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相亲的女神是个鬼

更新时间:2020-03-24 08:13:59

相亲的女神是个鬼 已完结

相亲的女神是个鬼

来源:落初 作者:紫衣狼 分类:灵异 主角:莫道谭勇 人气:

完结小说《相亲的女神是个鬼》是紫衣狼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莫道谭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这次相亲竟然遇见个女神,然而匆匆一别后就难觅其踪,随后诡异事件接踵而至,再度相遇女神时她已成一具女尸!相亲的女神是人还是鬼,死去女友又因何复活,一切谜团背后隐藏着怎样的阴谋,且听我细细说来。群号466089欢迎各位前来吐槽灌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对面那个已经不能算是个完整的人,姑且只能算是有个人形的物体。它有个稍显瘦小的头颅,左半边完全是个骷髅样,凹陷的眼窝处不时滴落出黑色的液体,嘴角缺失的牙齿处隐隐可见有蠕动的身影,右半边还有着干枯的脸,完全没有肉感,仿佛一张老皮粘在颅骨上,略微血红的眼珠高高凸起,嘴角流淌着绿色的粘稠物,眼角处一块明显的尸斑横卧着。

它的脖颈完全是一截明显拉长的脊椎骨,只有几丝肉条挂着迎风摆动,眼看着下一秒就要掉落的样子。它上身腐肉连连,胸口处一个偌大的空洞,明显失去了心脏,但是却还有些略微抽动的血管,下身左腿一大片尸斑笼罩,时不时有虫子在蠕动着,偶尔还有些粘稠液体带着腐肉掉落在地,咝咝的冒气青烟,右腿却异常完美,光滑的曲线,紧致的肌肤,健康的褐色肤质都在诉说着主人生前的完美,这是条绝对让人目不转睛的美腿,由此可以让人遐想出一个婀娜的身姿,但是现在诡异的结合在此,让人有种难以言语的恶心。

“这就对了嘛,大家都出来说话多好,没必要遮遮掩掩的,那样太破坏气氛了。”王莫道仿佛司空见怪的平静诉说着,我只好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强装镇定的站着,虽然明显感觉自己双腿微微发着抖。王莫道接着走到我身边,冲对面勾了勾手说了番让我差点惊吓倒地的话:“那么,如此良辰美景,上有明月,下有佳人的,周围这么的安静,真是幽会的绝佳时机,那么对面的美人儿不介意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和芳龄啥的吧。”

对面那物体桀桀的笑出声,至少从它咧嘴的样子感觉是在笑,它慢慢诉说着,声音有种让人情不自禁的陶醉,轻柔舒缓宛如一湾Chun水流过般:“算你小子有点眼力劲,姐姐我今天高兴就跟你聊聊。我叫王若兮,当年不说是国色天香也算远近百里出挑的美人,可惜那时候家里贫寒,为了生计,父亲狠心把我卖进了******,哎,可怜奴家我正值花龄却要巧言欢笑,看男人的颜色,不过我当时也是花魁,多少男人为了我大把花销,眼瞅着要被糟蹋时,他出现在我眼前。”

一切都像小说里的桥段演绎着,她是被迫卖入妓院的贫寒女子,贵为当时的花魁,老鸨将她悉心培育了许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最后又在亮相一年后才宣布正式入行,于是为了获得如此美人的破魁日,许多贵家子弟不惜重金,最后被当时的状元郎一举摘魁,一夜Chun趣后状元郎许诺要将她赎出,于是她也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熟料世事难预料,状元郎被公主相中要被许为驸马,而曾经与他有染的她被无情的毁灭,在皇帝的密旨下她被先毁容,随后丢入牛圈,惨遭凌辱之后又被污蔑为凶女,被活活烧死在刑场,而原本对她情深意浓的状元郎竟然在她被毁容前灌醉,随后找来一群当年的风流公子集体蹂躏了她近半月之久。

“你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这?”王莫道听完不以为然的沉默道。“因为,我感觉到了他的存在,我不恨公主,不恨我父亲,也不恨那些凌辱我的风流公子,我唯独恨的只有那个狼心狗肺的所谓情郎,青竹居士赵之焕!”她抬起只剩骨架的左手,遥遥指向我身后。

