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御泉神功

更新时间:2020-03-26 08:13:56

御泉神功 已完结

御泉神功

来源:落初 作者:独孤一啸 分类:玄幻 主角:文宇玄兽 人气:

经典小说《御泉神功》由独孤一啸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文宇玄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绝世美女是吧,哥身边一大群,顺手抓出一个丫鬟出来都是千里挑一的美女!势力是吧,只要有人的地方都有哥的势力!实力是吧,普天之下唯我独尊!翁文宇,练就御泉神功,身边的绝世美女成群,一步步成为世界顶峰的存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进入大院的时候,文宇的眼角忍不住抽了抽,三双眼睛同时向他看来过来。其中有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头子的眼光最为古怪,让人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文宇将头抬起来,眼光直射了过去。心想:这肯定是宇文风云老头无疑,果然名不虚传。

目光又向另外到额两个中年人射了过去,从他们的穿着打扮,很容易看出就是两位传说中的大皇子与二皇子。两人的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出不同的气质。大皇子温静文雅,脸上的笑容如欲Chun风,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而大皇子则是满脸的冷峻,气质非凡,眼光中透露出毒辣的气息。

福药堂的堂主清风并没有来,这是文宇没想到的。药胜堂的堂主吴天也未到。当文宇想到这儿的时候,心里总觉得怪怪的。连灵月帝国两大药堂的堂主都没收到请帖,反而自己一个在灵月帝国不入流的小人物收到请帖,这似乎有点步符合常规,也许是自己多心了。

雷鹰的实力已经到了让人仰望的地步,他并未把周围的变动放在心上。而文宇却不同了,只不过是一只稍微强大一点的蚂蚁罢了。不得不处处留心。

无数道神识向他扫了过来,文宇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别人的眼中……

雷鹰与灵儿的实力在这里或许并没有人能看得出来,就算是看出来也无妨,正好看看雷鹰到底有多大的威慑力。

但让文宇郁闷的是,一雷鹰那火爆的脾气,被这么多的人用神识锁住,早就大开杀戒了,但现在却不怒反喜,脸上的表情特别的古怪。

大院的角落里有一个小湖,湖内是密密麻麻,娇嫩可爱的荷花,在荷叶的存托下,中间的荷花显得异常的风致。一条大理石雕刻而成的石桥横跨而过。

石桥的尽头有一个被大铁锁锁住的小院,几只桃花从里面伸了出来,粉红的桃花在微风的吹拂下不停的摇摆着优美的身姿。这儿留给人无尽的遐想。

“小姐,你不能再喝了。”雷鹰无奈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过来。他的前面是一条矮小的身影。看上去就像一只大白兔一蹦一跳的,怀中还抱着一个大酒坛。看上去极为搞笑。

“咕咚,咕咚。”灵儿一仰头,将一整坛酒全都倒进了肚子里面,歪歪倒倒的向文宇走过来,白乎乎的小手不停的摖着嘴边上的残酒。原本白玉般的小脸变得通红。幸好文宇眼疾手快,将他一把抱进了怀里。

这小妮子真强悍,既然比自己还能喝。文宇用手把了一下灵儿的脉搏,忍不住暗自惊叹,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既然能喝下常人的三四倍才醉,如果换了别人,早就不醒人事了。

文宇用手轻轻的抚摸着灵儿的小脑袋说道:“小家伙,现在你总能安静下来了。”

文宇转头对刚刚追上来的雷鹰说道:“雷大哥,待会儿得请你帮个忙。”

关于灵儿和雷鹰的事,文宇从未向小青提过,也并未想她撒谎,因为所以的谎言在她的面前都会显得苍白无力。小青也并没有追问。每个人都有自己埋藏在心底的秘密,包括她也一样,有些秘密不说总比说了好。

雷鹰呆呆的看着灵儿倒在文宇的怀里,听见文宇说话才回过神来。大刺刺的说道:“不行,我们有族规,不能管人世间的是是非非更何况是你这个黄毛小子,那就更不能帮了。”

见文宇又要说话,雷鹰不屑的继续说道:“我的任务是保护小姐。至于你,如果没有生命危险,我是不会帮你的。”

