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镇国上将军

更新时间:2020-09-15 10:46:37

镇国上将军 连载中

镇国上将军

来源:落初 作者:黑风土匪 分类:历史 主角:汪斌张雄 人气:

主角叫汪斌张雄的小说是《镇国上将军》,它的作者是黑风土匪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军士:“头儿,军中赏赐,为何只要金银财帛?”汪斌:“只要有钱,要什么没有?”军士:“那咱们缴获的军械怎么处理?”汪斌:“让管后勤的拿钱来换。”——整个青山帝国的人都知道,东部边军中有一个大财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师兄,没想到你躲在这儿”主帐中,忽地出现一道曼妙身影,眼眸里满是惊喜。

“嫣儿,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汪斌从床上坐起。

“见到我,师兄是不是很惊讶呀?”韩嫣径直走到床边,坐在汪斌边上,很自然地拉起一条手臂抱在怀里。

“额……师父他老人家还好吧?”几次尝试抽回手臂都徒劳后,汪斌摸了摸鼻头道。

“师父也在找你呢,他老人家可是说了,找到就打断你的狗腿哦!”韩嫣学者师父的样子,故作凶恶的比划着。

“……师父还没消气儿呢?”汪斌无奈。

……

……

正在带队巡逻的东方强听到主帐那边有响动,立即带队包围了主帐。

“头儿,刚才这边传出响动,可能有人混进大营。”东方强急匆匆冲进主帐,入鼻就是一阵浓郁的酒香,一抬头,他看到了不可描述的画面。

自家校尉的主帐内居然有女人!

“头儿~”自认撞破了汪斌的好事,东方强脑门上顿时冷汗直流,暗恨自己时运不济,背时。

“出去!”汪斌也没想到东方强会不提前通报直接就冲进来,韩嫣都没来得及躲避,不过看韩嫣那得意的样子,压根就没想过要躲。

“是!”东方强头都不敢回,也不敢问帐中女子是何人,灰溜溜地就跑了。

“队长,什么情况?”巡逻队见东方强逃也似的跑出来,上前询问道。

“别问,继续巡逻。”东方强心有余悸地下令,他刚才已经做好卧床一个月的准备了。

营中有女人,还是头儿的女人,今晚的见闻,东方强准备让它烂在肚子里,打死不会往外说出去。

“师兄,营中私藏女人,可是犯了军法哦,刚才那个巡逻队长不会说出去吧?”韩嫣看到东方强落荒而逃,揶揄道。

“说就说呗,反正我的斥候营里又没有女人。”汪斌笑道,这小妮子脑袋里不知道整天想些什么。

“谁说没有,我就是!”韩嫣纠正道。

“你?小女孩而已……”汪斌瞥了一眼,自顾说道。

“我哪里小了?”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小女孩,韩嫣站起来,展示了自己初具规模的身体,不过随即感觉到这样不太好,就嘟着小嘴坐下了。

“嫣儿,军营里都是男人,你一个小女孩在这里不方便的,趁着天没亮快回去吧。”汪斌说道。

“师兄,你要赶我走吗?”听到汪斌让自己离开,韩嫣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眸子看着他。

想到自己为了找汪斌,东奔西走,风餐路宿,心中的委屈再也藏不住,低声抽泣起来。

“嫣儿乖,快别哭了,被别人听到的话,将军会砍了你师兄我的脑袋的。”韩嫣一哭,汪斌根本招架不住,只得细声略带胁迫的安慰着。

“为了找师兄,我离开师父独自跑出来,跑去云岭,打听了一个多月才知道师兄去边境参军,我先去了西部边境找,又在南部边境待了好久,如果东部边境没找到你,我还会去北部边境,还好前段时间听到一个军士说斥候营校尉特别贪财,我才留下来,现在找到师兄了,师兄却要赶我走,呜呜呜……”

韩嫣哭得梨花带雨,汪斌听得也是心疼,小姑娘跑了大半个青山帝国,就是为了找自己,找一个被刀宗丢掉的弃徒。

“你怎么这么傻呢?不是让你好好照顾师傅,等我回去的吗?”

汪斌心疼道。

见汪斌语气变软,韩嫣一下扑进汪斌怀里,几下就找到那个熟悉的位置,眼中狡黠之色一闪而过,哪里还有刚才梨花带雨可怜兮兮的模样:

“知道你被逐出宗门,师父回去跟七长老大战一场,七长老重伤被宗主救下,师傅也受了点伤,那时候师父就带我出来了。”

“师父伤势如何?”汪斌急道。他十岁就拜入刀宗,深得师父宠爱,如今师父为自己的事情而受伤,汪斌非常自责,也恨自己太弱小,有些事情无能为力。

“师兄你也不用担心,师父的伤不重,在宗门里,除了宗主之外,咱们的师父是最强。”说起师父,韩嫣就非常骄傲。他们的师父的确是刀宗的顶尖战力之一,徒弟也只收了他们两个。

“那如今师父在何处?”汪斌又问。

“在云岭,师父担心七长老会报复你的家族,所以暗中保护。”韩嫣道。

“师父……”汪斌心里很堵,也很感动,他没想到逃走之后为他的师父为他做到这种程度,不仅替他报了仇还护持了他的家族。

“嫣儿,天亮之后,你先回云岭,我去跟将军告假,马上回家一趟。”汪斌道。

“我想和师兄一起回去,不可以吗?”韩嫣又是你那种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的表情,汪斌没办法,只好答应。

不过毕竟是在军营里,为了少些麻烦,汪斌让东方强给韩嫣找来一身军士常服,省得被其他大营的人发现,自己又懒得去解释。

……

……

“你要回家一趟?”东部边军大营,帅帐中,南宫烈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汪斌。

三年了,原来汪斌也知道要回家。

“回就回吧,现在东夷不敢犯境,边境暂时太平。不过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东部边军的斥候校尉可不能一去不回。”南宫烈开玩笑道。

“末将早则一个月,迟则三个月必定归来。将军,末将还有一个请求。”汪斌道。

“说!”南宫烈对汪斌挺纵容的。

“末将这些年在军中小有些积蓄,需要一些将士帮忙运送,不知将军能否借几百上千个军士?”汪斌装作不好意思的说道。

“什么?几百上千个?你怎么不说把整个东部边军十万人都带回去呢?”南宫烈大喝,要回家就回家,带几百上千个军士回去干嘛?别人不知道还以为哪里造反了呢,引起恐慌可不好。

“那末将的积蓄怎么办?边境可不太平。”汪斌撇嘴道。

“从你那斥候营里面挑选,看谁愿意跟你回去,最多两百人,多一个你都别想回去!”南宫烈最后拍板,给汪斌两百军士带回去。怎么说汪斌也是他东部边军的人,独自一人回乡也太没牌面了。

“多谢将军,末将这就去安排!”汪斌高高兴兴的走了,南宫云从帷帐后面走出来,将一份密信放在南宫烈面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