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忠犬陛下养成手册

更新时间:2020-05-22 18:17:54

忠犬陛下养成手册 连载中

忠犬陛下养成手册

来源:微小宝 作者:小楼 分类:穿越 主角:卿桓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小楼的原创小说《忠犬陛下养成手册》,主角卿桓,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大铭朝百年之兴,自圣武贤皇帝始 而《大铭史》中有关圣武贤皇帝最多的记载,便是帝后情深的佳话,在民间也是流传甚广。当事人对此却是嗤之以鼻。 母仪天下的皇太后重生成了自己的重重外孙女。 她发誓要过一回恣意潇洒的人生,谁料美好生活还没开始,渣男狗皇帝竟然也卷土重来,还成了当朝四皇子!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谁料她战战兢兢避他如蛇蝎,他却非要腻着她谈真爱。 沈念心表示:“要真爱?对不起,没有。这个真没有!” 【轻松向正剧,1V1,HE,架空。渣男洗白,忠犬养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百无一用是书生,他最后登基大统,江山安定,靠得可不是那么一块墨。反倒是靠着纳进宫里的一个又一个妃嫔们的娘家,才保得前朝安定。

要是那渣男知道她想法,估计要跟她说,那叫帝王权术,才不是吃软饭。

不过沈念心不在意了,帝王权术不权术的,以后跟她再也没有半点关系了!她要潇潇洒洒过她的滋润日子,没事儿刷刷亲友的好感度,再发挥发挥余热把沈家的门风给掰正了,她这一辈子也就圆满了。

“还有我的呢……”奶声奶气的女童声还带着怯怯的软糯,沈安心这才想起来还有傅蓁蓁的礼物没送呢。

“就来就来。”沈念心摸摸傅蓁蓁圆圆的脑袋,再次内心感叹了下,小丫头长得真敦实啊。她纵然看着软软的小包子心里喜欢也绝对不敢再伸出手去抱了。

“小姑娘都爱俏,这是表姐特意给蓁蓁准备的丹蔻油哦。”沈念心抬起傅蓁蓁圆圆胖胖的小手摊开,小心给她指甲上抹了一层亮红的花汁。

“瞧瞧,这颜色可是亮眼得很。”沈念心面上赞叹不已,实际上心里已经欲哭无泪。这样小的孩子怎么就长成了这样……好好的丹蔻油都看不出好看来了。

“这跟寻常的凤仙花汁有所不同,浓度更高,更容易上色,也不容易掉色,颜色自然也更亮更有质地。”说到后来沈念心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再会夸人也不是这么个空口白话法儿。

好在她早有准备。聆音走上前来,又呈上一个小小的锦盒。

“那丹蔻油是给蓁蓁玩儿的,这才是表姐给蓁蓁准备的礼物呢。”沈念心又给傅蓁蓁送了块儿蝙蝠形玉佩才算了事。

安抚好了要礼物的傅蓁蓁,沈念心这才有空与舅舅舅母聊天,一抬头,就发现傅北乔已经跑没了影儿,而纪氏正一脸愤愤地瞪着门外。

沈念心暗笑,现在纪氏心里肯定特不爽,都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说不定在纪氏心里,她那小儿子就是个猪队友呢。她绞尽脑汁也要把大儿子赶出家门,结果小儿子却上赶着去把人找回来。

盛京城东边鳞次栉比坐落着各种商铺酒楼,在寸土寸金的盛京城里,像攒玉楼这般门面宽敞又独树一帜地平地起了四层的酒楼可不多。

金风玉露一相逢,更胜却人间无数。

攒玉楼顶楼的名字就叫做玉露阁,那高度视野正好,盛京城里东城区最繁华的景象一览无余。

正因为如此,盛京城里的一些爱好附庸风雅的世家公子哥儿们,平日里就喜欢来这玉露阁包场,吟诗作对,把酒言欢。

就像此时,傅西辞在一众世家子弟的起哄下,无奈地又仰头喝下一杯酒。

“西辞兄,你这又是何必?他们叫你作诗你就作嘛!难不成我们傅大公子高才,看不起我们这些酒囊饭袋?”

傅西辞微抿着唇,丝毫不为那人言语间的讽刺意味所动,只淡淡地说:“承蒙文筑兄错爱,在下不才,今日确实文思艰涩。”

梁文筑冷哼一声,遥遥回敬了他一杯,转而去与其他人闲聊去了。

而坐在傅西辞身边的陆子湛给他斟了杯茶,他看起来书生气更重些,说起话来,也比那边的跋扈的公子哥儿们多了一份儒雅知礼,“今日真是抱歉,让西辞兄委屈了。”

“无碍。”傅西辞端起茶盏吹了吹,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却多了几分小心。传说这攒玉楼是大皇子的产业,对于这一点是真是假,傅西辞并不关心。但是不可否认,今儿个这场子,确实是有人得了大皇子的授意,来试探他深浅,以及傅家口风的。

这两年大皇子与太子之间明争暗斗愈发激烈,朝中许多大臣都被拉拢站队,唯有傅家,自始至终都是雷打不动的保皇守成一派。

傅家虽算不上权倾朝野,但是在大铭朝的文臣士子中却十分有影响力,自然大皇子与太子两边都想着把傅家拉拢到自己的阵营里。

奈何傅期然作风忒紧,丝毫不肯松口。所以大皇子方面才把主意打到了傅西辞身上,毕竟傅西辞来年春闱时也要下场一试,步入仕途也是来日可期。

可无奈连傅西辞口风都这般紧,别说事态风向,连作首诗都百般推诿,生怕露了才徒惹是非。

梁文筑也不缠磨,话锋一转,就说到了沈念心的身上。

“话说前些日子听说了一桩趣事儿,与曲御史家公子退了亲的那位沈家大姑娘,算起来还是西辞兄的表妹?听说傅尚书当年还有意给你牵这红线,西辞兄可是艳福不浅啊!”

傅西辞自打进门来始终温和的表情倏地冷却下来,眸子半阖,再开口时周身俨然多了几分凌厉:“文筑兄慎言,女子闺中名节何其重要,如此妄言揣测,恐失了君子气度。”

梁文筑一听这话,脸色一阵青白。

那尴尬的沉默最终是被一个清亮的男声打破。

“兄长!父亲让我来请你回府!”傅北乔人还没出现,楼上就已经听见了他的呼喊声,紧接着是咚咚咚咚的急促的脚步声。

“兄长可要回去瞧瞧?表姐带来了吴如青大师的美人行军图,父亲说了,确实是吴如青大师的真迹!”

傅西辞眼前一亮,唰地站起身来,朝席中各位同好拱手一礼,“家中有事,在下先告退了。”

随后便毅然离席,等众人回过神来时,哪里还有傅西辞的人影!

还是陆子湛反应快,远远朝傅北乔喊话,“傅二公子刚才说的可是吴如青吴大师的那幅,庄靖懿皇后领兵出征的美人行军图?”

傅北乔下楼梯的脚步一顿,忍不住扬了扬下巴,“正是。”

说起来,他家那位表姐与庄靖懿皇后可还是同出一脉的嫡支呢!有那样一位曾曾曾祖母,想来他家表姐自然也不会是泛泛之辈。只可惜他娘亲目光太浅薄了些,如何也不愿让哥哥娶了她。

那,不如等我长大以后自己娶表姐好了。

傅北乔表示对自己机智的想法很满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