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朔风凌冽

更新时间:2020-09-15 11:06:18

朔风凌冽 连载中

朔风凌冽

来源:落初 作者:芊梨落 分类:仙侠 主角:师傅呼啸而过 人气:

完结小说《朔风凌冽》是芊梨落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师傅呼啸而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说:没有别人,都只有我~他说:女孩子家家的,喝那么多酒做什么?要学会珍惜自己~他说:那我吃醋也没毛病啊~他说:或许你可以考虑嫁给我啊~他说:就是有我在,你可以继续你的天真啊!想怎样怎样,尽情随心所欲,因为有我在身边保护你啊~他说:那真是在下的荣幸了,就这么被凌女侠你给取了,实乃可喜可贺哇~他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能不能不要总把自己当铁打的一样?别人能娇生惯养,你就天生是吃苦的么?能不能不要总这么不疼惜自己?你不疼,我疼!他说、、、他说、、、他还说了些什么,我都没有记住。因为他有点啰嗦,我有点马大哈有点二。只是,我记得他说的我都好感动,我记得我总表面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心跳有点加速。于是怎么办呢?我准备将他据为己有好了。就这样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再比如他在一个“情”字上的执着,简直也近似于走火入魔,其实一直到最后我师父终于离我而去的那一刻,我也都不知道他真实的年龄到底多少?反正我只知道自我记事起他似乎就是那样一副老头儿的模样,然后一晃数年,我已长大成人,清竹峰上的苦寂花开了又落,我师父却依旧还是那样一副鹤发童颜、清瘦修长、仙风道骨的老头儿模样,似乎一分没多、也一分没减,却也自始至终永远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去的寂寞模样。我小时候曾经以为我师娘是生老病死自然离去了还是怎么的,结果后来听我年纪已近花甲的大师兄像说故事一般说给我们后来的末尾的这几个师兄妹听时,我才知道原来我们自始至终就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师娘,如果非要说有,那便是活在师傅还年轻时心灵深处的一个影子而已,反正大师兄就是这么说的。

据说我师父那时候正是年轻潇洒、一表人才的好年纪,再加上当时已是技艺超群、名师之徒,江湖中对他中意的女子自然不在少数,但师傅却从未动心,也不知是否可以归纳为年轻气盛、不解风情?然而,正当大家都以为他可能纯属天生在感情方面比较愚笨、迟钝之类的时候,我师父却偏偏就在武林同盟大会上对一个女子一见倾心,并且自此后心心念念乃至牵挂了一生都从未放下。

“那么,那个女子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一定是长得万分美丽动人、摄人心魄的吧,不然又怎会让师傅如此钟情?”

我那时候仗着年幼无知,所以向来是想什么说什么,从不懂得避讳,当然,师傅师兄们向来便也都宠让着我,不知者无罪嘛,所以哪怕我再说出多般惊天动地的话语来,也大都只是摇一摇头,一笑而过。当然,我这份年幼无知所带来的好处,不久后便也被平日里颇为调皮伶俐的几位师兄们发掘了出来,于是后来就渐渐演变为,有时候其实我根本就什么都没有想,却也总会生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说法来,而这些问题的源头却其实完全寄托着某位师兄的思想,他们发现虽然他们自己不可以随便乱讲,但自从有了我这个代言人之后,原本枯燥漫长的日子都变得有趣了不知多少倍。

所以此时,当我对着向来颇为威严的大师兄如此这般提问的时候,最兴奋和期盼答案的其实还是我那几位平日里将代言权全权托付与我的师兄们。

大家都大睁着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大师兄,只等他给出一个确切的描述来好让我们心服口服,却谁知大师兄慢慢悠悠呷了口茶,只轻轻吐出的几个字还是令我等大失所望、大感惊讶。

“自始至终,那不过是一个背影而已。”

大师兄就这么再平常不过的语气描述着,可能因为在他这里,这早已是个琢磨了千遍万遍早已没有任何新意的话题。

而在我们这里,顿然有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惊讶之感。

怎么会?怎么可能是这样?大家面带夸张的神色、东张西望的交换眼神,也或者左右环顾、面面相觑。

然而,最后可以将这个疑问直接表达出来的却还是我,所以大家此时早已不约而同的将目光中的期待全部寄托在了我的身上。

“怎么会呢?大师兄不会是在跟我们说笑吧?连面都没见过只见过一个背影?就会让师傅牵挂了一辈子?我们不相信。”

于是我便凝聚着众人的愿望,夸张的耸着两肩、摊着双手、一脸不置可否的看着大师兄。

而大师兄却只是淡淡看了我一眼,目光再淡然的扫过大家:“不可不信,因为这便是真实的不能再实的事实。不然,又怎会凸显出咱们师傅的一个独特一个痴字呢?”

“对啊!”

我突然一拍脑门:“我明白了,难怪对面山里的绿松婆经常跟我嘀咕,说我家师傅整个就是个情痴,痴的早已走火入魔了呢!”

我话音刚刚落下,便见众师兄们已经同时惊讶的张开了嘴巴指着我:“噢!你、、、”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口,于是抬手急急去捂,没想到就已被大师兄给抢了过去:“哦!你,你个小毛丫头,居然还偷偷儿的跟、、、”

“哦!大师兄,你,你居然偷偷的在这里说师傅的坏话,我们明白啦,嘿嘿、、、”

危机时刻,我立马灵机一动,抬起小手指着大师兄反咬一口,整个局面即可得到反转,现在剩下众师兄们张大嘴巴瞪着眼睛去看向大师兄:“噢!你、、、”

“好吧,黄毛丫头,算你赢!”

大师兄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笑了两声,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样子举步朝门外大摇大摆而去,临出门时却又不甘心似的转身来悻悻的指着我那帮可爱到天生无邪的众师兄们:“你们这帮墙头草两面派啊!好好一个小孩子,迟早被你们给带坏了去。”

然后大师兄走了,剩下众师兄们围着我各种羡慕赞赏:“我说婉儿师妹啊,你怎么那么厉害?居然把大师兄都轻易的打败了?看看你刚才那脸微笑啊!简直太特么的阴险了!”

“那是啊!我谁啊?我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闵女侠啊!”

我骄傲的左手叉腰,右手握着小拳头、翘着大拇指指着自己,满脸神气的对着众师兄们哼哼唧唧炫耀,众师兄们被逗的哈哈大笑个不停。

我是师傅最小的弟子,也是他一生中唯一收的一个女弟子,这时候我大概五六岁的样子,却总是被师兄们众星捧月般的捧着、呵护着,成天耀武扬威、调皮捣蛋的像个女霸王。

玉衍是我最小的师兄,他比我早三年进入师门,但因为自幼体弱多病、性格又内向的像个小女生,所以我每次见到他时他都只是羞涩的躲在六师兄背后,只露出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一脸羡慕又崇拜的看着我,搞得我常常有种想要模仿其余师兄们唤我一般的口吻唤他为小师妹,且有种想要保护他的冲动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