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亡灵的后裔

更新时间:2020-05-12 09:41:37

亡灵的后裔 已完结

亡灵的后裔

来源:落初 作者:天降庸才 分类:奇幻 主角:阿恒小瑾 人气:

主角是阿恒小瑾的小说《亡灵的后裔》此文是天降庸才原创的奇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他是叛逆的神赐共和执政官之子,他是人类帝国眼中的亡灵后裔,他是黑暗奴仆必须杀死的希望之光......他四面楚歌,忍?终会忍无可忍。退?终会退无可退,只有强大才是他唯一的出路——-------ps1:这是一本史诗奇幻,帝制与共和,霸权与战争,灾难与生存,爱情与复仇ps2:这不是西方背景的奇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众人散去后。

“小瑾,你怎么了?生病了吗?”当呼兰勇和妻子收拾门前的残席时,注意到女儿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脸色仿佛大病了一场一般。

“没……没什么!”

呼兰勇眼神变得有些不对劲,他轻轻道:“小瑾,你到屋子里面来一下。”

小瑾跟随父亲走进屋子,她忽然将门紧紧地关闭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浑身都在颤抖。

阳光透过窗棂照进屋子里,呼兰勇看着女儿奇怪的举动,却没有说话,因为他相信,女儿应该有话要跟自己讲。

“阿爸,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呼兰勇点点头。

“如果你有一个朋友,别人说他是——是叛逆,你会怎么办?”小瑾眼眶中泪珠在滚动。

呼兰勇心中一动,不动声色道:“那要看你这个朋友是什么样的人了?”

“他是好人,他对我非常非常好,他绝对不会伤害我的。”小瑾急切地回答道。

呼兰勇垂下眼眸,慢慢道:“小瑾,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说这些。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个道理:人活一世,最难得的就是真的感情。”

看着女儿迷惑的模样,他微微一笑,继续道:“好比说,假如你们犯了错,有人想要伤害你和你的阿娘,我是绝不可能答应的。再大的错误,也应该由我来承担,除了我死,没有人能伤害到你们。况且,我相信,你的那个朋友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犯天大的错,不是吗?”

小瑾点点头。

“让我猜猜,你说的朋友是不是阿恒?”

小瑾惊讶地看着父亲,忽然上去抱住父亲,小声地哭泣道:“阿爸,我好怕,我听到那些骑兵说的话了,我知道,他们口中谈论的那个叛逆神族逃掉的孩子就是阿恒。”

“什么叛逆神族的孩子?”

“就是他们之前说的神罚之战里面被打败的冰封神族,阿恒一定就是那个孩子。”

“什么?!”呼兰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阿爸,我看到过阿恒施展神术,他能凭空变出冰来。而且阿恒曾经说过,他的义父姓月。呼兰猛说带走叛逆神族孩子就是天下第一高手,叫做月无影。他们肯定就是同一个人,阿爸,怎么办?阿恒现在很危险了。”

“是的,阿恒危险了——,我们部落也危险了——”呼兰勇的脸色也变得苍白,部落中很多人都知道阿恒和他义父的存在。之前,幸好自己只说阿恒是流浪到这里的孩子,没有提到那个男人。否则,呼兰猛一定会怀疑并且调查的。但是,让呼兰勇更加恐惧的是月无影,传说中,这个男人是天下第一杀神,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如果呼兰猛触怒了月无影,自己的部落——

呼兰勇不敢想象下去,只有让阿恒和月无影赶紧离开了,他一把抓住小瑾的肩膀:“小瑾,赶紧——”

“砰!”门一下子被踢开了,一个大汉站在门前,正是呼兰猛。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呼兰勇。

呼兰勇强自笑道:“二弟,你——来了”

呼兰猛看了看呼兰勇,又瞧了一眼旁边露出惊惧神色的小瑾,看来自家婆娘没有说错,部落边上的那两个陌生的父子真的很可疑。

“呼兰勇,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告诉我,那个孩子在哪里?”

