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致命记忆

更新时间:2021-06-18 08:32:55

致命记忆 连载中

致命记忆

来源:掌中云 作者:结局后才明白 分类:灵异 主角:唐浩郭芳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致命记忆》是结局后才明白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唐浩郭芳,书中主要讲述了:失去记忆的唐浩在寻找记忆的同时连连遇到怪事,早已死亡的病人深夜出现在病床上,纸扎人订餐吓死外卖员,殡仪馆内的尸体半夜自行搭乘末班车...似乎这一切诡异的事件,都和唐浩丢失的记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然而在这记忆的背后,却牵扯出了更多惊天的秘密... 善有善因,恶有恶报,其差别往往只在你一念之间。当今社会,你能否分辨出你是善还是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急忙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再三确定我看到的绝对是那个九姐,这才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跟杨警官他们说了一遍,只是我隐藏了那个神秘的来电以及我对医院的走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的事情,毕竟我现在还不确定自己的身份,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们。 我绘声绘色的讲述了一遍昨天发生的事情,郭芳吓得一直脸色惨白的躲在医生身后,而医生和杨警官却始终皱着眉头,似乎一直在思考着什么。 郭芳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你确定你看到的是一个女的?” 我点了点头道:“是啊,我还跟她聊了几句呢,她说她是旁边那个病床的病人,已经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了。” 郭芳听后,额头上的冷汗瞬间密布了一层,深吸一口气说道:“可是你旁边那个病床,一直都是空着的啊!” 如果非要我从眼前这三个人中选择一个人去相信,我想我会选择这个看上去很善良的护士郭芳,此时听她这么一说,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脊背有些发凉,似乎我身后那张空着的病床上,此时正有一双冰冷的眼睛注视着我! 气氛一瞬间凝固了起来,房间中半天都没有人再开口讲话,过了足足几分钟后,杨警官才开口说道:“行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们回头会去调查的。” 说着,杨警官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制服,转身就准备离开,我被杨警官的举动弄得愣住了,急忙说道:“不是,难道你们不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吗?为什么我看到的是一个女人的尸体,而你们却看到的是男人的尸体?会不会死了两个人,有一具尸体被藏起来了呢?又或者说,这个病房在闹鬼呢?” 杨警官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是你看错了吧,你才刚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会看到一些幻觉很正常,况且这世上哪来的鬼?这件事情你不用操心了,我们警方自有专门人才来调查,我可以暂时给你几天休息的时间,这几天你好好回忆一下你昏迷前到底去了什么地方!”说完,杨警官再也没有理会我,转身就离开了病房。 “我说你们找来的这什么警察啊?这么不负责任的吗?”我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郭芳说道,郭芳只是捂着嘴偷笑,而那个医生则无奈的摇了摇头。 “行了,这件事情就让他们警方处理,你现在得好好休息,不管你是不是凶手,你都是我们医院的病人,我就不打扰你了,有什么事情你找郭芳,这几天她都值夜班。”医生说着,起身离开了病房,我纳闷的看着医生离开的背影对郭芳说道:“他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就是为了问我几句?也不给我做个什么检查之类的?” 郭芳欲言又止,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医生或许有他自己的打算吧。” 我见现在病房里只剩下郭芳一人,便压低声音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郭芳说道:“我觉得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所以我有些话就跟你说了,你会骗我吗?” 