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坎坷风雨路

更新时间:2020-05-22 18:06:55

坎坷风雨路 已完结

坎坷风雨路

来源:落初 作者:怀古 分类:历史 主角:冯赵二 人气:

火爆新书《坎坷风雨路》是怀古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冯赵二,书中主要讲述了:“关西宅一把大火,烧得片瓦无存,是闾山游击队救了大哥的命,他才死里逃生啊!”众人一听,想起关西宅大火,无不气忿,都对关幽燕投去同情的目光。特殊年代里,一帮塞北儿女轰轰烈烈的斗争就此展开。人人都为保家卫国拼尽自己的力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哼哼!这就叫无毒不丈夫!”关幽洪听到恭维,想起几年来自己开的小银匠铺从小到大,将西门里几家大大小小的买卖店铺都变成了自己的,成了幽州最大的银匠行,眼看着就要和东洋人合伙开洋行,没有铁的手腕,没有心计,怎会有今天的兴隆?想到这些不由得自言自语地,“我这聪明的脑袋,狠毒的心肠是祖宗留给我的财富!”他感激额娘给自己这灵活的脑袋,但对额娘的作为也感到不齿:人生在世,都有个家族,窝里斗算什么能耐?有本事拉着东西俩宅的二叔和三叔闯幽州,关屯不就更发了吗?谁能不听你的?关幽洪想到这里,就好像看到机灵的关幽燕在自己面前,一拍自己的脑门得意地说:“好!狗剩弟呀狗剩弟弟!你只要跟着哥哥干,不出几年关大少便可称霸幽州……”

“大少爷!东家少爷……”账房先生喜滋滋地没进屋就喊关幽洪,见喊了两声,少爷仍在如醉如痴的自言自语,以为他得了癫狂症,忙大声说:“少爷你的想法已经不是梦!关大少称霸幽州的日子已经不远了,你看这是什么?”说着恭恭敬敬地递给大少爷一张发黄的纸。

“好哇!你真弄到手了?快说说是怎么办妥的?”已经是满面贪婪之色的关幽洪,双眼盯着手中的房照,迫不及待地问。

“嘿嘿……冯家那丫头走投无路送上门来,说找大少爷想办法救她爸的命。我一听,说你老不在。她急得哭了起来。我趁机就问她找少爷打算怎么办?”账房先生故意拿腔说。

“你挑有用的说,我没时间听你罗嗦!”关幽洪不耐烦了。

“好好……”账房先生的腰更弯了,连连点头说:“这丫头说找大少爷借钱救她爸的命。我问她需多少钱?她说有十块大洋就行。我说十块大洋那够看病的,我给你先拿五十块吧!她一听破涕为笑了,见我把五十块大洋放在柜台上,漂亮的小脸立刻像盛开的玫瑰花……”

账房先生说到这里,忘乎所以的脸上充满了淫笑,关幽洪愤怒地瞪他一眼,说:“你敢在小翠身上打主意,小心你的脑袋!”

“不敢……不……敢……”账房先生的汗珠流下来了,又变得低声下气的谨慎地说:“我看小翠姑娘想拿钱,便说:姑娘这钱没经过大少爷同意,我自作主张借给你,大少爷回来我怕不好交代,是不是你回家找到值钱的东西作抵押?像什么房照地契什么的,先放在柜上,如果大少爷回来说不用,我再还给你,你看行吗?她一听二话没说,回家就拿来了他们杂货铺的房照。我一看房照到手,便写了一张借据,让她在借据上按了手印,她欢天喜地的带着银子走了。”

“好了,没你的事了,这事办得还可以。后面的事你就不用插手了,忙你的去吧!”关幽洪说完自己先拿着房照走了。

账房先生见大少爷一走,仔细想他的话,吓出了一身冷汗,过了片刻咬牙切齿地自语道:“嘿!你不让我好活,我也不让你好过!”

笑面虎关香升一想起关幽燕与陈大脚的关系,心里就觉得不踏实,几天的冥思苦想,终于想出了一条妙计。他又把关香阁和关香烈叫到祖先堂。

“二弟三弟,咱关家的庆典眼看快要到了,既然咱商定让陈二一家加入满籍,我看提前让他入籍,这样也便于一起准备庆典,你们看怎样?”关香升满脸堆笑,小眼睛不停的在两个弟弟脸上转。

“这……不太匆忙……”关香阁不解的没有说下去。

“大哥有何具体安排?”关香烈一听已经明白了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没有说破,“不妨说出来让小弟听听!”

