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更新时间:2020-09-16 10:00:33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连载中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来源:落初 作者:狂人阿Q 分类:历史 主角:谢谢老僧 人气:

完结小说《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是狂人阿Q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谢谢老僧,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从18世纪末的印度出发,以组建东印度公司的商业模式起家。追着大航海时代的尾声,迎着工业革命的先声,依托大中国的力量,小小努力一把,完成一个小目标:让东方帝国加冠日不落!本书不是黑科技碾压流,合理历史推演。不喜者请饶路,勿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之所以做这个决定,是因为无论哈拉尔还是谢清高都表示,这种情况其实很常见,在大海上出现风浪然后船队被打散的情况很普遍,上次遇到的风浪还算小的。

鉴于这种情况,让周琅感到时间紧迫,难怪马嘎尔尼船队迫不及待的赶往马六甲,恐怕是出于同样的考虑。宁可在马六甲等候,也不敢拖延以免耽误风期。如果真的耽误了,可就不是一两个月,有可能会将行程拖延到明年。当年瑞典东印度公司的哥德堡号就因为延误风期的原因,不得不在巴达维亚等了一年多。

事实证明周琅的决定是正确的,当周琅进入马六甲停泊的时候,马嘎尔尼一行已经离开了,尽管才刚刚到三月,可是风向十分理想,马嘎尔尼船队提前出发了,而周琅又在路上拖延了几天,导致双方错过了。

此时已经不用多考虑,就算之前没有计划过分开行动,此时也必须做这个决定。因为对周琅来说,跟随马嘎尔尼船队能得到的好处是巨大的。

这样就只能让谢清高带人前往婆罗洲贸易,交换哪里的黄金,周琅只能继续追赶马嘎尔尼的行程,俩人在马六甲碰了次头,周琅计划是这样的,他追赶上马嘎尔尼,然后顺利打着英国使团的旗号进入广州,先缴纳一部分定金采购货物,等谢清高带船到来后在支付其余的货款,这样不影响采购,又不耽误借助英国使团的方便。

只休息了三天,让水手们适应一下旅途的劳顿,同时采购一些新鲜蔬菜,船上不少人,尤其是一些新水手,已经出现了营养不良的情况,周琅很清楚这是因为缺乏维生素,解决的办法是采购了大量的橘子,同时几乎扫干净了马六甲当地华人制作的泡菜,周琅知道泡菜中是含有一定的维生素的,另外豆子是一个神器,可以方便的炮豆芽,干豆子中没有维生素,可是发芽后就跟新鲜蔬菜一样,富含维生素,这个知识西方人直到一百年后都没发现,日俄战争的时候,俄国人空有大量喂马的黑豆,却被日本人封在旅顺港口中大量得了败血症。

由于周琅是一艘船,而马嘎尔尼是一整只船队,所以周琅的速度更快一些。

哈拉尔的驾船技术毋庸置疑,作为一个从十四岁就开始从学徒成长为船长的老水水,他精通船上任何职位的工作,而且他在东印度公司的船队中,多次航行中国,对这条航线十分熟悉。

一切都很顺利,他们在海上航行了一个月左右,就在南沙海域看见了马嘎尔尼船队的旗帜,双方没有接触,按照周琅的指示,在超越马嘎尔尼船队的时候,释放了礼炮表示友善,这一点是被哈拉尔反对的,他担心会引起对方的误会。

超越马嘎尔尼船队之后,周琅就踏实了。因为他知道这意味着他将赶在马嘎尔尼船队之前到达广州,哈拉尔告诉周琅,根据东印度公司的做法,马嘎尔尼船队是不会直航中国的,应该会在马尼拉进行补充,然后直航澳门。

周琅船上因为储备大量的橘子和泡菜,以及用雨天收集的雨水泡的豆芽菜,船员的身体状况目前很好,并没有出现败血症等疾病,马嘎尔尼船队甚至连柑橘都不准备,尽管这种方法英国医学家林德已经发现,可他的学说没有得到重视,只有库克船长等少数航海家进行过实践,英国海军都还没有采纳。据周琅所知,马嘎尔尼船队并没有采取过实际行动。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英国正规舰队中,船长等管理层的伙食跟普通水手不同,船长都是独自用餐,而且都喜欢使用新鲜的食物,这让败血症打击不到船队中的高层,他们并没有迫切解决问题的动机。

周琅现在可以提前抵达中国海域,他的计划是在葡萄牙人控制的澳门停靠,等待马嘎尔尼船队,倒时候一起抵达广州,在澳门期间也可以提前进行备货,总之无论他买来多少茶叶等特产,回到印度都能够卖掉,而且能保证相当大的利润。要知道几十年前,哥德堡号返航的时候,是直接被荷兰人拦截到巴达维亚的,倒不是要抢劫他们,而是希望他们将货物在巴达维亚变卖,中国货的普遍缺乏才是大问题。

