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十二楼

更新时间:2020-10-31 03:56:48

十二楼 已完结

十二楼

来源:落初 作者:蓝紫青灰 分类:其他 主角:小姐阿妹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十二楼》是蓝紫青灰最新写的一本其他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姐阿妹,书中主要讲述了:自清末苏白小说《海上花列传》《海天鸿雪记》《九尾狐》等之后,再无以苏白方言写成的市井小说,今蓝紫青灰以上海方言写成《十二楼》,写尽吴浓软语之韵味,尽显沪上小女儿娇憨之情态。间中又杂以广东方言,湖南话、四川话,全篇琳琅满目,别开生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金鲫鱼,拿摩温,紫竹调,练大少爷。

董家二小姐的婚事过了,客人散了,学生们也走了。余家的糖糕生意恢复了原样,苑家的花儿生意还是一样的好,练大少爷没有再来过,阿囡和姆妈都放心了,罗白棠却一直留在镇上没有离开。

早上吃过早饭就到苑家,陪着阿囡做事,有时也跟着苑吉下地,帮着递绳子、拿剪刀。等到十点来钟,支起架子来画画。有时用炭笔,有时用彩笔。有时画花儿,有时画阿囡。阿囡随他去画,自己该做啥做啥。坐在门口剥蚕豆,剥得两只手都成了黑色,摘下皂角树上的豆荚来洗手。罗白棠看了就问,这个洗不干净,我拿香肥皂给你用好不好?阿囡笑得要死,就讲好。本是说笑的,谁知第二天罗白棠真的带了几块一枝花牌香皂来,过天又带来了电影明星蝴蝶做招牌的蝴蝶牌香蜜粉,再过天,又拎了两只竹壳暖水瓶。

姆妈悄悄对阿囡讲,不好再让罗少爷再来了,再来人家要讲闲话的。罗少爷送这么多么什○1,收嘛不好,不收嘛,罗少爷面子下不来。罗少爷,人是好的,但……

阿囡是觉得姆妈讲的有道理,但看他拿着那些新奇有趣的东西来,一脸的兴奋,也不好推脱。等罗白棠有一天拿了一只火油炉来,阿囡不等姆妈讲啥,自己就说了:“萝卜汤,格个么什勿好要格,侬要再送么什来,下趟就不要来了。姆妈讲勿好再收侬么什。再讲,这个东西要用火油,本来我伲家里烧柴烧草,林子里修下来的树枝烧烧,不要铜钿格。用子格个,还要花钞票买。侬拿回去伐。”

罗白棠说:“我是看你每天劈柴打草结的把手磨粗了,用这个省事。这样好了,明天我再拿桶火油来。”

阿囡瞪着他,说:“快带回去,侬要再格能○2,下趟勿要来了。”

罗白棠看她要生气的样子,忙说:“好,好,不拿了,不拿了。”吃夜饭前走的时候,还是没有带走。

过天一早,罗白棠又来了,捧着一只玻璃金鱼缸,里面有六条鲜红的金鱼,水泡眼,鹤顶红,狮子头各有一对。还用几枚雨花石压了几条金鱼草,飘在水里,真是好看。阿囡让他把鱼缸放在门前的石桌上,双膝跪在矮凳上,趴在旁边看金鱼。抬头一笑,说:“真好看。”

罗白棠看着她的笑脸,说:“是啊,真好看。”阿囡两眼都看着金鱼,没理他。看了一歇,又问:“伊拉○3吃啥?”罗白棠说:“鱼虫。”两人捡了一只坏掉的木桶的铁箍,罗白棠在上头绑了一根竹杆,阿囡找来一块洗烊○4了的旧布,缝在铁箍上,做成了一只布网篼。阿囡拿了一只铅桶,罗白棠扛着网篼,两人去河边捞鱼虫。

捞了一早上,铅桶里已经满满的一片红色鱼虫,还有好些黑色的蝌蚪,阿囡跟本地人一样,管叫伊拉叫“拿摩温○5”。捞得两人头上都有了汗,才回到家里。阿囡从屋里找了一只豆绿色的陶缸出来,要把铅桶里的“拿摩温”捞出来另外养着,就见罗白棠拎了铅桶往金鱼缸里倒,急得阿囡叫:“放下来放下来。”罗白棠放下桶,问:“怎么了?我不全倒进去,就倒一点点。”

阿囡放下陶缸,把头伸到金鱼缸上头,嘴里一迭声说:“要被金鲫鱼○6吃掉的呀,要被金鲫鱼吃掉的呀!勿好倒呀。舀一点鱼虫过去好啦。”

罗白棠看她急得满脸通红,薄薄的汗在脸上闪着光,一时情动,凑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阿囡一惊,回头看他,又羞又气,凶他说:“侬做啥?”罗白棠看她嘴上凶,脸上却是欢喜的样子,放下心来,又往她嘴上亲去。阿囡被他连香了两记面孔,急得不知怎么才好,手攥成拳头,想打他,又不好下手,一转身坐在矮凳上,背对着罗白棠,嘴里小声嘀咕:“侬做啥啦?侬做啥啦?”罗白棠挨着她坐下,低声说:“阿囡?”