我循着她所指的方向回头望去,身后树林里慢慢走出一个约莫三十出头的清秀男子,他一身儒雅的书生装,面带浅笑微微摇着一把骨扇缓缓走来。王莫道并没有回头却平缓的喝道:“不怕天劫的再往前走吧,别人不知道你,我却知道你,不是什么王之涣,也不是什么青竹居士,我想该喊你青竹道友才对吧,一个蛇妖修行不易却偏偏要如此行事,你倒是很有自信啊。”

来人迟疑的停住了脚步,然后猛地睁大双眼,那明显是对蛇瞳,妖异的闪动着黄色,死死的盯着我和莫道,许久,他用极度沙哑的声音说道:“果然有点道行,连我修行百年的功法都能看破,难道你已经开了天眼,小小年纪倒是好生了得,看来是被某个大门派悉心培养的后辈啊,不过你确定你现在能对付的了我,别以为白天将我的烙印遮掩住我就会怕了你,最多七天我还是能追寻到那几个猎物,说来还是***的血液最为滋补啊。”

莫道对我低声说道:“恩,看来这条蛇妖已经有了新突破,也是,这千年以来它吸食的寿元都已让人惊惧了,而且看上去应该是修行的古老秘术,我现在还没办法破解,今天只能暂避锋芒,好在有个怨魂在盯着它,它今天也腾不出手来对付我们,我这两天回去看看古籍,找找可以破解的方法。”说完,他拉着我一闪身,对着那男子说道:“哈哈,如此良辰美景,我又怎么忍心破坏你们两个旧情人间的再聚首,咱们后会有期!”说完我眼前一道炫亮的光芒闪耀,之后一阵风声响起,眼前的景色快速流动起来。

“它很厉害嘛?”我不得不闭上眼,光芒并不和刺眼,但是之后迅疾的风将我的眼泪生生逼回了眼眶里。“不是厉害,经过千年的洗礼,就算是头猪,也是不一般的。”王莫道的声音有些奇怪。

等风声停止,我再度睁开眼,只见莫道左手手心向天微张着,一缕缕青烟渐渐淡去,他回头指了指身后,显然是建了才两年的新客运站:“那,我也不知道你住哪里,所以就用了张疾风符,你自己回去吧,这里有三张符,黄的贴床头,红的贴门口,白的随身带,如果遇到生死关头马上把它扔出去。我要先回石门一趟,估摸着少则五天迟则七天,到时候我会让我师兄来联络你,至于那三位被诅咒者,不必担心。”

随后他随手祭了一道符,一阵白光闪过他也消失了。还好我站的位置是在客运站角落,不然这么一出大变活人肯定吸引眼球无数。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转身坐车回了家。

时间在等待中很快过了六天,当莫道再次电话我的时候我都有些晃神,仿佛昨天才刚和他道别一般。晚上我如约来到了阿狸的学校,莫道今天有些萎靡,看上去有一阵子没好好睡觉了,他一见到我就直接给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他掏出一副白纸,快速的画了起来,出于好奇我就低头默默看着,我觉得莫道似乎对于绘画也有过研究,说不上有多优秀起码不至于太过涂鸦。默默看了会,似乎是在画一只鹰,苍劲之气渐渐浮现,难道是用画就能除妖?

莫道似乎是读出了我的心声,低低解释着:“其实不是说用画去除妖,毕竟我不是以画入道的,但是现在的都市也没有人养鹰,所以我就临时画一只鹰了,知道对手是千年蛇妖,当然得找它的天敌帮忙。”

我这才意识到莫道是要用这方式除妖,画完之后,他抬起头看了看星空,然后拿出一把银色的物体快速划破手指,随后挤出一滴血慢慢滴在画中鹰嘴处,这时我指着画对他说:“哎,你好像还没画眼睛啊,瞎眼的老鹰也行?”莫道意味深长的拍了拍我肩膀说:“画龙点睛听说过吧,所以不到出手的时候没有必要点上眼睛。”

我们两个随后静静站在学校的古校区,晚风清欢吹着,我发现自己渐渐紧张起来,手心也渗出了冷汗,莫道则闭上了眼睛,连呼吸也异常缓慢下来,要不是还有气息我都怀疑身边站了个尸体。

前面慢慢刮起一阵旋风,风力不是很大,但是却异常冰凉刺骨,伴随着腥臭,我突然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从脚尖开始逆流着往头顶倒灌,随时都有冲破皮肤的感觉,刺痛让我有种晕眩的感觉,莫道猛地睁开眼,轻声哼了一声,随后我发觉之前所有的不适感全部消失,与此同时对面的旋风也停了下来,一席青衣的青竹居士冷笑着走出阴影,左手边还抓着一只头骨,仔细看过去,正是前阵子见过的那个女鬼,他漠然扔下头骨,像是随手丢弃了一样废弃品般,随后他睁开一双蛇瞳,吐出细长的舌头舔了舔嘴唇,阴测测的说着:“没想到,前今天你们逃跑了,金坛还会自投罗网,真以为拿了几件法宝就能对付我了?”

