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侯门娇女:一等世子妃

更新时间:2020-05-22 18:17:30

侯门娇女:一等世子妃 连载中

侯门娇女:一等世子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若夕 分类:穿越 主角:文清春兰 人气:

火爆新书《侯门娇女:一等世子妃》是若夕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文清春兰,书中主要讲述了:佛祖保佑……”春兰替文清擦干了额上的冷汗,又手脚麻利的给她换了一身干爽的中衣,这才双手合十的默念了几句。 文清有些无语,自己能够穿越而得以重生,一切在于某些不可与外人所道的机缘,与那些佛祖可没有丝毫的关系。 只是,自己穿越十日,竟然夜夜都要做这样的噩梦,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文清摇摇头,有些闹不明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文清眼里起了波澜,她此番过来,正是想要询问关于老何氏所说的算命先生的事情,此时蒋氏正好提到,还特意安慰她,文清更是好奇了,但是看到蒋氏现在的状态,担心完了定远侯,还要担心她,此时倒是不好再继续问下去,免得蒋氏以为她要多想。

现在想想,似乎问蒋氏还不如直接问老何氏来得直接,至少老何氏也只会骂骂她,忍忍也就过了,文清的忍功早在现代的孤儿院里就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

只要她不想动怒,谁也没有办法激怒她,除非,她要假装。

夜晚雪停了,廊前的灯映着院子里的雪,雪白雪白的。

“你们说,难道她真的是一个能够克死父母的人?”

“谁知道了,反正咱们老夫人一向不太喜欢这位正经的文三姑娘。”

一阵细小的声音从耳房里传来,文清与跟随而来的春兰对视了一眼,立马隐在了穿堂的帘幕之外。

“小蹄子,赶紧闭嘴,这些主子们的舌头也是你们能嚼的吗?”

文清还待再听下去,却见刘嬷嬷进了耳房,三两句话就她们给训斥住了。

“不敢了,嬷嬷饶命。”

“就算那屋里的三姑娘命硬,克父母,不得老夫人喜欢,你们心里知道就行,别到处唠叨,小心让大夫人听到,拔了你的舌头。”刘嬷嬷看似是在维护着谁,但是,实际上不过是为了卖弄她身为老夫人身边第一红人的地位。

文清看了一眼光线暗淡的耳房,心中突然明了了,拉着春兰悄无声息的沿着檐角的路退了出去。

直到进了她们所住的禅房,春兰这才有些担心地看着文清:“姑娘,你别信她们,全是混口胡诌的。”

“你知道什么,全部说出来。”文清才不担心什么,她只是好奇这件事情。

奇怪的是,平日里若是看到什么人,遇见什么事情,她的脑袋里面都会有关于那方面的记忆,这事儿,她却是完全不知情,看来,连原主也不知道。

春兰本来不愿意说,但是,文清却执意要听,还脱了紫色斗篷,手执铜剪,将烛芯剪了一小撮,烛光顿时就燃得旺旺的,将文清的脸照得粉白粉白的,异常白嫩。

棱窗外的天色沉了,文清却没有睡意。

“其实我知道的也很有限,都是我听说的。”春兰搜罗了一个汤婆子塞到文清的手中,入手一片冰凉,沁得春兰更不敢耽误了。

“当初姑娘是在战场上出生的,那时候,跟着还不是侯爷的将军凯旋,本来大家都挺高兴的,都道你是最吉祥的人儿,一出生就让将军打败了古戎人,还获封了侯爵,可是,老夫人信命,欢喜之下,请了寒山寺中的大师替你算了命。”

听春兰娓娓道来,文清这才明白,当时的大师断言她命硬,会克死父母。

定远侯爷夫妇根本不相信,老夫人却一直深信不疑,奈何有定远侯护着,她动不了文清,但是,从此很是排斥她,更是将侯府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不吉利的事情都要算到她的头上,这一次有关定远侯的速与,自然也不例外。

“怪道不是。”同样都是孙女,文清这副皮囊长得好看,又是正经的侯府小姐,怎么地都应该是很受宠的。

可是事实却根本不是如此,此间竟还隐着如此的深意,也难怪在定远侯遍寻不到的时候,老何氏会如此的憎恨于她,就连影响她老夫人形象的粗口都冒了出来。

文清抚摸额头,想起今日里老夫人不仅对她恶语相向,还隐隐有想要弄死她的节奏。

“也不知道那个大师到底是谁?”

文清很好奇到底是哪个老秃驴说话如此不负责就这样害了她。

“听说就是这寒山寺里的主持,寒宗大师。”春兰似是做贼似的压低了声音凑到文清的耳边。

文清在心里默默的念了一遍寒宗大师的名讳,眼珠一转,将所有表情掩饰了起来。

窗外廊前一道黑色的身影透过棱窗微小的一条缝看着烛前的文清,心里隐隐作痛。

“原来我什么都做不了。”

寒风再次袭来,房中灯烛熄灭,黑色身影郁郁而去。

翌日,本来大家都应该要离开寒山寺,但是,大雪纷纷扬扬,没完没了的下个不停,寒山寺山路陡峭,一路都是弯曲的小路,一旦大雪封路,基本上就走不了。

一行人,只得在寒山寺中多住了一晚。

文清趁着所有的人没有注意到她,悄悄的背了人溜到了寒山寺住持所居住的院落。

这座院子比他们那些香客们住的都要陈旧一些。

暗黄的院墙糊着泥巴,上面因为年月长久,长着青嫩的小草,此时被雪覆盖了一身,只露了一个小小的头出来,看着竟然格外的可爱。

文清踏在积雪上面发出清脆的“咯吱”声,她生怕惊动了里面做早课的和尚,索性踮着脚走着。

“施主,穿着绣花鞋在雪里行走,难道不怕弄湿了鞋面?”

“你是……寒宗大师?”文清眉宇间带着疑惑。

“正是老衲。”

文清这才仔细打量着他。

一身袈红色裟披在身上,在雪地里显得尤为的突出,一脸慈眉善目,看着倒是个好相与的,只是不知道为何,居然会那样说。

“听说大师会算命?”文清缓缓踱步上前,就只是因为他的一句话,就将真正的原主给害死了。

“老衲其实不会,不过……”寒宗大师看着台阶下穿着一身红色斗篷的文清靠近。

“不会,你可知道,你曾经预言过一个女子她命硬,会克父母?”

寒宗大师神色一紧,面上带着懊恼。

文清紧紧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寒宗大师急促的拨动着手指上套着的一串佛珠,嘴里不停的嘀咕着:“时也,势也,天地玄黄,如此变革,老衲果真是老了。”

“命运之轮早已改变,老衲功德圆满。”说完,寒宗大师转身进了禅房,临走之时,大师眼中的震惊和了然之色,文清看得清清楚楚。

她心中微抖,他仿然能够看出她的真实来历。

文清本想替原主教训一下这个老秃驴,却发现自已似乎不是他的对手,听着一阵阵脚步声传来,不敢再继续待在这里,猫着腰,踏雪而去。

在她的身后,寒宗大师不停的摇着头,手里捻着佛珠,嘴里直道:“阿弥陀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