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1654之火与剑

更新时间:2020-11-19 04:03:31

1654之火与剑 连载中

1654之火与剑

来源:落初 作者:长歌流觞 分类:历史 主角:王吉贞刘进 人气:

《1654之火与剑》为长歌流觞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金戈铁马,用火与剑建立一个不一样的汉家王朝。1654年,玄烨和王吉贞同年诞生。30年后,英国光荣革命。资本主义走上历史的舞台。王吉贞:“爹,我教你造反,首先开银行,然后造火器。最后用火与剑去扩张”吴三桂:“***,王吉贞把我当枪使了!”玄烨:“我不负你,你为何要负我?”王吉贞:“因为要我创李唐盛世,复汉家河山。”波兰约翰三世:“该死的黑皮肤鞑靼人,火器比我们还犀利。”克里木汗:“哥萨克已经把灵魂卖给了东方魔鬼。”俄罗斯彼得一世:“我的偶像就是王吉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辅臣骑马抱着儿子赶回了队伍之中,想不到迎接他的竟然是一个朱袍太监。这个太监面白无须,个子矮小。不过肥头大耳,看上去倒是挺有福气的。他一见王辅臣过来,便是尖着嗓子喊道:“恭喜将军。”

“托太后和公公的福,救回了犬子。还请公公同我回府上,喝一杯淡茶。再回宫复命。”王辅臣态度对这个朱袍公公非常的恭敬,一边说话,一边还在马上作揖行礼。

“那是自然。咱家既然是得了旨意过来住王将军救回儿子,肯定是要将小公子送回了王家府上,才算是完成了太后的差事。”朱袍太监也作揖回礼道。接着他又继续奉承着王辅臣道:

“王大人这次儿子被贼人窃走,却还一心为太后娘娘办事,送三阿哥出宫避痘。可是让太后万岁爷记下了你的好处了。”王辅臣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但是王吉贞心里却是已经把自己老头子骂的狗血淋头。

他刚刚已经在王辅臣和蔡九仪的对话之中听出了一个大概,此刻心中依旧不忿。哪里有着把自己儿子放下,去给宫里当差的道理。不过当他听到了这个公公再说一遍的时候,忽然脑袋之中灵光一闪。

“三阿哥?三阿哥不正是玄烨吗?玄烨在幼年时代出宫避痘,这件事史书之上确有记载。只不过王吉贞万万没有想到,送玄烨出宫避痘的,竟然正是自己老爹。”他心中飞快的开始回忆起了这段历史。

玄烨出宫避痘,大约在其不过一两岁的时候,和自己此时的年纪相仿。算起来还要在宫外待上几年。如今既然是自己老爹安排的玄烨,那么自己岂不是有机会和玄烨建立童年友谊?

想着想着,王吉贞便是觉得刺激。战胜敌人的第一步便是了解敌人,那么自然是没有什么比看着敌人一步步长大更好的方法了。思索之间,整营人马便是开始归城。到了王家府邸之后,众人翻身下马,士兵们留在了外面,而这个被称为姚太监的朱袍太监跟着王辅臣进了府中。

大约刚刚过了二门,便见两个女人带着一众丫鬟仆役迎了上来。为首的那个女人,约莫着快三十岁的年纪,五官谈不上秀美,但是长眉明目,鹅脸高鼻。倒也是有着一股英气之美。踩着一双蓝面花盆鞋,穿着一身红缎金丝纹雀旗袍。

而跟在她身身侧则是一个穿着淡紫色高领襦裙的女子,明清之襦裙已经没有唐时之低领,风格保守了很多。襦裙周身又有彩丝绫罗环绕。白色丝巾兜底,脚下露出了一双小巧可爱的粉面鸳鸯绣花鞋。

那张脸生的风姿绰约,瓜子脸,柳叶眉。琼鼻高而不大,朱唇艳而不薄。秀颈修长如天鹅望天,白皙而下,至颈口处而止。留下了无尽的遐思和想象。这女子微微低首,露出了白洁的额头。

