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我的右眼通地狱

更新时间:2020-05-17 16:38:51

我的右眼通地狱 已完结

我的右眼通地狱

来源:落初 作者:执笔述话 分类:二次元 主角:牧戈黄琦 人气:

主角是牧戈黄琦的小说《我的右眼通地狱》此文是执笔述话原创的二次元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三大主界与三千小界的相通,让异能者开始衍生。这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没有光明,唯有黑暗。弱者,只配沦为血食,栖身地狱。唯有吞食,才能强大,唯有将那一块块滴落浓稠血水的肉块送入嘴中,才能拥有活下去的希望。背叛,暗杀,死亡......其实,地狱无处不在。面对黑暗的世界,不需要光明,需要的是......成为黑暗中的王......如果反抗只能更加痛苦,那么,就堕落吧,在猎食者和血食的角色中挣扎,享受这场......血肉的美宴.....————书友群:260646870,欢迎大家加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吗?”男人大笑了两声,笑声中带着强烈的讥讽。

“你不过是能预测到危险的来临罢了。从这点来说,你也可以勉强算得上异人。可是你忘了,真正的异人,靠的是强大的战斗力!而且一种异人,只能拥有一种能力!小子,你那点能力,真的是没有什么用途啊!真想尝尝你的血液,说不定,喝了你的血液,还能让我们的身体进化呢!”女人出声,带着贪婪舔了舔嘴角,看着牧戈的双眼散射着期待的光芒,似乎连脸上的痛意都是忘记了。

“喵~”牧戈肩上,小白看着女人,似乎对女人话有些愤怒,冲着她抬了抬爪子。

仿佛在说,当心本猫再给你一爪子,让你彻底没脸。

女人看见小白抬爪,如同惊住般,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可随即女人想起了自己可是人,是强大异人,为何会被一只猫吓到!

再次看向小白,女人目光中燃烧着火焰:“小崽子,等一下就把你活活剥皮了!”

牧戈双眼微眯,看着女人露出一丝危险的光芒:“话说了,是要承受后果的。”

半年来,唯一长久陪伴牧戈的,便是小白。从内心的某处来说,小白已经被牧戈当做了自己的家人,像是自己的弟弟、妹妹,又如同自己的挚友。

他被别人孤立,可小白对他不离不弃。

他被别人辱骂,可小白对他却是百般依赖。

甚至,在牧戈几次被同校学生欺负,却不敢动用自己的力量生怕将他们拍死时,小白却拼着伤为他出气。

可如今,一个人在自己面前数次出言要杀它,这已经不是挑衅了,而是仇恨!

“如果,隐忍是你们得寸进尺的筹码,那么,我会将它彻底隐藏!”低声一句呢喃,牧戈摸了摸小白的头,一黑一白的眼睛盯看着身前的两人,手掌悄然在身前滑动。

“小鬼,说什么胡话呢!你是在诉说遗言吗,哈哈!”男子咧了咧嘴角,身体猛然一动,伸在半空的异形拳头带着凌厉的力感朝着牧戈挥动而去。

黑褐色拳头,可以清楚的看见每一片的鳞甲都散发着无名的坚硬之感,就像是被铁水铸造而成的一半,一旦被攻击到,必然会承受莫大的痛楚。

“墙!”

牧戈望着那极速接近自己的拳面,手掌在身前随意一挥。

忽而间,一道黑色的气流在他身前凝集,猛然扩散,转眼间,便在牧戈的身前化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黑色隔层。

那隔层极淡,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散。

“砰!”

男子的拳头轰打在那黑色隔层上,巨大的冲击力,如同雷声在四周炸响。

可他的拳面,却是死死被固定在了那黑色隔层之上,无法突破!

“斩!”隔层之后,牧戈冷眼看着那满脸错愕的男子,手掌不知何时抬到了头顶,然后陡然划下。

“嗖!”

黑色的气流,在路飞身前凝聚成了一人之高的黑刃,一闪而末,将男子直接撞飞到了马路另一边的墙面之上。

男子的身体,将墙面硬生生的砸出了一个凹洞。

碎石飞射,男子镶嵌在墙壁中,半弯如弓的身体狠狠一颤,一口血水从他口中被喷吐了出来。

“你......你......”男子瞪张着眼,那覆满鳞甲的手掌或是因为男人的伤势而消失不见,化成了普通人的手掌。

此刻,男子正伸着一根手指颤抖的指着牧戈,眼中尽是不可置信之色。

隔空动手,是利用空气吗?男子不知道,也无法知道了。

刚刚的一撞,让他的脊梁骨断了不少,现在只凭最后的一口气吊着才没立即死去,可即便如此,离死也不远了。

女人转过头看着男子,当看见他歪着头,双眼瞪张着失去生机之时,女人陡然转过身,看向牧戈。

只不过,那眼中再没了嚣张,只剩恐惧。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预知别人危险的能力,还能控制气流!你是异人,不,你不是异人!异人怎么可能会有两种能力!”

女人望着牧戈,像是看着怪物般不断的向后挪动。

忽而,牧戈手掌再次动了。

“刚刚我说过,如果你们退走,还来得及。现在想走,恐怕晚了点。”

黑色的瞳孔如同有着雾霭涌动一般,牧戈手掌对着女人的脖子,狠狠的向内一收。

下一刻,女人双眼惊恐的放大,一双手死死的抓向自己的脖颈,然后张咧着嘴,眼中带着几分乞求望向牧戈。

像是在求饶,又似乎有些不甘。

某个刹那,牧戈抬在半空中的手掌想着一侧稍稍一倾。

“咔嚓!”一道清脆的骨骼断裂声自女人的勃颈处发出,像是死亡之歌的一个音符。

黑暗,是死亡的弥漫,是天空对死者的哀悼。

看着女人的身体如同烂泥般一点点的仰躺在地,牧戈转过身,却听见远处有着警笛声响起。

以及,四周成群的路人望着自己时那恐慌的目光。

“小白,要去警局呆一晚了。你说,他们会出现吗?”侧着头,牧戈看着肩上的小白,淡淡一笑,似乎对于警察的到来没有丝毫的感觉。

“喵~”

小白和牧戈对视了一眼,嘴巴两侧的猫须在夜晚的清风中肆意摆动。

“警察!举起手!喂,是救护车吗?这里是安宁街,有两人受了重伤,需要救治,快派人过来!”

“李警官,不用让120的人过来了,他们已经死了。直接通知验尸房的人来吧。”

街道上,一辆警车停靠在了牧戈的身前。

两个警察刚一下车,便掏出了手枪,直指这牧戈,神情明显有些不自然。

他们都不过二十岁出头,刚刚当上警察,平日最多就是抓个小偷而已,哪里亲手面对过杀人犯?一般有死亡的案件,都是交给警局里一些资格够老的警察去办的。

一是警局对于新人的保护,二是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来适应。

可不想,今天接到报警的时候,他们两个离事发地点最为接近。

看着那一眼通黑的少年,那名躲在车门后警察竟是有些腿脚发颤,心里悄悄骂了自己两句。

早知道,就不该这么晚了还出来吃烧烤的!

不远处,牧戈看着另外一名警察去检查那被自己杀死的男女二人,悄悄的抬起了自己的双手。

那将枪口对准牧戈的警察见到牧戈抬手,一根手指不觉勾在了扣板上,死死盯着牧戈,脑门上竟是流下两滴冷汗。

气氛,在这一刻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