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17号电台

更新时间:2020-05-10 08:17:17

17号电台 连载中

17号电台

来源:落初 作者:橘猫中的饿熊 分类:军事 主角:梁斌黄梅 人气:

主角是梁斌黄梅的小说《17号电台》此文是橘猫中的饿熊原创的军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他们会被人误解他们在黑暗的战场上悄然牺牲他们死后不会有墓碑他们将永远驻守在黑暗中不被任何人所知但他们为了祖国和人民,无怨无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黄宽睁大眼睛听着张超在自己耳边小声的报告,目光中带着疑问,张超肯定的点了点头,黄宽让张超先集合队伍,自己先去找梁斌报告。

没敲门直接闯入梁斌办公室,正在摇头晃脑抽着烟的梁斌被吓了一跳“你小子,怎么不先敲门,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我上回不是告诉过你吗,进我的办公室先敲门,经过我的允许了,才能进。我说过多少次了。你就是记不住。啊?出去,重新敲门我允许了你才能进来。”

“不是姐夫,这回我是有好消息告诉你,我....”黄宽笑呵呵的说道。

“出去,敲门,立刻。”梁斌指着门对黄宽大声嚷嚷道。

黄宽没有办法,只能走出了办公室敲门“报告”。

“进来。”听到了梁斌的允许,黄宽这才推门而入。

看着走进来的黄宽,梁斌说道“我记得刚才你说有什么好消息来着?现在说吧。我听着呢!”

黄宽不紧不慢的报告道“处长,下面的人报告说有共党头目的线索了,已经发现并开枪打伤了他。现在我的人一个正在接着搜寻,回来一人请求派人支援。”

梁斌听完立马坐不住了“你说什么,已经看到人并打伤他了,太好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

“刚才我刚要说的,可是你非要让我出去敲门重新报告。我还怎么早说。”黄宽耸了耸肩道。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真是扶不起的阿斗。”梁斌叹气道。

“诶,姐夫,我叫黄宽,不叫什么阿斗,对了扶不起的阿斗是谁啊。新来场子的小妞吗,哪个场子的,很胖吗,要么你怎么说扶不起?是不是姐夫你已经试过了。没扶起来。没事等我哪天有时间了,姐夫咱们俩一起去扶一下怎么样?放心姐夫,我不会告诉我姐的。当然为了保密,你要请客。你也知道我的钱很不够花的。”黄宽嬉皮笑脸对着梁斌说道。

梁斌听完无力的坐在椅子上“滚,你给我滚,”拿起桌子上文件朝着黄宽扔去“赶紧去抓那个共党,死活不论,如果带不回那个共党,我....我枪毙了你”最后的那句话还没说出口,黄梅拿着菜刀的模样就充满在梁斌的脑海里,顿时心里一阵哆嗦。没有把最后一句话蹦出来。可见世上这事真所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黄宽躲开砸过来的文件“姐夫,任务交给我没错的,保证给你办的妥妥的。我办事,你放心。”

“正是交给你,我才不放心,上回那个人怎么回事,你心里没数吗?人刚交给你,没多久就被敌人打死了,如果让汪惠达他们知道正是因为你保护不利的事,拿这个理由攻击你,到时我可保不住你现在的位置。”梁斌朝着黄宽吓唬道。

黄宽听后队长位置要不保赶紧吓得走出房门去找已经集合的队伍“你放心姐夫,到了晚上,我一定把人给你带回来。还有你说的,死活不论的。”梁斌看着黄宽人仰马翻的走出办公室后,重新坐在椅子上,安稳的打开桌上匣子听着戏,拍打着节奏。

这时在外面已经站了半天的宋世雄看到黄宽离开后进了梁斌办公室“处长,要不要让我亲自去抓那个共党头目。黄队长毕竟还嫩了点。”

梁斌并没有意外宋世雄的出现“没事,让他去吧,刚才你也说了,黄宽还太嫩了,既然这样,才需要多多磨练他才是。至于要抓的那个共党,呵呵,没事的。就算抓不到,他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了。世雄你不需担心,我心里有数。”

看着眼前的梁斌稳如泰山的听戏。宋世雄没有在说什么同样拿过一张椅子坐在梁斌旁边,两人一起听起戏来。

这边的张仁杰进了暗室双手不利索的划开一根火柴,点亮了煤油灯。

“叔,你先坐好,我找东西给你包扎一下。”黄严进了暗室,急急忙忙的去翻找早已储备好的纱布以及一些简单药品。

张仁杰看着黄严的慌慌张张“没事,你不用担心。只是胳膊被叮了一下,子弹穿透过去了,小事情,不用慌。”

