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次元回忆商店

更新时间:2020-09-28 08:25:58

次元回忆商店 连载中

次元回忆商店

来源:落初 作者:越来越方 分类:灵异 主角:陈诺麻木 人气:

火爆新书《次元回忆商店》是越来越方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陈诺麻木,书中主要讲述了:装逼打脸是不可能了。人性光辉有那么点了。搞笑日常也还挺多了。但是,这是一部小众悬疑!!!粉丝群号:欢迎加入《次元回忆商店》交流,群聊号码:774351840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扶起横躺在地上的桌椅,两人对坐。

同样的面无表情...

同样的麻木...

诡异的气氛笼罩...

这几天,生活必需品买的七七八八。

想要戒掉刺激的烟酒,需要用滚烫,苦涩来麻痹贪欲的舌头。

端上一杯热腾腾的煮咖啡。

“你喝一口,闭上眼睛就行了,我会知道你要讲的。”

痴痴的点头,嘴唇触碰咖啡,双眼合上,开始回忆那段往事...

古朴的书发出一道柔和的金色光芒,慢慢的讲陈诺身体包裹,一点一点...

整个身体融入耀眼的光芒,

整个光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进入男子的身体。

破旧的孤儿院,

陈旧的设施,

一片沉寂的庭院里,不!甚至是孤寂的庭院里。

却极其不和谐的洋溢着欢声笑语。

这是一栋偏僻的孤儿院。

陈诺在故事中,直接扮演着中年客人的角色。

在“言”的作用下,陈诺就是此时陷入回忆的客人,知道所有关于他,以及他知道的信息。

中年客人名叫刘直。

“乔儿现在要上四年级了吧!”

徐途说话的时候,刘直的目光聚焦在空中飞舞的蚊虫,蚊虫的翅膀不停扑闪,为停留在空中做出努力。

“是的。”

刘直低头回答,指尖触碰到棉絮一般松软的东西,那是孤儿院棕色沙发的破裂处。

“四年前你就是从这领养乔儿,四年了,真快。”

刘直目光上移,徐途格子衬衫上的纽扣一粒不落的全部扣上,浓浓的黑眼圈十分夸张,是自己大学认识的好朋友。

这么多年了,徐途的强迫症还是一点没变。

或许,这就是他臆想症的开端...

“是啊!已经四年了,时光飞逝。”

习惯性的搓搓手,自己多年以来的习惯。

“其实在我看来,你当初领养乔儿或许是个错误。”

“为什么?”笑容有点生硬,连自己都觉得虚假。

“你不知道乔儿去物流中心,帮忙分拣快递的事吗?”

提到乔儿外出做工,刘直的心里一阵绞痛。

“有一次我碰巧看到他,不知道连续工作了多久,白衬衫穿的发黑,手里抱着的箱子,超过自己的身高。”

我沉默,自己早知道这事,可是那么一个懂事的孩子,在自己手上却还要外出打零工维持生活...

徐途同样也是沉默片刻,沙哑的声音缓缓开口。

“有人说,人的一生会死三次。第一次是心脏停止跳动,生物学上宣告死亡。第二次是人们把你下葬,你在这个社会不复存在。第三次是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整个宇宙不再与你有关。”

稍稍吞咽了下口水。

“如果有一天,你突然死亡,经历完第一次和第二次死亡,谁又会为你的最终死亡拖延时间呢?”

如果是以前,自己肯定会斩钉截铁的说出名字。

但现在不行,父母已经不复存在,死于一场严重的车祸。

脑海里走马灯似划过无数熟悉或陌生的脸庞,或是战友、亲人,或是不熟悉的陌生人。

但都只是一掠而过。

最终能定格住的,只有乔儿坚强的模样。

但这种坚强又能有多久呢?自己的死,带给乔儿的只是无限的失望和绝望,最终会被这种泥潭般的情绪吸住,在里面窒息。

我点了一根烟,看着青色的烟雾在空中缭绕。

“少抽点吧,都肺癌了还戒不掉这个。”

狠狠的掐灭烟头,自己的前半生已经毁在烟和酒上。

而如今有了乔儿,还是偶尔克制不住拿起。

“我求你一件事。”露出渴望的目光,徐途紧盯着自己。

“什么事?”

“杀了我!”眼神瞬间变的火热,徐途眼中有着疯狂。

“什么!”短暂的无言以对,从牙缝终于挤出两个字。

“帮帮我吧!我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找不到能拖延我最终死亡的人!哪怕只是一个!”

无言以对...