周琅只需要一次成功的贸易,能带给股东丰厚的回报,第一步就走成功了,接着他就可以借势发行更多的股本,打造更庞大的舰队,招募更多的武装人员。至于那种依靠利润慢慢积累的方式,见识过资本运作优势的周琅是绝对不会去考虑的。

在他自己的计划中,他是打算用三年时间,就建立起一只能够纵横中国海域的舰队的,这种速度的扩张也只能靠资本,而不能依靠积累,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好好做生意。

海上不辨日月,根据哈拉尔的航海日志,此时已经到了六月,他们快要进入澳门海域,大家的心也都放松下来。

现在他这艘船的情况还算良好,因为是曾经俘虏的法国船,老船名叫什么没人提及,按照管理公司给这艘船起了一个新的名字东方曙光号,并编入档案。这艘船有三层甲板,底层甲板是货舱,中间的甲板则安置着二十五门火炮,是一艘火力相当的武装商船。

东方曙光号一路上也遇到过多次疑似海盗船,但对方看到东方曙光号的模样,都悄悄远离了。倒是周琅很有兴趣跟那些“西山海盗”们交流交流,但目前船上缺乏懂中国话的水手,他不可能自己冒险做小船过去,因此跟海盗集团建立联系的计划只得作罢。

等到有机会的话,他一定会跟这些人联系起来,对他来说,纵横中国海域的这些海盗,是一支值得拉拢的力量。

船上物资依然充足,毕竟这几乎是一艘空船,有太多空间储备物资了。船员们对发酸,发臭的橘子已经很恶心了,但是他们却渐渐的爱上了豆芽菜,奈何受限于淡水的短缺,不敢放开手脚来泡制豆芽,现在即将到澳门海域了,在哈拉尔的建议下,周琅也同意让在马六甲雇佣的中国厨师泡制尽可能多的豆芽菜,让所有人都能美餐一顿,说是美餐也不过是清水煮豆芽,放上一些盐巴和香油罢了,但这对海上的水手来说,已经是难得的美味了。

乐极生悲,大家大餐一顿,晚上却预见了风暴。

海上风暴,过惯了陆地上平稳生活的人是无法想像的,周琅发现天空几乎都压了下来,风中有各种声音,让人能联想到魔鬼的嘶吼。大海则好像翻了过来,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海水,好像船只已经沉没,对于他这个海上新手来说,他甚至无法辨别上下左右,有好几次他都以为船正在下沉,可突然天就亮了起来,才发现他们被抛到了海浪上面。

说不害怕是骗人的,周琅只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其实什么也干不了,脑子一片空白。最冷静的哈拉尔,这个老船长此时抓着一根缠在桅杆上的绳索,一头绑在自己的腰上,在船上大吼大叫,竟然能够遮盖风声,骂人,打人,他用一切办法让船员动起来。老水手们也还算冷静,新手们则一个个瑟瑟发抖,跪在地上的有之,抱着桅杆或者任何他们能抱住的东西的有之,痛哭流涕的有之,虔诚的向他们信仰的神灵祈祷的有之,总之船上的情景十分混乱。

周琅只看到在哈拉尔指挥下老水手们将风帆都收了起来,然后他就不知道甲板上的情景了,因为哈拉尔让人将周琅绑了起来,绑在船长室的椅子上,椅子则是用铆钉固定在甲板上的。

颠簸了一夜,直到第二天大海的怒气才平息下来,周琅才被放出了船长室,此时他分不清时辰,天色还是很暗,他不知道是早晨还是晚上,或者就是中午。

哈拉尔说他不知道现在船在哪里,分不清方向,但是他却很肯定此时是大中午,他告诉周琅他们还没有走出风暴区,随时还会遇到剧烈的风暴。讲解了这些基本常识之后,他就扔下了周琅,去训诫那些新水手去了。

这些新水手,大多数都是印度人,各个阶层的都有,甚至大多数都是贱民,贱民才会从事这种冒险的行业。船上自然有翻译,不用专门聘请,好几个印度老水手就能做这份工作。

在哈拉尔愤怒的咆哮面前,一个个新手瑟瑟发抖,他们此时真的认为这就是个恶魔,因为就在不久前,当着所有人的面,哈拉尔将三个昨天表现极为糟糕的印度水手扔下了大海。

理由是那三个人昨天竟然不肯服从他的命令,并在他试图强行让他们干活的时候,动手反抗了船长。

周琅没有来得及阻止哈拉尔,扔人的时候,周琅还被绑在船长室呢,惩罚了不听话的水手之后,哈拉尔才想起了船上还有一个公司的高官。其实就是周琅早点出来,他也未必能阻止的了哈拉尔,在船上船长具有绝对的权威。

