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多情公主无情剑

更新时间:2020-09-15 10:52:51

多情公主无情剑 连载中

多情公主无情剑

来源:落初 作者:白羽代儿1 分类:仙侠 主角:师傅红虎 人气:

《多情公主无情剑》作者:白羽代儿1,仙侠类型小说,主角:师傅红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个公主爱上了自己的师傅,江湖第一高手,也是武状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位下了马车之后,公孙银翼就这样驾着马车狂奔三日,中间一次都没有停下来过,只可惜了这漠北良驹,再这样跑下去只怕再有一日就该倒地不起了,可能在这样和时间赛跑的时候人们总是不能放松所以总是在最后关头才选择休息,所以现在还不是累死前的最后时候,所以现在就没有休息。

忽听远处传来了一声声的喧嚣,公孙银翼定睛一看就知是魔教手下,一个个奇装异服头顶黑布围住全部头发,在美人尖的位子带一个三角形的金色发卡,然后每个人都是手持弯刀,衣服灰黑相间,露出两条赤着的胳膊,看来应该是一批在沙漠上巡逻的手下,一共是十四个人,一个个直奔公孙银翼的马车而来。

看来已经是被发现了,要是和这十四个人打起来,自己肯定没问题,不出一个时辰定时要他们全都死光,但是,问题来了,车上还有两个不省人事孩子,自己就算可以一个打十四个,但是自己就两只手两条腿,要是这十四个人有十三个围住自己有一个去向那两个孩子下黑手,那么自己这趟也就算是白来了。

所以想到这里,他选择了逃跑,他虽然不会轻功但是一身外加功夫也算是练得炉火纯青了,能举起千斤巨石,能在三个时辰内跑一百五十多里路。

这时他已经轻松抱起了那两个孩子,趁着这些人还没有跑近马车,就立刻抱着孩子弃马车而去,准备沿着莫千血他们一路留下标记往前跑,要是前面找到个能躲人的地方,就准备立刻藏起来躲一下顺道休息一会儿。

马车实在目标太大了,三匹马狂奔的声音只怕三十里内都能听见马蹄声了,这样实在太危险了,很容易暴露目标,看来自己只能带着孩子小心些往前赶了。

这一边莫千血,凤十娘和李老头倒是很顺利一路上一个魔教的人都没有遇到,赶到流沙海时三人虽已都是很累了,但是还是坚持要马上采完金莲马上往回赶。

金莲开在流沙海中间,距离没有流动的沙漠大概有十丈远,这种距离无论是轻功再好也要在中间有一次足尖点地的借力,但是只要一下哪怕只是足尖也要把你卷进这流沙海里,成为这沙漠的一部分。所以办法只有一个,只能是绝顶高手才能做到。

李老头走到了一颗胡杨树的跟前掰下了三个胡杨的树杈,每个树杈都有大腿那么粗那么长。

只见凤十娘一跃而去,飞身朝向金莲的方向而去,凤十娘和李老头两人看来似已有了默契所以还没等莫千血惊讶的叫出声来,就看见李老头在凤十娘一跃而起的同时,撇了一块树枝,这树枝在落进流沙海的一瞬间正好就是凤十娘足尖所点之地,只一下凤十娘又跃起,第二块树枝同时飞出,落在了金莲的旁边,凤十娘足点树枝只一下,就完成了摘取金莲往回转身借力一跃的一连串动作,动作之快只怕普天下也找不出第三个来了,因为有没有第二个莫千血不知道,他不知道李老头是不是可以做出同样的动作,他只知自己肯定是做不成的,这天下也绝不会再有其他人能做成。

李老头看着莫千血转眼的眼神不禁一笑道,“小莫状元要不要也试一下啊!?”