郭芳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脸色微红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吧。” 我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说道:“那个杨警官究竟什么来头?我怎么觉得他好像在处处针对我一样?而且他对这个命案似乎并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啊?” “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来头,今天早晨我来你病房检查的时候看到那具尸体就吓得立刻报警了,来的就是这个杨警官,你为什么会说他在针对你呢?”郭芳有些纳闷的看着我说道。 其实我也说不出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可能只是杨警官怀疑我是凶手所以才态度如此恶劣吧,至于他对命案不感兴趣,估计是他也感觉到这医院有点恐怖,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害怕了。 于是我继续说道:“那昨天晚上死的那个男人是这里的病人吗?他为什么会死在我的病房里?” 郭芳思考了一下说道:“他确实是这里的病人,就住在走廊另一头的病房中,昨天晚上我查房的时候他还好好的,谁知道今天竟然死在了你的房间中,而且警方的人也查过了,走廊和死者的病房中没有任何血迹,所以人确实是在你这里死掉的,至于他是怎么死的,我还真不知道。” 郭芳这么一说,我心中大致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于是问道:“那你们医院应该有监控啊,直接查一查昨天晚上的监控不就行了吗?就算病房里没有,走廊里也应该有吧?只要弄清楚那个死者是怎么进到这个病房的,我的嫌疑不就洗脱了吗?” “这个不行,这家医院已经有些年头了,整个医院只有一楼大门口的上方有一个监控探头,而且角度也只能看到大门内的一部分地方,根本看不到走廊和值班室那片区域,今天白天杨警官已经试着查过了,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我纳闷的看着郭芳说道:“这什么鬼医院?你来这破医院实习图个什么啊?连个监控都舍不得安装?” 郭芳只是对我尴尬的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于是我接着说道:“那你能调出来半个月前送我进医院的那个叫‘穷奇’的怪人的监控吗?他既然把我送进来了,一定会出现在监控画面内,我想看看他到底是谁,或许看到他的长相后我能想起一些什么,还有,你确定我的病房中除了我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病人存在了吗?” 郭芳点点头道:“当然了,这半个月来我一直负责你的病房,这里肯定没有其他人啊。至于监控的事情,回头我去帮你问问门卫赵大爷吧,不过...” 郭芳说到这里,眼神变得有些迟疑了起来,我急忙问道:“不过什么?” “我来这无光医院的时间也不长,我听同事说,你住的这个病房以前似乎有一个病人在这里发狂自杀过,而且那个病人似乎就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你说你昨天看到的会不会是...” 本来这医院就有点阴森,此时听郭芳这么一说我只觉得房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一般,急忙摆摆手说道:“怎么可能,真要见鬼也轮不到我啊,我想这个九姐的出现一定还有别的解释。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这段时间昏迷的期间,有没有苏醒过?” 这个问题很关键,因为我之前看到走廊后那段莫名的记忆画面,始终是我心中的一个疑问。要知道从目前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我应该是从被抬进来一直昏迷到现在,理论上来说,我是绝对不可能拥有行走穿越那条走廊的记忆的,所以说那段莫名其妙的记忆,很可能是在我昏迷期间发生的! 若是我在昏迷期间苏醒过,那么很可能导致我失忆的原因并不是我身上的伤势,而是我苏醒后的一些经历,或者说是在这家医院中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经历! 郭芳有些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一脸真诚的说道:“应该是没有,因为你若是苏醒过来,我们值班护士肯定会第一时间知道,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既然郭芳都这么说了,我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虽说我很相信郭芳,但我也不能忽视那一段莫名其妙的记忆画面,总之现在对我来说,整个医院似乎都笼罩在一片迷雾中,而且我隐隐觉得,恐怕之后还会接连有怪事发生。 