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极限谋杀

更新时间:2020-05-21 11:28:33

极限谋杀 连载中

极限谋杀

来源:落初 作者:延北老九 分类:灵异 主角:青青柳 人气:

《极限谋杀》为延北老九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地下人口黑市,武装匪帮,偷渡集团……在丛林主义乐园中,你有多恶,就能活的有多潇洒!我是一名常年跟凶犯打交道的心理师,也是罪恶源头的窥视者。曾经的我,懦弱过、迷茫过,也善良过、冲动过。但在他们眼里,曾经的我如此可笑,甚至是……可悲!钉在墙上的一整张人皮,为何如此血腥?孤岛囚笼中一个个被晒干的孕妇,私人跑车内藏着的一罐罐人血,他们究竟要做什么?为此,我不得不成为他们。他恶一尺,我“恶”一丈。这是我跟三名各怀绝技的警察一起破案的经历。在极度凶残的黑暗世界中,我们斗智斗勇、险死求生,我们为亡魂讨公道,为真相揭开一层层染血的面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多久,徐征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黑砂锅,把它放在桌上。

柳青青仨人,都盯着砂锅里面。乌冬面是白色的,但其中的汤是黑色的。

不会是这锅掉色吧?柳青青这么想着。

徐征看他们仨都没下一步的动作,不满的强调,“都吃嘛!”

雷队很含蓄的笑了笑。至于大彪,他也笑着,但呵呵呵的,很憨。

徐征拿起一个小碗,先给雷队盛了满满一下子汤。

雷队犹豫的把它接过来。徐征一脸期待的等着,雷队最后放话,“先干为敬。”

他也不管这汤烫不烫,反正一大口,把它喝精光。这汉子真是把它当酒对待了,而且很明显,给足了徐征面子。

另外他都做好胃里翻江倒海的准备了,但喝完那一刻,他一诧异,念叨说,“还不错!味道怎么这么鲜!”

徐征又给大彪盛一碗,是连汤带面那种。大彪大吃大喝一番,秃噜秃噜着。

他赞道,“果然是特一级厨师,煮的面就是不一样。”

徐征随意摆摆手,谦虚的回答,“过奖了,大彪,你想当特一级厨师不?我给你个电话,三天内准下证!”

“假证啊?”大彪一愣,反问。

这期间柳青青一直观察着,她发现徐征一直替别人忙活着,尤其又给雷队和大彪各盛一碗,但他自己并不吃。

柳青青指了指徐征旁边的空碗,插话,“探长……”

徐征摸了摸领带,回答,“我不怎么饿了!来来,你们多吃!”

雷队和大彪倒是真挺有食欲,柳青青打心里有个不好的直觉,所以她跟徐征一样,默默看着。

这一次,大彪又去黑砂锅里盛面,但捞到了一个调料球。

原本他想把调料球丢回去,但柳青青心思一动。她把调料球要过来。

她猜,这一锅乌冬面之所以被雷队和大彪如此称赞,味道这么鲜,肯定跟调料有关。

她把调料球放在桌上,等散了散热,她把调料球拧开。

这里面没有花椒大料等调味品,反倒只有五根长条白肉。

徐征笑意更浓。雷队和大彪看到这一幕后,都一脸好奇。

大彪:“这什么?小鱼么?”

雷队没急着接话。柳青青观察一番,尤其这一条条白肉上明显的分节,柳青青捏断一块白肉,能看到里面还有各种迷你的组织器官,不像鱼的……

柳青青猜测的问,“去头去尾,被扒了皮的蜈蚣?”

徐征没否定。

雷队和大彪全脸色一变。大彪念叨,“卧槽啊。”随后他一扭头,哇哇吐上了。

雷队靠着椅子,紧闭双唇。他倒是没吐,毕竟侦察兵出身的他,曾经也都“吃”过“见”过。

柳青青打心里觉得,徐征就是个坑货!但她又撇下这些杂念,琢磨着。她想知道,徐征为何在乌冬面里放蜈蚣肉。

大彪最后吐得脸都绿了。徐征安慰说,“蜈蚣的第一对脚是星钩状,锐利,钩端有毒囊,所以把它剪掉,再洗净和微火焙一焙,之后煮起来就没事了。而且蜈蚣和虾一样,都是节肢动物,怎么样,味道上是不是很像?”

大彪想说什么,徐征又补充,“在越南和柬埔寨,吃蜈蚣的摊子遍地都是。”

大彪脸色好过一些,反问,“真的能吃?”

徐征一耸肩。

柳青青有个疑问,“你是想告诉我们,这次投毒案,跟蜈蚣有关?”

雷队很敏感的捕捉到字眼了,“投毒?”

徐征对柳青青做个了请的姿势,示意她先跟大家解释解释。

柳青青把她刚刚做的老鼠试验说了说,也提到了琥珀酰胆碱,最后把那个困扰她的疑问提出来。

雷队几乎把眉头拧到一块,其实这一刻,他心跳都咚咚的加快了。

想想也是,这如果是一次投毒案,警方一旦不能及时抓凶归案,后果不堪设想,谁知道这兔崽子什么时候又会去哪个饭店投毒?