“我?......我就不必了,你也太瞧得起我了。”莫千血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自然瞧得起你,你在过十年也一定可以做到的。我们不如相约十年后在此,再!聚!首!”凤十娘笑着道。

“我就应了你这十年赌约,到时候我也摘个金莲给两位老前辈瞧瞧,要是做不到我就给老前辈当牛做马一年如何!?”莫千血道。

“好!”凤十娘道。

“哎呀,闲话少说吧,我们还是赶快往回走才是,就剩三天时间了,我们还是赶快走吧。”李老头道。

说着三人就一起往来时路赶,在第二天碰到了抱着孩子正大步沿着记号往前赶的公孙银翼。

“你怎么抱着他们,马车呢?”莫千血道。

“我们遇到了魔教在沙漠上巡逻的队伍,他们人多,所以......”公孙银翼道。

“不必再说了,我懂。”莫千血打断了公孙银翼的话道。

“有没有水?我们的水刚刚喝完了。”公孙银翼道。

“我们的水也刚刚喝完了。”莫千血道。

凤十娘此时一脸的崩溃,道“怎么会这样,一点水都没有了吗?”

大家听见这一问句后纷纷摇头。

“没有水这金莲怎么化开啊!?”凤十娘苦着脸道。

“用血也能化开......本身含有金莲的血也能化开金莲。”李老头道。

“也好先救醒这少年再去找水源吧。”凤十娘道。

这时壮汉自怀中掏出一个碗来。

“还好你从马车上拿了碗来,要不也没有东西可以盛血,太好了,我们放血吧。”凤十娘道。

这时莫千血才第一次真正看清楚了青衣的手臂,从手心到手肘之间,有很多条伤口,十八条,现在正要下手划第十九条,他已经不忍再看,他转过头去,呼吸竟似也有些颤抖。

血化开了金莲,一碗金色的血喝进那少年嘴里,一碗血刚刚喝下去,那少年的气色看着就好多了,只是没有马上醒来。

凤十娘看着公孙银翼那一直死死盯着少年仿佛在等他醒来的表情,忍不住道,“他不会这么快醒的,要醒来需要一个时辰,我们现在找水源才是正事。”

“在这沙漠里三天不喝水我们就会死的。”李老头道。

“可是这......到哪里找水源啊?”公孙银翼道。

“我们刚刚进入魔教圣地的时候哪里不是有水源吗?”莫千血道。

“哪里很远,我们赶到那里需要三天。”李老头道。

“那总好过漫无目的的找吧。”莫千血道。

“就去那里吧。”凤十娘道。

话音刚落大家又已启程,一路朝水源方向而去。

第三天大家看见水源的时候经都像是疯了一样飞奔过去,一头扎进了水里,每一个人都像是马槽里的马一样,把头埋进了水里,一顿狂饮。

其实最可怜的是凤十娘和李老头,他们两个都已上了岁数,这次来这里救的人,救的也不是他们的亲人,他们本可以不着这份罪的,但是他们还是为了别人来了,想来天下所以的医者都是有这样热爱天下苍生之心吧。

大家泡在水里,过了一会儿,感觉每个人的精神状态终于都恢复了正常。

李老头才喘着粗气对莫千血说道,“你徒弟这两天我也没给他推行血脉,要不今天我就一次补齐,剩余五次就一天推完,这样她也能醒来了。”

“那赶快啊!”莫千血道。

“我竟喝了这美人的十九碗血,真是罪过,我将来一定会报答他的。”一少年人躺在水里坏笑着说道。

“她自有我守护着,不劳你费心。”莫千血冷冷说了一句。

“这美人啊,就该多几个人保护着才是,多我一个不算多。”那少年继续着他的坏笑。

“我警告你他不是你可以喜欢的!”莫千血道。

“为什么?因为你?”那少年道。

“公孙晓佳!早知道你......你这样我们就不救你了!”莫千血道。

“这还用你说,早知道我要喝这姑娘十九碗血才能活命我也会再考虑考虑要不要被救活,但是现在我已经活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我这一生报答这位美人。”公孙晓佳道。

