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丧尸反抗军

更新时间:2020-09-11 11:32:00

丧尸反抗军 连载中

丧尸反抗军

来源:落初 作者:都梁大侠 分类:军事 主角:老叔包小包 人气:

完结小说《丧尸反抗军》是都梁大侠最新写的一本军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老叔包小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赵长生原本生活安详,岂料一场病毒感染改变了他的生活,在和死党王铁柱拼命搏杀,艰难生存的时候,种种经历让长生觉得,人比丧尸更加可怕,随后,二人加入军方,开始了保家卫国之路……新书欢迎大家支持,多提宝贵意见!交流群:3724876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中只有铁柱去过几次省会讨论半天也没有制定出详细的方案,铁柱看着手中地图道:“路上拥堵情况咱们不知道的话,车载导航也没用,地图看半天也看不懂,算了,凭感觉走吧,哪有危险在哪解决就行了,实在不行就听枪响,哪有枪哪就有部队!”

经过这两天对解决丧尸的结果来看,两人觉得丧尸并不是那么可怕。

首先智商很低,即使你拿刀劈向它,它也不知道闪避。其次丧尸虽然比普通人速度快点,也不知道疲劳,但通过长生和铁柱的观察,丧尸在体能达到一定极限之后,会突然出现摔倒在地的情况。毕竟是血肉之躯,当负荷大于供给的时候,任何血肉类生命都会支撑不住,连丧尸也不例外。

而且这两天对丧尸观察,长生也总结了自己制定的几点保命守则。

一:人类不会被啃食的只剩下残肢而感染,只要身体血液流尽,就可以断定此人已经死亡,但人类是不可以没有防护措施接触尸体的,暂时还不知道病毒是不是通过空气传播。

二:丧尸对肉类有强烈的占有欲,即使一个人被两三只丧尸追击,只要随便拿出一块肉类,就足以吸引丧尸的注意力,这一点长生认为很重要,但肉块过小不够分的话,其余丧尸还是会追击而来。

三:人类感染几率,这几天和丧尸正面接触也不少,丧尸中体格健壮的也有,体格虚弱的也有,所以不存在自身抵抗力一说,不过长生和铁柱自从灾难开始,就用酒精消毒的布条蒙面,现在更有防毒面罩,而两人没喝过自来水,吃的也是自己带的东西,只要坚持不碰肉类,不喝自来水和河水,长生坚信还是可以避免感染发生的。

四:击杀丧尸时一定要和丧尸保持距离。长生上午亲眼看见楼下一位壮汉自持身体强壮,对付单独一名老年妇女丧尸时,抡起手中的消防斧劈向老年妇女丧尸,丧尸当即死亡,但丧尸身体喷出的血液洒了壮汉上半身都是,长生举着望远镜摇头,这名壮汉基本已经被断定感染了。结果吃过饭,长生发现那名壮汉已经变成丧尸在远处追着人类跑了!

通过总结这几点,即使铁柱摆弄不响收音机,长生也能大概了解丧尸的情况了,对于去省会的路程,也逐渐有点信心,最起码不会像那些愣头青一样被丧尸截杀。

两人分配了一个星期的粮食和水源,还有几桶汽油,考虑到卡车车箱容易被丧尸爬上来,两人又找了家材料店,弄了不少木板挡在货车车箱周围,车箱里的大米白面,长生和铁柱一直也没有卸下来,反正不占多大地方,再说粮食多点,到哪心里也踏实,再弄些日常生活用品,两人拍了拍手,开车往省会驶去。

省会西郊。

下午,离约定接防的时间还有二十五分钟,张国栋带着部队到达指定地点。在对参谋部通报完毕之后,开始由城郊公路穿越进入市区,一路上,虽然提前疏散过群众,但路上的火炮弹坑还是让人看的触目惊心。

“希望全部疏散完毕吧!”望着头顶上不断有直升机飞过,坐在吉普车里抽烟的张国栋想到。

这次任务主要是清剿残余丧尸以及营救落单群众,但是那些来不及撤离的群众即使躲过了丧尸的追捕,恐怕也会遭遇炮火的袭击,灾难,就是这么残酷!