他心想,莫不是这个妖艳贱货就是传说之中的小三嘛?他看得出站在前面的那个旗袍女人便是主妇,下意识便是以为自己是她的儿子。却没有想到王辅臣却将他递到了襦裙女子怀中:“玉蝉,儿子给你找回来了。”

王吉贞顿时心中黑线一过,“自己老娘长得这般好看啊!看来将来自己一定也是玉面风流小白龙。”果然屁股决定了脑袋,王吉贞对于甄玉蝉的判断一下子便是转变了过来。

那个旗袍女子只是淡淡扫视了自己一眼,眼神之中尽是复杂。这复杂的神情让王吉贞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雌雄大盗之中的那个老跛子。看来自己即便是活在这王家府中,怕也是时刻要注意着安全。

甄玉蝉抱过了自己的儿子,又朝着王辅臣微微欠身行礼。便是用吴侬软语的江南官话对王辅臣道:“妾身将驹儿先抱回去了。”王辅臣点了点头,不过走的时候,王吉贞却看到了,有着两个丫鬟端着金丝盖着的托盘走上前去。

用脚拇指也能够猜到得到,这里面一定是金锭,银锭。果不其然,前宅很快就传来了姚太监慌张的声音,只不过听不出这慌张的真假。那太监的尖嗓子道:“王将军,您这不是要害了咱家吗?

咱家带着神机营过来帮着您不假。但是这是得了太后懿旨出宫的。而且咱家根本不懂掌军。太后让咱家出来,那是给您的恩情。咱家拿着令符却不过只是一个监军的责。不不,说咱家是监军都是夸大了。只不过为了规矩罢了。”

王吉贞听完了这段话,才陡然发现甄玉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住了脚步。她也在听着前宅的对话,姚太监说完之后。她笑了笑,叹息着道:

“这姚太监果真是好魄力,阉掉了也是个英雄。三千两黄金,想都不想就拒绝了。还说这般大声,故意说给外面的神机营军官听嘛?倒也是难为他了。”她还没说完,便见更里面传来一阵咳嗽声。

王吉贞看了过去,是一个身材高大,体格丰满的女人。年纪也不是很大,不过对比着甄玉蝉眼神之中的闪烁,这个女子的眼中更多的还是平静。王吉贞认识这个女人,他自穿越之后,第一眼便是看到了这个女人睡在他的身边。

此时他自然知道,这个女人一定是他的奶娘。奶娘上前朝着甄玉蝉,欠身行礼。咧开嘴,开心的笑着道:“可是把哥儿救了回来。早间都是小妇人的过错。没有看好哥儿。不然就是百死莫辞。”

甄玉蝉也带着笑意回着道:“奶娘莫要这般说,哥儿长着这般大还不是靠着您一口奶。而且正如今天老爷所说,早间那两个雌雄大盗用了迷药。奶娘不过也是一介女流,哪里比得了那大盗的奸诈。”

那个女人笑着点点头,不过眼睛之中已经流出了泪水。“我几世修来的福气,竟然是能遇到这样的主家。”甄玉蝉吩咐着身边的大丫鬟,“麝兰,快去给奶娘擦擦泪水。”

接着又道:“快别这样说。你丈夫和我丈夫本就是战场同袍,当初不是他把机会让给了老爷,说不准老爷现在早就已经埋骨西北了。

哪里还有现在,你照顾我儿子,却把自己女儿丢在了城外的庄子上,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们林家怎么对我们王家的。我们王家又如何能够亏待了你们林家。”

似乎是说到了亡夫,奶娘刚刚还是流出了泪水。现在已经是泪如雨下,哭成了一个泪人。甄玉蝉安慰道:“哥儿回来,是件开心的事情。奶娘应该开心,怎么哭成这个样子。”

这个奶娘虽然性子直了一些,但是也是精明的人儿。她回着道:“奴婢是高兴着哭的。看着哥儿好好的,奴婢不知道有多高兴。”甄玉蝉笑了笑,便是让下人将奶娘抚了回去。

送了奶娘下去休息之后,甄玉蝉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侧目看了一眼走在自己身后的大丫鬟麝兰。笑着道:“麝兰,是不是很羡慕王家?竟然能对下人们这般好?”

