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邪恶帝王的宠妾:勾心皇后

更新时间:2020-05-21 11:35:05

邪恶帝王的宠妾:勾心皇后 已完结

邪恶帝王的宠妾:勾心皇后

来源:掌中云 作者:童童 分类:短篇 主角:海无香尹宁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童童原创的短篇小说《邪恶帝王的宠妾:勾心皇后》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海无香尹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囚凤台,樱花随风,卷起千层雪。 红罗帐中,两个堆叠的身影,映在壹双浓似夜色冷若冰雪的双眸中。 杀气从冷冽男人的身上壹点点散收回,像是看不见的网,将囚凤台笼罩。 纱帐内传来衣锦撕裂的声响,夹杂着令人气血贲张的轻喘低吟。 “你若无香,世界亦无香。”纱帐内,男人的声响带着壹丝缭绕的情欲,低低叹息。 “呵……”女子的声响清甜柔美,似笑,似轻叹,带着某种与生俱来的高贵,却又夹杂着奇异的令人心中壹荡风情。 几道人影无声出现,挡在那双拥着夜色的双眸前。 纱帐内的男人曾说,只需你敢来扶醉宫,他便会当着他的面,占了他最爱的女人身,颠鸾倒凤,巫山云雨。 囚凤台上,锦被似花,层层,层层展展开来,似同艳美的春水,从台阶上缓缓倾泻,落满樱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流风用手指捻了捻那黑血,感觉指尖传来灼热,那血中竟然也带着毒:“你怎连血里都是剧毒……” “别再为难我的人。”海无香本不想让他知道自己身体里流淌着毒血,可惜现在全被他看到,如今不回他的问题,只抓着他的衣袖,紫色的双眸紧紧盯着他的眼。 世上没有几个男人能抗拒这双美丽的眼睛,凌流风也是。 他已经泄完愤,虽然不满海无香对尹宁的维护,但是刚才,用长剑将尹宁的脸划花后,凌流风就舒服多了。 “这里痛吗?”凌流风真是百变狐狸,他仔细查看了海无香的黑血之后,突然恢复了温柔,扶着她,伸手摸向她冰冷的心窝,掌心的真气源源不断的往她心脉上输去。 “你还不出去!”海无香立刻对浑身是血的尹宁轻声喝道。 尹宁拄着长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沉默的往门外走去。 他赌对了,凌流风没有杀他。 下一次,就轮到凌流风死了。 撤去大红绸缎的天都堡,从堡底仰望,万仞之高的悬崖峭壁上,开满繁花,如同织锦。 海无香抬头看着山风将大片的花瓣卷席,一层层往下铺飞,如同花瓣雨,心情难言的复杂。 从未见过如此美的锦绣山河,若是能将这壮美河山,在自己有生之年,送入他手,死也无憾。 只是如今自身难保,借用天都堡之力,不知能否如愿以偿。 “咳……”山风有些凉,海无香半掩着嘴,咳了起来,似乎真成了病美人,全无翠羽小楼里的神仙风姿。 “夫人,今日走的够远,该回去了。”晓寒立刻为她披上斗篷,柔声说道。 如今,所有人都称她为“夫人”,曾经令人津津乐道的妙手罗刹,一夜之间,成了引人注目的香夫人,被冠上天都堡的名讳,似乎身份也暴涨起来。 “尹宁的伤,如何了?”海无香虽然看似娇弱,可是密语的声音却很清亮。 “伤的极重,紫元和海鱼一直寸步不离的照顾。”晓寒密语回到,“公主放心,有紫元和鱼儿在,尹宁不会有事。” “天都堡查探的怎样了?”海无香又问道。 “摸过底,只是三万弟子……着实太多,无法一一详查。”嫣语低着头,为海无香拢着斗篷,也用密语回答。 “无需详查,只要轩辕、蓝枫、蓝逸,还有……”海无香正欲往下说,突然打住了话,看向天空中巨大的白鹰,那上面坐着一个英气勃发的女子,从半空中飘然而下,落到海无香面前。 “夫人,您身子娇弱,怎还乱走?堡主找您多时,三月送您回去。” 那英气女子名为三月,天都堡三万弟子之一,有异能,可训残暴凶猛的白鹰,几乎终日在空中带着白鹰巡逻,鹰眼所到之处,天都堡更飞不进一只苍蝇来。 所以,凌流风才会在洞房之夜惊怒不已。 