没多久,部队已到达城西,各连各排迅速集结好队伍,等待张国栋前来下达战前动员。

张国栋抽着烟道:“作战任务已经下达给你们各连负责人了,就一句话,好好活着,解散!”

战士们尽管很诧异平时胡侃乱吹的营长今天怎么这么简单两句话就解散,但本着军人服从命令的天职,全部立正敬礼后,按各自的行动要求去执行命令。

民房内,张国栋看着地图,虽说自己是个加强营的编制,但连日征战,加上感染,营里也仅存不到四百五十人,要搜索方圆一百多公里,人手难免有点紧张,张国栋采取的是分班制,一个班十人,分成两个小组,班长副班长各带一个小队进行搜查,每个小组各带三天口粮,双倍弹药,每个小队配备无线电,随时通报情况。

卢有根是三年老兵了,同年兵不是退伍,就是找关系调到技术部门,而卢有根家庭比较贫寒,也没有过硬的军事素质,至今仍是个班副。

此时卢有根正带领着同班的其余四人搜索一排河畔别墅中的一间,对于大山里出来的卢有根,如果不是发生灾难,可能这辈子也没机会进入这种豪宅。

几人在别墅中小心搜索着,其中一扇门中陡然冲出一具丧尸,卢有根对着众人笑了笑,拔出腿部的匕首,迎着丧尸对准头部就是一击,丧尸应声而倒。潇洒的把匕首在丧尸衣服上来回摩擦两下,又装回腿部插口,一挥手,示意众人继续前进。转了一圈,一楼终于安全。

卢有根点了三名战士,示意他们去搜索二楼,自己则带着一个小老乡去检查地下室。

在进入地下室楼梯口的时候,楼上传来枪声,卢有根暗道不好,急忙回头望楼上跑,哪知回头正撞上跟在他后面的小老乡,加上后背包袱负重比较大,一个没站稳,卢有根跌下楼梯,小老乡大叫道:“班副,你咋了?回答我啊!”

虽然带着作战头盔,但翻滚的力量还是让卢有根觉得头晕目眩,地下室一片漆黑,打开头盔上的探照灯,卢有根龇牙道:“我没事,这里太黑!”然而印入卢有根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的丧尸。

张国栋正在低头看着马天成送来的统计报告,准备报往参谋部,短短四个小时,近四千户的清剿工作而并无伤亡报告,这让张国栋心中紧绷着的一根弦松了下来。

“报告!”通讯兵在门外道!

“进来!”张国栋头也没抬道,这几个小时,通讯兵每十五分钟就会进来汇报一次各小队情况。

通讯兵进来敬礼道:“报告营长,二十七小队发生伤亡!”

“嗯?怎么回事?”张国栋刚刚放下的心又被提到嗓子眼。

“刚刚接到二十七小队仅存一名队员报告,说他们在湖畔别墅清剿时,遇见大批躲藏在别墅里的丧尸,要求迅速支援。但我们再联系他时,已经没有回音,估计……凶多吉少了。”

“什么?仅存?整整一个小队被灭了?”马天成诧异地道!

“最后是什么时候跟他们联系的?有没有汇报说多少丧尸?”张国栋沉着道!

通讯兵看了看手表道:“报告,是十七分钟前!没有说多少具!”

张国栋果断道:“命令方圆二十公里内小组自动编组,你们通讯班打开GPS,把定位告诉各组,火速赶去查看!”

“是!”通讯兵敬个礼跑步出去。

“马天成,你马上和我去一趟!”张国栋带上军帽走了出去,马天成随后也跟着出去。

吉普车行驶在路上,远处枪声密集,还伴有爆破声,张国栋内心波澜起伏,整整一个小队瞬间被丧尸袭击而没来得及通报,想想就知道当时情况是多么紧急。

扭头问了马天成道:“还有多远?”

