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刀横十三州

更新时间:2020-11-18 04:03:32

刀横十三州 连载中

刀横十三州

来源:落初 作者:君困 分类:武侠 主角:魏玉堂 人气:

《刀横十三州》是君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刀横十三州》精彩章节节选:踏歌江湖论英豪,是进也一刀,退也一刀,残生一线付惊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微风吹过,篝火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司空鸣猛然回神,忽然一股异香窜入司空鸣的鼻孔,他突然四肢无力的倒在地上,眼前也模糊起来,恍恍惚惚间他看到一个黑衣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在司空家,魏景明果真来收账了,他带着魏枭大摇大摆的走进这本来和谐平淡的院子里,干活的老奴们都偷偷的窥探着这个将司空家从鸣城最高处拉下来的男人。

他昂首挺胸,胡子鬓角随风飘动着显得老而弥坚,实际上是个老而弥奸的角色。他身后的魏枭手里提着一壶名为状元红的老酒,脸上好一个春风得意,爷俩二人直直的向着客厅走去,而司空渐鸿虽面露病色,却强撑着自己疲惫的身体在客厅喝着茶,等待着魏景明的到来,眉目间老态尽出。

“老大哥!”魏景明在司空渐鸿的对面坐下,也不绕弯子,他单刀直入的说道:“这次可不能再延期了,你那五百亩地也该松口了吧?”

“你急什么?先喝碗茶!”

话音刚落,赵伯就给魏景明倒上了一碗茶,并从他身后的魏枭手里接过那壶状元红,便退了下去。

魏景明看着绿油油的茶水,期间碎末飘零,他并没有喝茶的意思,开口道:“我尊你一声老大哥,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这么多年来,你真把我当过大哥吗?”司空渐鸿看着魏景明的双眼,“总要把我往死路上逼!”

“不把你当老大哥我会免息借你五十万两白银?是你把自己逼上了死路,”魏景明丝毫不避讳司空渐鸿的双眼,“大灾对我们生意人来说,是扩张势力的最好机会。你本可以听我的建议,不拘于这鸣城,而把生意扩展到整个宁安郡!”

“可你!既不龟缩自保,也不试图大赚一笔。一直坚持着所谓的仁义,花了全部身家去救那些愚民!”

“渡过了灾年,他们拍拍屁股走了,可你呢?”魏景明一字一句的说道:“读了这么多的书,都没明白天行有常的道理,迂腐至此,难道还要怪我逼死了你吗?”

“我应该照你说的做?”司空鸿渐不屑的继续说道,“赌坊、青楼、走私盐,还是去放阎王账?”

“说这些陈年旧事也没用了,”魏景明话锋一转不愿再和司空渐鸿掰扯,“想来你也知晓,前些日子鸣儿可是把我玉堂赌坊的人打成了重伤,我可以不追究,但是那五百亩地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吧?”

司空渐鸿看了一眼魏景明面前的茶碗,叹了一口气,掏出六张银票按在了桌子上,他失望的说道:“你始终还是连一口茶也不愿喝吗?看来你已经彻底忘记了十五年前的那碗高碎满天星,拿去吧,从此我们两清了!”

说完,司空渐鸿站起身来,咳嗽了几声,向着自己卧房的方向走去了。

所谓高碎满天星,实际上就是茶叶沫子,最劣等的茶。十五年前正是魏景明一碗高碎满天星,司空渐鸿才与他结为兄弟,给了他五千两纹银他魏景明才有了今天独霸这鸣城的造化,可谓二人的恩怨情仇皆在这碗茶中。

魏景明拿起桌上的银票,这里足足有五十二万两,这多出来的两万两想必是付给被司空鸣打伤的人的医药费,他眼神中充满了惊异与不解,这情况和心中出入太大,他本以为他已经将司空渐鸿逼入了绝境,却不料收网之时他司空渐鸿仍有余韵。

他看向司空渐鸿离开的背影,咬得牙齿咯咯作响,并说道:“那酒,就算给侄儿洗尘了!”

转身离开了客厅,思索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几个呼吸后他就把问题所在定格在了司空鸣身上,他若不回来本不该有这个变数。

“魏枭!”魏景明气势汹汹的边走边说道,“你下去查一查他是从哪里搞到的钱?”

“他不会是把地契给当了吧?”魏枭回答道。

“他还欠着钱家十多万,按照钱老头那脾性,五百亩地当得了六十多万吗?司空家的丝绸作坊在我们手里,这改桑为稻的五百亩对于他岂不是亏本的买卖?”魏景明继续说到,“这最后的五百亩地曾经可是上好的桑田,必须要搞到手!顺便安排人给我监视司空鸣的一举一动!”

“义父放心,孩儿这就去查。”魏枭恭敬的说道,“眼线孩儿早就安排好了,如今已跟随司空鸣离开了鸣城,约莫着这个时间他应该到了益州蜀地了!”

“好!”魏景明眼中露出阴郁,不知道又在计划着什么损招。

另外一边的司空鸣,他倒在唐家堡的大厅之上,一个弟子过来用熏香将他熏醒,他才恍恍惚惚的坐了起来,待得周边的景物凝实,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到了唐家堡内,抬头看去,只见唐老太太坐在机关椅上看着自己。

她如十年前一般,白发整洁的盘于头顶,坐在一个黑色的机关椅上,开口问道:“年轻人,你来我唐家堡,所为何事?”

顾不得打量整个大厅,司空鸣连忙回答道:“唐奶奶,小子此次前来是寻一人——唐明贞。”

“唐奶奶?”唐老太太眯起眼睛,想看清来人的模样,疑惑的问道。因为对于这唐门的掌门,很少有人敢如此亲昵的称呼她,她只觉得眼前的少年,容貌根骨有些出尘,并不能想起是在何处见过。

“是我啊,十年前的司空鸣。”见老太太如今已是老眼昏聩,司空鸣连忙补上一句。

唐老太太恍然大悟,十年前那小不点的模样浮现在心头,她点点头露出慈祥的面容,开口便道:“听闻你被逐下了天青宗,天青宗果真舍得你这根好苗子,任由你下山?”

“唐奶奶,这苗子再好,也不能坏了祖宗的规矩是吧?”对于唐门的情报收集能力,司空鸣毫不惊奇。

令司空鸣在意的倒是这看起来不大,却空荡荡的大厅,这四周阴影里到底有多少人在待命?十年前他觉得可能会有二十人,五年前他又觉得或许能有五十人,但是在天青宗待了十年,如今从充斥在其中的威压看来,这些阴影中少说也有一百人,不由得再次惊叹唐门藏匿身形的手段。

“真是一帮迂腐的老头子,”唐老太太带着鄙夷的声音说道,“不懂变通,满脑子都是规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