而今,海无香终于知道为何天都堡在无帝城中威望如此之大,惹得来路不明的人,个个自称是天都堡弟子,到处白吃白喝……而凌流风依旧不肯“招兵买马”,正是因为天都堡的弟子人人都身怀绝技,经历过重重考核,水准极高,寻常人哪能踏入天都堡一步? 这倒像中土层层选拔的王城御林军…… 只是,不知十万御林军,能否攻下这三万天都堡弟子。 “听闻你会驭兽?”耳边的风声呼呼,海无香坐在另一只白鹰上,俯瞰整个螺旋式的天都堡,再次暗叹,若是真的战事来临,攻城……几乎没有胜算,除非从内部击破,或者攻心。 “我那姐姐会驭兽,我只是训鸟。”三月笑道,她们姐妹曾拜师兽语人,懂得部分兽语,并不能训驭所有鸟兽,况且,无帝城奇鸟异兽层出不穷,能使唤寻常兽禽,已是异能。 “天都堡弟子个个身怀绝技,难怪威震无帝城。”海无香似是真心夸赞,语气里有着毫不遮掩的惊叹。 “那当然,外人一边骂我们是流氓痞子,一边挤破头的想进入天都堡,可见我们这里是洞天福地。”三月见一直少言寡语清清冷冷的堡主夫人夸赞天都堡,立刻骄傲的接上话,不无得意的说道。 “洞天福地?”海无香轻笑起来,在空中俯瞰岩石雕成的天都堡,果然无懈可击。 “夫人,您选中我家堡主,真是选对人了,顶着天都堡名衔出去的人,谁都会忌惮几分。”三月见海无香粲然一笑,如同明霞流转,异常明媚,不觉多说两句。 “只是听闻魔域和千绝宫,似乎并不把天都堡放在眼中。”海无香敛去笑容,有些遗憾的说道,“这世间,强者只能有一人。” “夫人坐稳。”三月来不及回答她的话,口中发出长啸。 白鹰穿过薄薄的云气,旋转着落在观星台上,凌流风站在这里等候已久。 “谁说魔域和千绝宫,不把天都堡放在眼中?”凌流风扶住海无香,显然已听到两人的对话。 “难道不是?”海无香那夜口吐黑血后,身体似乎极为虚弱,凌流风对她又变了态度,两人“相敬如宾”。 只是,尹宁被隔绝养伤,不准出现在还无香身边。 “千绝宫已是末路,魔域又恶名远扬,如今无帝城,唯马首是瞻的,只有天都堡。”凌流风牵着她的手,走到石桌边,“所以,成我妻子,是你万幸。” “可惜天都堡里全是外人,没有无帝城本土人。”海无香伸手捂住胸口,突然又咳嗽起来,雪白的衣袍上,溅上点点黑血,如同墨梅。 成他妻子,是万幸还是万万不幸? 他这样的善变的狐狸,这一刻缠绵悱恻,下一刻就翻脸无情,这一点倒颇像帝王难测的心。 “伤还没好转?”凌流风急忙抚着她的背,满脸歉意的说道,“那夜我喝醉了,否则怎么也不会失手伤了你。” 海无香心中苦笑,知道他那天心中比谁都清醒,现在嘴上却冠冕堂皇。 她到现在还不太适应自己的新身份,若是在中土的皇宫,她现在游离的状态一定会被王上责罚。 从未用过这么长的时间去适应新身份,或许真的水土不服,在这神秘的沙漠之城里,她被黄沙遮住了双眼,看不清前面的路,也迷失了自己。 好在受了伤后,凌流风不再露出凶狠无耻的一面,对她体贴备至,没有再发“酒疯”。 “百草阁里有各种奇药,晴儿可带你去看过?”凌流风拿出一块方巾,将她唇边黑血擦去,柔声问道。 “我自小尝百毒,五脏六腑中的血都是毒血,如今血脉紊乱,已无药可救。”海无香轻轻握住凌流风的手,抬眸说道。 “你怎知无药可救?”凌流风看着那双极美的双眸,他听到酒中仙说,这双紫眸,世上不止一人有。 那夜她不经意间露出的霸道之气,和紫眸中的异光,让他更怀疑她的身份。 “如今心脉几乎全被震断,毒血已无法控制,只怕……只怕我活不了太久……无法与你再续姻缘。”海无香握着凌流风的手,柔净的脸上隐约露出一丝哀叹,与她平日的清冷姿态完全不同。 女人若是太过强势,太过强大,太过冷情,即便有如花的美貌,也只能让人望而生畏不敢靠近。 而如今的海无香,与凌流风初次所见的女王风范截然不同。 那时她在水中,冷漠淡然,似乎这世上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不知何为痛苦,也不知何为开心,如今的她,我见犹怜楚楚动人,像是美玉拥有了灵魂。 “胡说,你怎会有事?”凌流风的心微微一疼,不知道是因为她略带哀愁的动人容颜,还是因为她少有的哀哀口吻。 他对洞房之夜的事耿耿于怀,暗中发誓,没有杀了闯入洞房的男人之前,也绝不会碰她。 所以,他没日没夜的搜查龙焰之的消息,不想每日与她相处,怕被惑了心神。 可他总忍不住想见见她,每时每刻让人汇报她的一举一动,怪只怪他的眼光太好,挑中的女人令人神不守舍…… “我是学医之人,自知命数。”