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宋第一人

更新时间:2020-11-18 04:08:15

大宋第一人 连载中

大宋第一人

来源:落初 作者:墨明金 分类:历史 主角:谢玄李 人气:

经典小说《大宋第一人》由墨明金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谢玄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边境少年突遭惨变,转眼即成礼部侍郎之子。自此,身陷名妓美人之中,朝堂沙场之中,皇权争夺之中。美人恩重,国仇家恨,君臣忠义,理想信念。是自暴自弃还是愤而报仇,是随波逐流还是跟随良心,是低首皇权还是坚守信念。若有来世,可还会如此选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府内宅,李施正坐在书房内,比起别的官员,李施略显瘦削,四十多岁却始终精神奕奕。他坐在太师椅上,嘴角轻抿,手指叩着桌面,面前放着一张铺开的白纸,白纸折痕交错,是被人揉过以后又展开的。

李施很烦恼,谢氏,是个他不愿提起也不愿想起的人。自己年轻的时候,家境贫寒,甚至有一段时间连吃的都没有。年近三十也没能娶妻。逃难到忻州,才有一处安身之地,这个时候有人上门来提亲,是当地忻县谢桉的女儿。谢桉愿意资助他继续苦读,上京赶考。自己当时应该是迫于无奈,向现实低头,和谢氏成了亲。可是谢氏就成了他心头的一根刺,一根时时提醒他家境贫寒的一根刺,何况谢氏只是一个农妇,万万不合他的心意。当自己的儿子李玄一岁多的时候,母亲去世,自己上京赶考,高中榜眼,原先的礼部尚书刘孺,欣赏他的才华,想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自己马上就答应了。一年之后,刘氏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十几年来,自己仕途顺畅,就再没有想到过忻州的妻儿。在他的想法中,或许某一天自己老的时候,会回到忻州看看自己曾经的这个妻子和孩子,他们只要简简单单过他们的农家生活就行了。

李施和刘氏婚后,还算和睦,这些年自己先后娶过三房妻妾,谁知道一直以来只有一个儿子,再无所出,李施曾私下问过太医院中的常太医,得出的结论是他很有可能再也没有子女。痛定思痛之下,他很庆幸自己有的是儿子,所以他对这个儿子视若珍宝,宠爱有加,谁知道一年前,自己和刘氏这唯一的儿子意外身亡,这对他来说恍如晴天霹雳。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眼看李家的香火要在自己手中断送。李施悲痛之余,忽然想到了远在忻州的谢氏和李玄。自己再怎么不喜欢谢氏,可是相对李家的香火,一个谢氏,最多给她一间房子,给个名份,算得了什么事。于是他让王彦之仔细打听了谢氏和自己那个儿子的近况,最后下定决心,把谢氏母子二人接来汴京。

可是事有凑巧,也算是谢氏命薄,还没有来的时候就死于战乱,李施心中倒是有些庆幸,这样省了他不少麻烦。他,也只是需要这个儿子而已。。。

其实谢玄来的第一天晚上他就把王彦之叫过来仔细询问过,王彦之口中的谢玄并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Xing格中比较明显的就是不常说话,听说只是聪明一些,在忻州也没有什么出众的表现,而旅途上对一家难民的可怜也只说明他单纯的很。

自己给他挑的三个丫鬟中阿蛮是格外吩咐过的,这几天每天都会向他汇报一次。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谢玄也似乎并不着急和他见面,每天除了看书就是在院子中走走。李施有些纳闷,这个孩子有些太沉稳。不太像是这个年龄应该有的反应。书桌上是阿蛮拿来的谢玄写的词。李施看过了,应该是写词悼念谢氏。总体来说也算大气,意境高远,是个佳作。这么多特点串起来,他应该是个聪明、单纯的并且有些才气的孩子。这样还好,李施吁了口气。是该见见他了。

这天,谢玄正在书房看着北魏郦道元所写的《水经注》,这本书记载了水道所流经地域的自然地理和经济地理等诸多内容。这时,凝香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行了一礼,对谢玄说:“少爷,老爷回来了,说要见你。马三在外面等着呢”谢玄正在看书,没有听清,反问道:“什么?”凝香说:“老爷说要见您。”

谢玄有些愣神,他终于要见自己了吗?不过还没有多想,马三就来催他,他跟着马三出了院门,却没有去大厅,直接到了内院的书房。马三到了这里就停了下来,伸手示意让谢玄自己进去。

谢玄呼出口气,推开门,门内并不昏暗。一张张崭新的紫檀木书架摆放在眼前,左侧摆放着一张书桌,书桌后坐着一个人正盯着谢玄,谢玄也看着他,两人都没有说话。好像只有一会,又好像过了很久。李施先开口说:“这几天过的怎么样?”“还不错。”谢玄并没有多说什么。李施伸手指向书桌前的椅子:“坐吧。”谢玄一句话不说,坐在椅子上。

“我知道,你或者对我有些误解,我也不想解释些什么。我只想你明白一点,你是我李施的儿子,是我李家的骨肉。这一点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你有什么要说的?”

