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黄土纪

更新时间:2020-11-18 03:47:07

黄土纪 连载中

黄土纪

来源:落初 作者:北野本座 分类:灵异 主角:老爹袁 人气:

新书《黄土纪》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北野本座,主角老爹袁,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盗墓、斗尸、风水、历史,还有那些无穷无尽的谜团几乎就构成了我生命的一切,在好奇、恐惧和痛苦的泥沼里,我无法自拔。  、、、、、、、、、、、、、、、、、、、、、、  仙侠小说《尽吞》已开!!!求诸仙鼎力支持!!!!  最强修仙法门!热血仙侠世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出事了”这三个字,但我刚才听到的的确是我爹的手机铃声。我可以肯定这幢老宅子里不可能再有第三个人,那为什么我爹的手机会在呢?那个手机它虽然很少用,可从来就是不离身的,我以前还看过,他的手机里只存着我的号码,我甚至能明白,他之所以会带着那个对他来说没什么用的手机,是想着一有时间就能和我联系。

我满头大汗,北京大饭店那件事情之后,一直潜伏在我心里的那种不安,现在终于爆发了。

“哎呀,累死了,你搞毛啊?”老谭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坐了起来。一看到我脸上的表情,他就愣住了。

我把情况一说,老谭就探出脑袋仔细听。

“会不会是你爹回来了?”老谭看向我。

“不可能,前**都关上了,他进屋我们该知道才对。”不仅如此,我还觉得那手机铃声的感觉有点奇怪,听上去太细了,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盖着。

“你也别瞎想,说不定你爹把手机落在家里了呢。”

老谭的说法也是一种可能,但我还是感觉怪怪的。“行了,咱们出去瞧瞧,先把手机找到再说。”

老谭贼贼的一笑,“还说老子胆小呢,嘁。”这龟儿子任何时候都不忘奚落我一番,但这时候我也没功夫跟他瞎扯。

手机铃声在一片寂静的老宅里显得有几分诡异,我和老谭都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依靠着手电筒的光线,循着声音的来源往外走。

屋子里的老家具在黑暗和昏黄的手电光之下更加的斑驳和苍老,我和老谭靠得很近,一边听着声音,一边留心着四周。我忽然觉得周围静得太诡异了,竟然连山里随处都能听到的蝉鸣都没有。

当我们走进堂屋的时候,手机铃声明显大了一些,可还是有那种很奇怪的距离感。

“好像就在这屋子里。”我开始拿手电到处照。

“诶,你他娘别晃了,搞得跟鬼屋探险似地,咱们把蜡烛点上吧。”

老谭说着就回头把蜡烛拿出来,点上了三根,放在堂屋的角落。光线一亮,我们也都没那么害怕了。因为时间问题,手机已经自动挂断了,于是我又重播了一回。

“奇怪了,明明听着好像就是在这屋里啊,你看这儿也就一张桌子四根板凳,怎么找不到呢?会不会是在上面?”老谭扣着脑门儿,一边往后退,一边开始往房梁上看。

“声音不像是从上面来的,再说,谁会把手机放到房梁上。”

我话音刚落,突然听见老谭“哇呀”一声惨叫,接着,他整个人就消失在我眼前。我猛地一惊,可上前再看,顿时就笑了。

“我的个姥姥,你们家这是搞地道战那会儿盖起来的吧,堂屋里怎么会有这么大一坑啊?”老谭揉着屁股,半天都直不起身子。

在我老家,农村的屋子里都有这么一个地窖,用来储存橘子或者是红薯,之所以大多建在堂屋,那是因为地域潮湿,堂屋是最通风的地方。地窖都是建在堂屋进门的左手边墙角下,而进屋的右边则通常放着给老人准备的棺材。

我家那地窖本来是用一块竹棚盖着的,上面还加了层油布,估计是时间太长,竹棚已经坏了,刚才老谭只顾着抬头,这才一脚踩了上去。

“哟,老谭,你这都找到地底下去了,真不枉咱们的交情,够义气。”我蹲在地窖上面笑他,却猛然发现,我家这地窖还真够深的,上下估计至少有三四米。

“笑你妹啊。”老谭靠着墙爬起来,伸出手,意思是让我拉他一把。

地方够深,我也只能把上身稍微探进去一些才能勉强抓住老谭的手。

“我靠,你别站在原地啊,往前走点儿。”我拉得吃力,就想让老谭再往我这边走一步。

“你们家机关重重,老子还敢随便走?Cao,你使点劲啊......”

