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末世之希音

更新时间:2020-11-17 04:23:48

末世之希音 连载中

末世之希音

来源:落初 作者:悠琹 分类:灵异 主角:阳光邢烨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末世之希音》是悠琹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阳光邢烨,书中主要讲述了:末日降临,病毒暴发,叶希音因为感冒被送进医院,她跟其他倒霉的家伙一样,同样被感染了病毒。  变成了丧尸,仿佛灵魂被关进了一个黑匣子里,只剩下没有意识的躯壳,四处徘徊……  有一天,来了救援小队。他们遇见了她,杀死了她……  当时光流转  寂静的庭院,枯败的枝叶,在尸体堆中……她,复活了  这是一个年轻女子在末世飘零的故事。  死亡离她很近,却又离她很远。  “你一个女人,居然不会做饭,那你会什么?”  “我会杀人。”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次又一次重复着轮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晚来临,天空拉开了黑色的帷幕。高高的天穹,幽深的黑暗中却是繁星点缀,闪闪的星光形成一副巨大的画卷。

城市里只有少许灯光忽明忽灭,大部分的都是一整片漆黑。一座座的建筑在朦胧的星光下寂静的耸立着。

“呜——呜——呜”丧尸的嘶吼声在整个城市中回荡。

L市人民医院,C区。庭院里一棵高大的树木,树身萦绕着点点蓝色光晕。

丧尸不间断的涌进庭院,仿佛整个医院里的丧尸都倾巢而出。

变异树更象有生命似的,灵动的挥舞着数量庞大的枝条缠住所有靠近的丧尸,长满细长尖刺的枝条深埋入丧尸的身体里。

庭院里,被“吸收”过的干尸堆成了小山。

在变异树粗大的树身下,丧尸堆叠的“干尸”层覆盖中,一具女Xing丧尸的尸体被树枝穿过,头颅被子弹击成了碎渣只剩余少许部分耷拉在脖颈上。

变异树在吸收了大量的“养份”之后,树干陡然间猛的一颤,周身的树叶仿佛都愉悦的晃动起来,点点的蓝光渐渐转变成淡淡的绿芒,并且颜色慢慢的加深,直到翠绿,充满生命的气息。

刹那间,从女丧尸仅剩的小部分头骨中一粒浅金色的光球浮现出来,瞬间一闪,穿过点点翠绿直没入树干消失不见。

变异树还在持续享用着它的“美餐”,庭院中枝影重重,交杂着丧尸的咆哮声,久久不息。

……

寂静的空间里,一片漆黑,黑暗仿佛没有尽头。

“滴答”空中一滴腥红的液体落下,在黑暗中溅开,如同花瓣四下散落,瞬间连成一片,腥红赤目仿佛是盛开在地狱里曼沙珠华。

一点金芒悄然落入其间,霎时血红的花海动荡起来,翻腾起血色的巨浪。在血海的中间,一圈淡淡的金色光晕浮现,由小变大如同水波一圈一圈的荡开,覆盖了整片血海。

当光晕消散,血色褪尽。

空间变成雾茫茫的一片苍白。

沉醒的灵魂一点一点的苏醒。

记忆如同破碎的镜面,残缺,零碎,混乱……

2月14日,还记得那时的喜悦,记得那首歌,那张笑容。

阴沉的天空,大雨滂沱之后,感冒、头晕、发热,她住进了医院,住院的人越来越多……

虽然意识模糊,但是其实她知道自己身上正发生着可怕变化,就象曾经看过的生化电影,高热不退,咳嗽,皮肤变青灰色,最后甚至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掉下来……这多可怕啊,可是,当时她却不知道害怕因为她只记得那深刻的撕心裂肺的痛苦。

