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宦海弄潮

更新时间:2020-09-11 11:32:08

宦海弄潮 连载中

宦海弄潮

来源:微小宝 作者:四肥眼02 分类:其他 主角:郝林 人气:

《宦海弄潮》是四肥眼02写的一本其他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宦海弄潮》精彩章节节选:重生了,如果还是遵循着人生原有的轨道庸庸碌碌过一生,那么重生的意义何在?重生了,如果不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那么何必重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都已经黑透了,郝立春这才姗姗来迟的从门外跨进了家门。

他在开完会之后连医院都没有回,就和赶到县里开会的薛富贵一起返回了乡里,跟着县里下来的水利局、民政局和公安局的领导们一起到郝家窝去现场办公了。

失踪的两个孩子的尸体已经被打捞了上来,他们现在的首要工作,就是安抚在这次事故中死亡的三个孩子的家属,至于后续的赔偿问题和事故调查也需要先拿出一个方案来。

这件事儿对乡里的影响不大,可是事故毕竟发生在大洼乡的地头上,死的孩子也都是大洼乡的人,他们需要协助县水利局民政局工作。

郝万山和郝立国没有回郝家窝,他们打发郝建军陪着奶奶和大婶先回去了。他们走了,这里还剩下两个女人和一个受伤的孩子,也不会放心,更何况还有林莫言父女也跟了过来,他们理应留下来相陪。

林莫言留下来,主要是关心事态的发展,他想等郝立春回来之后询问一下县里对这次事故的处理态度,毕竟,溺水的孩子多数都是他的学生,而溺亡的那三个孩子无一例外全是大洼中学的学生,他比常人更有理由关心事态的发展。

郝万山、郝立国两个人陪着林莫言坐在堂屋里说话,小病人郝建平则躺在自己舒适的小床上享受着美女的服侍。

“你在省城哪个大学读书呀?学的什么专业?”郝建平眼花花的望着林雪燕问道。心理作祟这个姐姐不能喊出口,干脆连称呼都免了,不过关心一下美女的学业还是有必要的。

“中山大学,对外贸易专业,怎么啦,你也想上大学呀?”林雪燕笑着说道。

“那还不简单,你等着我呀,等我回头到学校去找你。”郝建平自信满满的说道。

林雪燕咯咯地笑了:“中山大学可是全国重点大学,你行不行呀。”

“小kiss,你等我就好了。”没有一个男人在听到美女问他行不行的时候不拍胸脯的,郝建平也不例外。

“我等你?”林雪燕指着自己的鼻子笑了起来:“你现在才上初三,我都上大一了,我大四毕业那年你才刚考大学,这还是在你不留级的情况下,看来咱们两个人是没有缘分成为同学了。”

林雪燕已经看到满墙贴着的奖状,她只在角落里找到一张属于郝建平的,而且还是参加学校运动会得的一个八百米长跑冠军,至于学习成绩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

郝建平眨了眨眼睛,脑子飞快的运转着,但是绝对不是在纠结两个人不能成为同学的遗憾。

“那你今年已经十七岁了呀?”郝建平更关心的是林雪燕的年龄。

“怎么样,小屁孩,这回知道我是你姐姐了吧?”林雪燕得意洋洋的说道。

郝建平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的按下去三个,嘿嘿的笑了起来,不过那句讨打的话还是没敢说出口。

古人有云,女大三抱金砖,这可是一个好兆头呀。

不过那个古人应该是古代的媒婆吧?嘿嘿。

对于中山大学郝建平是非常熟悉的,前世时他工作的那家超市就距离中山大学不远,他自学英语的时候可没少到中山大学的大课上去蹭课听,对中山大学的一草一木虽不说是非常熟悉,可是也绝不陌生。

“吾志所向,一往无前;愈挫愈奋,再接再厉。铭志堂你应该非常熟悉吧?”郝建平绕过了林雪燕纠结姐姐的问题,吐出了中山大学铭志堂前镂刻的孙中山先生题写的对联。

“呀?你怎么知道铭志堂的?”林雪燕惊异的脱口问道。

一旁的郝馨也惊奇的睁大了眼睛,今天一天,郝建平已经带给了她太多的意外:“是呀,你怎么知道中山大学的?”

郝建平嘿嘿一笑,又把所有的罪责全都推给了无辜的电视:“我在电视上看到的呀。自从看到那部介绍中山大学的片子之后,我就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考入中山大学,圆了我的大学梦。”

郝建平这句话还真是半真半假,前世没有上大学,甚至连高中都没有上,这一直是他心中的一个遗憾,现在老天爷既然又给了他这个机会,那他一定要把自己的这个遗憾弥补上。不过郝建平也知道考大学可不是动动嘴皮子就可以办到的,就算自己是重生回来的,不下一番苦功也是与大学无缘的,更别说是重点大学中山大学。不是说重生回来的人就可以变成了超人,拿过那些自己根本就没学过的试卷唰唰唰就可以写个满分,除非,他重生回来的时候带回了那一届高考的满分试卷。