“胳膊都留了那么多血。连手上都沾满了。还说没事。”黄严手里拿着纱布走过来一脸严肃道。

“这点伤算的了什么。和当初过草地时受的伤差远了。当时差点就没命,还好挺了过来。你就放心吧我没事,养个几天就好了到时还是生龙活虎的。照样打鬼子,杀汉奸。你我这个身份,受个伤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叔,不是我说。可你……”

张仁杰摆拜手打断了黄严的话语“行了,不用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也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为了完成任务。为了党,为了国家和人民。不要说受伤了,哪怕需要牺牲自己。我也心甘情愿。相信你也是一样。”张仁杰一脸的严肃。

黄严没有了话语,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叔,我明白了。以后你可要当心呐。”

“我明白。你也一样,在特务处一定要小心行事。如果身份暴漏有了危险,马上撤出。照着当初我给你的紧急路线撤退,不要犹豫。你也知道我党对同志的安全是放在首位的,完成任务固然重要,但同志们的生命更加重要。”

黄严听了这话,心里顿时热乎乎的。

“叔,现在情况紧急,我就长话短说了。刚才你在房上你也听到了。我让刚才那个小子会处里报告去了,等下处里就会派人来这附近紧急搜索。一定会戒严。为了安全着想,现在不能再出去了,你要一直躲在这里,养好伤。到时,街上不再戒严了。我在找机会把你送出去,在外面躲一躲风头,或回根据地去。

“回根据地的话你就别说了。没有组织的命令,我哪里都不会去的。至于养伤不用你说。我也会留在这里。轻易不会出去。这个你放心好了。还有刚才被我打死的那几个特务,我从他们身上搜到了我的画像。看来我是暴漏身份了。”

“是的,叔,我正要说这件事。早晨我上班后,特务处的黄宽就已经在办公室等着我,见了面直接把准备好的画像递给了我。我打开一看,大吃一惊。你的模样清清楚楚的被画在了纸上。”

“嗯?是保安队黄宽给你的?那你当时没有让他看出什么吧?”张仁杰开始紧张了起来。

黄严一脸放松“放心叔,我肯定没有疏漏。不会让他怀疑的。你放心好了。特务处的别人你不了解,黄宽你还不了解吗?那纯粹就是一个去混日子的。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还不了解他吗。要不是组织有纪律,他也实在不是干咱们这行的料,我真想把他拉拢过来。”

张仁杰长舒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还有,虽然你这个从小长大的兄弟很不靠谱,但是你也不能轻敌。干我们这行不能小看任何人,有时任何一个看起来没有威胁的人都有可能给我们带来危险。”张仁杰无时不刻的都在教育着黄严。这会让他少走很多弯路。对黄严的成长,有很大的帮助。

“是,叔,我记住了,对了叔,你知道你的身份是怎么暴漏的吗?怎么让特务处知道了你的模样,这对我们非常不利。”

“刚才在路上我也一直在琢磨,但是一时没有什么头绪,不清楚自己在什么时候暴漏身份了。可是我的心里却又有一个很模糊的念头,可偏偏想不出来是什么。我觉得只要我能想起这个念头是什么。那问题就有肯能会解决掉。”

黄严听后,刚想要说什么…….。

“呦呵,想要解决掉什么,讲出来听听,说不定兄弟我能帮帮你呢!”一脸猖狂的谢三拿着枪指向黄严和张仁杰两人,顺着台阶慢慢的走了下来。

张仁杰和黄严愣了一下,心中全慌了。坏了两人都大意了。没有注意到谢三的到来。这个特务竟然能找的到暗室。

张仁杰暗道“终日打雁终被雁啄瞎了眼,因为在自己地方的暗室里,就放松了警惕,让谢三这个特务有了可乘之机。不过他是怎么找到的?”两人都充满了这疑问。

谢三看出了两人的想法“很奇怪我怎么找的到暗室吗?其实你们这个躲藏位置很是不错了,第一开始我还真没找到你们,院里院外全没人,于是我又仔细查找了一次,发觉客房红色柜子上有个很浅的血印。我上下一看,就发觉到问题了。怎么样,我的观察还行吧,黄组长。”对着黄严讥笑道“怎么?黄组长见到我就没什么好说的吗?不向我解释解释什么吗?”