莫道没有回应,只是把地上的画拿起交给我举着,然后再度划破手指用力点在鹰眼的位置,刹那间,一道绚烂的七彩光芒快速冲出,一股带着久远莽荒的气息直透天地,对面的青竹居士抬手扬了扬,随后依旧漫不经心的问着:“可惜,不是书画入道的他,否则还真的可以幻化出鲲鹏来,就你的道法,最多也就是能幻化只巨雕,不足为惧。”说完他快速起身,天地间一道青色光芒闪动,但是一道白色的光芒却如影随形的贴了过去。

“什么,天鹏极速?怎么可能,就算是书画入道也不可能将这种秘术精髓刻画出来,你并不是画画,刚才其实是在掩饰,你其实是在默默念咒?”青竹居士瞬息间已经在之前站立的地方横移出去近两百米的距离,但是一道白光已经快速环绕他一圈又回到了画中,而他原本抓过头骨的左手已经白骨嶙峋,寸肉不剩,滴滴血液如雨般滴落着。

“没想到,时隔六百多年,我们还是能再见面啊,当年妖威盖世的谛天青羽,你可还记得当年在我祖地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丰姿?”画中突然传出一道轻喝,青竹居士皱着眉想了想,突然低吟道:“是你,那体内有鲲鹏遗血的雪鹰族后裔?没想到六百年的时间,你的修为竟也到了这种境地。”

随后两道青白相间的身影再度交缠着在天地间快速碰撞,不时传来宛如打铁般的铿锵声,莫道默默看着这一切,眉头慢慢皱了起来,慢慢低语着:“恩,千年了,果然它越发恐怖了,到现在还没有使出蛇蜕这一招,看来目前还没危及到它,不行,我得帮雪鹰一把。”说完他左手食指与中指一并,然后从眉间虚空划动着,一声龙吟突然传出,随后一道黑芒快速缠绕上青色的身影。

“卑鄙!”两道身影快速分开,青竹居士浑身的青衣竟变成了黑色,他怒目注视着莫道,身体一阵轻微的颤抖,而在他对面一身白衣的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目光犀利的注视着他。就在两人之间,一副巨大的蛇壳正在缓慢燃烧着。

“终于是逼你用来蛇蜕,也不枉毁掉黑墨地炎这一秘宝了。”莫道轻舒了一口气,随后他突然看向了天空,原本晴朗的夜空莫名浑浊起来,风声也急促的响起,一股迫人的沉重感压在了我心头,我有些踉跄的晃了两下,随后突然一股暖流从脊椎骨蔓延开来,随后我挺直了身板,继续观察着眼前的一切变化。

“哈哈哈,你们难道以为就你们准备了后手,我可是在人世间走过千年的人了,又怎么会如此幼稚?你们以为蛇蜕是我的极限,其实,我早已挣脱出去了。”青竹居士说完扬起脖颈,长长的呼吸了一口,顿时天地间空气更加浑浊起来,一股血腥味浓烈的直冲我的鼻孔,仿佛身处血湖之中,周围虚影不断浮现,鬼哭狼嚎的各种凄惨之声环绕天地间,随后一股实质化的血水涟漪慢慢波动起来,推开了一切,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在血水汇聚的汪洋大海中,连每一口呼吸都如血沿着鼻腔气管流入肺里。

“这么浓厚的杀戮气,他难道是?”莫道的眉头拧在了一起,随后他快速出手,在回归的白衣中年男子手中牵扯出一道淡蓝色薄膜状物体成球状包裹住我们三人。

“不得不说,你的确是个潜力非凡的后辈,相信即使没有雪鹰的帮忙,你也能逼我使出这招,只可惜这是禁忌招式,不能仔细推演,这次我就借你之手,腾蛇化蛟龙,实现终极一跃。”说完他的身体从中间裂了开来,一道蜿蜒盘旋的巨蛇从里面奋力挣脱着,看上去恐怖至极又痛苦万分。