郭芳又跟我聊了几句,便转身离开去给我弄吃的东西了,我见病房中没有其他人了,这才从枕头下面将那个手机拿了出来,昨天我只是仓促的看了看手机,没有仔细检查,或许能够从这个手机中找到我的身份信息。 现在我对我之前的身份十分的好奇,毕竟无论是从我莫名其妙的失忆和失忆前经历的酷刑,还是刚才杨警官反常的举动,都说明我的身份很是特殊,这让我莫名的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我反复的检查了一下手机,确实如同我昨天看到的那样,通讯录中没有任何储存过的号码,而通话记录里也只有一个陌生的号码,就是昨天晚上接到电话的那个号码。 不管怎么说,这个电话号码是我唯一能知道自己身份的途径,尽管电话那头昨天只是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于是我再一次拨了过去,可奇怪的是,这次拨过去,那边的号码竟然是空号。 “什么情况?跟我说了一句话就注销了号码?” 我纳闷的试着又回拨了几次,可依旧是空号。 一股强烈的失落感充斥着我的内心,我无奈的放下了电话,斜倚在窗边看着窗外漆黑的环境发呆,心中开始回忆这两天出现在我身边的这些人,因为我知道,那个给我打电话的人或许就隐藏在这些人之中,否则的话,他为什么会在我苏醒后的第一时间打电话联系我。 这穷奇究竟想要干什么?有什么事不能直接说清楚,非要弄的这么神秘?不过他说的那句话倒是很对,不要相信任何人,现在我身边除了郭芳之外,还真没有一个可以相信的。至于那个九姐,我不相信那是我看到的幻觉,要想洗脱我的嫌疑,就必须尽快查清楚这个九姐的来历才行。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旁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突兀的铃声吓得我险些从床上滚了下去,但是紧接着我便兴奋了起来,因为知道这个电话号码的人,一定也知道我的身份!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接通了电话,但是紧接着,电话那头便传来了一道年轻的声音:“你好,我是XX快递,你有一份包裹到了,麻烦你到医院门口签收一下。” 没想到竟然是送快递的电话,虽然我很失望,但我还是起身离开了病房,准备去签收一下这个快递,因为既然有人能给我寄快递,那就说明这个人肯定和我有关系。 离开病房后,我再次来到了那个阴森昏暗的走廊中,只是这一次我并没有出现上次那种诡异的记忆画面,而且我心中只想着快递的事情,所以很快便穿过了走廊来到了医院大厅的门口。 这是我第一次走出医院,这时我才发现这无光医院确实只是一座破医院,不但设施陈旧,而且楼层看上去也不大,昏暗的灯光加上摇摇欲坠陈旧的楼层,就好像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电影中的医院一样,真想不通当时送我来的那个人是怎么想的,把我送到这种地方,这是不打算把我治好吗? 郭芳此时应该是去给我弄食物了,所以值班室并没有人,我一路来到了医院大楼的门口,远远地我就看到医院外面昏暗的路灯下停着一辆送快递的车子,而车子的旁边站着一个正在抽烟的快递员。 随着我慢慢往前走,那个快递员的轮廓也逐渐的显现了出来,他看上去年龄和我差不多,虽然不是很帅气但长相很清秀,最重要的是,他看向我的眼神十分的深邃难以捉摸,虽说我不认识他,可仅仅是这个眼神,就足以让我警惕起来了。 快递员见我出来了,微笑着从车子里拿出了一个鞋盒大小的快递交给我说道:“唐浩是吧?麻烦在这里签个字。” 我接过他给我的笔正准备签字,突然间我看到发件人那一栏中,竟然写着‘穷奇’两个字,也就是说,这个快递是那个把我送进医院的人寄给我的! 这让我很是惊讶,急忙将名字签完后便准备拿着快递离开,可这时我忽然看到那个快递员手中七块五的红塔山香烟,一时间竟然有点想抽一根的冲动,于是我开口跟快递员要了一根,他爽快的答应了。 快递员将香烟给我点燃后忽然神秘兮兮的说道:“这个破医院,背阳又潮湿,气流四散往而不复,大半夜连个灯都舍不得开,你住在这种鬼地方,恐怕会遇到一些怪事吧?” 听快递员这么一说,我猛地回头朝他看去,便看到他正一脸平静的盯着我,不慌不忙的抽着烟,不说别的,单从他平静的眼神中隐藏的那一丝邪魅的光芒我就能看出,这快递员应该是知道医院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到底是谁?”我一下子丢掉了手中的香烟,一边警惕的盯着那快递员一边缓缓地朝着医院大门退去,而那快递员则平静的笑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真的知道你是谁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