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聊斋山主

更新时间:2020-11-20 03:47:17

聊斋山主 连载中

聊斋山主

来源:落初 作者:风扬金玲 分类:仙侠 主角:陈诚郎君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聊斋山主》是风扬金玲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诚郎君,书中主要讲述了:占据群山,镇守地府,总摄群妖。陈诚到了聊斋世界,成了一个山贼,没有天庭,没有阎罗,本想安静的修炼,争取活的长久,却在不经意间,引导大佬成立了天庭,促成了修士的统一,成了人间帝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还是陈诚穿越过来后第一次下山,现在已经是深秋入冬的时候了,天高云远,荒野里人迹稀疏,偶尔远远的路过村镇,也是一片萧疏荒凉的情景,坯房篱墙低矮质朴。

就在村镇不远处,甚至还有野狼在荒野里游走觅食,若是单独一人外出,很可能会成为野狼的口中食。

在这里,文明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

一路无话,十九日晚,陈诚带领的一队人就到达约定地点,这是一座小土山,树林茂密,阳光斑驳,很适合躲藏,此时另外两队还没有到,吃了些干粮,各自席地而眠。

第二日早上,日上一杆,另外两队人也各自到达,众人稍稍聊了几句,陈诚派人联系已经混入严贡生家的张瘸子和哑巴二人。

未几,张瘸子跟着前去联络的喽啰来到树林,见三个当家都在,顿时欣喜起来,汇报道:“大当家,两位当家,我和哑巴现在都在后厨帮忙。因为是跟着福宝酒楼的厨子过来的,马家没有人注意我们,听说本县不少有钱的乡绅都会来,连县衙里三班六房的头面人物都会来不少,这次可真是大买卖,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林红玉忙道:“衙门也会来人么?都有些什么人物。”

张瘸子不以为意道:“管他什么人物,到时候我跟哑巴在饭菜里下了蒙汗药,任他大罗神仙也要栽。”

林红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让你说就说,啰嗦什么!”

张瘸子讪讪一笑道:“不太确定,不过听人说铁手神鹰何三泰和金睛大圣梅不展可能会来。”

林红玉看向陈诚,犹疑道:“哥哥,这两位捕头都是成名二十年以上的高手,且江湖经验丰富,恐怕未必会中计。若再加上严家的护院,庄上的庄丁,此行实在危险。”

众人一听,顿时小声议论起来,尤其是那些新手,脸上透着些胆怯。看来衙门里的高手对山贼还是很有威慑性的。

韩铁三低喝一声,道:“都闭嘴,听大哥的。”

陈诚也知道有危险,但成功率还是蛮大的,他在山上早就想到了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再说都到了眼前了,怎么能退缩。

同时,又有些对林红玉无语,这家伙总是动摇军心,这种话私下里说就好。

不过陈诚倒是没有太在意,在他看来林红玉心思单纯,性子要强,只是心里可能有些故事,对一些东西执着了些。

陈诚笑了笑道:“大家不要担心,三当家的顾虑我早有预料,这两位捕头也不是什么小人物,只是去严家道贺而已,又不会一直呆在严家,我们会在后半夜动手,那时候这些衙门里的头面人物早都走了,咱们只要对付严家就行了。”

“再者,严家豪富,钱粮无数,干了这一票,这一冬,咱们就吃喝不愁。到时候大口喝酒,大口吃肉,金银有的是,兄弟们难道愿意还过苦日子?”

韩铁三马上接口道:“大哥说得对,我们都听大哥的。”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起来,一时间众山贼众志成城,统一了思想。

有道是,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山贼们都是俗人,没有哪个对着财富没有想法。

林红玉也不好说什么了。

陈诚暗自欣慰,这韩铁三真是好同志,懂得配合,值得重点培养。

商量好细节,又仔细对张瘸子吩咐道:“你和哑巴要找准时机,在今夜最后一波酒饭里下药,下药后及时通知我们。”

又拍着张瘸子的肩膀道:“若没有时机,不可强行动手,兄弟们的安危最重要。”

张瘸子感动得无可无不可,拍着胸脯道:“大当家的放心,我们心里有数,必定办的妥妥当当。”

说着拜别众人,转身而去。

陈诚众人则就着温和的阳光各自补觉,晚上天气冷,大家都没有睡好,如今白日里天气晴朗,困意就上来了。

到了傍晚,众人打起十分精神,等着报信的喽啰。

陈诚也是第一次有这样的体验,心情难免有些紧张,但装的十分淡定,还有闲情逸致给山贼们讲段水浒传的故事。

听得山贼们热血沸腾,没想到山贼还是这样一份有前途的职业,能让好汉们这么向往,可惜陈诚没跟他们说到招安的桥段,要是讲了,不知道他们作何感想。

戌时三刻,大约晚上八点左右,报信的小喽啰就回来了,张瘸子竟然也跟着回来了,林红玉问道:“张瘸子,你不在严家支应,怎么跑出来了?”

