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散修八荒

更新时间:2020-04-20 07:37:38

散修八荒 已完结

散修八荒

来源:落初 作者:漫漫路如血 分类:仙侠 主角:韩胜灵石 人气:

火爆新书《散修八荒》是漫漫路如血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韩胜灵石,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个世界没有功法,四大仙门万世不灭。这个世界功法管制,修炼只靠钱和关系。底层无人权,路边常有冻死骨;仙门宾满座,醉生梦死求长生。如此修仙!来自天朝的少年,在绝望和不甘中,如雄狮般咆哮:同样是修士,为什么散修不如门派弟子?同样是人类,凭什么散修便低修士一等?生而为散修,就注定背负原罪吗?我不信命中注定,如果你们也不信,那就一起去打碎这个腐朽的旧世界吧!散修失去的只有锁链,而他们将得到的,是六合八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澜沧府荒山镇,在作坊东边的山脚下,韩胜默默站在张叔坟前。

他没有去找张叔的家人,因为信件里面只有一幅幼稚的毛笔画,小女孩拉着父母的手,在回家的路上蹦蹦跳跳。

韩胜对张叔的来历知道的很少,他甚至不知道张叔的姓名。只听过一些零散消息,张叔是作坊里工作时间最长的散修,和他同时期进作坊的人,基本上不是被辞,就是高升。他为人温厚,从不抱怨,五组组长和他关系最好。

也许找到五组组长可以得到张叔家人的消息。

但在此之前,必须筑基。

“我走了,”韩胜喃喃道,“我还会回来的。”

他转身离去,新筑的坟墓前,插着一块木板,上面刻了六个字:“恩师张叔之墓。”

没有刻立碑人的名字,因为大仇未报。

等杀了云三,提头来刻名。

“他真的是这么说的?”在坊主私人的休息室里,云三端着茶,紧盯着面前的巡查员。

李蛮子在坊主的压力下连呼吸都有些艰难,他在脑海里再度回想一次当时的情形,点头道:“就是这么说的,等他成功筑基,就上门来讨命。”

“天大的笑话!”云三放声大笑,“一个进坊四年的练气散修,无钱无权无功法,还妄想筑基成功,一步登天!”

李蛮子顿觉浑身一轻,忙谄媚附和道:“小人也觉得这小子恐怕是得了失心疯,不知道天高地厚。神州修行者何止千万,筑基修士不足千分之一,况且现在末法时代,法则混乱,就算他修炼到老死,也休想筑基!”

云三挥了挥手:“你回去巡查吧,此人无关紧要,现在宗门催要紫金耀光铠催的厉害,你回作坊的时候,记得隔几天就找个不听话或体弱的散修收拾一顿,省的他们不知天高地厚,蒙混偷懒。”

“是!”李蛮子狞笑,“小的保证让他们服服帖帖,玩命工作!”

等李蛮子离开休息室,云三的脸又阴沉下来。过了一会儿,他从桌子下摸出一个雪白的螺壳,犹豫片刻,轻轻吹了起来。

下一刻休息室的门被直接洞穿,一道灰白飞剑在室内飞舞,里面还有男人的声音:“敌人呢?敌人在哪?”

云三无奈道:“小四,这里没有敌人,我有事拜托你。”

飞剑停了下来,里面传来愤怒的咆哮声:“我说过多少次,叫我老四!”

随着咆哮响起,飞剑猛的爆发出刺眼的白光。白光过后,一个身高不足一米的侏儒恶狠狠地跳上桌子,一把夺过云三手中的茶杯,只喝了一口便呸呸地吐了出来,怒骂道:“老三你有病啊,这是什么鬼茶水,不放蜂蜜冰糖芙蓉糕能喝?”

是你自己有病吧!云三扶额,他实在不想喊出这个活宝。当年下山管理作坊时他就向长老申请过了,能否换一个人协助自己,可惜兄弟六个竟没人愿意和云四搭伙。他Xing格古怪,除了打打杀杀外各种生活习Xing都与常人不同,如果不是云三特地给他找了一屋子秘籍丹药格斗人偶,只怕整个作坊都要被掀个底朝天。

好在云四修为高强,足有筑基巅峰实力,尤擅实战,同境界内以一敌三不成问题,留在身边也算是一张底牌。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云四把茶杯摔在地上,焦躁不安:“我他娘最烦你们这些磨磨蹭蹭的家伙,再不说话我就回去闭关了!”

“慢着!”云三站起身来,“老四我需要你帮我杀一个人,一个叫韩胜的散修,我这里有他进作坊时的画像和资料。”

“哦,就这小子啊。”云四接过资料,随意翻看两眼,嗤笑道:“老三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一个进坊四年练气中期的散修?就这垃圾还用我出手?”

“我这是以防万一,”云三沉声道:“有些人是说不准的,我怕的就是遇到那种人。”

“你是说天才吗?”云四的眼睛冒出绿油油的光,他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

“没错,”云三故作悲愤道,“小四你这么努力,怎么能被那些靠天赋在修行上**的人赶超!”