阿囡低下头,红晕一直蔓延到耳朵后头,扭了扭身子,说:“侬坐过去,被姆妈看到我要吃生活○7了。”罗白棠站起身,却不离开,弯腰在她耳边说:“那我们到林子里头去?”阿囡的脸更红了,说:“马上要吃中饭了。”罗白棠哄她说:“一歇歇○8就来。”阿囡忽然笑了,说:“勿好。”伸手拿过陶缸,说:“把‘拿摩温’舀进去好伐?”

罗白棠说好,接过缸放在桌上,先倒上半缸水,阿囡另外拿了两把小勺子来,两人一人拿一把,把蝌蚪一条条舀进缸里,两个头凑在一起,一个说这条大,一个说这条已经出脚了,一个又说这条有四只脚了,一个又说这条怎么尾巴没了。嘻嘻哈哈,笑个不停。

中午罗白棠也不回去,就在阿囡家吃饭,姆妈就问他说,学堂不上课吗?先生不罚你吗?罗白棠还没说话,阿囡倒先说了:“姆妈,吃饭呢。吃好饭再讲好伐?”姆妈拉下脸说:“吃侬格饭,勿要讲闲话。”又对罗白棠说:“罗先生,阿囡要做事,下趟再来寻伊白相○8。侬学堂、侬爷娘○9,还有董家,勿会得欢喜看到侬来此地介许多辰光○10。吃好饭,火油炉子和热水瓶也拿走,我伲不敢用。”

阿囡听了呜呜地哭了,放下碗筷,跑到屋里去了。罗白棠也放下筷子,想跟上去,姆妈讲:“罗先生,走好,勿送。”罗白棠看一眼苑吉,苑吉捧着碗,半天不说话,最后说:“也好。下趟再来白相。”

罗白棠无法,只好慢慢朝外走。里头阿囡其实没跑远,就在墙边听着,这时更加放声大哭。罗白棠绕到窗外,说:“阿囡,我下趟再来。”阿囡扑到窗下,哭着说:“我晓得,侬勿会得来了,侬勿要骗我了。”罗白棠叫了两声阿囡,终究是没有办法,失魂落魄地走了。

阿囡在窗口看他走远,哭得抽抽噎噎,冲到堂屋说:“倷做啥啦?倷做啥啦?”边哭边说:“倷赶走伊,我勿要搭倷讲闲话了。”满脸泪痕地看着阿爹和姆妈,盼他们能收回刚才的话。

姆妈叹口气,说:“阿囡,伊爷娘勿会得答应的,伊再欢喜侬也没用的。”

阿囡心里其实是明白的,但心里的难过又不是明白就能抵得了的,想想真是没有办法,想想真是难过呀,想想又要哭,挨着姆妈坐下,把头埋在姆妈胸前,一声一声地叫:“姆妈,姆妈。我勿舍得伊呀,我勿舍得伊呀。”叫一声哭两下,哭得接不上气,哭倒在姆妈身上。

姆妈搂着阿囡,也哭了,讲“姆妈晓得,姆妈晓得。乖囡勿哭,过两天就好了。”阿囡抬起头,哀怨地问:“姆妈呀,要是勿会得好呢?”姆妈哭说:“痴姑娘,呒没勿会得好的伤口,就看侬让不让伊长好了。”阿囡就讲,“姆妈,我勿想让伊长好。”说完又哭了。

阿囡天天哭,坐在门口眼泪汪汪地看着罗白棠出现的路口,有时把罗白棠画的画一张张翻开来看,那上头有线勾的紫藤,墨描的芍药,炭擦的房子,着了颜色的阿囡。阿囡在摘花,阿囡在择菜,阿囡在做针线,阿囡回头在笑。阿囡看一张掉泪,看一张掉泪,对姆妈说:“姆妈,侬看画了像伐?”又说:“姆妈,侬勿要想着拿去烧了,要是烧了,我就勿要活了。”