最后一点意识消失的那一刻,感觉灵魂被关进一个封闭的匣子里,那里黑暗,寂静,冰冷。

时间不知不觉中流逝。

她开始做梦,梦中她变成了电影里名为丧尸的怪物。

她梦见自己浑身血污,皮肤腐烂,缺失了一大块血肉的脸显出黑洞洞的窟窿,样子非常可怕。但是,却没有人害怕她,因为身边的都是跟她一样的“怪物”们。

她的身体僵硬,她变成了丧尸,在医院里日夜不停的游走。

跟其他“同类”不同的是,她偶尔会有一点属于自己的意识,但是口不能言,行为完全不受控制,她行走的动作跟所有身边的同行一样僵硬而缓慢。

有一天,她突在闻到了活人的气息,虽然相隔很远。

脑中突然响起嘶吼声,那声音仿佛穿透灵魂,将她的意识瞬间冲击溃散。

庭院里她混在同类中,被看不见的缚束Cao控着。

失去灵魂的躯壳只剩下一种本能驱使着她想要扑上去撕咬,眼前的那些活人让她有种从没有过的强烈的暴虐和嗜血的渴望。

……

她又做了很久很久的梦,梦中一大片一大片的白雾。朦胧中,她看见金色的光点在脑海中跳跃,那种跳跃的节奏居然让她感觉到一种神圣和诡秘。

突然,她睁开了眼睛——

强烈的白光刺得她双眼一痛,闭上眼睛一会,再睁开,眼前一片明亮。

“这…这里是?”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和干涩。看了一下四周,现在是白天,眼前是一幢白色的高大楼层,“住院部”三个字赤然入目。

她呆愣了一下,感觉思绪总有些模糊。

有风从身边掠过,带起一片枯黄的树叶落在她前面。

猛的转头看向四周,瞬间她目瞪口呆,嘴巴张开却说不一出句话。

黑亮的长发铺散在她光洁的肩膀上,丝丝的凉意。

抱紧双臂,她才发现自己全身赤Luo着,而正被她坐在身下的,是堆积成山的尸体。各种形状扭曲的层层覆盖,堆了整个庭院。而且,几乎所有的尸体都如同木乃伊一样的全身骨头干干瘪瘪的只裹着一层青黑的碎屑。

庭院中还有一棵老树,全部的树干都枯萎了,树枝上几片枯黄的叶片,轻风拂过,叶片随风飘落。

在她的梦中,她记得这颗树的样子,那么高大,绿意盎然。而眼前的却是一颗枯死的老树,只有灰败干瘪的树皮。

突然,一个记忆碎片在她脑海里呈现,如同电影的胶片一张一张的回放着,那是——

“嘭”枪声响起,子弹穿透了头颅,从一侧到另一侧,叮的一声击打在树干上。

她是死了…吧?

手掌捂住额头,心中一阵惊悸。当时她明明没有任何感觉的,可是,这时候为什么却似乎能感受到异物炸开头颅的恐惧、和恶心。

……

住院部,一楼的大厅里杂乱的躺着十数具青黑色的尸体。

一间普通病房,染上污黑血迹的房门紧闭,哗哗的水声从浴室中传来。

冰凉的水流终于让她的大脑从混沌中清醒。

随意套上一身干净的病服,她打量着镜中那张熟悉无比的脸庞。

二十来岁,五官十分秀气,眼瞳清澈明亮却又有一点淡然的冷漠,乌黑的长发湿漉漉的披散在饱满的胸前,腰身纤细,身高不到1米6显得有些娇小。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纤长细嫩却又过于苍白,轻轻触摸着手背能感受到温暖的血液流动着,这是一双活人的手……

“我还活着……”她喃喃自语,“我回来了。”

她变得有点不同,她单手就能轻易的拆开不锈钢病床。

手中拿着一根被折成1米来长的金属钢管,她打开房门,脚上穿着医院里的拖鞋,跨过地上的尸体,大厅里墙壁上的电子时钟竟然还能亮着,上面显示的日期是2016年4月12日。

医院里的走廊无比安静,到处空荡荡,看不到一只那样的怪物,好象被谁“清洗”过一样。她一直走到大门口,门口处堆积的尸体当住了大半的视线。从尸体堆边绕过去,是清冷杂乱的街道。

站在马路上,风扬起她的长发,她神色怔忡的望着交错的十字路口,眼中尽是一片迷茫。

她记得自己是谁,记得为什么住院,记得她身体的异变……她甚至记得最后子弹穿过她的头骨……

然而,她却不记得回家的路,她想见父母,可是,她怎么也想不起她的家住在哪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