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至尊情殇Ⅰ

更新时间:2020-03-24 08:14:32

至尊情殇Ⅰ 已完结

至尊情殇Ⅰ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泪雨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姐韩妈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至尊情殇Ⅰ》的小说,是作者泪雨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次无法预知的穿越,来到一个就算是历史学家也无法掌握的朝代,普通的高中生将会经历怎样的事情呢?冰之又将遇到什么样的人呢?宫廷里的尔虞我诈是否如她想象的那样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冰之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一觉醒来,就发现祁葑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着实是吓一跳。“你干嘛?”还好自己在现代就是一个假小子,说话声音什么的都学的很像,现在才不至于不习惯。

祁葑笑笑,然后张开自己性感的嘴,“你,压到我了。”冰之原本还奢望着祁葑能说出一个诸如因为你很帅气啊,之类的话,但是当听到这句时,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虽然自己不是很重,可是比一般的女孩子要重很多,怎么说自己174的身高也值几两秤。但是那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为什么会压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这样一来自己的胸部不是和他进行了长时间的接触,他会不会发现自己不是男人了???冰之迅速的翻滚下来,然后心虚的看着祁葑缓缓的起身,整理衣服,然后穿好鞋子,看他那么从容淡定的样子,看来是没被发现,不过这也太伤人了吧,虽然自己的胸没那么大,但怎么也算是有东西啊,竟然没发现,呜呜。

“还不起来吗?”看了一眼还在床上磨蹭的冰之,祁葑笑了笑,自己这个从小长到大的朋友,怎么那么可爱呢?如果他是一个女生的话,自己绝对不会让他嫁给别人,可是,上帝对自己很不公啊,他怎么就会是个男人呢?

看着祁葑揣摩的神情,冰之顿时心慌起来,“喂,怎么,被本少爷的美貌给吸引住了吗?”冰之有的时候特别讨厌自己的嘴,总是没事就逞强,逞强有用的话,自己怎么还会被老爸老妈念啊。想到老爸,老妈,冰之的眼神黯淡下来,一直觉得爸爸妈妈唠叨,但是现在一觉醒来看不到他们,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习惯他们的存在,有多么的想念他们的唠叨,他们现在还好吗?

“怎么了?”刚刚还在和自己开玩笑的冰之,突然间安静了下来,这一点也不像他,是不是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不对的事?!祁葑走到冰之的面前,拍拍他的肩膀问道。

冰之抬起头,“没事,发呆你也管啊!”冰之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但是这衣服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不会穿,自己昨天明明没脱下去啊。我就不相信,我穿不上。冰之开始与自己的衣服作战。

看着冰之赌气的样子,祁葑真的要笑死了,“冰之,你什么时候,这么笨了?该不会是因为跟本少爷睡了一觉之后,现在在害羞?!”祁葑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是想要逗冰之,虽然冰之和之前相比,有了些许的区别,但是自己还是蛮喜欢现在的冰之的。

“呸!再瞎说,我就撕烂你的嘴。”冰之的心一直放在衣服上,听到祁葑的话,下意识的就骂了出来,当感觉到四周的温度下降时,冰之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对堂堂六阿哥说了不敬的话,偷偷地看向祁葑,果然祁葑的脸极其严肃,一双深邃的眼睛此刻就像是深入了冰之内心,自己在他的面前似乎无处躲藏。

“那个……”冰之放弃了和衣服作战的想法,走到了祁葑的面前,“Sorry啊,我不是有意的,你该不会真的生气了吧?”冰之有点不知所措,虽然自己怎么说也算得上是个少爷,虽然自己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家的少爷,也有一个叫小枚的丫鬟陪着自己,但是自己似乎还是觉得和眼前这个六阿哥待在一起比较安全,至少遇到危险的时候,光亮出身份就可以平安无事了。

“扫……什么?”祁葑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他刚刚对自己说了什么?本来还很生气的祁葑对冰之不小心的话勾起了兴趣,以前的冰之虽然也是对自己的阿哥身份没有顾忌,但是从没有像这样和自己说话,可是眼前这个人竟然想都没想就和自己说出了那么大逆不道的话,再加上刚刚他冒出的那句自己听不懂的话,自己严重的怀疑,冰之是不是病了???