阿囡整天在家里看画,镇上也不去了。阿妹几天没见到阿囡,不放心了,回家来看。看到阿囡的样子,悄声问姆妈,姆妈讲了,阿妹就说:“阿囡这个样子勿来事呀,要出毛病格。不如赶紧嫁了,怕是会得好些。”阿妹是想要是有个男人疼着阿囡,欢喜着阿囡,阿囡不整天想着学堂里的学生,心思转开了,只怕就好了。

姆妈说:“我也是格个意思,只是一记头○11叫她嫁拔啥人去?镇上棺材铺的封家来提过亲,被我回断掉了。”阿妹马上说:“姆妈,封家儿子不好嫁格。伊看上去就是一副短命的样子,封家老太婆又凶,阿囡过去要吃苦头的。”姆妈说:“我晓得,所以回断掉了。”迟疑了一下,又说:“前两天倒是有一份人家来相过亲,我看伊人太凶,勿大欢喜。勿过人家倒是一份好人家。”

阿妹就问是啥人家。姆妈就把青浦练塘的练家大少爷来过的情形讲了一遍,讲伊怎么凶,师爷又是怎么不讲道理,四个下人又是怎么壮怎么高。阿妹听了直皱眉,问:“伊就没讲是娶过去做大还是做小?你讲伊有三十岁好看了,格把年纪,勿会屋里没大老婆吧?格样的人家勿来事格。阿囡要是真的嫁得去,要被伊拉作死的。”

姆妈忙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又把当时怎么尴尬,怎么罗白棠正好带了同学过来,把那帮人冲走了。阿妹听了叹气,说:“格个样子,叫阿囡哪能会得勿动心呢?”

阿妹当晚没有回去,和阿囡挤在一床睡觉,和没出嫁前一样,一径逗她说话。说十句,阿囡答一句,说到后来阿妹没了精神,自己先睡着了,阿囡睁着眼睛直到半夜。

第二天阿妹一早起来,看太阳很好,就帮姆妈洗床单被单,洗好了用竹棒晾开,搁在“节节高”上。“节节高”是用第二年的竹子砍下来,削去枝叶,只剩两根三寸长的、并头长在一个竹节上的竹枝,挂在屋檐树杆上,竹枝朝上,两根“节节高”中间横搁一根竹棒,就可以晾晒衣被了。洗了阿爹姆妈床上的,又把阿囡的也洗了,晒得屋前都是床单被单,太阳晒在上头,散发出好闻的味道。

阿囡就坐在四面床单中间,拿了紫藤花蕊去逗金鱼来啜,一面在低声哼唱着本地小调《紫竹调》:“一根紫竹直苗苗,送与哥哥做管箫。箫儿对着口,口儿对着箫,箫中吹出鲜花调。问哥哥呀,这管箫儿好不好,问哥哥呀,这管箫儿好不好。

小小金鱼粉红腮,上江游到下江来。头摇尾巴摆,头摇尾巴摆,手执钓竿钓将来。小妹妹呀,清水游去混水里来,小妹妹呀,清水游去混水里来。”

唱着唱着就要掉泪,伸衣袖抹去了,舀了一勺鱼虫到鱼缸里,看着金鱼来抢食,轻声唱“小小金鱼粉红腮,头摇尾巴摆”,恍惚觉得床单外头站得有人,抬头看,瞧投在床单上的人影子不是姆妈和阿姊,她也懒得问,低下头又唱,“小妹妹呀,清水游去混水里来”。外头那人听了一歇,伸手揭开床单,走到阿囡跟前,问:“阿囡,唱情歌呢?”

阿囡闻声看去,见是那天来过练大少爷,也不吃惊,也不慌张,答话说:“啊,是呀。”

练大少爷这天没穿桑青绸衫,换了一件虾青茧绸长衫,戴了一顶西洋呢帽,墨镜仍然戴在脸上,听了阿囡的话,看不清有些什么想法,停一停问:“唱拔啥人听?”阿囡淡淡笑一笑,说:“勿唱拔啥人听,没人来听。”说完眼圈就红了。练大少爷在矮凳上坐下,用他一惯的低沉嗓子说:“学生哥儿呢?”

阿囡眨眨眼睛,眨下两颗豆粒大的泪珠,说:“勿来啦,勿会得再来啦。叫伊勿要来,伊就真格勿来啦。大少爷,侬讲格一点都没错,伊是勿会得娶我的。”

练大少爷听了,又不说话了,只管看着阿囡哭,过一歇又问:“阿囡,嫁拔我阿好?”阿囡说:“勿好。我伲姆妈搭阿姊讲,你介大年纪了,屋里一定有大老婆,小老婆,两三个勿稀奇。我去了要吃苦头的。”练大少爷听了倒笑了,说:“有我在,啥人敢拨侬苦头吃,我让伊滚蛋。”阿囡摇摇头,“勿好。侬上趟来太凶,我勿欢喜。”练大少爷就说:“我晓得了,今朝我就一个人来。”阿囡还是摇头说:“勿好。你年纪太大,我勿欢喜。”