海无香闭上眼睛,轻叹,“未曾想万里迢迢来到此处,却依旧躲不过那个‘死’字。” “此话怎讲?”凌流风捕捉到她话中有话,立刻问道。 “我自出生以来,便有怪疾,所以才用毒养命。”海无香第一次对凌流风说起自己的过往,“本以为这是桃源仙境,有延年益寿起死回生之药,所以不愿万里来寻仙药。只因无帝城太大,所以我便坐堂三界之交的血池,为众人医病,顺便搜寻仙药,谁知,仙药还未找到,竟被成了天都堡夫人……” “现在毒血蔓延,已回天无力。”海无香苦笑,她的话让凌流风这种老狐狸也有些猜不透真假。 “天都堡还魂草,可起死回生……” “没用。”海无香摇头,金步摇在她墨黑的发间闪过妖艳的光芒,“这世间能救我命的,或许只有菩提根。” “菩提根?”凌流风的眼神微微一变,传言生长在神庙里的神树,取其人形根煎水服,可脱胎换血,令人重生。 只是在无帝城中,这也是传言,神庙本就无人见过,又何来菩提神树? “我身边曾有三十六人,因寻菩提根,折损了三分之二,如今……我想亲寻菩提根。”海无香看向凌流风,轻声说道。 即便她如今面色娇弱,亦带着隐隐迫人之气,仿佛从她的话是金口玉言,不容拒绝。 凌流风盯着她妖异的双眸,片刻之后,突然温柔一笑:“好。” “我会陪你去寻菩提根,生死相随。”凌流风随即补充一句,俯下身,薄唇贴上她光洁如玉的额上。 海无香听到“生死相随”四个字,心脏陡然一颤,仿佛是被唤情树的枝叶密密缠绕一般,呼吸困难。 凌流风的唇,顺着她的额头,从秀挺的鼻梁滑下,来到她淡色的唇上,如此近的距离,四目相对,他清楚的看到海无香那紫色的双眸中,瞳仁又变得漆黑,在微微收缩。 若是洞房之夜不曾被人欺凌过,他倒是愿意真心相待,可惜,现在只要想到那一幕,凌流风永远也抹不掉那屈辱恶心的感觉。 海无香也清晰的看到他狭长黑眸中的自己,仿佛是对着一个奇特的镜子,看到自己的眼睛,被映在另一个清澈的物体上,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你的血果然有毒。”凌流风突然伸手按着自己的唇,又笑了起来,“好痒。” 海无香从没见过这么爱笑的男人,即便连她这种对男人没有任何感觉的人,都会感到一丝春风拂面的温暖。 “你别碰。”海无香攥住他的手,另一只手缓缓移到他的薄唇上,指尖似有脂香味,在他唇上轻轻一擦,“好了。” 不知她在自己唇上擦了什么,那刺痒立刻止住,只有淡香停留其上。 尹宁和紫元站在五仙台上,远远的看着观星台上两个衣袂翩飞的人,山风极大,鼓荡着长长的黑发和白色长袍,似乎这两人是神仙眷侣,下一刻就会乘风归去。 他的脸上全是交错的剑伤,那双眸却极黑,极冰寒,却闪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天都堡他已摸出了门道,是时候该离开这里。 而海无香的下嫁,已悄然点燃无帝城里某种对立已久的势力争斗。虽然千绝宫和魔域看似平静,可无帝城暗流涌动,看似平衡其实早就倾轧的局面将慢慢倒塌。 如海无香所说,这世间的强者,只能有一人。 海无香在新婚的第九天,与凌流风离开了天都堡。 她没能见到尹宁,凌流风对她虽然看似温柔,可一提到尹宁,立刻变脸,变成了不可爱的坏狐狸,阴测测的看着她,仿佛她是天底下最不可饶恕的女人。 而且,凌流风似是有意要留扣她的人,海无香身边,除了两个侍女晓寒和嫣语,其余的人全部被留在天都堡好吃好喝的“款待”着。 天都堡堡主在新婚燕尔,携娇妻同游天下,一路走来,羡煞无帝城中的男女老少,人人都说凌流风,风/流麟,佳偶天成鸾凤行。 凌流风倒是摆足了天都堡的架势,浩浩荡荡一行车马,只天都堡弟子就有三百人,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绝对寸草不生。 海无香如今见到的天都堡弟子,又成了一群贪吃贪玩口无遮拦的村野莽夫,无论是野外宿营,还是客栈小住,他们都会吃光喝光,连草皮野花都不放过,头上插满古怪的花朵,嘴里叼着青草,人见人怒,花见花败。 海无香撑着额头,听着外面吵吵闹闹的声音,她真想把这群人都踢下悬崖去。 为什么凌流风喜欢浩浩荡荡的声势?不能安静点去寻找想要的东西吗?