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崇祯五百年

更新时间:2020-11-21 04:03:07

崇祯五百年 连载中

崇祯五百年

来源:落初 作者:弘恭叶 分类:历史 主角:朱由检王承恩 人气:

《崇祯五百年》作者:弘恭叶,历史类型小说,主角:朱由检王承恩,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第一部.逆天改命篇落幕。从未来穿越的“全知”之魔女奏(カナデ),救下朱由检,更协助他战胜李自成,迫退多尔衮,成功据山海关而立。历经患难不离,默默作出贡献,几阵玉楼云雨。朱由检终于要给予所爱的人真正名份。崇祯十七年六月,原应入宫晋升为贵妃的奏,却在大婚途中被“森罗”之魔女完颜蒲里古野掳至清国。无法逃脱下,奏决定借势挑起清国内乱。布木布泰觊觎权势,疏忽关注福临,奏便暗中协助小皇帝逃离皇宫?同时济尔哈朗密谋拥立豪格,多尔衮在败战后企图只手掌控清国,三方势将各出奇谋,展开连场交锋!昔日(未来)同伴完颜蒲里古野,如今(过去)化成敌人。前无活路,后皆绝途。奏如何化险为为夷?第一部.清国内乱篇,正式上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室无言,奏转变话题,趁二人用餐时汇报外面情况。

与王承恩不同,她直接翻开书本,心中有疑问,若有思量,相关情报便源源不绝呈于眼前。

“司礼视印太监王德化以内三百人,包括各监局印官,纷纷迎接闯王入宫。”

百姓夹道欢迎,倒也罢了。最令朱由检动气,莫过于是文武百官全部投向闯贼!

明明今晨他亲自在前殿鸣钟,无一人上殿!

朱由检激动地道:“罪臣误我!全部皆杀!”

王承恩斥道:“妖女,休得胡说八道!”

“如今仍不相信我的说话吗?既然如此,大可亲自回宫印证。”

二人当然不敢动,好不容易才离开皇宫,怎么能够返回去,自投罗网乎?

“难道朝中再无忠臣吗?”

“城破时,有官员、太监及宫女自尽殉国,另外抗击大顺军而战死者凡千人以上。”

朱由检默然半晌,令奏逐一念其名字。

奏遂依书直说,一个接一个名字念出来,其中念及若干大臣太监名字,有认识的,亦有不认识的。

忽而说到“巩永固”这个名字时,朱由检心中一抖,颤声问:“他是怎样死的?”

奏就像事不关己那样冷静回答:“阖门焚火,举剑自刎。”

朱由检不能自持,终于泪崩难抑。

巩永固,宛平人,娶明光宗之女乐安公主,拜驸马都尉,与由检表弟新乐伯刘文炳份属好友,深得信任。

想到连此等忠义之士亦亡故,岂能不悲恸耶?

奏不再说下去,她静静合上书本。

“死者已矣,不能复生。与其回忆故人,不如踏实向前。”奏向二人说:“吃饱更衣后,便要议定今后行动的方向。”

时间不等人,想要复国,就要有明确的方向与准备。

吃饱后主仆二人转入陋室横墙后匆匆更衣,朱由检本所穿之白袷蓝衣、背心?裤等随便弃于地上,换上一袭平民的蓝衣。

由于天气稍寒,再加穿一件外套,手足依然冰冷。

见二人换好衣物,梳理发型,不再一副颓靡之貌,令奏点头暗赞。

她收拾二人所脱之衣物:“此物万不能留,需要焚毁。”

“无妨。”

此身既已落难,隐匿于平民之间,岂能再挂念龙袍锦衣?

烧掉正好,看不见为净,毋庸挂念。

奏直接拿二人旧衣物堆在室内一角的柴炉,蹲下来一盏茶间,就冒起洪洪暖火。

不见她生火,手中亦无火把火石,是如何引火燃衣?

二人只见其背,未能目睹前面做过甚么手脚,更加肯定她使用妖术。

当然事实非常简单,她只不过是用打火机罢了。

故意不让二人瞧见,是为保密,她才不想浪费时间解释那么多,亦不知从何解释,才能令他们明白。

奏向二人道:“旧衣已烧,前尘已了,需考虑接下来的行动。千里之行,始在足下。图谋复兴明室是目标,第一步应该如何办?大人有没有主意?”