“嗬嗬,呵呵……”笑面虎关香升先笑了一阵,“事情很简单,庆典活动老宅要做各方面的准备,但是我这里真正拿得起放得下,又让人放心的人手却打不开点儿。”说到这里又以不可反驳的口吻说:“如果陈二一家成了满人,进入老宅帮忙就方便多了。更何况张小脚母女都是管理内务的好手,老三你就可以让她们母女到老宅帮忙,也就别无他虑了。”

老二一听这话,气得几次站起,但还是坐下了,心平气和地说:“大哥这样不合适吧?陈家丫头与咱幽燕可是天……”

“行了!别说了。”笑面虎的脸拉下来了,“正因为是什么天生的一对,我才有意将他们分开!我不能让狗剩儿做出什么事来,败坏了我们关家的名声!破坏了祖宗的规矩!”

“嘿嘿,嘿嘿!”关香烈再也压不住心头怒火,腾地站起来质问笑面虎,“我说大哥你的心眼偏到哪儿去了?我的狗剩儿怎么就那么让你不放心?为人处事那点不比他大哥强?他与陈二那丫头好,难道与你有什么过不去?”

“嗨嗨……老三你先别生气,不是我心眼偏向我的儿子幽洪,幽洪那孩子几年来办的银匠铺谁不知道?就凭他二十几岁不花老宅一分钱,买下幽州城西门内至十字街以西的半条街的本事,也给咱关家祖宗争光!”笑面虎为儿子的能干,在两个族弟弟面前卖弄,两个腮帮上的肥肉笑得直颤悠。

“哼!”和事佬关香阁在鼻子里哼了一声,嘴唇哆嗦了半天也没敢放个屁。

“哼!那叫什么本事?那也叫给祖宗争光?”关香烈忍不住质问道:“你可知道关幽洪是怎样强买整条街的店铺的?你可知道他是怎样欺男霸女坑崩拐骗的?他这样丧尽天良,逼得人家家破人亡,你不但不加阻拦管教,反而说他能干,这不是给祖宗丢脸吗?还有人性吗?”

“哈哈,哈哈……我的老三哪!”关香升不但不生气,反倒教训关香烈,“这有什么?常言说得好:马不得夜草不肥,人不得外财不富。如今就是看谁的手腕高强,在弱肉强食的今天,如果孩子们都像你一样硬充大善人,把祖宗的万贯家财,像打水漂一样随意散给穷棒子,这不是败家又是什么?”

“你……你……”关香烈怒指笑面虎关香升,“我怎么败家了?今日西宅不比老宅兴旺吗?我们西宅满汉一心劲往一处使,不分主仆建设西宅,这有什么不好?不比老宅尔虞我诈,主仆纠纷不断,经常出现走死逃亡强!”

“老三哪!不要说了……”关香阁看气氛越来越僵,不能不出来和稀泥了,“大哥也是好心,但大哥治理老宅的方法与三弟你治理西宅的方法不同,我看谁也不必干预谁的方法,治理的结果只有成效能看得出来,何必为此使咱兄弟不和?为了祖宗的基业,咱关屯三宅我看在大哥的指导下,保留点各自的长处也有好处。”

“呵呵,老二啊!”关香升皮笑肉不笑地说:“不怪都说你是和事老,老三对我满肚子气你不让他说出来行吗?你们愿意怎么治理你们的宅院,我以后不加过问,但必须按祖宗的规矩办事!”

“唉!我知道按祖宗的规矩办事,但做人不讲良心,我们的祖宗可没有教咱!”关香烈被二哥的几句话说得也不好再发脾气,但话还是带着刺儿。

“哈哈……什么叫良心?”关香升又按自己事先的打算哈哈一笑,“良心好就是按祖宗的规矩兴旺关屯!”又提高声音严肃地说:“我今天再重申一下祖宗的规定:我们满人的后人,不论谁都不能与汉人谈婚论嫁!更不能娶汉人的女子为妻!不论是哪宅的后人,我决不轻饶!”

“啪!”本来已经压下火的关香烈一听这话,猛地一拳擂在桌子上,又站起来说道:“大哥不要为自己见不得人的打算仗势欺人!咱们本来议定陈家加入满籍,我儿子关幽燕与陈二的格格谈婚论嫁,就不违反族规!更何况幽燕与陈佳氏的女儿是天生的一对,这是天意,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

“是啊……大哥!”和事佬关香阁开始敲边鼓了,“幽燕这孩子与别人不一样,从他出生那天起就让人琢磨不透。神仙的话,我们不能当耳边风啊!”

笑面虎关香升再也笑不出来了,他的肥脸青一阵红一阵,肌肉颤抖着,回忆起关于狗剩的种种传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