“二弟,你千万不要去找他们,那会给部落带来灾祸的——”呼兰勇急道。

“是不是带来灾祸,用不着你管,你现在只管告诉我,那个孩子在哪里?”

“阿爸,我知道!”门口钻出一个圆圆的脑袋,正是虎子,他拉着呼兰猛的衣服道:“就是之前一个人坐在谷堆上的小乞丐。”

一个人?真是天助我也!看来元老院也必然有我呼兰猛一席之地。

“二弟,不要!”呼兰勇忽然冲上去一把抱住呼兰猛,拼命地想要拽进屋内,他大声喊道:“小瑾,快去找阿恒,让他快跑。”

“呼兰勇,你疯了!放开我——”呼兰猛用力地挣扎,始终甩不脱自己的大哥,他大怒之下,连带着呼兰勇狠狠地像石墙上撞去,剧痛之下,呼兰勇终于被摆脱开来。

门外,呼兰猛呼哨一声,骑兵们竟然很快集合在外面,他们跳上战马,狂风一样地向稻谷场冲了过去。谁也没想到:这泼天大的功劳居然轻易地砸在自己脑袋上——

小瑾拼命地跑着,鞋早已不见了,田野里残留的稻梗将脚掌刺得鲜血淋漓,她浑然不觉。远远地,她已经看到了稻谷堆,她拼命地大喊着:“阿恒,快跑,快跑呀,快去找你义父。”

在她身边,数十骑如风般掠过。小瑾咬着嘴唇,她想要抓住战马的尾巴,却一下子扑到在地。她爬起来,继续奔跑,然而,前方骑士已经举起了他们长矛,谷堆近在眼前。

阿恒做了一个噩梦,他梦见小瑾哭喊着让他赶紧逃,他还梦见,一根铁矛笔直地刺向自己,想要把自己挑在矛尖。他想去抓住那矛尖,手掌却献血淋漓。

“啊!”噩梦是如此可怖,他一下子叫了起来。睁开双眼的一刹那,他真的看到了小瑾在远处哭喊,也看到自己的双手真的握着矛尖。他看着面色狰狞的骑士,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一时之间,竟然不清楚自己究竟是醒了,还是依然在梦中。

“居然真的是叛逆之子,天不负我,哈哈哈!”呼兰猛看着被坚冰紧紧裹住的矛尖,不由得放声大笑。坚冰依然随着面前小男孩的手掌在不断增加。

呼兰猛趁着面前的小男孩愣神之际,长矛一摆,将他重重地掼在地上:“抓活的!”

阿恒只觉得浑身骨头都要碎裂了,不是做梦!他想要挣扎,却发现更多地长矛指在他的脖子,他一动也不能动弹,究竟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那个狂笑的男人不是小瑾的二叔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小瑾呢,小瑾在哪里?

呼兰猛跳下马背,大声喝令下,阿恒被粗大的绳索困成一团。呼兰猛将阿恒抛放在马背上,大喝一声:“我们要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不要!”小瑾终于赶到了,她拼命地扑上去,紧紧地抱住了呼兰猛的大腿,不让他离开。她知道阿恒已经看到了自己,可是他却扭过头去不肯对视。那一刻,她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痛苦,仿佛有人在拼命地撕扯着自己的内心,她的嘴唇全是鲜血。

“小瑾,快放开,他来自叛逆神族,是不祥之人,他继续留在这里,我们都要死。”呼兰猛大声地呵斥着她。

“不,我不放手!“小瑾大声地哭喊着。

忽然,无数的鲜血从天而降,淋湿了她的脸庞,呼兰猛已经失去了脑袋,他的脑袋和阿恒一起掉落在她的身边。

“阿恒,你没事吧!”她忘记了恐惧,紧紧地抱住了面前的男孩儿。男孩儿满眼都是痛苦之色,只有她能听到男孩的声音:“又要死很多人了,又要死很多人了,我真的是不祥之人吗?”他的身上竟然冒出冰刃,将绳索寸寸割裂。