难得的平静下,大家的心却不平静,都有些忐忑的等待着可能再次袭来的风暴。平静的午餐吃的人心惶惶,船长室的餐桌上十分压抑。

一共三个人吃饭,船长哈拉尔、周琅还有东印度公司派来的监督。

三人脸色都很平静,但周琅确信,恐怕只有哈拉尔是真平静,那个监督跟他估计一样,心情绝对没有表现出那么平静,周琅认为没有人在刚刚经历海上风暴之后,还能这么平静,这不是心理素质的问题,纯粹是一种本能。

周琅并不喜欢这个监督,因为他怀疑此人是东印度公司特别派来的间谍,这也是做贼心虚,如果他是一个正正经经打算好好做生意的人,就不会有这种怀疑,可他偏偏抱有异心,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跟东印度公司好好合作,那么怀疑这个人的身份就很正常了。

因为这个人不是一个普通人,东印度公司派到周琅船队的监督,既不是一个财务人员,也不是一个商务人员,更不是精通法律或者懂得中文的翻译人员,而是一个军事人员,这怎能不让人怀疑。

“科林勋爵,不知道您手下的士兵情况如何?”

餐桌上的气氛着实压抑,心态最好的哈拉尔有意缓解气氛,跟前两位都不是他能得罪的,一个是他的雇主,一个是东印度公司的上尉军官,还是一个贵族,虽然并没有继承家族爵位,也没有继承的资格,但他依然是一个贵族,用勋爵来敬称是这些没有爵位的贵族都喜欢的。

“情况很好,我手下的雇佣兵都是经验丰富的士兵,有一半都参加过在北美的战争,有航海经验。”

对这个科林周琅是即防备,又拉拢,他怀疑对方怀着特殊的任务,因此许多话就不能对他说,可是此人是目前船上最有权力的人,四十名装备精良的黑森雇佣兵让他拥有决定船上众人生死的能力。

之前东印度公司派他来的时候,就表明此人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在迈索尔战争期间,率领300名欧洲人组成的步兵团,击退过两千人的印度軍队。

“那就好。我担心在风暴袭击之后,紧接着遇到海盗。”

“船长请放心,我这四十名士兵都是最优秀的炮手,就算遇到法国海军也不用担心。”

周琅接话道:“勋爵,我听说这四十个士兵可都不是英国人,他们的忠诚有保证吗?”

科林笑道:“这就要看您了?”

“看我?”

科林点头:“他们只在一种情况下会叛变,那就是没人支付他们工资的时候。”

这些人都是雇佣兵,不是著名的瑞士雇佣兵,而是黑森雇佣兵。

这些其实周琅都知道,他可没少跟那几个老雇佣兵聊天,在他看来,跟这些人搞好关系十分重要。因为他的未来计划中,军事力量至关重要,而这几个人如果能拉来几个,是很好的军官种子。

可他还是故作不知问道:“他们是雇佣兵对吧。只认钱吧。我有些担心,如果战场上我们的敌人出的钱更多呢?”

事实上雇佣兵没有普通人想象的那样不靠谱,欧洲打了几百年仗了,大多时候扮演主要角色的就是雇佣兵,如果真的靠不住,那些贵族领主也不会雇佣他们了。拿瑞士人说事,如果瑞士雇佣兵真的那么不靠谱,经常在战场上倒戈的话,谁还敢雇佣他们。在大多数时候,只要雇主及时支付他们薪水,这些雇佣兵相当可靠。甚至战场上大多数时候,对垒的双方都是来自瑞士的雇佣兵,他们却能死战到底。唯一不可靠的是他们的军纪,一群为钱杀戮的士兵,杀人越货的事情不可避免,三十年战争后,德意志地区的人口下降了一半,这种比例的人口减少,已经不可能是纯粹战争的杀伤了,只能是来自劫掠后的屠杀。

历史进入到火器时代后,以长矛方阵文明欧洲的瑞士雇佣兵就没落了,更加军事化的黑森雇佣兵走上了前台,七年战争的时候,英国武装了九万人,其中只有两万是英国人,其他大多数都是雇佣兵,来自黑森地区的雇佣兵就占了一半,比英国籍士兵还要多。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更是大量的黑森佣兵为双方作战,美国著名的无头骑士就是一个黑森雇佣兵。

黑森雇佣兵都是被英国雇佣去北美作战的,甚至一度是北美英军的主力,毕竟只有不到一千万人口的英国,不可能组建太大规模的軍队。可是这些来自德意志黑森地区的士兵,到了美国后,很多被美国政府收买,美国政府许诺他们,只要他们愿意留在美国,以德裔美国人的身份加入美国軍队,那么会给予他们每人五十英亩的土地作为补偿。

有很多雇佣兵竟然成建制的倒戈,甚至有的军官为了能多拿土地,还故意让手下的士兵送死,最后导致这些雇佣兵伤亡了一大半,比美军和英军的伤亡都高。

因此周琅表示担心这些人会被敌人收买,不是没有道理的。

科林说道:“在您及时支付薪水的情况下,他们绝对不会叛变。因为他们不但跟我们有协议,而且他们的国家跟我们的国家还有协议。”

“哦?”