“晓佳!你闹够没有!?要是一会儿这位小莫状元打你一顿我可不管。”公孙银翼道。

“父亲,我游历江湖两年,还没见过像眼前这位这么美的姑娘,在我看来,这世间唯有美人和美酒不可辜负,这姑娘我是追定了,再怎么说我身体里也留着她的血啊!”公孙晓佳道。

“你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看我今天不教训你!”公孙银翼道。

“父亲!我错了!再也不敢了......您知道我是爱您的!您怎么舍得打我呢!”公孙晓佳撅着嘴,瞪着大眼睛眨啊眨啊的盯着他爹,撒娇着说道。

莫千血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回想起自己十六岁的时候,自己是那么的想讨母亲一笑,但是却从来没见过母亲笑过,自己还亲手做过一碗糖糕给母亲吃,可是却换来的一顿责骂,母亲说他不该做这种无用功的。他的童年什么都没有,只有练功,直到现在他也没见母亲笑过。

他看着这个少年在想,像他这样会撒娇,他父亲又这么木讷慈爱,应该从没有逼他练过功,他甚至还会一些除了外加功夫外的上乘刀法和暗器,想必也不是他父亲教的,这孩子只怕是自己走南闯北的拜了不少师傅,看来也的确有两下子,在加上天资过人,将来武学造诣只怕比自己还要高些,要是有这样一个人在青衣身边喜欢她保护她感觉应该比自己强。

像自己这种为了复仇才来到这世上的人,只怕和青衣在一起会连累了她,而却最近几天发生的事就是最好的例子。他想到这里忽然有一种想把青衣托付给公孙晓佳的感觉。

“你知道那是谁吗?”莫千血看着青衣问了公孙晓佳一句。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身体里有她的血。”公孙晓佳道。

“她是青!衣!”莫千血道。

“当今皇上的女儿!?”公孙晓佳道。

“是。”莫千血道。

“这位就是武林中传闻的第一美人,怪不得这么漂亮。”公孙晓佳的神情似是更高兴了。

“你为什么这么高兴?”莫千血不解道。

“因为我忽然发现我喜欢的人是这么的好,看来我也要变更好才行......她是你的徒弟对吧?”公孙晓佳道。

“对。”莫千血道。

“我也做你徒弟可好?”公孙晓佳道。

“好。”莫千血道。

其实莫千血现在心里只是觉得多个人爱青衣更好,自己怕是只能给她灾难。

“师傅!”青衣传来一声气若游丝地声音。

莫千血回头看去,看见已经苏醒的青衣,她的脸色是那么的差,看起来是那么的虚弱。其实不管是谁被放十九天的血脸色都绝不会好看的。他走过去握住了她冰凉的手,心疼的不行,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就用他的手去捂她的手,满怀关心的看着她。

“师姐!”公孙晓佳连跑带颠的跑了过来笑着看着青衣。

“谁是你师姐啊?我不认识你!”青衣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的虚弱。

公孙晓佳抿着嘴不说话,眨巴眨巴眼睛,似是在思考该怎么让这位师姐身体快点好,她的声音听来太让人心疼了。

“前辈多谢了!”莫千血走到李老头面前深深鞠了一躬说道。

“客气了,不必如此多礼,记得陪我们去采雪晶就行。”李老头道。

“一定一定。”莫千血道。

“我也得为您做点什么吧,要不就大家一起吧,人多力量大。”公孙银翼道。

“父亲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又不是您的,我会陪他们一起去的,您回家就行了。”公孙晓佳道。

“我看也行,他既认了我做师傅我会好好照看他的,您大可放心离开。”莫千血道。

“小莫状元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就先离开了,后会有期。”公孙银翼道。

“父亲慢走。”公孙晓佳道。

“臭小子,记得要听你师傅的话,你自己也好好注意身体。”公孙银翼说完就转头飞快的走了,毕竟他的金刚门也不能老是没有他这个掌门在,金刚门外加功夫天下第一,但是自己的儿子偏偏不太喜欢外加功夫,说一个个都练成了傻大粗,非要去学什么刀法暗器,一天到处惹是生非的,就知道在外面到处拜师傅,看谁好就拜谁,不过也算这小子有本事,一天天的到是真能拜些好师傅。

莫千血走回青衣面前看了看她,心里很担心,脸色这么差可怎么办啊,现在又要赶去北冥的雪山,舟车劳顿,到时候肯定特别辛苦,莫千血想了想道,“不如你先回都城好不好?”