雷队说:“先别管琥珀酰胆碱口服时易不易吸收了,彪子,赶紧带人去王福麻辣烫,看有没有监控,另外封锁现场,看能不能再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大彪应着,这就起身想往食堂大门冲去。

但徐征喂一声,把大彪叫住。

雷队和大彪都不解的看着徐征。徐征示意大彪先坐下。大彪着急之下,有些不情不愿。

徐征先赞柳青青,“你的外科和解剖学很棒,能在如此短时间内,就知道琥珀酰胆碱了,我看市医院消化科的医生,可以组团下岗了。但……”他话题一转,“高材生,你同样被你的知识误导了。”

柳青青听不明白。

徐征从调味球里拿出一条蜈蚣肉,他一边摆弄一边说,“蜈蚣是五毒之首,不同种属的蜈蚣毒素成分有所不同,就说一般蜈蚣,它螫人后,会让人出现烧灼感、充血、头痛、恶心、呕吐、发热、组织坏死、痉挛等,甚至导致死亡……所以,有人专门研究蜈蚣,这也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徐征又若有所思起来。

雷队很心急,他打断说,“我的徐大长官,咱们就别在这时候讨论蜈蚣了吧,等这案子破了,你想跟我们秉烛夜谈都没问题。”

徐征回过神。他强调,“雷子,目前只做两件事就行。至于去不去王福麻辣烫,意义不大了!”

雷队拿出细听的架势。

徐征:“一、派人在医院蹲守,每半个钟头上报一次。刚刚咱们去一病区时,我发现还有食物中毒的病人,陆陆续续来挂号,所以什么时候,不再有新增的病人了,务必通知我;二、我不喜欢住宾馆。找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最好离警局近一些,方便我和柳青青落脚休息!”

柳青青突然有点怪怪的,心说,让我跟徐征住在一个屋檐下?

雷队没想这方面。他连连应着,但最后也反问,“这样就能抓到投毒案的凶手?”

徐征突然苦笑,甚至一瞬间,露出无奈的表情说,“试试吧。”

他还提到了一个刑案号——河西省东阳市2014年第087号案。他让雷队把档案调出来,好好看看。

说实话,柳青青、雷队和大彪,他们全听的稀里糊涂。

徐征抻了个懒腰,又打量着食堂外,念叨说,“吃也吃饱了,我和高材生先去休息啦。”

雷队办事很有效率,不到半个钟头,徐征和柳青青就一起走进一个二室一厅的公寓。

这公寓的风格很简约,各种家私家电也一应俱全。单从入住的角度看,柳青青觉得还行,挺干净的。但徐征拿出挑剔的架势,说这里真是一团糟。

柳青青偷偷看了徐征一眼,心说这小子是不是有洁癖?

徐征拿出要大清扫的架势,这就忙活起来。

柳青青更在乎她的小屋,直接走进去,而且她特意把卧室门关上了,不然抬头就能看到客厅的徐征,她不习惯。

没多久,她打开微信,还看到王璐的留言了。

王璐想约柳青青,而且留言最后,还有个一个坏笑的表情。

柳青青怀疑,王璐是不是挂着羊肉卖狗肉?里面又有啥猫腻?

她索性回复,说她出差呢,一时半会回不去。

没想到王璐立刻发来视频。柳青青接了。

王璐打量着柳青青这边的背景,她啧啧几声说,“你在出差?这分明是私人家嘛!”

柳青青想解释,但突然间,门外传来徐征的声音,“小红帽,我是外婆,快把门打开!”

柳青青一愣。这分明是徐征的一句调侃,而且分明是找她有事。

但王璐听到后,哇塞了一句,拿出好像明白什么的架势。她还迅速把视频关了。

柳青青心说坏了,这丫头误会了。

她正要再次跟王璐视频,徐征急促的敲了敲门。

柳青青没办法,只好先把门打开。

柳青青沉着脸问,“什么事?”

徐征看了看柳青青手中握着的手机,尤其还是微信界面。

他把两份资料递过来,强调说,“第一份是之前我提到的那个刑案,你也看一看。至于另一份,用你的超级大脑,务必尽快把它记熟。”顿了顿,他又说,“现在是上班时间,不要随随便便聊天或视频,这是重案九组的规矩!”

柳青青心里一阵郁闷,心说你这家伙,明明是你让我误会,到头来竟还这么振振有词?

徐征没再多说,只是笑了笑,就又主动把门关上。

柳青青没时间顾得上微信,她一屁股坐到床上,先看起第一份资料。

这是东阳市2014年第087号案的复印件,上面说,有一个富家女突然失踪,三天后警方发现她被丢弃在郊区,整个人昏迷不醒,奄奄一息,而且经检查发现,她不仅有食物中毒的征兆,还双眼发红,眼压增高,体内软组织大面积糜烂,肝脏严重衰竭。

河西省法医中心一度认为,这富家女被人注射了琥珀酰胆碱,但又解释不通,为何有组织糜烂和肝脏衰竭的征象?

最后上报给华夏共和国法医学会,等进一步研究测定发现,富家女其实是中了一种怪毒,体内有异喹啉类的某种生物碱的存在。警方怀疑这是某种变异毒虫分泌的,而且这怪毒跟琥珀酰胆碱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警方一度想找到下毒的凶手,但富家女被救醒后,整个人呆傻异常,外加收集不到其他重要线索,这案子最后不了了之。

柳青青看完后,思考了好一番。她心说,难道徐征的意思,这凶手又出来作案了?而且这一次他下手目标是王福麻辣烫那些无辜顾客?他还手下留情,减少了投毒剂量?

但为什么会这样,而且中宁市跟河西省东阳市离得那么远,是什么原因让他上千里迢迢的赶过来?

柳青青很迷糊,满脑子的问号。她又翻开了第二份资料,也就是徐征让她尽快熟记的档案。

她本以为这资料会跟投毒案有关呢,但看着它,柳青青愣了,念叨说,“中、中宁市的地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