就这么,俩人在那儿折腾了半天也没能成功。这时候我也急了,就一屁股坐在地窖边上,用双脚蹬着地窖的石壁,然后再把双手探进去。老谭仙风道骨,我两只手一上,应该就能把他弄出来。

见我这么卖力,老谭也使出吃Nai的劲,开始往上爬。就在我们即将要成功的时候,忽然之间,地窖里头传来一阵诡异到了极点的声响。

“咯......咯,啊......咳咳.....”

我和老谭下意识的僵住了,紧接着,两个人都是一脱力,老谭见我手上没劲了,顿时开始乱抓。这王八蛋这时候手倒是精准,直接就抓在了老子裤裆上,下面一疼,我蹬在石壁上的两条腿也没劲了,瞬间,眼前一黑,我直接从上面摔下来,压在了老谭的身上。

三四米的高度摔下去可真不是开玩笑,幸好底下有老谭,不然我可能给直接摔晕过去。老谭没什么大碍,就是被我压得喘不上气,我们在地窖底下折腾了半天,才总算靠到了墙上。

脑子刚一清醒,我马上就问:“你刚才听到那声音没有?”

老谭本来是想跟我斗嘴,可听我这么一说,也是连忙点头。地窖里漆黑一片,我们手里唯一的光源就是我的手机,但正如老谭刚才说的,地窖太大了,只照了一圈,我就发现这里竟然有上面堂屋一半的大小。

我们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但我和老谭都不敢有一丝的放松。刚才的声音分明就是从这地窖里传出来的,而且我很肯定,最后那两声,是有人在轻声的咳嗽。

“你家这地窖也太大了点儿吧,现在怎么办呢?”老谭看着我。

“先上去再说......”话说到这儿,我忽然就是一个激灵,“诶,老谭,你说我爹那手机铃声会不会就是在这里发出来的。”

“你这么说还真有可能。”

这种情况,再拨一次我爹的手机是最好的证明方法。于是,我和老谭盯着手机屏幕,看着我摁下我爹的号码,然后,我们都不由自主的把脸望向四周的黑暗。

“叮铃......”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我爹手机铃声在地窖周围响起的那一瞬间,我全身都开始发起抖来。

“真,真他娘在这儿诶。”老谭也露出惊讶的神色。

可奇怪的是,手机铃声依旧像是被什么东西盖住了一样,听上去朦朦胧胧的。过了几秒,我开始分辨着声音的方向,一步步的往前挪动。老谭跟在我身后,我能听到他牙关因为颤抖而发出的“咔咔”声。

小时候,这地窖里放满了红薯,我和刘佳二愣子经常都来拿走几个,然后烤着吃。那场景是如此的熟悉,而此时此刻,这地窖却让我感到害怕。越是朝前走,我感觉周围的气温就越低,比起外面的湿热,地窖里面简直称得上阴冷。

我把手机远远的伸在前面,心说一旦看到什么不好的东西就拔腿开溜。恐惧之下,前方的黑暗似乎永远也不会有尽头,我从来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大概是自己走得实在太慢,还没碰到那头的墙壁,手机就自动挂断了。我把手机拿到眼前,想再拨,却发现手机已经快没电了。于是,我想转头问老谭,看他带手机没,免得等会儿连照明都没有了。

我转过头,一句话刚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仿佛全身的血液在一瞬间被什么东西从脚底下抽干,我整个人就僵在了原地。

手机荧光照在老谭的脸上,显得格外的苍白而阴森,老谭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双手笔直的往下垂着。而最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的是,他竟然裂开嘴角,露出惨白的牙齿......冲着我笑。他那笑容鬼气森森,就好像是凝固在一具尸体脸上的一样。

我只看了两秒,整个人就几乎崩溃了一样,“啊!!”的大叫一声,摔掉手机,大步后退,然后靠着什么东西,倒在了地上。

“喂,老袁,你咋啦?”老谭的语气非常惊讶,他先捡起了地上的手机,然后走到我面前蹲了下来。

“你别过来!”我大叫着,下意识的把身体往后缩。

“我Cao......你疯了吧?”老谭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这时候,我发现他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原样,丑陋中带着几分面目可憎,面目可憎中又蕴含着几分猥琐......感觉很正常啊。

我仔细的注视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始想自己刚才是不是看错了。这里头太黑了,荧光照在人脸上本来就吓人,我刚才一直那么紧张,看走眼是绝对有可能的。

一直到老谭想过来扇我巴掌的时候,我才从地上站起来,“没事儿,我,我太紧张了。”

“你姥姥的,吓死我......诶?这是什么?”老谭忽然一脸惊讶的看向我身后。

顺着手机荧光转身一看,我也随即一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