马天成指着岔路口道:“已经到了,最多一分钟!”

从指挥部出发到这里大概用了十五分钟,算下来,二十七小队事件已经过去半小时左右了,

拐弯后,只看见十几辆运兵车和两辆坦克已经到达路口形成防御工事,车辆两边排开,拥簇着两辆坦克形成火力三角,张国栋让车直接开进运兵车的夹缝道:“准备战斗!”

尽管丧尸数量众多,但轻重武器交织的火力网不断吞噬着奔跑的丧尸,打的也不是太吃力,丧尸智商低下,不懂得迂回战术和分散攻击,这让战士们的心情大为放松。

突然,一名全神贯注的机枪手被后面冲上来的丧尸一顿猛撕,士兵们回头一看,原来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数百具丧尸,与前面冲锋的上千具丧尸形成夹攻,在陆续有人被攻击之后,张国栋瞬间果断下令撤退。

运兵车不断发动,连同两辆坦克,不断有丧尸跳上来,都被士兵们又轰了下去,运兵车横冲直撞冲出包围圈,望着身后的丧尸和还没有发动的运兵车,张国栋经历了第一次围剿失败的教训,丧尸们在追了大约五百米后,觉得追不上这个铁家伙,转身回去和同伴们抢食去了。

车辆不断颠簸,点上一根烟,张国栋拿起步话机道:“通讯班,我是张国栋,通知各小队取消集结,回营地集合。把湖畔别墅坐标发给参谋部,请求立刻炮火覆盖。”

步话机传来通讯兵的声音:“明白!”

还没回到营地,远处传来漫天红霞,炮兵开始对河畔别墅区进行无差别轰炸了。

到了驻地,张国栋对马天成道:“调查一下各连损失情况,看样子,咱们要撤下去了,这才四个小时没到,太混账了……”

马天成安慰道:“营长,咱们能抽回来部分弟兄已经很不错了,毕竟之前遇见的都是小股丧尸,这次忽然两面夹攻,确实不是你的过错,别放在心上。”

营房里,张国栋冷静的听着马天成汇报着战后统计:“此次战斗共损失一百八十六人,其中排级干部两人,牺牲六位班长副班长,运兵车七辆,轻重武器不计……”

听着报告,张国栋气血翻涌,挥了挥手让马天成出去,拿起电话开始向参谋部汇报伤亡情况……

高速公路,一辆急驶的货车“嘭”的一声撞飞一具在高速公路上游荡的丧尸,一个圆乎乎的脑袋伸出窗外骂道:“你妈没高速你不要在高速公路上步行吗?二B!”接着,吐了一口痰缩回了脑袋。

后排躺着的长生,脸上盖着一本杂志,听见铁柱的叫骂声道:“我说你也不烦……这一路你撞飞多少个了,撞也就撞了,每次还变着法的骂,它能听懂你说话吗?即使懂也被你撞的血肉模糊了,也不知道谁傻!”

铁柱开着车,摇头晃脑地道:“老子乐意,破车又没有音乐,不找点乐子,你胖爷就快憋屈死了。”

长生拿下杂志道:“憋屈死就下去砍丧尸,别打扰我睡觉,我刚刚梦见在一座豪华的饭店大厅,大厅里坐满了人,而我坐在旁边的一架钢琴前,弹奏着最美妙的旋律,大厅里的人听的如梦如幻的,曲子刚结束,人还没鼓掌,就被你个死胖子吵醒了……”

胖子嗤笑道:“你也就做做你的春秋大梦,还谈钢琴,棉花你都弹不了二斤,你一个农民一天到晚不干正事,电视剧看多了吧?”

