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魔教小夫君

更新时间:2020-11-22 04:11:41

魔教小夫君 已完结

魔教小夫君

来源:落初 作者:笑笑长宏 分类:都市 主角:凤紫阿紫 人气:

《魔教小夫君》是笑笑长宏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魔教小夫君》精彩章节节选:凤紫亿,中了据说无解的秋实,十天长一岁,直至老死。若已经被偷梁换柱了呢?她暗自腹诽,奇迹还没看到,却看到三个自称夫君的男人,忒狗血了吧?好吧,虽然夫君尚小,但有个强大的魔教做后盾,就勉强收之吧。--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板浑身上下最出突的就是个白,怎么晒都不黑。细眉细眼,小鼻子小嘴儿,但最是会察颜观色,与杠头一向配合默契,也极得鲜于贲的信任。

他看出小紫衣候眼底的排斥,无所谓地一笑,“好,那就放床上吧。小的抱侯爷上床好不好?”

凤紫亿绷着小脸,“不用了,你下去准备晚饭吧。”

“是,侯爷。”白板还是一样的笑容可掬,“那小的就先下去了,将军出来时,请侯爷转告一声。”

“知道了。”凤紫亿觉得这个白板看上去顺眼了点儿。要知道除了阿归会认真听她说话外,连润珠手下的小丫头都不拿她的话当回事儿。所以这个白板,嗯,还行。

“对了,让杠头多送些水果来。”凤紫亿决定再试试,毕竟自己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不能轻信于人。更何况这家伙毕竟是鲜于贲那个坑爹将军的手下。一想起鲜于贲,凤紫亿就恨得咬牙切齿。洗就洗吧,干嘛拎着她的手举得高高的?现在手腕还酸疼呢,肯定青紫了。还有,他那大手干嘛总在自己的小屁屁上转悠?喵了个咪的,你个虐童癖!

白板挑了挑眉,心说这变小的紫衣侯,气场也不弱呀,竟有如此慑人的气场。

“是,小的这就让他送来。”白板行了个礼,转身出去。

吃了一肚子的水果,还没到子夜,小肚子就涨得不行。凤紫亿迷迷糊糊地叫了一声阿归嘘嘘,然后等了一小下,便放开了闸门……

“啊……你怎么还尿床呀?”鲜于贲睡得正香,便被一阵水声惊醒了。顺手一摸,自家身下的褥子居然也湿了。翻身起来时,见那罪魁祸首还睡得香甜,只得忍气吞声地借着昏黄的灯光把凤紫亿尿湿的睡裙脱了。床上是不能再睡了,他又不想把白板叫进来折腾,便把自己也湿透了的底裤脱了,抱起小玉人转到窗前榻上躺了。

他本就人高马大的,缩在榻上本就不宽裕,小家伙就没地儿躺了。想了想,将小玉人放到胸膛上,眼一闭便睡了。不过还知道一只手圈住小家伙,省得掉下地去。

黎明的到来,让凤紫亿觉得有些凉意,于是小闸门又悄然打开了……

“凤紫亿,你居然还敢尿……”

她立马被吼精神了,眨着无辜的大眼委屈无缘,“阿归从不吼我的!”

鲜于贲:“我是大将军,怎么可以被个女人尿在身上?”

凤紫亿骑在他被尿湿的肚皮上,“人家才四岁……”

“可你是我夫人!”鲜于贲悲愤地瞪着豹眼……

其实这一次,凤紫亿尿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醒了,等想明白的时候,已经完事了。所以鲜于贲一吼,她便吓得坐了起来。

可当她发现自己身上的睡裙不见的时候便不淡定了,再一看,居然两人是窝在软榻上的,而且坐在屁屁下的这家伙也光溜溜的……再回头一瞧,那小贲贲正也怒立着,心就又呯呯地乱跳了起来。

“喵了个咪的,你个大变态!”凤紫亿愤怒地尖叫了出来,熊掌无半点儿攻击力地捶着那人的厚实胸膛。

“将军,怎么了?”门外传来白板初醒后迷蒙的询问。

“没事儿,别进来。”鲜于贲第一时间阻止了手下的进入。开玩笑,虽然小家伙还小,可也不能让别的男人看到她光溜溜的样子。

凤紫亿回过神来,顾不上生气或是害羞,小身子哧溜滑下地,往浴室跑去。虽然是尿他身上了,但自己也沾了些不是?她可是个爱干净的小姑娘……

鲜于贲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连忙翻身下榻,捡起那个大浴巾,几步追上凤紫亿,大手一抄,便将她夹在腋下:“一起去吧,被你害死了!”

凤紫亿啊地叫了一声,眼前的小贲贲颤呀颤地正跟自己打着招呼,连忙将眼一闭。“你个大种马!”

凤紫亿回想起跟阿归在一起的日子时特幸福。虽然阿归也事无巨细,但不像鲜于贲一样……太过直接。用两个字形容就是变态,三个字就是暴露狂,四个字就是忍者神龟。为什么用龟来形容呢?凤紫亿觉得他能分分秒秒地守在自己身边,就连练武也把自己拎去旁观,比宅男还龟。而看他家小贲贲一大早就精神抖擞,却从未另辟蹊径去解决,那就是相当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的了。

有了第一次,鲜于贲越发的喜欢睡觉不穿衣了。用他的话来说,这样更自在,就连夜里如厕,也会一把拎起正睡得极香的凤紫亿挟在腋下同去。他自家淋完瀑布不算,还会把凤紫亿也按上马桶,什么时候尿出来什么时候再回去睡。用他那理直气壮的话来说,省得再画地图。

对于尿床这事,凤紫亿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可是没办法,名声已经被鲜于贲搞臭了。阿归回来后曾稀奇地问他,为什么自己带了那么多天,阿紫一次也没尿过床,结果他带的第一夜就连尿了两回。鲜于贲的回答是不屑的哼了一声,抓过本打算看阿归为自己讨个公道的凤紫亿往腋下一挟,又去了练武场。

凤紫亿觉得自己很悲催,因为她看得出来,阿归虽然很同情自己,却没有接手的打算。就是说,十天换一人,这是板上钉钉的事,不能改的了。而且他要重新配药,也是很忙的,就是出言相助,也是百忙之中抽出的空儿。

于是阿紫小姑娘自暴自弃了。待手一好,就凡事亲力亲为了起来,可还逃不过鲜于贲的毒手。

就拿洗澡的事来说吧,她都自己顺进池子,小心地扶着池边不滑倒了,鲜于贲还会追进来,几把将自己扒干净,扑通跳进来,于是溅起的水花不只扑她满脸,还让她呛了一大口……

鲜于贲无辜地拍着她那单薄的小背,说她应该等自己一下,不然能呛着嘛。

对于鲜于贲的粗线条,凤紫亿也很快就习惯了。而对于他大言不惭地要求自己给他搓背这事,就有些无语了。打量了下自己的小细胳臂小嫩手,凤紫亿还是接过澡布,为鲜于贲搓了起来。并且还搓得挺全面,搓完后面搓前面,搓完前面搓下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