“不好,我不要自己回去。”青衣道。

莫千血一看青衣态度如此决绝,便也不再说什么,走过去抱起了青衣就往前走。他还能做什么呢,他只能尽最大的力量不让她受累。

“我们这几天在魔教地盘除了公孙银翼以外,就再没有碰到魔教的人,不正常!太不正常了!我记得我们上次来的时候,可是前前后后遇到了六七拨人呢,而且有一波里面的一个人功夫可好了看起来应该是魔教里数一数二的人物,当时我和老太婆联手重伤了他,可是我们也受伤了,这天下能伤我们的人还真不多!”李老头道。

“魔教确实有很多高手,我听我娘说起过十八年前魔教大举进攻中原,想要一统中原武林,后来打了不到一年中原武林的十五大门派就不行了,皇帝担心唇亡齿寒,所以派了大军前来支持,最后朝廷和江湖门派联手才打败了魔教,这样看来魔教确实很厉害,但是我们这次来并没有看见魔教的人,想来真是奇怪,魔教的人都去哪了!?”莫千血也突然疑惑起来。

莫千血四下观看,这里除了漫天黄沙什么都看不出来,每隔着几丈远的距离就会有伶仃几颗的胡杨树,屹立在风沙之中,这里除了那唯一的一个水源,已没有其他的水源了,至少四百里内不会在有,整个沙漠也就两三处水源,这人怎么也该住在水源附近啊,可是一个人都没有。

大家不禁陷入沉思。

“魔教的人难道都住在沙漠深处?”莫千血看着李老头疑惑着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们还是不要管了,还是尽早赶到北冥雪山吧,现在已近十月,北冥雪山会越来越冷的,我们越早赶到越好。”李老头答道。

李老头话刚说完,几个人就往沙漠外走去,天连着黄沙,黄沙连着天,一望无际,他们用水袋装满了水后就这样头也不回的走了,从这里走到最近的城镇其实也不近,有三百里路呢,这一次没有马车的他们,也不再像赶着救人那么急了,一路上休息的次数也多了起来,几个人都有说有笑的赶着路,气氛确实愉快了不少。

这样的感觉是青衣最喜欢的,她难得看见师傅笑了两回,她也开始喜欢上这里了,她觉得这里的沙子很温暖,她经常光着脚踩在上面,每次她这样做,公孙晓佳总是要凑热闹一起跑去和她踩沙子,然后还不忘逗青衣开心,公孙晓佳哄女孩子确实有两下子,所以每次青衣都会被公孙晓佳逗得直乐。

莫千血看着眼前的公孙晓佳和青衣觉得他们特别幸福,非常幸福!他忽然也有一种冲动,带着青衣一走了之的冲动,不为别的,不理会别的,就为自己,不去想复仇,不去想母亲失望的眼神,不去想自己小时候体弱多病,母亲为了救自己连续四十九天整夜整夜的不能好好休息为自己准备药浴,不去想母亲的好,便不再惧怕她失望的眼神,便可以一走了之,可是莫千血怎么做的到,他的母亲一生已经受了很多苦,难道连自己这个亲生儿子都还是要这样背叛她吗!

其实这样看着青衣开心自己也就开心了,或许看着她开心才是现在自己最该做的事,自己在大仇得报之前实在不配开心!