长生拍了一下铁柱的脑袋道:“农民怎么了?你不是农民啊?没农民吃的哪来的?穿的哪来的?告诉你死胖子,别以为进城两年,你就是城里人了,你还是跃进村的一个胖子,到死,你都是跃进村的死胖子!”

铁柱这次出奇地没有反驳长生,长生奇怪地坐了起来笑着道:“怎么?你个死胖子也有嘴抽的时候?”但铁柱毫无反应的看着前方。

长生奇怪的顺着铁柱看的方向看去,傍晚的夜空中,传来轰隆轰隆的炮火声,即使长生见过最绚丽的晚霞,也没有眼前的艳丽,天空仿佛穿着一件红色的丝绸,在傍晚的夜空里,盛开出最灿烂的花朵……

良久……,长生坚定道:“加快速度,咱们务必要天黑前赶到省会市区!”

打开大灯,铁柱点头道:“嗯,省会,胖爷来了……”

省会城西营部驻地,一辆吉普车停在了门外,下来三个人,其中一个中校军衔的中年人掏出证件对勤务兵道:“我们是政治部的,把你们营长叫出来!”

勤务兵接过证件看了看,立正敬个礼,转身进去通报。

张国栋披着件外套走了出来,神情很是落寞,中校打量了一下道:“你就是张国栋?跟我们走一趟吧!”

马天成在旁拉住张国栋喊道:“营长……”

张国栋回头看了看马天成,笑着道:“没事的,我去去就回。”

马天成小声道:“要不要我通知师长?”

张国栋道:“不用了,师长可能是我战报发出去之后,第一个知道的,放心吧,没事的。”

看着两人交头接耳,中校道:“不许交头接耳,赶紧走吧,处理完你,我还要跑下个地方……”

张国栋心中一惊,这个中校说话很有深意,摆明了告诉他这次行动很多中层指挥官都会受到牵连,张国栋报以感激的微笑,中校也点头示意。

张国栋当即明白了,这个中校可能就是师长的派过来的。

上了吉普车,中校一直没有说话,张国栋也没有开口的意思,两人就这么坐在后座上抽着烟,一路开往参谋部。

到了参谋部大门口,中校让两名政治部的人在门口等,领着张国栋就进去了。

进了大门,中校以极快的语气说道:“你这件事师长压不住,也不愿意压,军队不会开除你的军籍,处理意见师长已经和参谋长通过气了,无论参谋长说什么你都不要辩解!”说完,就仿佛从没跟张国栋说过话一样,昂头挺胸,看都不看张国栋一眼。

许少阳还是坐在那张不起眼的桌子上低头写着什么,中校和张国栋一齐敬了个礼,中校道:“报告,奉命将张国栋带到!”

许少阳放下笔,抬起头,摩拳擦掌放松放松了手道:“张国栋,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

张国栋立正道:“报告首长,不知道!”

许少阳笑道:“不知道?别开玩笑了,你这个事情,送你上军事法庭判你个渎职一点都不过分,你居然说不知道?”

张国栋道:“报告首长,我愿意听从一切安排!”

许少阳道:“好嘛,遇见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说完,猛的一拍桌子吼道:“张国栋,你好大的胆子……你知不知道你这次损失多少人?一百八十六个!!!”

“就因为你的自作聪明,遇见大股感染者你不会要求炮火支援吗?啊?那种规模的感染者是你一个小小营长能对付的了的?实话告诉你,你这个营长别干了,你……你……”想了半天,参谋长急道:“你给我哪凉快哪待着去,这样,参谋部外面,征兵处还缺个管事的班长,你给我去招新兵去,滚蛋!!!”说着,气的拿起书本往桌子上一摔。

张国栋随即脱下武装带和军装,放在参谋长的桌子上,敬个礼转身就走了。

参谋长抽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优雅的吐了个眼圈,继续低下头写着什么。

张国栋出了参谋部的大门,黑灯瞎火转了半天也没看见征兵处的牌子,看着旁边有运兵车没人,就爬上驾驶室,倒头睡起了大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