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前夫,再嫁难钟情

更新时间:2022-08-03 02:36:35

前夫,再嫁难钟情 已完结

前夫,再嫁难钟情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苏青玉 分类:其他 主角:靳希言章 人气:

苏青玉新书《前夫,再嫁难钟情》由苏青玉所编写的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靳希言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为了与靳希言比肩,我陪他创业五年,身体彼此熟稔。 在我距离相爱一步之遥时,他的白月光回来了。 我有高傲的姿态,聪明的脑袋,我让白月光成了穷光蛋,我用计促成了和靳希言的婚约。 当我想张口说爱,他却扼住我的喉咙,喊我贱货。 我这辈子对谁都硬,拒绝了高富帅,拒绝了居家男。 唯独对靳希言,嘴硬心软。 当爱情蒙上厚厚的尘埃让我擦不净,我已经不相信他嘴里的爱,我拍着他的脸俯视他说: 滚蛋!去你妈的爱情。 当我远走时,我管你挖地三尺,还是发疯成疾。 因为我已经学会戒掉你。 可他却抓着我的手不放:“安简,余生很长,老子有决心让你重新爱上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8章 “解除婚约!”

两个护士很快就到了,靳希言被勒令离开病房,我的另一只手上又重新扎上针。

赶走了靳希言,我一肚子未撒完的火根本摁不下。我像只大眼苍蝇,恶狠狠地瞪着输液器,听着病房里挂钟啪嗒,嘴里骂着滚你妈的,靳王八。

靳王八在一个小时后又爬了回来,他手里拎着包子和一次性塑料盒。

我火冒三丈的转过头,却因为刚才骂得太酣畅,现在嗓子彻底发不出音儿,我在张着嘴,唐老鸭似的啊啊着。

“安简,吃点东西。”

我这人小时候缺奶缺爱缺饭,长大后成了见饭走不动,吃饭像赶集,知道粒粒皆辛苦的人。就算意志再抗拒,我的肚子还是咕噜噜交换得直白。

靳希言哼哧一声又坐回床边,我一眼就看到他发尖儿上的露水,和冻得发红的鼻头。现在凌晨四点半,他还是那件染血的白衬衫。

“牛肉包子我给你掰开晾着,小米粥我给你吹着,你别急,再等会儿。”他端着那塑料盒,低头认真的吹着热气儿。

他这会儿的细心倒像个体贴的男友,相濡以沫的未婚夫。

挺讽刺的是,看着他这张温情的脸,我竟然怔怔。

像是感受到我犯贱的目光,靳希言把手中的透明碗撂在床头柜上,紧接着他一屁股坐在我的床边,一把扯着我的胳膊,把我的脑袋按在他的胸|膛。

我恨恨地掐着他的腰:“放开,滚蛋!”

“安简!”他吃疼的闷哼,口气也火了起来:“你特么的是老子的女人!可你却没一点自觉性!和我上床,又和他厮|混上床!我特么的真想掐死你!”

我被闷在他怀里,没觉得温暖,倒觉得可笑。

靳希言知道郝洛天这个人也有两三年,怎么不在两三年前掐死我?

这话,若早在卢伊回来之前说,也许我真会来个互诉衷肠。

可他在遇见卢伊后,又何曾把他自己当成我的男人?

四个月里彻夜不归,他做不到身心专属,而我守了的身心,他又给我什么甜言蜜语?

从第一次炮,到昨晚最后一次,他给我的信号均是:各取所需。

现在蹦出来这些话,在我看来不过是为凌晨强我的事,找借口!

我一口咬在他的胸肌上,口中含着他的衬衫蹦出四个字:

“解除婚约。”

我想他一定答应,我可不会忘了那次只有双方家长的订婚宴,除了我里外迎合,他却像个冰块坐在一旁,全程只说了一句:随你。更不会忘了,在这四个月里他把我真当风尘女,要得激烈,毫无温情,事后还要替卢伊叫不平。

“休想。”咬着我的尾音,靳希言先把我推开,鹰眸狠戾的望着我:“你忘了我们订婚的目的?”

对,刚才我还真忘了。

我们共同经营快五年的广告公司在挂牌上市审核的节骨眼上,被一桩官司缠上。

我们一老客户突然反咬我们广告欺诈,那些度日如年的焦躁日子,我和靳希言在那些应付官司的日子里用吹啤酒,日日肢体交缠,没有节制。

在我们觉得上市要黄的时候,靳希言突然冲到我办公室,直接在办公桌上办了我。

他说:“安简,卢伊回来找我复合,附带了三千万的订婚礼,有了这三千万,我们就可以上市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