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此情永不落

更新时间:2020-11-22 04:04:22

此情永不落 已完结

此情永不落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降珠仙草 分类:穿越 主角:虞李怡菁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降珠仙草的原创小说《此情永不落》,主角虞李怡菁,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苦逼小白领一朝穿越成为公主,吃好喝好睡好,可是爱情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公主啊,这世子喜欢封小姐,可您一向和封小姐是死敌啊,怎么还会想去见她呢?”琉霓不解的问出声。而虞缌则是纳闷,这封怡和自己又有什么渊源,“为何我们俩人是死敌?”琉霓听了则是连连叹气,“看来公主当真是糊涂了,公主您喜欢南公子啊,那封小姐也喜欢南公子啊,所以你俩是……敌人啊。奴婢刚刚说过了。”虞缌摸摸下巴,刚刚好像是听过琉霓说了这些个话。“本公主还是想去见一见封怡,你快带路。”虞缌好像明白了什么,但是心里还是忍不住好奇,这个小世子长相也是极为俊美的了,那他喜欢的人自然也不会差,见一见也好,不枉自己来古代一趟。“公主……这般出宫,时辰耽搁太久可就不好了。”琉霓看了看天色,有些担心和迟疑。而换来的却是虞缌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公主突变的眼神,琉霓惊得脖子一颤。“去将军府。”琉霓唯唯诺诺的说道,轿子的方向立即改变。将军府和夷亲王府相差的好像并不是特别远,也就隔一条街的距离,虞缌拨起帘子,将衣服向后一甩,便直接跳了下来,她倒是没怎样,倒是把旁边扶着她的小太监吓了一跳,但是也不敢妄自说什么,毕竟公主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穿越后的虞缌,大吃大喝的,仿佛一瞬间胖了不少,身子也比平时笨重了一些,琉霓看着她的样子抿嘴不敢说话。不知道公主是不是因为自己变胖了所以心情不好了,这几天看她比平时还要暴躁一些。虞缌却没有注意到琉霓的表情变化,直接走进了将军府。刚走了进去,便听到一阵阵的琴声传来,虞缌不禁寻着琴声走了过去,想看一看这抚琴的人儿是谁。一直绕到了后院,这才看见一个身着白色锦衣,衣袖缥缈的女子。女子弹琴的时候很是专注,好像身边的万物都与她没有牵连,她便就像是一个单一的存在,让人移不开眼。看起来柔柔弱弱,楚楚可怜的样子,虞缌不禁多看了俩眼,也走近了几步,岂料,这弹琴的人儿一听到脚步声便抬头,看到了虞缌之后,险些将琴给摔了,只是立即站了起来,然后惊慌失措地看着虞缌。虞缌不禁疑惑,自己长得有那么吓人么,还是衣服穿错了?虞缌忍不住看看自己身上的衣着,很正常啊,然后摸了摸脸,再看向手心,也没有异样啊。这时,后面匆匆赶了上来的琉霓则是开口,“公主啊,你不知道慢点,咦,你自己找到封小姐了。”听到琉霓这么说,虞缌再看向封怡,原来,这就是封怡啊。好一个柔弱的美人儿,怪不得世子要为了她和自己大吵。“怎么封小姐这神情,像是不欢迎本公主呢?”虞缌看着呆呆地封怡,见她不行礼,很是不满。从她穿越过来,就看到只有皇后一人不必向自己行礼,其他人怎么的也要问一句公主万安,怎么到了她这里,就没有一点反应,莫不成她的品级要比自己高?怎么会,不过是区区一个将军之女罢了。“民女不敢。”封怡这个时候还是知道轻重的,虽说自己是将军之女,但自己也并没有得到皇上的什么封赏,所以按照自身来看,也不过是一个平民百姓罢了。一个民女对着公主不行礼,要是追究起来可是大过。而虞缌则是没想那么多,只是单纯的觉得好玩,反正自己也和这个封怡没有什么渊源,再追究下去,反而是自己刁钻了。虞缌看到了封怡便想走了,但是奈何别人不让她走。“公主来了是想要干嘛?”封怡看到虞缌并没有说自己什么,便壮起胆子问了一句。虞缌闻声转头,“难道你要让本公主留下来陪你玩么?”封怡噎住不再出声,只是很是疑惑,这虞缌向来是不为难自己不罢休,而且她也曾经和自己说过,只要是关于南睿的,欢迎她来公平竞争,自己绝对不会仗着身份去欺压她。