张瘸子笑道:“三当家别急,听我仔细说,严贡生那老东西太好笑了,带儿子去县城接亲,他竟然克扣吹鼓手的银钱,吹鼓手们到新娘子家撂挑子不干了,没有吹鼓手,祝家的人当然不让接新娘子。”

说着咧嘴笑道:“那老东西竟把吹鼓队告到了县衙,县老爷说了,‘严贡生荒唐无礼,不受此案’。此刻严贡生正在县里找关系,说非要打吹鼓队的板子,如今吉时早过,这边迟迟不开席,宾客们早就走的差不多了,我们现在闲得不得了。”

众人哈哈大笑,纷纷惊叹。

子时刚过,一阵隐约的吹打声传来,新娘子终于接来了,大礼已毕,立时开席,小喽啰来报,蒙汗药已下,此时马家集庄门大开,黑云寨众贼留两什看守大门,其余一股脑直奔严府。

过程出乎预料的顺利,护院们大半被蒙汗药迷倒,偶有清醒的也在韩铁三的拳下饮恨。

将严贡生和他的三个儿子绑到院中,一番逼问,剩下就是搜刮了。

这时马家集警钟突然敲响,镇子里火把亮起,一炷香的的功夫,一个黄脸老者带着几十个庄丁赶到严府,此时黑云寨众匪已经在严府门外严阵以待。

黄脸老者见黑云寨人数不少,各拿刀枪,虽不整齐,却自有一股杀气,踌躇一下,上前拱手道:“大王在哪座山头落草,一向有失拜望,还请宽恕则个,我庄愿供奉些许银钱粮草,还望大王不要伤害百姓。”

陈诚笑一指林红玉道:“我等黑云寨的便是,非是我等不通情理,只是我这妹子与严贡生有切齿之仇,我黑云寨义字当先,此仇却是不能不报,打扰处还请长者见谅。”

黄脸老者正要再说什么,他身后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壮硕青年上前打断道:“爹,我说几句。”

说着,转身戟指陈诚,满脸傲意道:“你不过一山贼,有什么本事在我爹面前耀武扬威,让我来会会你。”说完,一跃而起,硕大的拳头带着劲风直奔陈诚而来。

见这青年拳风不善,但最多也就初入通劲境界。

陈诚不想浪费时间,止住想要上前韩铁三,双腿微分,向下一蹲,扎了个四平马步,一拳迎上,只听一声脆响,那青年已倒飞出去,抱着胳膊被人扶起时,脸色苍白,冷汗直流。

跃跃欲试的青年庄丁们犹如被人迎面泼了一瓢凉水,满是惊惧,平日里练武,这青年能压着七八个大汉打,没想到却不是这山贼一招之敌。

陈诚笑道:“我听说严贡生平日里鱼肉百姓,敲诈乡邻,甚至有不少家破人亡者,我们这次也是为替天行道而来,与其他人无关,若是有打扰各位处,稍后,会有薄礼奉上。”

众庄丁一阵窃窃私语,不少人都有一丝意动,连几个严氏族人都没有说话。

黄脸老者似是悄悄松了口气,无奈道:“不是我等惜命,实在是大王武艺超群,我等平民百姓难以相抗。”

陈诚笑了笑,挥挥手让众山贼退入严府,关紧大门,开始仔细搜刮。

最后得各类粮食七百多石,金三百多两,银八千一百两,铜钱无数,牲畜五十多头,丝帛一百多匹,棉麻一百多匹,加上各类地契店铺,这严家得有十万贯家财,几代人的积累。

林红玉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忙前忙后指挥着众人装车套车。

最后装了有百来车,把粮食、金银、丝帛、牲畜都带走,铜钱鸡鸭等物留给了黄脸老者,让他分给了马家集的庄民们,铜钱虽多,但重量体积也大,拉走太费力,正好给这些庄民施些恩惠。

凭着这些恩惠外加胁迫还借来不少牲畜、大车和赶车的庄民。

走的时候,只带走了严家父子四人,这是严贡生家的全部男丁,只剩下他们的妻妾在院子里大哭。

田产地契之类的黑云寨并没有动,这些东西都在官府有备案,拿了也是一堆废纸,想来,严家那些女人还会有些争夺家产大戏要唱。

来时走了不到一日,回去却用了一天半。

快进山区的时候,黑云寨众人稍稍松了口气,大声谈笑着这次的经历,都觉得兴奋无比。

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后方响起,众人惊惧,回头望去,是县衙衙役。

樵阳县快班捕头,金睛大圣梅不展竟然追了上来,身后跟着二十多骑,前头几个骑着马,剩下大部分骑着牛和驴,一时烟尘四起,声势惊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