暗叫不好,该死,平时怎么不见自己愿意说句英语呢?没事瞎说什么呀。“你说什么呢?我什么也没说啊,你听错了,我是在跟你道歉,不想原谅我就算了。”冰之说着,转身跑回床上,我还不走了,看你怎么办,没我你办不成事的吧,看你那个呆样,就知道没多聪明。

“好啦,好啦,冰之,你就再帮我一次吧。”祁葑已经算得上是低声下气了,虽然很想发火没错,但是看在冰之现在在生病的份上,等到病好了再报这个“仇”,祁葑心里暗暗的记下了这笔账。

冰之睁开眼睛,坐起来,“这还差不多,走。”冰之猛的一身,没发现,祁葑坐在了自己没穿好的衣衫上,这一起不要紧,马上又摔了回去。“啊!”

“啊!”

怎么回事,竟然还有回音,可是这也不对啊,我喊出来的,怎么会传回女生的声音?(某人完全忘记自己是个女人)。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近乎是质问的声音传来,冰之和祁葑同时看了过去,一看不要紧,这辈子的饭都想吐出来了,眼前这位胖小姐,你是谁啊?不对,小姐怎么会长那么长的胡子?难道是女装癖的男人?看这体重,足有四个自己了。

冰之马上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当目光定在祁葑的身上的时候,竟然看到祁葑的脸上一副求救的表情,冰之不是傻子,这要是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就不是冰之了。莞尔一笑,轻轻起身,缩进祁葑的怀里,“小姐,你怎么也不吱一声,就闯进别人的房间里啊?你不知道我和相公的春宵一刻值千金吗?”冰之用自己正常的女音说道,连祁葑都波及到了,没想到冰之还有这么一手。祁葑紧了紧搂着冰之的手臂。

“你说什么?你个贱人,你都逃婚了,还叫我的祁葑哥哥相公,你要不要脸?”杜兰郡主用自己胖乎乎的手指指着窝在祁葑怀里的冰之,脸上无比的气愤,就好像是被抢走了玩具的孩子。

“谁说我是逃婚?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我和相公常玩的游戏吗?你一个外人跑来打扰别人的夫妻生活才是不要脸吧?”冰之虽然用的是女音,但是说话还是不会饶人的。娇羞的看了一眼祁葑,有那么一瞬间祁葑也呆住了,还好早知道怀里的人是个男人,不然自己可真的把持不住了。“相公,她是谁啊?你让她走好不好?你让她走,我给你奖赏好不好?”冰之向祁葑撒着娇,虽然本人表示不屑这么做。

“娘子,要给为夫什么奖励呢?”祁葑的眼里闪着光,自己的兴趣又被挑起来了,这个冰之到底还要给自己带来多少的惊喜呢?!没错,祁葑发现冰之不是原来的冰之了,当然也是刚刚发现的,因为冰之最讨厌的便是龙阳之好,更不可能主动跑到自己的怀里,更不可能对自己撒娇……

看着祁葑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冰之决定死就死吧,猛的起身,覆上祁葑的唇,虽然仅仅只是一秒的时间,但是已经足够让祁葑和杜兰郡主呆住了。

“你这个贱人!”杜兰郡主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这样下去怎么行,一会儿不得在自己的面前上演活春宫了?胖胖的脸上露出了红晕。

反应过来的祁葑,长臂一挥,冰之只听到一声关门的声音,然后就发现,原来站在那里的胖姑娘不见了,难道刚刚她用光速跑了出去,还帮忙带上了门?随之想想不对,该不会是?冰之转头看向祁葑,看祁葑也在看着自己,冰之终于知道自己闯祸了,让祁葑生那么大的气,竟然把一个那么重的人扫了出去,这该不会是祁葑的初吻吧?!虽然自己没经过他的允许拿走他的初吻是不对的,但是,自己也是初吻啊,他也没吃亏啊,他生哪门子气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