那个圆脸蛋的大丫鬟听着甄玉蝉这般一问,便是吓着赶紧低下了脑袋,若不是因为抱着王吉贞,他都怀疑麝兰要跪下去。

丫鬟小声道:“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奴婢自幼在甄家长大的,甄家教给奴婢的,奴婢都记在心里,这辈子也忘不掉。”

王吉贞看着一脸惶恐的大丫鬟,心中不由想着,红楼梦里主子和大丫鬟之间的关系都是极好的。怎么这个圆脸可爱的大丫鬟竟然这般的害怕甄玉蝉。

过来一会儿,又见王辅臣从前宅回来。他看了一眼儿子,在甄玉蝉的询问之下,便是将今天的事情说了一个大概。只不过略去了蔡九仪的身份,只说了是一个云游和尚。

甄玉蝉不疑,王辅臣想了想还是说道:“咱儿子好像得了那个云游僧人的点化,现在已经听得懂人话,而且懂些世事了。”甄玉蝉哑然一惊,“这本子里面写出的小说杂谈,怎么可能是真的?”

王辅臣笑了笑,便是拿起了那本拳术,递到了王吉贞面前,问道:“驹儿,你要不要?要就点头,不要就摇头。”王吉贞怎么会上当,点头摇头,他都不会表演给王辅臣看的。

甄玉蝉嗤笑着王辅臣怕是看错了,王辅臣也纳闷了一下。然后甄玉蝉便是问了一下白天里当差的事情。王辅臣只道万岁爷现在宠幸董鄂妃,而且董鄂妃又快要出生了。万岁爷爱屋及乌,一门心思都在董鄂妃身上,对其他子嗣照顾的少。然后便是离开了。

这些王吉贞倒是前世便是已经知道了,这董鄂妃将来是要生出一个四阿哥的。这个四阿哥备受顺治疼爱,想是想立为太子。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四阿哥福薄夭折。董鄂妃因此伤心而去世。而顺治皇帝随后到底也是跟着伤心去世,还是伤心上了五台山当了和尚就无从知晓。

不过无论如何,董鄂妃的去世,都代表着康熙王朝的即将到来。

虽然对于王辅臣的玩笑,王吉贞丝毫不理会,不想表现出自己能够听懂人话的那一面。但是当麝兰准备抱着他去喝奶的时候,王吉贞这个前世的钢铁直男,便是把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儿一样。

这下子还是让甄玉蝉看出了端倪,她一边高兴,一边让麝兰顺着王吉贞的意思。便是不抱着他去喝奶,改用自己的百花马奶调了一些粥喂给了王吉贞吃。等着麝兰喂完了王吉贞之后,甄玉蝉脸色忽然就变了。

她看着麝兰冷冷道:“今日哥儿早智的事情不要说出去,谁都不能说。断奶的理由只说是因为我,说我做娘的不想儿子从小便是在襁褓奶水中长大,老爷早也这般说过。尤其是那些喜欢去东楼碎嘴的仆妇丫鬟们,莫要说哥儿懂事自己不喝奶的。

若是我在闲人口中听到了半句话聊起了哥儿失魂早智的事情,你们全家男丁尽数送到岭南庄园,你家妇人全部卖到窑子里面。卖到金陵城最脏的窑子里面。我手下的大丫鬟,你是最久的,也是到目前活着最好的。其余的我就不多说了。”