他们已经不知不觉走了二百多里路了,大家饿了就吃凤十娘带的饼,渴了就喝沙漠里挖出的带着沙子的暗泉水,累了就睡在沙地上,有时候还会在沙漠里看见沙鼠,沙狐,还有鹰,无论看到了哪一样,大家都会在第一时间把他们打来吃了,这几天过的看似有些艰苦,可是这确是大家最开心的几天。

每个人都这样觉得,因为这里没有江湖纷争,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从没有过的平静,而却也从不会觉得无聊,因为有一个很会讲笑话的公孙晓佳,还有一个笑点很低,笑声又很大的青衣,有时候公孙晓佳的笑话并不怎么好笑,可是青衣却总是笑的很大声很开心,也因此总会感染旁边的人。

就这样继续走下去大家看见......蝴蝶!沙漠里的蝴蝶,五颜六色的蝴蝶,在一个湖水旁边有很多的蝴蝶,看起来像是海市蜃楼,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蝴蝶,这里太美了,青衣雀跃着站在蝴蝶的中间,不知不觉的跳起舞来,她的舞,看起来就像这些蝴蝶一样,那么迷人,青衣善舞也善武,她就是这么的多才多艺,她好像生下来就是为了让人们夸奖她的,她总是能轻易的做好,学好所有的事情,不过她也总是努力的。她的一切也是她努力得来的,不是天生就会的,但是努力的人总是会得到老天更多的眷顾不是吗!因为她的这张国色天香的脸确是与生俱来的。

四下环顾这里茫茫黄沙,除了有一个很清的湖,还有这湖水的边缘长着一圈不知道是什么的花外,这里就什么都没有了。人生是不是也是这样,只要是你想要的生命总不会辜负你,就算是沙漠里也有这样的蝴蝶圣景。

“师傅这里好美啊!”青衣舞毕,雀跃的蹦跳着,跑到了莫千血面前。

“就这么几天的功夫你的气色好多了,还真是年轻啊,看来身体恢复的速度可是比我这个师傅快得多。”莫千血笑着道。

“师傅也年轻,师傅在我眼里一直都很年轻。”青衣也很开心的笑着道。

“青衣在过两年就十八了,我在过两年就三十了,这怎么一样!”莫千血苦笑着摇了摇头。

“师傅三十也没有关系,师傅长得像十八啊!”青衣俏皮的说着。

“哼......油嘴滑舌!”莫千血道。

“在过两年我也十八了,原来我和青衣同岁啊!”公孙晓佳道。

“何止我们同岁,我们上面两个师哥,和你的一个师姐大家都是同岁。虽然同岁但是拜师顺序还是有先后的,你这个小师弟记得要听话啊,要不然我这个做师姐的就罚你哦!”青衣道。

“我听说在北满的皇族,十八岁成人礼都要自己出去猎一头老虎才能算成年!不知道我们到时候会来个什么样的成人礼!?”公孙晓佳道。

“五个人一起过成人礼啊!那我们可以五个人一起创建一套剑法,不用很厉害,比林家庄的那套七人剑法厉害就行!”青衣抿着嘴眼睛里忽然露出一丝杀意一闪而过。

“林啸宇的林家庄吗?”公孙晓佳疑惑的问了一句。

“对重伤我的就是林啸宇!只可惜他有七个孩子,组成了一套极厉害的剑法,要不然给我三年时间我相信我的武功也可以杀了他,只可惜杀他还有过他七个儿子那关!”青衣咬牙切齿道。

“青衣我已答应过不再去林家寻仇!”莫千血道。

“你答应又不是我答应,他把我伤的这么重我还不能找他报仇啦!?师傅你有你要杀林诗儿的理由,现在也有不杀她的承诺,但是这些都和我无关,我就是要杀林啸宇,自己亲手杀,不过他的七个孩子我就请师哥师弟们一起杀,就这么定了,现在就开始研究剑法组合,到时后等我们十八岁一定来一套威震天下的剑法。”青衣信心满满的说着。

“行,师姐做什么我都举双手赞成。”公孙晓佳道。

大家在这里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又开始了赶路。

很快便到了城镇,到了城镇后,青衣便松了口气,道“可算是来到缘城了,我们前几天一直不在我父王的领土之上,现在也总算可以安心了。”

“你有不放心吗?我看你挺开心的啊!”公孙晓佳道。

“师弟说的是,不过我还是更喜欢父亲的领土多一些。”青衣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