练大少爷嘿嘿嘿嘿地笑,说:“格个就没办法。勿过年纪大的人也有好处,用不着听爷娘的,高兴娶哪个就娶哪个。”阿囡说:“唔,高兴娶一百个就好娶一百个。”练大少爷越听越有趣,逗她说:“娶了侬就不娶了。”阿囡说:“勿好。屋里还有两三个呢。”练大少爷说:“勿去睬伊拉就是了。”阿囡说:“勿好。伊拉会得打上门来的。”

练大少爷看她一眼,说:“看不出侬小小年纪,懂得倒多。阿拉两人去上海,让伊拉呆在乡下,这下总好了伐?”阿囡还是摇头,说:“勿好。侬下头的人眼睛不老实,我勿欢喜。”练大少爷说:“叫伊拉滚蛋,一个都不要。”阿囡一路摇头,“勿好。我勿欢喜侬。”垂下睫毛,一根根长长的睫毛被眼泪沾在了一起,“大少爷,阿囡欢喜了伊,就啥人都勿会得欢喜了。勿欢喜的人,嫁伊做啥?”神情淡淡的,根本不把他这个大少爷放在眼里。

练大少爷偏偏就被她这样的冷淡打动,说:“反正伊勿会娶侬,侬总规要嫁人的,就嫁拨我好了。”阿囡说:“跟侬来一道没意思,我宁可勿嫁,陪我伲阿爹姆妈。”练大少爷说:“伊拉勿会陪侬一辈子,将来呢?”阿囡说:“侬跟我伲爷娘差勿多大,总规会得死了我前头,到辰光我还是一个人。”练大少爷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又是觉得有趣,说:“胡说八道,我哪能会有得介老。”阿囡说:“我看差勿多。”

练大少爷只好跟着摇头,问:“你真是十三岁?还是说来骗人的?”阿囡也问:“十三岁是小丫头,侬要来做啥?倒杯茶还要怕伊泼翻脱。”练大少爷被她说得笑起来,“阿囡,侬老有意思。”阿囡也说:“侬今朝蛮好,做啥上趟子来要介凶?侬当侬凶,人家怕侬,就会得嫁拨侬了?侬越是凶,人家越是怕,才不来睬侬。”

练大少爷点头,说:“阿囡讲得有理。上趟是不好,吓着阿囡了。”阿囡说:“嗯。”练大少爷说:“侬要是肯嫁拨我,下趟都像今朝格能搭你讲闲话,好伐?”阿囡说:“勿好。我勿嫁。”练大少爷怒气上来,喝斥道:“阿囡!”阿囡索性转过脸去,不理他。练大少爷被磨得没了脾气,又恢复他的低声调,说:“阿囡,我这辈子还没求过人呢。”阿囡说:“啥人稀罕。”练大少爷气性又生,怒道:“除非侬勿嫁人,不然勿要想逃脱我的手心。”

阿囡轻蔑地一笑,“等到死也不会有那一天。”

练大少爷站起身,说:“好,阿拉就来看看啥人斗得过啥人。”

阿囡说:“随便侬。”

练大少爷冷笑一声,揭开床单的一角,回看她一眼,转身走了。

阿囡把头搁在手臂上,手臂搁在石桌上,看着玻璃鱼缸里的金鱼,又轻轻唱:“小小金鱼粉红腮,上江游到下江来。头摇尾巴摆,头摇尾巴摆,手执钓竿钓将来。小妹妹呀,清水游去混水里来,小妹妹呀,清水游去混水里来。棠哥哥呀,去了还回不回来?”

太阳西下,阿妹来收床单,看见阿囡趴在石桌上睡着了,脸上还有泪痕,叹一口气,把她推醒,说道:“阿囡,石头上冷,勿要睏了。”

阿囡揉揉眼睛,看着阿妹,问:“有人来过伐?”阿妹摇头,说:“做梦啦?”阿囡想一想,说:“勿晓得,忘记脱了。”阿妹说:“起来,帮我叠被单。”姊妹两人一只手拉一只被角,抖一抖,扯扯平整,两手相对地叠起来,抱回屋里,穿了针,重又钉好。

○1么什:东西。

○2格能:这样。

○3伊拉:他们。

○4烊:这里做“薄”讲。

○5拿摩温:蝌蚪。

○6金鲫鱼:金鱼。

○7吃生活:挨打。

○8一歇歇:一会儿。

○9爷娘:父母。

○10白相:玩,耍。

○11一记头:一下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