但是这次,却只是看看了一眼就走了,也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公主,你要是想要害我,你就直接害就是了,你曾经说过你不会背后袭人的。”封怡更怕虞缌在背后玩弄自己,还是将暗的变成明的更好一些。有人担惊受怕着,但是有人却很是不耐烦,“你烦不烦啊,本公主看你一眼都不行?”“公主可别忘了南公子那边,你可是自己亲口说的,要是被公子知道你这个样子,一定会更加厌恶你的。”封怡一张小嘴喋喋不休的说着,而虞缌却是越听越生气,自己明明什么都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一直要说自己和南睿怎样怎样的。要是在她穿越之前,这个公主是个审美观上面有缺陷的人,看中了什么这里残疾那里残废的傻子,岂不是亏了自己,虞缌的自尊心可不允许别人将自己和一个陌生人扯在一起。想着,便一拳挥向了封怡,旁边的琉霓看到自家公主出手,阻拦不及,而封怡看到虞缌这一拳唐突的过来,眼见自己躲闪不及,便直接闭上了眼睛。而这个时候,封将军便走了过来,将军是武将,功夫自然比一般人要高,一下子迅速过来,将虞缌的拳头挡住。虞缌被自己的力气所反弹得后退俩布,看到是一个中年男人,而且护着封怡,猜想这便是封大将军了,“将军,您这举动。”“臣拜见公主。”封将军行了一个大礼,而虞缌却是有些不舒坦。“臣只是爱女心切,望公主息怒。”封将军不卑不亢地说着,这倒是让虞缌对他产生了几丝好感。而旁边的封怡看到自己的父亲来了,则是迅速躲到他身后,然后有些委屈地看着虞缌。虞缌见封怡这般表情,刚刚对她弹琴时升起的好感瞬间破灭,怎么她就没看出来这个封怡这样娇柔做作呢,自己也没打到她身上,而且自己想走是她要拦着自己,不让自己走,怎么说错都在她,而她如今却是委屈地看着自己,委屈。究竟是谁委屈!“将军,这是本公主和封小姐的私人恩怨,女儿家之间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望将军不要过于偏袒自家女儿。”虞缌对着满脸委屈地封怡翻了一个白眼。不等将军和其他人做出反应,突然跑上来一个奴才,急匆匆地说:“将军,皇上命您前去书房。”封将军抿了抿嘴,“臣还有事,不便再招待公主,公主自便。”话落,人便再次风风火火地离开。虞缌看着他的背影猛翻白眼,这来了一趟就拦了自己一个拳头,这下你走了,你还能拦住我第二个拳头不成,而虞缌却是这样的爆脾气,想着便再次一拳挥了出去。但是这一拳,还是没有落到封怡的身上,只是落到了将军的坚硬无比的胸膛上,“公主打了臣,那这下公主的气可消了?”“消了消了,你快去吧。”虞缌见俩次打人都没打着,心里不由得憋屈,这次她可学乖了。一直等到看不见将军的影子很久了以后,才再次看向封怡。而封怡则是看着这不怀好意的眼神冒冷汗,“公主不是说自己气消了吗?”虞缌将自己的头发甩到背后,伸出自己的拳头,按得咯嘣响,“但是本公主又没有说是不打你了。”封怡见状,像是豁出去了一般,“那就快点,反正我从小到大没少和你打架,每次你都是这样气势凌人的过来!你这样,南公子永远不会喜欢你!”虞缌听到南公子这三个字,再次将拳头挥过去,直直地一锤打到了封怡的嘴角上,封怡尖叫一声,捂着脸看向虞缌。还不等封怡再还手,虞缌的拳头便再次落了下去,“叫你说南公子,南公子你个头,南公子,南公子,你们这些人眼里只有南公子!”而封怡好歹也是武将世门出声,即便看起来柔弱,但是又不会真的柔弱到没有反抗之力,而且虞缌还比自己小一岁,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女娃,怎么能比得上自己的力气,但是虞缌却胜在出手迅速,一时间让封怡有些力不从心。很快,俩人便纠缠在了一起,封怡从被动变成了主动,俩人不分高下,但是俩人却好像在朝着湖边慢慢移动。琉霓在旁边看着也插不上手,只能大喊一声,“公主,不能再后退了,后面是湖!”虞缌也自然是听到琉霓的话了,本来想就此扯手,不再和封怡打了,但是封怡却是不饶人,俩人一直纠缠着后退。虞缌很是不爽,自己和封怡今天本来是没有多大的干戈的,但是她打了自己,让自己身体上有了疼痛,那就是她的不是了。怎么越看这个封怡越是不顺眼,虞缌心里郁闷。眼睛向后方瞟了瞟,看到是个湖,便转了转眼球,想到一个法子,直接一用力,双手抓住封怡的肩膀,然后将她猛地向后撂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