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重生之机战风暴

更新时间:2020-05-19 16:43:04

重生之机战风暴 连载中

重生之机战风暴

来源:落初 作者:虫之铭 分类:二次元 主角:苏梅闻人 人气:

虫之铭新书《重生之机战风暴》由虫之铭所编写的二次元风格的小说,主角苏梅闻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是站在科研界金字塔尖的天才,亡国之时,在悔恨中死去,意外重生于和平年代。这一世,他选择成为驾驶武装机甲的机师。为守护所爱之人,为阻止悲剧的重演,他小心谨慎,步步为营,悄然崛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有人知道死亡是怎样的滋味,但如果有颜色的话,那一定是黑色,纯粹的黑。

苏梅的意识在黑暗里坠落,他以为会就这样永恒地坠落下去,沉沦于无边无际的虚无,丧失一切感觉。

但是……原来死后还能保有自我意识的思维?

苏梅觉得有点奇怪,然后又想起那声剧烈的爆炸声,胸口处闷闷地……痛?

不是悲伤引起的心理作用,而是切实的肉身痛感。

既然已经离开了肉体,为何还能感觉到疼痛?

更奇怪的是,苏梅开始隐约听见一些声音,是年轻男生放肆的大笑。

于是他尝试睁开眼睛。

……

眼前所见的一切令他目瞪口呆。

此时,他好像是身处某个学校的运动场旁边的小角落之类的地方,前方不远是个洗手台,再远一点有条跑道,但只能看见一小边,其余的都被旁边的建筑挡住了。

而他则是躺倒在建筑与围墙形成的夹角里,胸口的闷痛来自白色衬衫上的脚印,似乎是被某人踢了一脚,而那“某人”,也许就是前面两个背对着他正在迈步离开的男生中的一个。

两个男生的身影都让苏梅感觉有点熟悉,特别是其中那个头发染成金黄色双手插在裤兜的,看见那头黄发,苏梅心里莫名升起一股怒气。

但是此时苏梅没有余力去考虑别的,所有思维都被“发生了什么?”这个问题所占据。

他忍着疼痛坐起身,低头看着穿在身上的白色衬衫,呆呆地用手摸了一下。

触感很真实,不像是幻觉。

抬起头来,艳阳高挂,碧蓝如洗的晴空显得高远,耀眼的阳光在视野里拉出几道彩色光晕,晃得苏梅不自禁眯起眼,然后抬手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两个男生听见脆响,停步回身,看见苏梅脸上浮现的红色掌印,愣了一下,然后捧腹大笑起来。

「是了……原来是他们……」

看见两人的脸,苏梅愣愣地想着。他终于回想起来,眼前的两人是他的大一同学,黄毛叫姜远,另一个叫常有福。

但他依然接受不能。

——如果这一切不是梦境或死后幻觉,而是真实的,那就只有一种解释。

——时光倒流了。

而且,他的灵魂也被拉回了这个时代。

作为一个曾因好奇而稍微研究过“时空穿梭”的科研工作者,苏梅很清楚这是多么荒谬的事情,至于灵魂穿越,他反而容易接受一些,毕竟“灵魂”这种东西已经被科学验证确实存在。

“四眼娘们,你傻了吗?”

两个男生停止了大笑,姜远斜着一边嘴角看着苏梅嘲笑道。

苏梅扶正黑框眼镜,默默站起来,双手捧在胸前,低头看着手掌的细密纹路。这是一双白皙细腻如女子的手,但没那么圆润,甚至太瘦,骨节分明,翻过来,能看见指甲上还残留没洗干净的粉红色指甲油。

然后他用大拇指的指甲在中指指肚上用力掐了一下。

“嘶——”

强烈的疼痛让苏梅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同时再次愣住了。

「居然……是真的,真的时光倒流了,时间事件都吻合……」

事实就摆在眼前,苏梅不信也得信。

指甲上残留有指甲油,是因为昨天他应了一位网络友人的邀请,去一个漫展做兼职:伪娘coser,同班的姜远两人去逛漫展,发现并认出了他。胸口衬衫上的脚印则是:姜远以这个秘密为要挟向苏梅要钱,苏梅拒绝了,姜远一脚把他踹倒,把钱搜走了。

这件事苏梅多年后仍记忆犹新,因为那钱是他准备用来交学费的。

那是他在寒假里接了各种兼职一点一点赚下来的,最后由于钱被抢走,短时间内他无法再赚到那么多钱,于是只能回家找董念茹要。

董念茹在生苏梅时难产,之后身体一直很弱,苏梅父亲死后,她托人介绍一些可以在家做的手工活来赚钱以维持生活,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艰难撑下来的。因此苏梅懂事很早,从上初中开始就靠兼职打工来赚自己的学费。

