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诡葬

更新时间:2020-11-24 04:06:38

诡葬 连载中

诡葬

来源:微小宝 作者:渊鱼 分类:灵异 主角:王砰砰 人气:

《诡葬》由网络作家渊鱼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王砰砰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营子里的火神庙被炸,神像里居然砌着一口血色红棺,谁也没想到这口血棺里居然还躺着一个浑身赤裸的绝色女尸,我为了阻止了想猥亵女尸的王秃子,却意外被女尸折腾一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魏老四家出事的事情很快就在营子里传开了,等刑秋我们到的时候,魏老四家门口已经围满了人,这其中有担心魏老四儿子柱子的,也有过来想打探一下出事到底和鬼雾有没有关系的,这事儿换成以前大家肯定会讨论怎么帮忙,但是今天所有人都安静的出奇,看到刑秋我们过来都很默契的让开了一条道。

站在外边我已经听见魏老四院子里鸡飞狗跳,院子里不断传来鸡的惨叫声,时不时还有几根鸡毛从院子飘出来。

路上不停抹泪的魏老四上来把门推开,一股子血腥气和鸡粪味顿时扑面而来,他这一开门,原来等在门口的人都伸长了脖子往院子里看,想看看柱子到底怎么了。

院子里到处飘着鸡毛,地上还有十来只死鸡,无一例全是脖子被咬断了,这些死鸡正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院子当中满嘴是血的柱子正抱着一只鸡,身上沾着不少鸡毛,他手里那鸡脖子已经断了,血流了一地,听到推门的动静他一点反应没有,一双眼睛贼溜溜的朝地上看,嘴里还嘟哝着:“血、血呢?鸡呢,鸡呢!”

“哎哟我的鸡啊,你这混蛋小子到底是咋了嘛,我打死你这个狗日的!”

魏老四一看自己辛辛苦苦养的鸡死了一地顿时眼都红了,拎起门后的锄头就要打,刑秋赶紧一把拦住,脸色凝重道:“你打他也没用,他被东西附身不受控制,你打死他也不知道。”

听刑秋说自己儿子被脏东西附身,魏老四哆嗦了一下老泪纵横的看向正看着自己傻笑的柱子,手一松手里的锄头咣当一下就掉在了地上,魏老四一屁股坐在地上握着脚脖子就开始哭,“你是哪个啊,你不要搞我儿,你有本事出来跟老子拼命,你不要搞我家!”

这种事我虽然不懂,但是知道在场人多也没用,我冲刑秋使了个眼色让他先看着魏柱子,我出去门口先让人散了再说,这个时候大家本来就有点草木皆兵,这些事情还是让他们知道的越少越好。

等人群散了后我索性连门也从里边插上了,这时候一直抱着死鸡发呆的柱子突然冷笑了两声,指着我:“鸡……好大一只鸡啊,我要吃,我要吃鸡!”

说着柱子已经从地上爬起来冲着我就扑了过来,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这他妈要是被他抓住还不得把老子的脖子也咬断?

“叶初一,先制住他再说,小心点别被他伤到!”

说着话,刑秋已经朝着发疯的柱子冲了过去,他身上是有功夫的,眼看柱子直勾勾的朝我扑过来,他伸脚直接先把柱子绊倒,本来以为这样可以吸引柱子的注意力,谁知道柱子根本没反应,被绊倒之后立刻就爬起来接着往我身边冲,我心里冷汗都下来了,招呼魏老四去拿麻绳后立刻也冲了上去。

柱子被那东西附身力气不小,我和刑秋俩人把他压在地上,膝盖跪在他的后背上差点儿没让他掀翻,这家伙鬼迷心窍,眼里很是贪婪的使劲往我身上抓,刑秋眼疾手快把自己衣服一脱,“摁住他!”

我赶紧双腿都跪到柱子的背上,这家伙被我压住立刻发怒,拼命的翻腾起来,好几次我都差点儿让他给我干翻。

刑秋速度很快,等魏老四拿着麻绳从屋里跑出来时,他已经把柱子的两条胳膊拿衣服给绑上了。魏老四虽然年龄大点,但是我和刑秋力气可不小,即便如此我们仨人绑柱子也吃劲,等把柱子绑好之后,我们仨人已经累的满头是汗了。

“鸡,好大的鸡,放开我,我要吃鸡!”五花大绑的柱子仍旧在地上挣扎,我抹着汗问刑秋怎么办。

刑秋也累的够呛,等气喘匀了才从身上掏出个跟钱包差不多大小的布包,对我说:“你摁住他,我先用针封住他的窍让他暂时安静下来,等晚上我再过来。”

柱子虽然被五花大绑,但是力气一点不小,我上来摁住他的头,被他脑袋直接撞到嘴上,顿时一嘴血就下来了。

最后还是魏老四把已经吓傻的柱子妈叫出来,刑秋才算把针扎上去,扎完没一会儿柱子整个人就软了下来,俩眼睛呆滞的没有一点聚焦,魏老四和他老伴儿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抱着自己的儿子痛哭。