周琅这一点倒是没想到。

接下来科林给他说了一些之前所不知道的情况。

跟瑞士雇佣兵不同的是,黑森雇佣兵并不是被一些雇佣兵头子雇佣,而是黑森公爵亲自送到其他国家中去的,这意味着黑森雇佣兵帮别国打仗,属于一种国家行为。因此这些黑森雇佣兵不单单是为金钱作战,他们还是为他们的公爵作战,为他们的国家而战。而他们的国家跟英国签订有协议,这大大约束了他们个人的选择权力,让他们不敢随意倒戈。

按照科林的说法,黑森公爵跟英国政府签订的协议最为优惠,英国跟别的德意志邦国签订协议中,都包括大量的抚恤金,而在黑森的协议中,不包括抚恤金。这被看作是黑森公爵对英国的善意,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对于黑森这个以出租士兵为生的公爵领地,他们将出租士兵行为看作是带有外交性质的行为。黑森公爵为此换取了英国的保护承诺,英国承诺,在他们租借士兵期间,如果黑森遭遇到其他国家的攻击,英国将会对黑森进行援助。

明白这些情况之后,周琅终于明白,为什么黑森雇佣兵能够取代瑞士雇佣兵了,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更加熟悉火器,更适应火器时代的战争,更是因为黑森雇佣兵是一种国家行为,而瑞士雇佣兵则是大大小小的雇佣兵团体的生意。

但这却让周琅更不放心了,他是很欣赏那些黑森雇佣兵的专业素养的,他发现这些士兵不但能够熟练使用各种步枪,对大炮的操作也是得心应手,最重要的是其中为数不少的还受过教育,简直就是最好的军官。如果自己也能够从黑森雇佣一批这样的士兵的话,能够最快速的形成战斗力。

可没想到他们能为英国作战,是因为他们的政府跟英国政府有协议,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协议,所以黑森雇佣兵帮助英国作战,帮助普鲁士作战,帮助奥地利作战,偏偏就不帮助最强大的法国作战,因为他们公爵坚决不同意为天主教国家作战。

这就堵死了周琅从欧洲雇佣信用可靠的雇佣兵的路子,因为法国人至少还信仰上帝,中国人的信仰就更远了,恐怕更难得到黑森公爵的支持。就算雇佣来了,跟欧洲国家对垒,鬼知道这些士兵会不会直接把周琅绑了。

几人一聊天,紧张的情绪渐渐就消失了,一聊就聊了很久,反正外面的天色很黑,从生物钟中感觉到,此时应该到了深夜。

一觉醒来,天色大亮,一直担心的风暴没有再次到来,倒是到了中午,观察员在桅杆上欢呼看到了陆地。

周琅不久之后也亲眼看见了陆地,至于是什么地方,连哈拉尔也不敢确定,但是根据数学计算的结果,他预计船已经驶过了澳门海域,大概往东北方向偏移了几度。至于眼前看到的陆地是岛屿,还是大陆,暂时还无法确定。

这个分析让周琅放下心来,澳门的东北方只能是广東沿海一带,在中国东北,总不至于跑到日本去吧,只要登陆了中国陆地,那么接下来就好办了。他倒是有些担心跟他兵分两路的谢清高,不知道谢清高是不是也遇到了这场风暴。

如果谢清高在婆罗洲出货顺利,然后一路紧追的话,这种情况很有可能发生,至于马嘎尔尼就不用担心了,既然历史上他们成功来到中国,周琅的出现还无法改变这种历史,因此马嘎尔尼肯定会成功来到中国。

马嘎尔尼的行程周琅都打听到了,这是亨利皮特的功劳,他很清楚的知道,马嘎尔尼会现在澳门停泊,然后进入广州,最后在中国广州官府的安排下一路向北去北京。

现在周琅就是要登陆,找个海湾停靠,补给一下,同时修复一下受损的船只,接着赶紧去澳门等待马嘎尔尼。

船只按照计划终于找到了一个海湾,接着哈拉尔派人称作小船查看附近的地形,继续测量数据,计算他们所处的大概方位,这次计算的结果让人大吃一惊。

哈拉尔告诉周琅,他们偏离的可能有点多,目前极有可能驶过了整个广東,目前他们所在的地方极有可能位于台湾海峡附近,他们所在的陆地有可能是福尔摩沙,也就是台湾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