刘直目瞪口呆的盯着徐途,开不了口。

“你知道吗?我的臆想症越来越严重了,现在每次出门都要反复确认房门有没有锁!”

语气有些焦急。

还是没有反应过来,继续着沉默...

“开玩笑的,就算我死,也不能连累你是吧!我会自己解决的。”

察觉到我的震惊,徐途故作轻松的开口说道,手插口袋,缓缓转身离去。

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吗?徐途的病。

眼前的场景飞快的变化,头脑一股强烈的眩晕感,这一次,自己是一个年轻男人的视角,名叫张河。

这一次,自己扮演的便是年轻人张河。

“头!上面来任务了!城外郊区发生一起命案!”

五官棱角分明,十分严肃的蔡局长接过资料。

“发生一起森林火灾,然后在郊区悬崖边发现的尸体?”

“是的,尸体主人名叫徐途,长期无业游民。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死者死于高处坠落,脾脏都有不同的程度的破裂!”

“还有呢?把信息说完!”

“好的,还检查出,患者生前可能有严重的臆想症。”

“那会不会是自杀呢?”蔡局长捏捏手指,皱起眉头开口问道。

毕竟臆想症自杀的人不在少数,在这群疯子的眼里,悬崖之下可能就是无忧无虑的天堂!

“我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杀,但有一点奇怪的是,我们调查到死者生前居住的平房里,出现了大量同样的指纹,抽屉同样也是被这个指纹的主人翻动过。并且,在整个房间里没有发现一分钱现金!”

“哦?但这不足以认为是他杀吧,也有可能是普通的贼恰好入室盗窃。”作为一个警察,自己对案件保持高度的敏感性。

“是的,但在死者的钱包上,完整的提出了和在平房房间频繁出现的同一指纹。并且,钱包中同样空无一物!”

“那毫无疑问是他杀了吧!”蔡局长眼神变的冷咧,用力一拍桌子说道。

“是的,我们初步推测是他杀,并且是有目的性的谋杀,不然不可能同时将平房里的钱,和死者身上的钱,同时带走!并且在现场,没有发现任何挣扎的痕迹!”女警员也是猛的一立身,阐述自己的判断。

“那更毫无疑问的,是熟人作案吧!”

目光一转,看向眼前的年轻人,他可是毕业于市里警察大学刑侦科的高材生,在警局已经初露锋芒。

“张河,你觉得这件案件怎么样?”

眉头微微一皱,张河淡淡开口。

“这件案子才刚开始,我也无法判断。”

“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徐途的好友,刘直。符合这件案情的所有推理,即是熟人,而且刘直经济一直比较窘迫,还领养了一个小孩名叫乔儿,谋财害命,铤而走险也不稀奇。”

“好!那现在立刻去抓捕刘直,进行审讯!”

我默默走出警局,回到自己的警察宿舍,看着发锈的铁架发呆,铁架上是两只各行其路的黑色蚂蚁,思考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以及,那件案子。

发锈的铁架上,是台老款电视机,此时正在播放着最近的新闻。

硕大的红色标题—“市内知名珠宝店遭盗窃。”案件还在调查中。

鼻子轻轻吸了口气,随后皱眉。

最近发生恶性事件的频率的确太过频繁了。

城市郊区发生杀人案,市内却又发生了盗窃案,连发生的时间都几乎吻合。

右手举到嘴边,面无表情的咬着指甲。

这是自己思考时的习惯动作...

眼里迸出一道亮光,咬指甲的动作猛的停住。

铁架上原本各行其路的蚂蚁,走到一起。

难道?难道两件案子有关联?!

或者干脆说,是同一个人干的?

郊区离市内至少有70km的距离,但根据现在有的信息,两件案子发生的时间几乎重合!

就算做完一件马上赶往下一个场所,实在有点天方夜谭了。

重重摇了摇发胀的脑袋,长时间的思考让自己的大脑感到很疲劳。

掏出手机,拨通通话栏的第一个号码。

原本苦恼的自己,嘴角轻微上扬。

这可是自己高中时代最好的朋友了,目前在外省发展,这些年也算是风生水起。

自己也习惯在遇到头疼的案件时,跟他吐槽。

“喂,刘正吗?我张河。我最近碰到一个案子,十分棘手...”

天色逐渐由正午到傍晚,校园里的情侣们开始手挽手的出来散步。

“嗯好!那下次有机会再聊!”

挂掉手中的电话,张河心满意足的露出微笑。

原来阴霾的心情一扫而尽,被电话那头的好友逗的有点开心。

刘正就是这样一个有趣的人啊!

好了!既然心情大好,也是应该去处理烂摊子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