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明朝小妇人

更新时间:2020-03-23 08:43:57

明朝小妇人 已完结

明朝小妇人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依稀往梦 分类:穿越 主角:青黛云莲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明朝小妇人》是依稀往梦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青黛云莲,书中主要讲述了:不喜欢宅斗,咱们就宫斗——恐怕是不可能。 不喜欢嫁人,皇上做的媒——违旨者杀无赦。 不喜欢站队,太子是表哥——虽然不是亲的。 那个谁? 臭小子说你呢!本姑娘跟你前世无怨今生无仇,你想做死请不要搭上我行不行。怎么走到哪里都遇上你,到底是你霉了我还是我霉了你,滚边上凉快去。挥挥衣袖,莫忘记再踹上两脚。无奈当呆霸王燕凤翎遇上腹黑萌妹子青黛,从此走上不归路。 只一眼,便一生。弱水三千,咱就好喝你这一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时忙着相互掐架的洛姚氏跟洛江氏哪,听得进她语重心长的话语。

堂屋里坐着一边呼哧呼哧纳鞋底,一边看顾小孙子云笙,原本压根没打算出面的婆婆洛靳氏却听进去上了心。

暗自思付这二儿媳妇洛姚氏嫁来洛家有十二三个年头,的确是脾气不太好,属爆竹似的,稍不如心意挨着就炸开了。但实心眼这点不得不承认,应当存不住啥花花心肠。其他的暂且不说,就她那装糠壳似得脑瓜里真想出法子克扣二三十文钱来,自己恐怕也可以在手板心上煎活鱼吃。

不怕她不奸,反而怕的就是她太蠢笨不开窍。老二老实温吞,俩口子再是一路货色,现在依靠老爹老娘看顾操心,以后没了爹娘时可咋办?

也就小儿媳妇洛江氏的心眼特多,眼珠子滴溜溜地随便那么一转,保管有鬼主意出来。小气吝啬又喜欢凡事斤斤计较。啥都想拉拔到自己手里,雁过也能给拔根.毛下来。

如今自家既然准备相看人家男方,指不定人家男方这会儿也派人来附近悄悄打听。若让人晓得家里乱糟糟的,几个嫂子动不动掐架斗嘴,到时还不知咋想十八九岁都没出嫁的闺女。为了前次打人的事,洛鸣凤的名声已经岌岌可危。

绝对不能让那两个扫把星继续下去,万一再传出坏名声咋办?

思前想后,心里那杆天平秤不知不觉略微偏向处事一贯蠢笨的洛姚氏。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从没计划落空过的洛江氏不但挨了顿臭骂不说,还没地儿哭诉委屈。

气势汹汹地骂过小儿媳妇,洛靳氏也懒得理睬她那哭丧的样子。指派大儿媳妇洛屈氏拿着手里的东西跟自己去上房里,张罗找两套像样子的衣服出来准备好了明天穿。因为工艺的问题,古代很多衣服在穿以前是需要熨烫整理,不然皱皱巴巴看着不像样子。以前这些事情是洛靳氏自己做,现在年纪大了,加上觉得大儿媳妇再咋样也是京城里见过世面的,自然倚重的多些。

“娘,媳妇听说您老人家年轻那会……”洛屈氏提了东西跟过去,软声细语也不晓得说了啥,不多会儿逗得洛靳氏眉开眼笑。

高高兴兴地喊了一嗓子,让在楼上房间里的幺女洛鸣凤赶紧下来帮忙,准备开箱子找衣服。

洛鸣凤其实一直在楼上自己房间里窝着,几个嫂子吵架打架才不关她的事。直到听到洛靳氏喊自己时这才一边答应着,一边“噔噔噔”地一趟子从楼上下来,踩得楼板笃笃直响。穿过院坝经过三嫂洛江氏身边时,扬起眉毛,厌恶地瞪了她一眼。甩手上阶沿,跨过门槛往堂屋后面去了,徒留下被瞪得莫名其妙的洛江氏半张着嘴,连小姑两字都没来得及喊出口。

”又发哪门子邪火……成天就只晓得瞪这个吼那个。多大的个人杵那里嫁不出去,这也要怪到我头上不成,啊呸——活该!”洛江氏抽出木梳重新抿头发,看着小姑子的背影狠狠呸了口吐沫。

洛姚氏刚好从厨房出来准备去抱柴火,见洛江氏在对着小姑子后背吐吐沫时刚想嚷嚷出来,忽然不晓得想起什么来又退了回去。左右看看没人,这才从腰里摸出个旧的荷包出来,里面大概还有十七八个铜钱的样子,这是今天赶集买东西余下的。

她想了想,从里面倒了几个出来觉得有些心虚又都放回去;捏了捏觉得不甘心地又拿出来。反反复复好几次,最后决定就拿六文钱出来,荷包里余下的待会儿是要交到婆婆洛靳氏手里的。

老实说,她还真没想过贪钱,这不是因为又打破了罐子,怎么也得想个法子赔偿才行。

院坝里冷冷清清,没了刚开始人仰马翻的热闹。

见根本没人出来搭理自己,哭丧着脸的洛江氏摸索着重新打理好自己的头发衣着。又咬牙忍住脚痛去阶沿上去拖来个木盆,蹲身把满地的芋头芽苗菜都给捡拾起来装好,心里委屈得不要不要,忍不住嘀嘀咕咕地把婆婆妯娌挨着咒骂个遍。八成今天是撞了邪才走霉运,不然怎解释。该抽空去黄大仙那里拜拜,是不是因为最近一直没有诚心诚意地上祭品?!黄大仙有些生气……

哎,又得舍些钱财出去,好不容易才攒的那一点点。

“阿婆今儿咋地了……”听到洛靳氏骂骂咧咧的,云莲估计才是最吃惊的那个,没忍住惊得张了个嘴半天合不拢。

怎么可能,阿婆今天非但一句话都没骂她娘,竟然骂的还是三婶,会不会太阳真打西边出来的?!