三个小儿女在屋里叽叽嘎嘎的聊得热闹,不过对于中山大学的话题郝馨又插不上什么嘴了。郝馨今年已经上高二了,考大学已经是摆在眼前的事情,所以她对大学的话题还是非常有兴趣的,更何况眼前坐着的一个是自己的弟弟,一个是看到就想亲近的学姐,三个人聊起来倒也是很快就找到了共同语言,只是她们都没有察觉到,随着时间的推移,郝建平已经渐渐的掌握了谈话的主导权。

二十九年的生活阅历,超出这个时代十五年的先见先知,哄两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跟屋里比起来,堂屋的气氛就显得沉闷多了。

郝立春一进屋,没有等人们询问就已经把该说的能说的都已经说了出来。

事故已经发生了,现在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县常委会上已经就公共安全问题达成了共识,督促各乡镇局委办认真自纠自查,特别是对容易造成群死群伤的水电等部门提出了严重警告。建国几十年,制度已经基本完善了,可是我们现在欠缺的就是执行,有一些行之有效的条令、守则只是摆在了纸上,到下面真正执行的时候就完全变了样,这才是中国现政中最让人痛心疾首的问题。

听到老爸已经回来了,郝建平在两位大美女的搀扶下也从卧室中走了出来。

他不是自己不能行走,韧带拉伤并没有那么严重,走一走跳一跳还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能在美女的身上多赖一会儿,他绝不会放弃,如果不是关心老爸在县委常委会上的表现,他此时是绝对不会从温柔乡中走出来的。

虽然关心,但是也不能太着相。郝建平在两大美女的搀扶下静静的坐在了一侧的一张椅子上,二美随侍两侧,颇有一些古代帝王的威势,只是人们都在关心溺水事件的进展,没有人留意到罢了。

“・・・事件是由于上游水库提前放水造成的,前面的扬水站也没有按照规章制度按时提闸,提前就把闸门打开了,郝家窝的水闸也是同样,提前就已经开闸了,所以人们都没有预料到水库会提前放水,不过在这一段河道上只有郝家窝出了事故,其他的河段倒是没有发生类似的事故,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呀。”郝立春感慨道,言语中已经隐隐有了为这次事故开脱的嫌疑。

郝建平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老爸这个态度可是不对头呀。

“既然责任已经分明了,县里打算怎么处理这次事故?”林莫言皱着眉头开口问道。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次事故已经造成了三个人的死亡,不能一句下次注意就敷衍了事。

郝立春轻轻的摇了摇头:“还不清楚,听方局长的话,好像是要把水库管理员和几个水闸管理员开除公职。”

“我问的是对死者如何交代。”林莫言毫不客气的打断了郝立春的话。他虽然同样关心如何追究责任人责任的问题,但是他更关心对死者家属有何交代。至于说开除几个管理员的处理决定他也不敢苟同,并不是他认准了方局长咬住不放,他认为这次事故绝对是一次玩忽职守的大事故,水利局的方局长应该要承担首要领导责任。不过与死者比起来,这都是后话,可以暂且放下。

“事情还没有报上去,县里还没有意见。不过・・・・・・”郝立春沉吟了一下闭上了嘴,他知道凭着臆测揣摩常委会上领导的意图是不妥的。

郝立春没有说出口,林莫言却已经下了定论。

“老方这一次必须要拿下,去年团河放水就已经出过这样一次事故了,那一次死了两个人,水利局的领导班子竟然还不引以为戒,今年又犯下了同样的错误,这个错误是不可原谅的。这可是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呀,必须严办。”说着话,林莫言又开始激动了起来。

同样的错误犯了两次,代价是五条人命,谁给你的权利可以这样草菅人命?你这是在谋杀,是不可原谅的谋杀。

“我认为邓书记和您是同样的意见,不过这里面牵扯到的问题还很多,难办呀。”郝立春终于吐露出了常委会上的一些情况,不过还是以自己的揣测为主导。

“有什么难办的?是因为老方是地委书记陈继才的小舅子吧?”林莫言不屑的说道。

郝立春苦笑着摇了摇头,有些话说明了反倒不好再向下讲了。这个老头倔脾气又上来了,你处在一个超然的位置上,自然什么话都敢说出口,而别人,就算是心有同感也不能宣之于口呀。

“老爸、老师,我觉得乡里和学校也应该以这次事故为例,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安全防范宣传。”久未开言的郝建平开口了:“还有,这次的事故明显的是一次渎职事故,事故的结果已经触犯到了刑律,我觉得受害人还是应该遵循法律途径找回公道。”

“啥?”郝立春吃了一惊。遵循法律途径找回公道,那就是告状了,谁告谁?告水利局还是告县政府?民告官,这不是扯淡么。

林莫言眼睛一亮,他自幼生长于国外,在西方国家,民告官的事情并不鲜见,可是这句话要是从官本位国家的中国,特别是从一个孩子的口中说出来,那可就有点石破天惊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