现在整个无帝城都知道他们东走西逛是在寻传说中的神庙…… 而凌流风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热闹,靠在软垫上,还能闭着眼睛小憩。 海无香掀起纱帘,若是在中土,这行人一定会被朝廷安上一个妖孽罪名,全部斩杀。 晓寒见她出来,立刻牵过一匹龙马。 凌流风睁开双眸,懒懒起身,撩起半面纱帘,看着海无香坐在龙马上,绝尘而去。 “堡主。”轩辕低低喊道。 “有蓝逸盯着,不用管她。”凌流风示意继续按照原定的速度前行,海无香不会有事。 他现在想着的是尹宁。 那个侍卫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受了他一掌还不死,而且身上似乎有一种暗黑的吸力,让他极为不舒服,一直不愿海无香离这种人太近。 可偏偏海无香对尹宁,在所有侍卫中最为特殊。 而海无香身上也有种奇怪的引力,她从中土而来,说是要寻找千年仙药,但凌流风觉得那是借口,虽然她的确体中有毒。 按照他的猜测,海无香在中土,应该有着尊贵的身份,这点从她的举止谈吐可以看出。如果她是王族的人,若不是落难凤凰,便是身负阴谋。 不过,凌流风不在乎她有什么阴谋,只要她安安心心做自己妻子就够了。 现在唯一让他感兴趣的,是海无香身上若有若无的王气。 那不是中土的王气…… 加上海无香冰冰冷冷的性格,倒是颇像……千绝宫的人。 这里离千绝宫并不远,天都堡这么大张旗鼓到处走动,冷千绝也一定得知消息,他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定会想方设法见到海无香。 而凌流风,只要在暗中查看,看看海无香究竟和千绝宫有没有什么关系。 龙马如同一道白光,划过郁郁苍苍的绿林,甩掉了天都堡的喧嚣。 她这样如花年纪豆蔻年华的人,却不喜热闹,偏爱清冷安静。 许是在厚重色泽的皇宫里培养出的性子,让她一见众人没个规矩整日嬉闹,就浑身不适。想要推翻十八年来所受的各种训练和教诲,去融入这种妖帮,海无香很难这么快去适应。 “海姑娘,我家宫主等您很久了。”一个略冷的声音,传入海无香耳中。 烟霞深处,一个白衣女子静静站在开满深蓝花朵的古树下,面色冷然,只有腰上的那条绣着腾龙的墨绿色腰带,昭示着她的尊贵身份——千绝宫特使女。 小昭的眼眸平静的注视着白龙马上的女子。 似乎千绝宫的人从不会有过多的感情和表情,他们永远都会用冷静到冷漠的神色,面对欢喜悲忧生死无常。 “你家宫主?”而海无香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神秘古老的千绝宫人,却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没来由心中一荡,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苏醒。 “是,我家宫主听闻姑娘是妙手神医,所以想请姑娘为他看病。”小昭虽然神色冷淡,可心中也十分讶异,这传说中姿色绝丽的妙手罗刹,有一双让人见了就移不开目光的双眸。 海无香如今已成了香夫人,没人再请她看病,如今她放慢龙马的速度,跟着千绝宫的特使往郁郁苍苍的密林深处行去。 冷千绝横坐在一株巨大的古树枝桠上,远远就看到一前一后的两个女子。 龙马上的女子斜斜挽着长发,姿势闲雅,即使看不清五官,也能感觉到风华绝代。 中土的肮脏水土,竟能养出如此俊美非凡的人物,难道真如老前辈所说,海无香的身体里,流着不寻常的血液? 海无香远远看到一身白衣的冷千绝,心中倏然一动,浑身开始不舒服起来。 冷千绝看到一双带着异紫的眸。 他终于得见被凌流风抢先一步夺走的中土美人,果然容貌殊美。 “公子何病?”海无香坐在龙马上,抬头看着古树上的男子。 她与冷千绝在什么地方见过? 海无香突然想到唤情树神秘的召唤,让她回千绝宫…… 一念及唤情树,海无香更不舒服起来。 “心病。”千绝宫的宫主,声音如同玉珠落盘,极为动听。 “可否容我为公子诊脉?”海无香下了龙马,对他伸出素白的手。 冷千绝的眼神落在她的手心,那双柔荑如粉捏成,细滑不见纹理,甚至连掌纹都淡到几不可见,这双手若非养尊处优,便是浸在仙药罐子里泡出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