒醒后,小皇后主截然不同于以前了。

欧阳幽澈冷冷地扬扬眉,妖孽一笑,她不理他对吧?

他总是有手段让她理他的!

欧阳幽澈邪恶地坐到床边,伸手抚到了楚一月的光滑的肩膀上。

楚一月像被刺到了一样,顿时跳坐起来。

警惕地冷漠地看着欧阳幽澈,“你想作甚?”

“作甚?朕说过,朕今晚满足你,免得你翌日又到处招摇去惹男人!”

欧阳幽澈阴险一笑,风热火势地一把揪住了楚一月的肩膀,用力一按,就这么将楚一月按到床上。

楚一月脸上涨红,然而,眼神仍然是冰冷的。

欧阳幽澈从来没见过那么冰冷的眼神。

“本宫这残破的身子,皇上也想要?”

“想要!”欧阳幽澈一下子又被激怒了。

“可是……到处都没肉肉,好象就算给你上了也没感觉吧?”

楚一月妖邪一笑,欧阳幽澈的脸腾的,更红得如火似霞。

“臭丫头,这样的话你也敢说!”

楚一月却慢悠悠地伸出手,拍拍他那张俊美无比的脸上。

“本宫知道你会满足本宫,不过皇上不是说过了么,给本宫三个月的时间……到时,本宫一定养好身子,给皇上一个美妙之初夜,如何?”

欧阳幽澈冷汗直流,额头划过几道黑线。

天呐,他的小皇后果然是被毒傻了。

什么话都敢说出来,有点疯疯颠颠的。

只是,楚一月也给了欧阳幽澈一个下台阶。

他,怎么能弃了呢?

于是,欧阳幽澈这才收回手,扭过头冷漠地道,“朕就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之内,不得踏出凤仪宫半步,否则,杀!”

他的声音带着无极的冷意和怒意。

他终是一帝王,不容忍自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前面招摇。

“成交!将本宫要的东西全部转到凤仪宫来。这三个月来你也不用来看本宫。花多点心思去对付太后吧。”

楚一月妖妖一笑,这个男人还真识趣。

欧阳幽澈冷哼一声,大甩衣袖而去。

珠帘被他哗的一声甩得生响。

楚一月扬扬眉,她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只要欧阳幽澈将她要的东西全部给她,她就有十足的把握逃离这里。

欧阳幽澈发怒离开后,果然再也没有踏足凤仪宫。

红锦和有衣都愁眉苦脸的,觉得她们的小皇后本来已引起了皇上的注意,一定会得到宠爱。

哪料,皇后一不留神被禁足于凤仪殿了,再也不得出去见皇上。

可是她们的小主子呢,却安然无恙,每天吃得好好的,睡得也好好的。

只是偶然见楚一月望着窗外发呆,眼中,全是阴冷的恨意。

皇后,再也不是以前的皇后了。

凤仪宫有一小侧殿,楚一月要的东西,欧阳幽澈果然不食言,全部给她送来了。

并且,还依她所言,送来了三名造剑师。

楚一月每天每晚,吃了就留在侧殿里。

自然,两个暗卫亦在黑暗中盯着她。

于是,欧阳幽澈就知道她一天的作为,每日如是。

先让三名造剑师做了三把奇怪的东西,是照着草图和步骤来做的。

然后,小皇后一个人自己在那里,将各种要来的毒药研碎,或者和在一起放入了火鼎里烧成一团,反正过程极为复杂,不是暗卫能记得下来的。

三个月,日日夜夜如是。

楚一月在大楚国之时,不仅仅是英勇好战的公主。

她,还是一名出色的研毒师。

这些毒,乃是由母后所教会她的。

聪明好学的楚一月,从小就开始接触这些东西,在母后的基础上研出更厉害的毒来。

当然,周倾用来毒害她的,就正是自己研发出来的毒。

楚一月以后再也没那么傻,自己所研出来的毒,再也不会交给第二个人了。

一个月的时间,楚一月就研制出自己需要的十种毒。

剩下的两个月,她只研了五种,这就够了。然后剩下的就是解药,每一种极致的毒都配上了解药。

当然,这些只有她知道而已。

反正日子过得轻轻松松,也没有任何压力,每天都吃得极多。

并且,她亦知道二暗卫盯着她,所以楚一月一般是在澡池边练习曾经的武艺。

三个月的时间,虽然不可能恢复真身的厉害,可是总比以前好多了。

楚一月不仅仅会毒,亦会医。

她知道,这身子被人下了一种慢性的剧毒,以使得这身子才一直病残不堪。

但是,她穿越到这个身子之后,就暗中用药解了。

转眼之间,三个月过去了。

皇宫里风雨变幻,太后和欧阳幽澈过招了几次,都不输不赢,任何人都没有占便宜。

二虎相斗,必有一伤,只是伤的时候未到。

三个月来,楚一月吃好睡好,她有强大的压制力,到至少她不会一直挂念着杀周倾复仇。

因为她知道,目前的自己,只能先养好这个身子,然后再慢慢地谋划着离开皇宫,回到大楚。

并且,周倾也不是愚蠢之人,必定在父皇母后前面做了很多手脚。

所以,如果她冒失地回到大楚,要求见父皇母后,只怕会惹来杀身之祸。

如今,父皇母后的人,定然都被周倾买通了,不是随便的一个人能见他们的。

成亲五年,周倾完全夺得了父皇和母后的欢心。

好狡猾的老狐狸!

三个月一过,欧阳幽澈在二暗卫的描述下,眼前仿佛看到一个珠圆玉润的少女。

“你们让人盯紧太后,有风吹草动,立刻禀报于朕!那老太婆太狡猾了,若被她得知我们噬魂队的据地,只怕朕的势力也被削了。”

“臣下遵命!”

欧阳幽澈吩咐了下去,剑眉轻轻一扬,是时候去见见那个臭丫头了。

他的小皇后,听说让三名造剑师打造出三件很奇怪的东西。

并且,还研出很多一颗颗的丸子,不知道是毒还是什么。

欧阳幽澈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小皇后,竟然有这种能耐。

只是这三个月来,他亦有向刘丞相打听了刘月儿以前的生活。

刘月儿生下来冰雪聪明,玉粉可爱,所以极得刘丞相的喜欢,加上是正室所出的女儿,更是视如掌上明珠。

可惜的是,刘月儿五岁后突然生了一场怪病,从此一直没有好起来。

欧阳幽澈能册她为后,众臣都明白他看上的是刘家的势力。

而刘月儿在未被册为后之前,一直在阁里养病,根本没有接触过铁器,毒药等等。

所以,小皇后突然变成这样,欧阳幽澈亦觉得很奇怪,不知道是刘丞相的圈套,还是有什么秘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