冰刃甚至已经刺进了小瑾的身体里,但是她依然紧紧搂着面前的男孩,不肯放手。

阿恒看着小瑾,用力地想要推开她,大声喊着:“走,走,你快走啊!我义父已经疯了,他疯了,让所有人快走,快走。“但是她依然紧紧地抱住不肯放手,仿佛这一放手,就会永远地失去男孩。

阿恒放弃了挣扎,他忽然扭头声嘶力竭地大喊道:“义父,我们走吧,您不要再杀了,不要再杀了。”

小瑾顺着阿恒的眼神看去,只见一个魔神一般的男人像发了疯一样,如狂风一般血洗了围观的部落中人,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在惊惧地奔跑中莫名其妙地失去了自己的脑袋,只剩下无头的躯干喷涌这鲜血。这无疑是最暴虐的屠杀,无论男女,无论老幼,无一幸免。小瑾亲眼看到虎子在血泊中抽搐着,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虎子他——还是个孩子啊!

小瑾看到阿娘冲了过来,她惶急地找着自己的女儿,小瑾正要起身,然而——

“不要——”小瑾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她的阿娘直挺挺地倒下了,头颅已滚落在一边。

“阿娘——!”小瑾只觉得天已经塌了下来,她恍恍惚惚地朝母亲跑过去。这时,她的父亲也冲了出来,他看到已经变成无头尸身的妻子,看到不断死去的族人,仰天狂吼,眼中流出了血泪。小瑾第一次看到父亲拔出了长剑,然而没有人能阻止那个魔神一样的男人,一道如闪电一般的剑光闪过女孩儿的眼眸,那一剑刺穿了她父亲的胸膛,她的父亲重重地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能站起来,她的脑海中仿佛有无数雷声炸响。

“阿爸——!”她拼命地冲到父亲的身边,父亲的身体还在抽搐着,只能听到他微弱的声音:“小瑾,走,快走……..“

那个魔神一般的男人眼中闪烁着红光,但她一无所惧,已被全世界抛弃,还有什么能让她感到害怕呢?

她费力地拖起父亲的长剑,这把剑是父亲的梦想,父亲一直想走出大山,做一个优秀的战士,然而,为了母亲和自己,他放弃了他的梦想。报仇,她要报仇,这是她唯一剩下的信念。那个男人也缓缓地抬起剑,只需要轻轻一刺,女孩儿便可以随父亲而去。

然而,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挡在女孩儿的身前。是阿恒!泪水充盈了她的眼眶,他说过要保护自己,哪怕被全世界抛弃。

那个疯魔一般的男人依然将薄如蝉翼的长剑缓缓刺了过来,透过阿恒的肩胛,骨头发出吱吱的摩擦声。他疯了吗?他是阿恒的义父啊!长剑透过阿恒的身体,毫不停留地继续刺向小瑾摇摇欲坠的身体。

阿恒忽然双手抓住长剑,顿时,鲜血从掌心不停流出,血色的坚冰自掌心出现,凝固在薄薄的长剑上,他要用坚冰阻止长剑刺向身后的女孩儿。

长剑停了下来,血色慢慢从那个疯魔一般的男人眼中消退,他叹了一口气,缓缓拔出长剑,鲜血随着长剑不停地涌出,阿恒微微颤抖着肩膀,忍受着无比的痛苦。

“我可以不杀她,但,你必须答应我,成年之前,永远不要让人见到你的天赋技能,当然,除了死人!”这个疯子一样的男人缓缓道。

阿恒沉默地点点头。

那个男人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转身道:“阿恒,走吧。”

阿恒微微一顿,却毅然地跟上那个疯子一样嗜血的男人。

“不要走,阿恒。”她忽然冲上去,从背后紧紧地抓住阿恒沾满鲜血的手掌。

然而,男孩儿用力地甩开她的手,大步地向前走去。

“你说过会保护我的”,她大声哭喊着,然而男孩子始终没有回头,只留下她一个人,孤独地跪在冰冷的土地上,无主嘶鸣的战马旁,躺着自己无数的亲人。

她无助地看着四周,那一眼,只有——血流成了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