因为苏梅的钱被抢走,董念茹只能接更多的活来给他凑学费。

最后学费终于凑够了,但是,本就体弱多病的董念茹也因劳累过度而生了一场大病。

为了照顾生病的妈妈,苏梅只能辍学。

然后经过一段很艰难的时光,苏梅才凭着自己的天赋考上爱罗第一军事学院。

……

往事不堪回首,苏梅捡回一条命再世为人,绝不允许同样的事件再次发生。

收拾纷乱复杂的心情,苏梅抬起头来,平静直视姜远:“把钱还我。”

姜远愣了一愣,与常有福对视一眼,然后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苏梅:“你说什么?”

“钱,还给我。”

苏梅扫了一眼对方的裤兜,重述一遍。

姜远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歪头看着苏梅,用嘲弄的语气说:“你确定?”

苏梅懒得跟他废话,走上前去,向他伸出手。

姜远瞥了一眼伸到眼底下的白皙手掌,嘴角勾起一抹坏笑:“钱是可以还你的,但这样的话,下了课我就会去教导处报告你昨天那事了,这样你还要钱吗?”

说完姜远就大笑起来,常有福也是一副看戏的表情。

“随你便。”

出乎姜远意料,苏梅依旧平静。

接触的大人物多了,苏梅已经略微懂得如何以一个领导的眼光来看待事情。

——学校绝不可能只因“兼职伪娘coser”这种搞笑的理由,而开除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

但是姜远不知道此苏梅已非彼苏梅,所以对苏梅的反应感到惊讶和奇怪,冷道:“你真以为我不会去打小报告?”

刚才他一脚把苏梅踢倒时,苏梅还是一副逆来顺受的受气包模样。甚至……因为苏梅的长相太过秀气而像个女孩子,以至有一瞬间姜远心里产生欺负女生的错觉,当然也只是一瞬间,清楚认知苏梅是个男生的事实让他对自己前一刻的想法感到恶心。

苏梅不说话,只是见姜远定定看着自己没反应,心里有点不耐烦了。

“你再不还来,我就去教导处了。”苏梅说。为了符合十八岁大一学生这个身份,他需要控制自己言行处事的态度,而且今后也必须做到习惯成自然。

并且,就算是近三十岁的他,也绝不会做自己动手抢回来这种看似有骨气实则很蠢的事,且不说以他比病猫高不了多少的战斗力是否打得过眼前两人,就算拼死抢回来了,这事一旦被校方知道,后果只会是三人都被开除,纪律严明的军事学校绝不允许学生私下斗殴。

“蛤?!”

姜远感到好笑,被抓着把柄的一方居然反过来威胁他,脑子进水了吧?!他正想说什么。

“方……”

一声戛然而止的呼唤突然传来。

苏梅的目光越过姜远肩膀,看见一个身穿运动服的瘦削男生站在跑道旁,正往这边张望。

男生看见苏梅向姜远伸出的手,发现了三人之间的气氛有点不对劲,于是向苏梅投来询问的目光,意思是“是否需要帮忙”。

他叫陈良,算是苏梅在这个学校里唯一的朋友,无论是性格还是身材,两人都颇有相似之处。

苏梅微微摇摇头,再次向姜远说道:“还来,否则你会被开除。”

姜远表情一僵,明白了苏梅的意思。

“呵……有趣。”

冷笑一声,姜远从裤兜里掏出钱拍在苏梅手上,与常有福并肩离开。

两人走远,陈良来到苏梅跟前,“他们……怎么了?”

陈良看见姜远把钱还给苏梅的一幕,虽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也猜了个大概,只是怕伤了苏梅的自尊而没有明问。

“没什么。”

苏梅拍去衬衫上的脚印泥迹,看了一眼陈良手上的廉价电子表:“几点了?”

“十点过七分,快下课了。”

陈良知趣地没有再问,只是感觉有点古怪,隐约察觉苏梅的气质似乎与以往有点不同。

“下面好像没课了吧?”苏梅又问。

“下午一点有节选修。”陈良说,看着苏梅感觉更加古怪了,以前苏梅从来没出现过记不住课程表的情况。

苏梅“嗯”了一声,迈步离开角落,径直向运动场外走去。

“你去哪?还没下课呢。”陈良在背后喊道。

“本系教学办公室。”苏梅头也不回应了一句。

“去干嘛?”

“申请转系。”

“什么?”

“我想转系。”

苏梅回头看了陈良一眼,“机操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