“哈哈哈哈!天才天才!”云四的脸扭曲的可怕,他狠狠一掌拍在桌子上,霎时间整张黄花梨木桌化作木屑,飘飘洒洒落在地上。“什么狗屁天才!统统给我老子死!”云四化身为剑,“嗖”的一声直上云霄,去追杀韩胜。

离开房间时他留下了一句话:“不要叫我小四,否则下次碎的就不是桌子。”

“好的老四,”云三从善如流,果断改口。

等确定云四已经远去,云三缓缓蹲下身子,将韩胜的资料一张张聚拢起来。当他看到资料上的画像时,露出讥讽的笑容:“不管你是不是天才,在疯狗云四面前,都死定了。”

你以为我会给你成长的机会吗?我云三要么不做,要么做绝,快刀斩乱麻,一举定乾坤。把危险消灭在萌芽时期。

身为云海宗三大坊主之一,能以筑基实力掌控兵器作坊,云三靠的不是马屁和运气。

谁敢与我为敌,那是必死无疑!

澜沧府,神州九省十三府之一,地处西南,依山傍海。云海宗的本部就在澜沧府的北面。

韩胜刚进澜沧府的时候,被其繁华昌盛的景象震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人人绫罗绸缎,家家生意兴隆。街上行人来去匆匆,路边小厮笑容满面,更有一些花枝招展的女子大庭广众之下强拉着路人进楼喝酒,这一切都让第一次进城的韩胜大开眼界。

“这位兄弟,清风阁到了,”前面的马夫不耐烦道:“你想看的话大可以下车看个痛快,我这还等着去买柴火呢。”

“哦,”韩胜这才反应过来,从怀里摸出一张一百灵石的钱票,塞到马夫手上。

马夫拿着钱票苦笑:“大兄弟,我现在身上找不开,你有五十的灵票吗?”

“不用找了,”韩胜走向清风阁,“能在路上碰到你也是缘分,只要记得别说拉过我就行。”

马夫大喜,高声喊道:“大兄弟,你放一百个心,就算被人吊起来打我也不会说一个字!大兄弟这么豪爽,一定会时来运转,多福多贵!”

韩胜挥了挥手,这马夫是他在出山的路上遇到的,听说他去清风阁便拉上了车,本来说好的三十灵石,只是韩胜付钱时才发现自己身上最低都是一百的面额,也算是充当一次大款。

不过能在一刻钟内赶到澜沧府,这一百块灵石不亏。

清风阁,澜沧府最大的丹药市场,形若宝塔,共有七层。越往上走丹药越珍贵,甚至传闻顶层有地级灵丹,可以起死回生延命千年,当然也只是传闻罢了。

韩胜此刻对地级灵丹没有兴趣,他站在清风阁的大堂内,里面清风徐徐,花香袭人,室内布置颇为雅致。可惜韩胜无心欣赏,他正仔细看着面前的说明牌。

牌子上是一幅清风阁的平面图,从一层的“鱼跃龙门”到七层的“半步真仙”,每层都有详细说明。这时一位青色道袍的少女悄然走来,向他弯腰施礼,朱唇轻启:“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呃,”韩胜第一次和少女说话,神色局促不安,“那个,我打算买一颗筑基丹,请问在什么地方?”

“您好,筑基丹在二楼‘道门新秀’区,若您不嫌弃,我这就带您过去,”少女的礼貌无可挑剔。

“好吧,”韩胜挠了挠脑袋,“麻烦你了。”

“叫我青玉就好,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张书。”韩胜淡淡道。

一路无话,韩胜跟着青玉径直上了二楼。在灵气逼人的竹门外,青玉从长袖里摸出一块玉简来,只在竹门前一晃,门缓缓打开,热火朝天的讨价还价声顿时冲进了韩胜的耳朵。青玉微笑道:“二楼东北角便有专卖筑基丹的店铺,不知张书道友还需要青玉的陪同吗?”

“不必了,”韩胜摇头,“我想知道等一下该怎么出来?”

青玉笑道:“清风阁的门难进易出,只要道友想出来,走近门它自然会打开。”

韩胜点头致谢,走进了二楼。

“Cao他娘的!”作坊下的荒山小镇,云四黑着脸悬浮在空中,布店伙计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生怕被这个喜怒无常的修士一剑劈死。

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上午一个年轻修士突然倒在店里,好说歹说把他给哄走了。结果下午就冒出来一个凶神恶煞的矮修士,二话不说就劈了他家的店门!

“凡人,给我滚过来!”云四吼道:“那小子从你家店里出去后又到哪了?”

伙计哆哆嗦嗦地挪了过来,连说话都结巴起来:“大……大仙,我……我真的不知道,他好像……好像上山找大夫去了。”

“好像?”云四咆哮:“再模棱两可老子就把你抽魂夺魄!”

伙计扑通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大仙饶命啊!那人的确上山去了,不,是肯定!他肯定上山去了!”

哭了一阵,没见什么动静,伙计偷偷瞄了一眼,那矮修士已经走了。

云四在山路上焦躁地飞来飞去,他只知道韩胜背着一个老头下山上山又下山,可是第二次下山却没人看到。

无论如何,不能回去找云三求助,他拉不下面子。

“他娘的!”云四气的呼哧呼哧响,眼看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拖得越久丢的脸越大。他咬咬牙,右手飞速掐着法印,一道白光在他身体内部亮起,云四整个人都缩成一团,等白光消散,他变成了一条灰白色的土狗。

“小子我要杀了你啊!”云四咆哮道,随后鼻子用力嗅了嗅空气,转身向澜沧府狂奔。

此刻在澜沧府内,韩胜走进一家客栈,在吩咐过不许任何人打扰后,他松开了一路紧握的右手。拇指大的透明玉瓶里,有枚如太极一般的蓝色丹药。

这就是他花尽全身积蓄,七万灵石买来的一颗筑基丹。

看着那枚筑基丹,韩胜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狂喜,大笑起来。

这可是,万仙盟盟主,昆仑山掌门炼的筑基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