做完这些之后,我和刑秋俩人从魏老四家出来,回去的路上我问刑秋现在怎么办,外边的雾气已经进家宅了,接下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出事,到时候整个村子肯定会鸡犬不宁,我们也不能老是坐以待毙,总得阻止才行。

刑秋脸色比我还难看,现在无论我们怎么做,雾气肯定都没办法暂时止住,唯一能阻止雾气蔓延的肯定就是找到制造出这些鬼雾的人,但是我们现在连对方是人是鬼,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根本无从下手。

说着话我们俩已经到了村口的桥头,这时候突然从桥旁边窜出一个肥影,我吓了一跳,正想喊刑秋小心,却发现这他已经和这肥硕的身影扭打在了一起,我二话没说也立刻扑了上去,三下五除二我和刑秋就把人制服了。

“放开你齐爷,孙子,要不是你齐爷我一天一夜没吃饭,就凭你们俩瘦猴儿能制住老子?”被我们俩压在身上的胖子一边嗷嗷叫,一边奋力反抗。

听到这话我和刑秋顿时乐了,冤家路窄啊,这小子不就是在后山偷我们引魂灯的那人吗!

上次交手就感觉这小子浑身上下跟抹了油一样,虽然肥但是跟鱼似的敏捷非常,为了防止这小子再跑,我干脆直接把贴身的T恤脱了给这小子的两只胳膊翻到背后绑上,等我绑结实了刑秋才松手,谁知道这肥鱼根本不领情,我们俩送售后他两个鲤鱼打挺都没起来,后来干脆往地上一躺冲我们俩破口大骂,我和刑秋懒得理他,我从兜里掏出一盒烟点了根,又递给刑秋一根后,就坐在旁边的桥墩一边歇一边听着他骂。

过了有三五分钟,也不知道是这小子骂累了,还是烟瘾犯了,盯着我手里的烟咽了口唾沫,没脸没皮的让我给他根烟抽。

“我说哥们儿,烟酒不分家,你看你们俩绑也绑了,打也打了,出于人道主义能不能给咱来口烟抽?”说完这家伙还嘿嘿的笑,满脸的肥肉挤的跟个包子似的。

我和刑秋对视一眼,刑秋冲我点了点头,我拍拍屁股从桥墩子上起来走过去,蹲在地上把自己嘴里的烟往他嘴里一塞,“冤家路窄啊,你不是挺能跑吗?再跑一个给我们哥儿俩看看?”

肥鱼得了烟使劲的抽了两口,然后把嘴里的烟屁股往旁边一吐,瞪眼道:“我饿了一天一夜了,瞧见齐爷这肚子没,都瘦了一大圈了!真不是齐爷我吹,要不然凭你们俩想抓住我还真有点悬,想当年哥们儿我人称江里鱼,论速度别说你们俩,就算是……”

刑秋看他有继续往下吹的架势,立刻从桥墩上站起来一脚给踢趴下了,“说,你来这里干什么,为什么偷引魂灯?”

这一脚把这小子踢的滚了好几下,跟个滚动的肉球似的撞到桥墩上才停下来,他脑袋抵在桥墩上直不起头,一边杀猪似的喊疼一边道:“哎哟,好汉饶命,饶命啊!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我过去把他捞起来,冲他嘿嘿的笑:“我劝你还是老实说,我这哥们儿脾气可不好,再废话直接把你扔河里喂鱼你信不信?”

肥鱼翻起眼皮看了看站在旁边一脸不善的刑秋,有点发虚道:“要我说也行,咱们做个交易,一张大饼一个问题怎么样?”

这他妈的是个什么人,都被绑成这样了,还敢跟我们做交易?

我看着他这张油盐不进的脸,又看了看刑秋,刑秋考虑了一下就点头道:“可以,不过我提前警告你,敢耍花招我保证你走不出这个营子。”

说完刑秋跟大爷似的扭头就走,谁让人家有本事呢,我赶紧把这肥硕的家伙捞起来压着回家,一路上不少人都问怎么回事,我随便给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拉着肥鱼快速往家走。

等到家以后刑秋已经在堂屋坐着了,面前的桌子上还放着一筐馒头和一盘我们中午吃剩下的野鸡肉。

这肥鱼看见肉就跟见了亲娘似的,口水都流出来了,一个劲儿让我松开他。

我也不傻,让刑秋先看着他,我到屋里去把猎枪拿出来抵着他脑袋之后才给他松了绑,“一口一个,看到我手里这把枪没有?这玩意儿打死过两只熊瞎子,你要敢跑,我保证你脑袋开花!”

其实我也就是吓唬吓唬他,没想到这小子真是饿疯了,一手抓住馒头另外一只手直接从盘子里抓上一把鸡肉就往嘴里塞,嘴里还不清不楚的说道:“齐爷我从来不骗人,说好吃一口一个问题就绝对不含糊!”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