非常遗憾,这个问题方才主仆已经谈过,可耻地毫无头绪。

至少要掩人耳目下蒙混出京,有何妙策良方?

“首……首先要伪装身份……不如微服易名!”

王承恩人急智生,想起大戏说书中,亡国之君逃亡时,都是用类似的手段。

奏暗暗颔首:“好主意,那么大人打算改扮成甚么身份?”

朱由检心中细思,即使是平民,依然有各行各业不同身份。

如今想来,自己对平民百姓瞭解太少,一时之间没有主意。

“皇上扮成商人,臣为家丁,以为然否?”

还是王承恩鬼主意多,当然尽是出自戏曲说书。

反正明代商家势盛,穿州过省是常事。

“此计可也。”

其实朱由检毫无主意,既然王承恩说出口,自应没有问题。

“承恩,如今吾等乃避难之中,要掩人耳目。你左一句圣上,右一句万岁,恐防隔墙有耳,东窗事发。”

“是!皇上英明!”

不叫皇上,叫甚么呢?

“我过去曾受封为信王,‘信’者人言也,然而最终却被群臣出卖,遭此下场……大明江山已亡,‘朱’字去半成‘木’。由今天起,化名为‘木守信’。以后名曰‘守信’即可。”

“是!皇……老爷。”

“我才不姓皇!”朱由检苦笑,转头问奏:“你呢?”

“我?”

“既然一同上路,总得有个身份。”

明代礼教,严防男女私情,女子更是三步不出闺门,不可轻易与男子上路。

奏正是妙龄青春少女,陪在二人身边行走,必然引起旁人疑心。

“皇……老爷,可是……”

摆在眼前的大难题是,奏那头金发太惹人注目。

说好要隐于市,却有一头醒目金发,兼之美人秀脸经过,莫不吸引更多视线乎?

“只要不要金发便可以吧。”

奏似乎有主意,转入横墙后的房间。

两个男人非礼勿视,留在原位不敢稍动。

奏翻开书本,以书页变出一支黑彩染发喷雾。

在小桌子上一块铜黄镜片前三思,真的要染黑吗?

奏自然苦笑,反正只是一时之举,而“他”又不曾在此,何必执着呢。

而且她肩上承担的责任,不容自己任性。

“对不起……”

用黑彩染发喷雾一次性喷黑,金色秀丽的长发徐徐变成乌溜溜。

她再依书上指示,系成明代寻常妇女的发型:头发盘成扁圆状,髻后连绵交叠数个小鬟,再留下一侧小辫,最后以簪子固定,遂成桃心髻。

在镜中左右观看,感觉还可以,便回去二人面前。

两人等得久,难免胡思乱想。

既想偷看她用甚么法术,又不敢随意动身。

天人挣扎一番,终于见奏回到眼前。

除去瞳色稍异,衣裳奇特外,其余尽皆与普通少女无异。

心想不愧是魔女,发色说变就变,真神人也。

朱由检早就闻知,奏身上这袭黑衣为倭国的和服。

然而问及她是否倭人,却语焉不详,未肯回答。

见和服紧窄,袖口又长,担心问:“不如换另一套衣服吧?”

“不要,人家很喜欢这套和服。”

竟然在这些微小的地方上坚持,奏意外地在奇怪的地方相当执着。

王承恩插口说:“不如让妖……奏假扮老爷的夫人,正好凑成夫妇,可以沿途照应,不致令人生疑。”

奏大惊:“荒唐!我我我怎么能当这个人的妻子!”

向来冷静沉着的魔女,竟有如此惊慌的表情。

难得有机会坑一回,万万不能错过。

两个男人闪电间计议已定,朱由检道:“此言正妙,吾乃商人,身边携有夫人家丁,合理乎?”

“老爷,完全合理。”

奏很快得悉二人的奸计:“为何要当夫妻?兄妹不行吗?”

“两人容貌口音差异太大,别人定必疑心。”

“那……两人年龄差距如此多,不成不成。”

“没关系,在外人眼中,你不过十有五六,年青貌美,正好与老爷登对。”

朱由检道:“若然不愿,只好当丫环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