王吉贞听着甄玉蝉恶狠狠的说着麝兰,开始有些明白这个大丫鬟刚刚面露惧意的原因。麝兰早就已经跪在了地上,圆润白皙的脸蛋上面尽是红颜,口中声音颤抖着道:“主子,奴婢不敢说一个字出去。今天事儿就烂在了奴婢的肚子里面。”

麝兰害怕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甄玉蝉所言看来是有过先例的,杀鸡儆猴。麝兰不一定是那只猴但是她一定见过那只可怜的鸡。她觉得似乎有些不够,于是又赌咒道:“奴婢若是说出了一个字,就下阿鼻地狱,不得好死。死后不得超生。”

虽然王吉贞年纪小,但是毕竟是后世穿越的灵魂。不能言,却是听的一清二楚。多大的事情,为什么被自己的娘亲弄的这般的严重。小孩子早智,传出去顶多也就是一件稀奇事儿罢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家有了麒麟儿,本来是件喜事。但是京师水深,更何况是公候宅邸之间,说不清的腌渍之事。这王家府邸虽然建府时日不长,但是东院的那位,也不是那般好相与的。若是在杭州,我倒是不怕。

只不过我甄家在这京城,不过三两家店铺,别说衙门里,哪怕是保正都每一个熟悉的。我斗不过东院的小格格,虽然儿子养在我的紫岚阁之中,但是谁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把手伸过来。”甄玉蝉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担忧。

她这也算是给麝兰解释自己刚刚的那一番言语,麝兰心中微动,主子竟然还主动开口解释。无论在江南还是在如今的紫岚阁,下人的命向来都被甄玉蝉瞧不上的。这或许也是念在多年主仆相依的情分之上。她懂事的又在地上磕头,“奴婢晓得,奴婢晓得。定然不会乱嚼舌根。”

想着想着,甄玉蝉又叹了一口气,“起来吧,你好生的把哥儿看好了。等到了哥儿到了蒙学之年,开始读书的时候,我就想着把他送回江南授业读书,那个时候就安心了。

你跟着我后面多年,如今也是有了二八年华。再过着几年,你便随着哥儿一起下江南,我知道在杭州的时候你就属意西府的二爷,照顾好了哥儿,我给你一个恩典,到时候便是送到小二爷那里去当姨娘。”

西府的二爷乃是甄玉蝉的堂兄,麝兰其实只在年少的时候见过几面,最后一次看到还是在五年前。可是当年小二爷书香内敛,温文尔雅。《诗》有云,“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大概说的便是这般模样吧。麝兰满脸绯红,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答应便是承认了自己喜欢小二爷,若是不答应岂不是要错过了这个恩典。

娇憨的脸上只是越来越红,白皙之上酡红如酒后美人。嘴中只能嘟囔着嘟囔着,“奴婢,奴婢。”却是一句话说不出来。甄玉蝉之所以能留麝兰这么多年。

本就是属意她的性格单纯,心思爽透,做事勤快。见着她这样,便是掩住了嘴巴,笑了笑。“丫头,看你那样子,我早就明白了。晚上睡在一起的梦话,都是二爷二爷的字样。

总不是我东府里面的大二爷吧,快五十的糟老头子,你喜欢嘛?那也行,这更方便,都不用老祖宗出面的。我改明儿写封信给二哥便行了。”她话刚说完,

麝兰赶紧道:“不是,不是东府的二爷,是西府的二爷。”脸上红晕散尽,尽是焦急之色,仿佛错过了什么姻缘。说出口,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微微皱眉眉间尽是娇羞,然后别过了脸,俏生生的便是出了里屋。

看着麝兰出去的俏影儿,甄玉蝉低声道:“真是傻姑娘,若是让我给你寻个庄户,嫁了出去。不仅可以挑一挑样貌人品,依旧也是吃喝不愁。

而且能做大妇,自己当家作主。何苦来哉?非要嫁入深宅大院之中做个妾室。”话罢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叹了一口气,“这女人啊!不能深情,不然便是傻子也不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