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一品妖妃媚倾城

更新时间:2022-08-10 12:28:50

一品妖妃媚倾城 已完结

一品妖妃媚倾城

来源:落初 作者:倘若闭上眼睛 分类:都市 主角:贺兰太子妃 人气:

经典小说《一品妖妃媚倾城》由倘若闭上眼睛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贺兰太子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传言,花家三小姐倾尽一切为六皇子付出,换来的却是最彻底的利用!于是她不堪受辱,跳湖自杀,不想自杀未遂却成了傻子。一场阴谋,六皇子谋朝篡位失败,本定为替罪羔羊的傻子突然不傻了,代替她的是二十一世纪的神偷安若。谋朝篡位?不受宠?人尽可夫?蛇蝎心肠?看她接下来怎么亮瞎那些人的狗眼。想要欺她?辱她?先看看咱这双爪子答不答应!阿若读者群:190388511。欢迎大家进群交流,敲门砖:书中任何一个人物的名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只有这样子才能够说得通,要不然这个世界的人怎么会叫她安若?

“你是在威胁我吗?”伸手勾起垂下的发丝绕着圈圈,花谨若斜视着站在门口的花老爷。“恩?”见着他没有开口,花谨若勾起嘴角冷哼。

“我想你是明白人,知道该做什么,若是再让我知道你背后的那些小动作,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代价。”说到代价的时候,花谨若陡然加大了音量,不怒而威,明明就是一个小丫头,可是她却有那个本事让人打寒战。

花老爷是知道她的手段的,因为他曾经亲眼见过,也是那一次,他才断定这个人根本不是自己的女儿。可是,有时候还是不知道的好,知道了之后,只会被奴役,说不定以后还会被灭口。

他唯一想不通的就是,这个女子的易容术当真很高强,又一次他还找了一位老友来家里做客,暗地里让他仔细看花谨若的脸,只是那位好友一直看不出任何的易容的痕迹。

不是易容?那么她究竟是谁?安若又是谁,不论怎么去查,这个人似乎都不曾存在过。

“你究竟还想怎么样?”花老爷站在门边似乎苍老了许多,以前他是真心喜欢过花谨若这个女儿的,不单单是因为她好控制,而是她是那个人的女儿。可惜她不在了……

“你不需要知道这些。”说完转身走进府里,花谨若手心捏了一把冷汗,看样子她赌对了。没有想到,她以前是这样子在花老爷面前存在的,还好花老爷没有发觉她的变化。

她想,既然花老爷如此忌惮花谨若,一定是花谨若有什么滔天的本事,还有,当初自己刚醒来的时候,花老爷说的话,什么叫做真的会没有事情?

“难道,我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劫难?”那她知道自己会失忆吗?如果知道的话,那么依照自己的个Xing,一定会在什么地方留有线索,毕竟,一定会有事情是不愿意忘记的。

想到这里,花谨若立刻回去自己的院子里面,不理会身边经过的下人,看来这府里也就知道花老爷一个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要不然不会人人都那么惊讶。

一个傻子突然不傻了,必然会掀起什么大浪。

“小姐,你回来啦。”刚才在门外,冬灵见着他们有话要说所以先进来了,没有想到小姐这么快就回来了,她还以为小姐会有许多事情要和老爷说呢,毕竟当初老爷真的很喜欢小姐,若不是小姐傻了三年,那个花水秋才不会那么得宠。

“恩,你下去吧。”挥手示意冬灵离开,花谨若一个人看着这整个屋子。

会放在什么地方?花谨若环顾四周,屋子虽大,不过每个地方都有条理,不像会藏东西的样子,难道有什么暗格?应该是的吧,就像是摄政王府,贺兰子陌不就有很多暗格吗?

皱了皱眉头,如果真的是有暗格的话,那么一定在那个地方。花谨若勾起唇角走到桌子边,伸手在桌子下面摸索着,果然,桌子下面有一个机关。

轻轻推动,本好好的桌子裂开了一个缝隙,紧接着慢慢的变化转动,最后呈现一个正方形的小箱子,箱子里面放着几个信封。

“怎么是信封?”难不成还自己给自己留了一封信?摇摇头打开,只见上面龙飞凤舞,显然不是自己的字迹。

花谨若皱紧了眉头,这字迹很是眼熟,就和那天送来的那封信一样,那么就是说,是那个神秘人物的信。那对不起三个字紧紧萦绕在脑海挥之不去,花谨若深呼吸坐了下来。

“若儿,我会回来。”

一样是寥寥数语,一样是看不出任何的异样,没有署名,没有意义。

“值得我收藏的信会是谁的?”花谨若疲惫的闭上了眼睛,看来,她什么都没有留下来,这些信显然是收藏了很久的。会回来?难道是不在身边吗?

“小姐!大少爷回来了,前面传来话让小姐过去。”

冬灵敲了敲门,小姐一个人在屋子里面做什么呢?

“知道了。”

应了一声,花谨若放下手中的信,信不多,四五封而已,每封信都那么几个字,无关痛痒,要么是珍重,要么是注意修养,要么就是我不能回来了……

摇摇头,不去想这些事情,刚才冬灵说大少爷回来了?花水言?他不是将军吗?驻守边关才是,怎么会突然回来了?记忆里,他沉默寡言,就连去参军都没有和家里人商量,一走就是几年年没有回家。

可是……花水言回来应当是大事,怎么可能府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伸手打开门,看着冬灵还站在门外,花谨若再次皱起了眉头。这个小丫头虽然跟着花谨若很多年了,但是她就有那么一种感觉,要防备着她。

“有说是为什么回来吗?”

“回小姐,听说是皇上招大少爷回来的,其余的我们都不清楚。”点点头,花谨若直接向前厅走去。

没有走到大厅,花谨若就听到了屋子里面传来的声音,那么豪迈爽朗,和之前记忆里面的完全不一样。

“东方将军有那么神?”这是花老爷的声音。

“那是,东方将军神机妙算,用兵如神,这次神龙国打了败仗,估计年前是不会再来犯我朝,所以今年应该可以在家里过年了。”

花水言言语之中充满的骄傲,带着身为军人与神俱来的荣誉感。

“对了,若儿怎么还没有来啊?难道是之前传信给她说不回来了她不开心?”花水言看了看屋外。

花谨若皱起了眉头,原来那些信是花水言递过来的,见着他们讨论到自己,花谨若提步走进了屋子,“回不来倒是没有不开心,见死不救却是不开心的不得了。”

记得当初花谨若涉嫌谋朝篡位,这花家可是安然无恙的,若说是托了花谨初的福气,那么这花谨初面子也太大了。还不是因为这个家里的人知道该怎么做,撇清一切关系,大义灭亲才是王道。

“瞧瞧这话说的,若不是摄政王传信给我让我不要轻举妄动,做哥哥的我能不回来吗?”又是摄政王?花谨若虽是笑着,不过眼中的困惑却出卖了自己。

不清楚这三年自己是不是和摄政王有什么牵扯,但是那个男人她从骨子里不想靠近。

“那可说不准,你哪里有谱。”花水言是这个家里唯一对花谨若好的人,也是让她不反感的人,这世上还真的有一种魔力,让你见着一个人就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