李施说完,就一直等着谢玄开口。谢玄犹豫着,或者,他想象中的父子见面不是这样的,要不就是大吵一架。或者是相拥而泣。李施给他的感觉并不是很情绪化,有点太过理智。他考虑再三,说道“我想问,你为什么要接我来这里。”“原本就有这样的计划,要接你和你母亲一起来,只不过你母亲命薄,这也不是我能想得到的。”隔了一会儿,李施又问:“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谢玄其实很想大闹一番,至少指责李施一番,但是李施平静的语气,还有这个平静的氛围,使他无法找到宣泄的出口。他一直沉默着,李施也一句话不说,只是看着他。“没有了。”谢玄最后说。李施站起身来,走到谢玄面前,静静的看着他。停了好一会才说:“很好。”转过身来,缓缓向书架走去:“从今天开始,你就回到家了,晚上我们一家人一起吃个饭,顺便带你认识认识你大娘和其他的人。”

李施一步一步向前踱着,又说“对了,还有,你也不能再叫谢玄了,应该叫李玄,你本来就叫李玄,这点你没什么意见吧?”谢玄小声说:“没意见。”李施哈哈的笑了起来:“那就好,你现在住的北院就是你以后的住处了,以后丫鬟小厮你也可以随意支配。每月的月钱从账房领取。”扭过头来:“好了,你先回去吧,晚上我让马三带你来家宴。”谢玄应了一声,站起身来,李施一直看着他,谢玄行了一礼,转身回了。

谢玄,不,现在应该叫李玄。李玄回到北院,先是回到自己书房,呆呆的坐在书桌前半晌,两眼无神只是发愣,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最后他把凝香找来询问月钱的事。凝香本来有些忐忑,见他只是问这些事情,慢慢的心神就宁静下来,仔细解释给他听。

古时官宦人家或者富贵家庭都有丫鬟小厮,给他们每月的零用钱就是月钱,一般来说,漂亮能干、伶俐听话的管事丫头月钱每月二两银子。其他的大丫头们,月钱是一两银子。下面的小丫头们的钱少一些,但最少的也有几吊钱。卖身来的仆人来说,每人每月有七八百文钱的月例,每月由总管评出干活最好的多加五百文,干的最不好的就没有月钱。做满十年的没有犯错的一般会免去贱籍,每人发五十两银子的安家费,还愿意在家里干的就给每年多加些银子,根据银子和铜钱浮动的兑换率,相当于二十到三十贯工钱。

在北院里凝香就是管事丫鬟了,阿蛮婷婷按大丫鬟的月钱给。而李玄,现在的李玄月钱有二十两,李玄听到这里大吃一惊,二十两是个不少的数目了,以前自己和母亲一年也挣不了二十两银子,在这里只是他一月的零用钱,这也有点太不像话了。

傍晚时分,马三过来带李玄去赴家宴,李玄也已经问过凝香,谢家总共有三个管家,马三是三管家。大管家是叫来兴,最近有事外出,还有一个管家就是王彦之。这个来兴是跟着刘氏过来的管家,又是大管家,所以在家里也有着不小的地位,王彦之是李施年轻的时候结识的,本来同是秀才,王彦之几次考举人名落孙山,自认在这方面再没有前程,就投奔李施,李施让他管着自己在外的买卖。而马三,却是李施买来的奴才,后来被李施器重,来兴不在家时,马三就成了家里的管事。

这三人来历都不相同,李玄却知道,这三人都是有本事的人。至少这个马三不简单。一个买来的家奴能坐上礼部侍郎管家的位子,不会是只靠运气。

两人一前一后,顺着回廊走到内院,内院房后有一湖景假山,山前房后置了一桌酒席,四周站了不少伺候的丫鬟小厮,灯火通明。

此时正是纳凉的时候,李玄到的时候已经坐了满满一桌人。李施坐在当中,旁边有一个位置却是空的。看到李玄到来,大家都看着他,李施也看着李玄,李玄对着李施拱手行礼,叫了一声:”父亲。”

李施听到这一声,喜笑颜开。指着一个座位说:“恩。坐吧。”李玄坐下,靠李施一旁坐着一个女子,穿着艳丽,珠光宝气,倒也是顾盼有姿。

艳丽女子的旁边是一个年龄稍大点的女子,看起来倒是端庄秀丽。再旁边就是李施和一张空凳了。坐定以后,李玄看大家并不动筷。也就沉着气,并不多说。过了一会,李施对一个丫鬟说:“珍珠,去看看夫人,这么还没来。”李施身后的丫鬟躬身行礼,快步走了出去。

过了好一会,珍珠回来说道:“夫人说她还有几卷佛经要念,还是不来了。请老爷和诸位夫人用餐。说过几天再召少爷问候。”

李施知道,这刘氏也不是存心给他难堪,刘氏本来就是大家闺秀,相夫教子,足不出户,自从儿子李莒身亡之后,刘氏更是深居简出,每天都只是吃斋念佛,不再理旁的事情。

此时桌上的人都看着李施,李施无奈,只得说:“哪我们先开始吧。”说完望向李玄:“玄儿,我给你介绍一下你两位姨娘。”指向端庄女子,“这是你二姨娘”李玄站起身来叫了声:“二姨娘。”

二姨娘颔首,叫身后的丫鬟递过来一个盒子:“乖,这是给你的见面礼。”李施又指着那位艳丽非常的女子说:“这是你三姨娘。”

李玄低头行礼:“三姨娘。”三姨娘也叫身后丫鬟拿了一个盒子给李玄,李玄忙把盒子给了它旁边的马三。

李施看着李玄嘴乖,心里高兴,“你大娘最近身体总是不好,又喜好诵读佛经,很久不怎么管事了。今天她不来就算了,改日你再问候她。”李玄应了声。李施举杯:“来,为我李施的儿子李玄回家接风干一杯。”众人举杯,娇声娇气中干了这杯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