“解释?解释什么。正如你看到的,我也是一名地下党,你们口中的抗日分子。”黄严挑了挑眉头耸着肩道。

啪..啪..啪..。谢三拍着巴掌夸奖道“黄组长真是个英雄人物,到了这个地步还如此之冷静。真是佩服,佩服。我谢某人自愧不如。噢,对了,请黄组长你的手不要在动了,这会让兄弟我误会的,要是不小心伤了黄组长一点半点的儿,那就不好了。你说对吗?黄组长。还有你。还请你们二位的枪慢慢的仍过来,然后手都举起来好吗?配合一下,不要让我难做。”

黄严和张仁杰二人相视苦笑了一下,枪朝着谢三扔了过去,然后举起了双手。

谢三一边盯着二人,一边四周看着暗室的布置,当看到两人身后的电台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大鱼啊,真是条大鱼。逮到了人不说,还有一部电台。密码本肯定也在这里。把人带回去一交差,金钱不说,副队长这个职位肯定没跑了。”又一想道“黄严这家伙竟然是共党分子,顺着藤摸着瓜,那他上面黄宽呢,梁斌呢?是不是也是共产党。黄泥巴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变成屎了。到时候,副处长汪处长成为处长,行动队队长这个职务说不定还能让我当一当呢。”谢三边想边笑出了声。

张仁杰看到谢三的自我幻想发呆后。暗道好机会,猛的把桌子上的油灯划落在地上,顿时暗室里一片漆黑。谢三急了。随着砰..砰的沉闷枪声后。暗室里传来了黄严急切的声音“叔?叔你没事吧?你怎么样?”

“放心吧,咱们安全了。你把灯点亮吧。”张仁杰发出低沉的声音道。

黄严听后松了一口气放心的划开一根火柴,沿着微弱光,找到油灯点亮。看见张仁杰一手搭着地一手搭在胸口处,头靠着桌子半躺在地上,回头看到谢三睁大了眼睛躺在那里,脖子上插着一个匕首。对着张仁杰道“叔,你太厉害了,一击毙命。”兴奋的黄严没有注意到张仁杰的模样,一把掌拍向了张仁杰肩膀。只见张仁杰顿时噗的一声,吐了口血,这时黄严才发现张仁杰用手扶的那处,冒出了血。刚才张仁杰虽然掏出匕首打死了谢三,但谢三同时也开枪打中了张仁杰。

现在的张仁杰明显的开始有些气喘起来“黄..黄严我不行了。你….。”

黄严脸上留着泪打断了张仁杰的话说道“叔,你现在先什么都别说了。我赶紧送你去医院,你伤的很严重。”黄严搭起张仁杰的手臂,想馋扶着他去医院。

张仁杰用尽全身力气,坐起推开黄严“好孩子,听..我的话,叔是不..行了。送医院也没救了。还会连累到你,让你的..身份暴露。现在江城党组织几乎被他们覆灭。只剩..只剩下几个人了。尤其是你,你的身份尤其重要。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自己。不到非常…非常重要的时刻,一定不要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记..记住没?”

黄严朝着张仁杰边流泪边点头“叔,我记住了。”

那就好。现在你听好喽。”张仁杰突然精神头上来,说的话也不在断断续续“这部电台是用来紧急联络上级的,密码本在那边柜子下面,你记得收好。还有平时你得到什么有用情报,就放在……………。随着黄严不住的点着头,张仁杰的声音也越来越微弱。

黄严见此,心如刀割。用手擦擦泪哽咽道“叔,您放心吧,你说的我都记在心里了。不会出差错的。我会小心行事。您也说了这么多了。先歇歇吧。”

张仁杰打了个哆嗦“孩子,我..我有点冷。”

黄严急急忙忙脱下外衣盖在张仁杰身上“叔,你等下,我马上给您倒杯热水,你喝了就会暖和一些了。”

张仁杰微闭着眼从黄严外衣下伸出手摆摆示意不用,此时的他已经无力再说什么了。突然张仁杰好像回忆起什么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影,他猛的睁大了眼睛对着黄严想大声的说道“孩子,你要当心。当心…水….,当心.....水.....”。

黄严连忙贴向张仁杰的嘴边只听到一直断断续续在说“当心谁…当心谁。”

“谁?是谁?叔,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是谁有问题吗?”黄严左臂托起张仁杰大声问道。

张仁杰急切的摇了摇头,对着黄严手一直来回比划着,黄严见此连忙抓起张仁杰的手,“叔,您慢点说,别急,慢慢说。”

这时的张仁杰已经无力再说什么,用尽全身最后力气不甘的握着黄严左臂,无力的垂下头颅,眼睛流出泪水,闭上了双眼。

暗室里传出了那黄严低沉的呐喊“我的叔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