猛然间一道血红色桶状闪电直贯天地,周围的景色都似乎暗淡了起来,随后那条巨大的蛇影再度从头部裂开,一股如洪荒野兽的危险气息翻滚着扑来,我不由得快速喘了几口大气,旁边的莫道也呼吸急促,低声和雪鹰交流着:“还真是难办了,原本以为千年过后,这条老蛇没有精进过,谁想到,它竟隐忍到今天,看来是想借着生死危局引动求生本能,真实对自己够狠,可惜,它似乎有办法隔绝天劫,不然我们可以看一出烤蛇肉的好戏。”雪鹰点了点头:“恩,真的是够狠够坚决的,有这样心Xing的人都是妖孽般存在,可是它这样的人还会愿意追随于他人之后,看来你要面对的困局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啊,可惜我只有这一次出手机会,唉,我现在自己的困局也是大患啊。”

莫道突然快速的扫了我一眼,也就在这时,我下意识的往自己右后方快速扫了一眼,那里树影摩挲,空无一人,但是似乎在回头一瞥中我看见了个有些眼熟的身影,一个名字下意识的在我脑海闪现:欧阳晴雯?

就在我回头愣神的时候,青竹居士那传来一阵敲击在我心头的嘶吼,很怪异,像虎啸又像狮吼,尖锐的尤同在我心口快速划了一刀,我皱着眉回头看去,前面一个奇怪的巨蛇浮现在半空,它浑身的蛇纹泛着耀眼的青色,将周围渲染成一片青色的世界,在它的头部一个肉包快速蠕动着,它不时扑腾着,看上去痛苦异常,嘴角也溢出妖艳的血液,银白色闪闪发光,滴落在地快速升腾起道道白雾,猛然间它蛇瞳怒睁,随后张开斗大的巨嘴,喷吐出海量的鲜血,宛如一道银色天河直冲云霄,而那个蠕动的肉包也快速角质化,随后爆裂开来慢慢凝聚成一个银白色尖角,虽然只是拇指般大小却涌动着一股划破天际的凶气,一时间附近快速飞腾起上万只鸟雀,随后纷纷爆裂开来。

莫道犹豫着正准备往前迈步,突然我一把拉住了他,一股直钻心头的危险瞬间袭来,莫道也同时发现了什么,随后快速滑动着双手,旁边的雪鹰也急促的舞动着双手,身影渐渐幻化成一道白光没入画中,随后那张纸快速燃烧,闪耀起不可思议的纯白色光芒照亮了漆黑的月色。

“腾蛇化龙,可惜你不是真的腾蛇,所以也别再想逃脱天地意志了。”一个极为沧桑的声音仿佛跨越千年历史般由远至近的传来,天地间猛地出现一只晶莹剔透的手臂,闪动着绚烂无比的各种光芒,随后一把抓住了还在慢慢伸长的巨蛇额头间的那只尖角,而此时的青竹居士,或者说是那条巨蛇突然愤怒的张开巨嘴,一道银色光芒直冲那只手臂而去,一个声音回响在天地间:“老贼,当初骗我说送我造化,给我无上妖族仙法,谁知道竟是鬼族的血魂咒,要不是我早早的将元神丹分裂出去,早就被你夺了造化,没想到你竟然费尽心思,不惜设计陷害我误杀了雪鹰一族,由此引动血魂咒的魂引,让我不得不隔一阵就得夺他人寿元已压制血魂,而今天我极力挣脱,没想到因遮掩天劫让你再度感应到我,虽然我终究要称为你的一部分元神之力,不过你得不到最想要的了。”

说完,那斩向手臂的银光忽然崩裂,从里面向四处泼洒处十余道青色光芒,其中一道光芒瞬息间莫入我的眉宇间,随后我只觉得一阵撕心的痛楚在太阳Xue冲起,随后我的眼前一片漆黑,七窍处同时涌动出液体,伴随着一阵浑浊的热气,只是意识逐渐模糊,身体也不由自主的疲软下去,依稀只听见雪鹰的怒吼:“走,我这具身体已是半废,他既然得到老蛇的馈赠必有大用,你无须如此耗费寿元,我来替你们撑开通道,记住,老蛇最后说的那人绝对有大恐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