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限时新欢:宝贝,别惹火!

更新时间:2020-05-22 18:13:43

限时新欢:宝贝,别惹火! 已完结

限时新欢:宝贝,别惹火!

来源:落初 作者:染夏凉 分类:都市 主角:叶暖初筱 人气:

新书《限时新欢:宝贝,别惹火!》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染夏凉,主角叶暖初筱,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那时她青涩无知,每当顾司夜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就想扑倒他。结果被狠狠拒绝,一颗少女心碎成渣。后来,她醉酒后对觊觎已久的男神下了手,醒来忘得一干二净。和顾先生结婚之前,叶暖一直以为顾先生就如传言中所说的那般冷漠矜贵,是景城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的禁欲系男神。和顾先生结婚之后,叶暖每每看到顾先生西装革履的站在她面前的时候,脑中总会浮现出四个字——斯!文!败!类!——她是他的毒药,她是他的解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紧捏着她柔软的腰埋进她的颈窝里,声音哑透了,“我想你了……”

Xing感而蛊惑人心智的语调,如潮水般向她汹涌而至。

叶暖从没见过这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柔情以待的模样,只是从没想象过是如此让她招架不住。

怪不得以前的叶暖会如此喜欢他。

“顾司夜,”她伸出手推着他,呼吸也有点急促,“你放开我,你看清楚我是谁!”

男人从她的颈窝抬起头,长指轻轻捏着她的下颌,轻声淡淡道:“筱筱……”

他认错了人。

这个认知在脑中炸开,叶暖想要极力挣脱开他的桎梏,他却低头直接吻上她的唇,随即肆虐开来。

薄而烫的唇舌在她的唇上辗转碾压,他的指还捏在她的下颚上轻而易举的让她张开口,灵活的舌顺势钻入她的口腔。

他真的醉的不轻,不然怎么可能碰她?

更何况是这样的深吻!

强势而霸道的吮吻让她差点丧失理智,而且男人似乎还不自知的已经将手伸进她的睡衣,掌心滚烫流连在她细腻的肌肤上……

要疯了!

她的脸蛋上潮红未褪,使劲儿将身上的男人推开,“小舅舅,我是叶暖我是叶暖!你是疯了吗这里是客厅啊……”

万一有哪个跟她一样闲的佣人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男人的动作到底还是顿住,叶暖趁着他缓神的时间抽身起来,理了理凌乱的发逃似的要离开。

然而她才迈出去两步,娇软的身子就被突然的打横抱了起来。

她一惊,下意识的圈住男人的脖颈。

她因为刚才的吻大脑还有点不清醒,意识回归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已经被他压在二楼主卧的门板上肆意亲吻。

不似刚才的粗暴激烈,而是一点一点探寻的轻吮,柔软的唇瓣夹杂着点点酒香味儿在口腔内四散流窜。

细密的吻转战颈边,她的手攥紧了他身上的衬衫,细细的白牙毫不犹豫的咬上他的。

“嗯……”男人轻哼一声,紧箍着她的力道加重,呼吸粗喘,眸色暗沉。

叶暖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她被抛进柔软的床上,两个人自始至终一直贴着未曾分开。

口中的力道没有松懈。

最后她不管不顾的朝他吼出声,“你真的是疯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会后悔的顾司夜!”

身上的男人没有了动作,她庆幸他终于不再折腾了,推开他想要起身,然而刚转过身子就又被男人强健有力的手臂捞了回去。

“我是疯了……”低沉的嗓音夹杂着浓淡的自嘲,像是喃喃自语,他轻轻蹭着她的颈窝。

呵。

对,她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再看到她。

他大概真的是疯了。

她纤软的背部紧贴着男人硬朗的胸膛,只感觉一阵心惊肉跳。

挣扎一下,她的身子僵住了,不敢再动弹。

她明显能够感觉到,男人身下因为欲望而升腾起来的逐渐坚硬的某处,滚烫热血,带着蓄势待发的力量。

他……他竟然……

她轻巧的折腾到后半夜,最终还是抵制不住困意。

反正也挣脱不出来,索Xing睡一觉再说。

……

酸。

翌日清晨,她身体到处都是酸的,因为她就维持这样的姿势被他抱着睡了一宿,动都不敢动一下。

她必须要在这个男人醒来前离开这儿。

要不然……她不保证他不会亲手掐死她。

悄悄的将环在腰间健硕的手臂扯开,她轻呼一口气轻轻爬下床,做贼似的。

白净的脚丫刚刚触碰到床边儿柔软的地毯,她身子都没站稳,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道猛地扯了回去。

“叶暖!”

那是夹杂着愤怒以及冷冽温度的暴躁嗓音,两个字似是从喉间挤出来的。

她的心咯噔一下,浓密如海藻般的长发散在枕头上,一抬眸就对上男人阴沉的视线。

顾司夜目光锐利的扫过她颈间细密青紫的吻痕,女孩衣衫不整,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眸中的颜色陡然沉了下去,“昨晚发生了什么?”

“昨晚你喝醉了,”他眸里的厌恶略略让她有些不爽,叶暖淡淡的道,“于是抱着我睡了一夜,就这样。”

他的双手钳制着她的手腕压在被褥上,她拧紧了眉。

于是下意识的抬腿去攻击他的下_身想要从他身下抽离,他反应极快的抬腿压制住她的双膝,强硬的覆了上来,“说实话!”

叶暖不老实的扭了扭身子,却又感觉到他身下清晰的变化。

这样的姿势颇让她有种羞辱感,和昨晚不同,他毕竟是喝醉了才会那样对她,但是现在……他明明很清醒!

顾司夜很暴躁,甚至是有点懊恼的。

翻身从她身上下去,却听到身后单薄而轻轻的女声,“你想要听的实话,是我不知廉耻趁你酒醉勾引你爬上了你的床,还是昨晚你喝醉了酒不清醒把我当成了其他的女人差点强上了我?”

她有点不一样。

可是顾司夜又说不出她到底哪里不一样了。

明明还是她的嗓音,却偏生出原本不属于她的温软和漫不经心,勾的人心痒痒的。

“小舅舅,昨晚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你该很清楚的,不是吗?”

他是成熟男人,和没和女人做过不会因为喝酒断片而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属于女孩的淡淡清香在身侧擦过,尔后在室内慢慢消散。

顾司夜迈开长腿阴郁着一张脸进入卫浴室,透过明亮的镜子,视线定在自己肩颈处的咬痕上,再暧_昧不过的痕迹。

黑眸浮上一层暗泽,什么时候学会咬人了?

呵。

小舅舅。从他床上起来转而就学会怎么叫人了,故意的么。

……

叶暖关上自己房间的门,还有点心悸。

其实她并不想看上去那般淡然平静,那个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如果不赶紧出来她怕她下一秒就会破功。

换了件宽松带领的衣服配一条牛仔裤,洗漱完便下楼了。

刚推开餐厅的门还没看过去就感受到厅内温沉压抑的气氛。

她下意识的收回手转身就走。

身后,干净低哑却依旧冰冷的男声,“去哪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