“怕是阿婆担心幺姑相看的事……哪有功夫听她几个没事磨牙。”应该还要加上洛屈氏在一旁不露声色的四两拨千斤,借力打力。

丝毫不觉得有何诧异,青黛轻描淡写的对云莲这么说着。

心里却暗想洛屈氏也着实太厉害,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功夫真是让人自愧不如。连她这个多活一世的人,也跟着从头好好的学。

《子路杀虎》中,师徒对话时孔子以【上士杀人用笔端,中士杀人用语言,下士杀人用石盘。】来教育子路。

想来洛屈氏该算得上是有勇有谋的中士,谈笑间寥寥几句话就达到拉拢一个妯娌踩下另一个妯娌的目的,还可以挥挥衣袖不趟半点浑水。

何尝不是宅斗的最高精要!

当初在曲府里,洛屈氏究竟有没有在妻妾成群的宅门历尽明刀暗箭的洗礼?是怎样的经历才让她这般从容不迫,仅凭借三言两语就令婆婆洛靳氏被牵着鼻子走,出面收拾出言不逊的洛江氏。

青黛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但是有一点晓得,这一切绝对值得自己好好学习借鉴。

“其实,黛姐儿是不晓得。我娘说她小时候家里那会家里女娃生的多,嘎婆(外婆,巴蜀方言)几乎年年都在生,可生的还都是女娃。也只勉强养活我娘跟我小姨两个,有生下来两三天就送了人,有直接就那啥了……那会经常被族里的其他大人小孩嘲笑,将来定是个绝户,之所以留着我娘是为了将来招上门女婿。因为总跟人吵架,我娘才养成现在的暴脾气,不过幸好后来总算生了我小舅,一家人这才终于出了口气。”

云莲有些不好意思,她人小力薄根本劝不住自家总喜欢惹事生非的阿娘。又偏生怕被青黛给看轻了去,想半天才怯弱地寻来个根本站不住脚的借口来替洛姚氏开脱。

“或许吧!只要你坚决不跟着学就是。”青黛也没感到太意外。洛姚氏如果真是在那种重男轻女的环境里生长,确是对性格发育不好。

“不会的,不会的,我娘说我跟我爹是那啥扶不起的刘阿斗——哦,我不说话就是。”云莲眉飞色舞得一下子站起来,见青黛斜眼瞄自己时又赶紧老老实实的坐端正。

抬头挺胸,继续规规矩矩在沙盘里画着简单的花样,生怕惹恼了青黛会惩罚自己穿几十根细若牛毛的金针。只怕到时两眼都能对到一块去,她的手指头又没有青黛的手指头细长,觉得每一次穿线简直就是上刑。

也不管前面院坝里到底多热闹,青黛默不作声地继续绣缎面上的芙蓉花。这是河心镇上大财主周家三姑娘的嫁妆,听说周家三姑娘今年年底要嫁到省城里去,这批绣活绝不能有丝毫偏差。

也是周家辗转听说洛屈氏刺绣技艺精湛,花样大抵都是京城应天府那边最流行的,才特意向齐家绣庄追加订单指定要屈氏负责刺绣。以前洛屈氏名义上是寡妇,多少还是让人忌讳绣嫁妆怕沾上晦气。现如今看她改嫁到这么好的人家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洛屈氏母女手里这批活估计得花好几个月时间,交货时能拿到三四十贯铜钱的报酬。要知道这可不是笔小数目,如今中等的水田活买交易也才值七八贯铜钱一亩,上等水田值十贯铜钱左右,当然想要买断价格还要再高一倍左右。无论怎么说这笔钱也卖得回一两亩好田土。

其实这不算很高的报酬,毕竟像洛屈氏此类师出名门又小有名气的刺绣高手,随便绣一幅大点的屏风、中堂,再装饰上紫檀木鸡翅木卷轴,又或是名贵的框架底座可以买到几十甚至上几百贯铜钱不封顶。齐家绣庄出头给洛屈氏揽活,承担主要责任风险,因此跟洛屈氏四六分成。绣庄占六成,洛屈氏占四成,洛屈氏如今也不怎么绣大件作品,无奈周家辗转托了好几道人情才不得不接手。

“阿婆喊我娘去镇上割肉,也不晓得割到没,今天又不当集。”云莲惦记得更多的是到时能不能分得一星半点肉吃。

上次吃肉还是中旬里堂兄他们回来,阿婆让杀了只水麻鸭炒了。好不容易分到块背脊骨也让她连骨头都几乎嚼碎了还舍不得吐掉。

“你以前没去过镇上?就算不当集,难道屠夫就不杀猪宰羊!等着发桃花水,从上游放木排竹排下来屯货的商人多了去,哪家脚店饭馆不买了肉回去炖了煮了蒸了侯着。这么说来咱们今天就有肉吃?”听到云莲这么说时青黛终于忍不住微微一笑。

倒不是笑终于有肉吃,主要是云莲此刻忧心买不到肉要咋办的表情,仿佛跟天要塌下来一般。比起没见过世面的云莲,见多识广的她当然不会单纯的看待问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