灵儿现在正呼呼大睡,小脑脑袋不停的王文宇的怀里钻,脸上满是满足的笑容。文宇轻轻的拍着她的小脑袋,转头用同样不屑的口吻说道:“雷大哥,我看你的实力也不咋的。我自然不敢在你的面前瞎弄,但是别人却不同了。还有,怕你就说吧,用不着找借口。不过我还真是佩服你的口才,信手拈来的借口都这样天衣无缝。”

雷鹰越听越火,眼睛等得比铜铃还大,最后干脆跳了起来,用手指着文宇大声骂道:“姓文的小子,有种的你在说一遍,不把你的脖子扭下来我就不是龙族,不是,是。”

“龙族?你是龙族?”文宇惊讶的说道。对于龙族的传说,他也知道一点。传说在御气世界有四大神兽:青龙、白虎、玄武、朱雀。青龙有分为天龙、地龙、玄龙、黄龙。而天龙是是青龙中的最强者,上天入地,无所不能。难道雷鹰也属于其中的一种?

“该死,我咋么就说出来了?”雷鹰手足无措的在原地打转。忽然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一下子扑了过来,一把抓住文宇的衣领,说道:“小子,我可以帮你这一次,但你必须保证这件事不能向任何人泄漏出去。”

“好好,我保证,如果我告诉别人,就叫我喝水被噎死,走路摔死。”文宇暗里发笑,就是告诉了别人也没人会相信,遇见眼尖的人还以为我是疯子。

“识时务者为俊杰,不错不错。”雷鹰松开文宇的衣领,故作深沉的说道。

文宇再次进入人群的时候,耳朵差点被吵爆。灵儿现在睡的好像并不咋么安稳,身子不停的在文宇的怀里翻滚,文宇不禁苦笑了一声。刚准备快步离开,一个满脸堆笑的中年人走了过来。文宇一愣,这不是大皇子吗?

这种人的外表很容易将人迷惑,他内心深处狠毒完全被脸上的笑容掩盖。

“呵呵,今日终于能一睹文兄的风采。”大皇子满脸堆笑的向文宇说道。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动作都给人一种亲和的感觉。没有半点身为皇子的高傲。

奇怪,自己一个在灵月帝国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他堂堂的大皇子来套近乎。文宇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嘴上却不敢说出来。现在每个人都虎视眈眈的,一不小心就会掉进被人设计的圈套中。

“呵呵,这不是大皇子吗?”文宇客气的说道,一回头,刚好看见雷鹰那鄙视的目光。习惯成自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用这样的眼光看自己了。毕竟他不是人类,强者对比自己弱小的人的鄙视,并不稀罕。

“文兄,你我一见如故。次月的十五是我的生辰,如有时间,还请文兄到府上一坐,如何,”大皇子微微一笑白扇一挥,身后立马走出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将手中的请帖递到文宇的手中。然后退到大皇子的身后,手握腰间的长剑,警惕的看着文宇和周围过往的人群。

“大皇子亲自邀请,草民哪敢不去?到时我一定会到,请大皇子放心。”文宇恭敬的说道,但眼神中满是玩味的意味。

现在他终于想通一件事了。老皇帝年老,时日已经不多了。而老皇帝至今还未曾立储君,很显然是在看两位皇子的表现。一旦被老皇帝选中,那么,就表示他将是下一代的一国之主。俗话说,打江山比治江山难,这一点也不假。

人群之中,一个清纯可爱,却满脸傲气的女子愣了愣,款款的朝这边走了过来。不少人向这边投来羡慕的目光。

一双如绿宝石般水汪汪的大眼睛平静得如同一汪秋水。看一眼就像是着了魔一样,久久不愿移开视线。

如果将小青拿在这儿来一晒,保证回头率不会低于她。只不过小青多了几分沧桑,几经生死,历尽沧桑的看上去要成熟了许多。而她身上唯有的是娇贵,把自己高贵的出身看作是显耀的资本。

女子走过来不屑的向众人望了一眼,倾城的笑容在脸上浮现了出来。“皇兄,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她就是杨坤的第九个女儿,紫城公主。因为从小好动,而且长得机灵可爱,深得杨坤的宠爱。

“皇兄,你为什么老更这些下人在一起。”紫城公主鄙视的望着文宇说道。

“胡闹,咋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还不赶紧向文兄道歉。”大皇子愤怒的说道。而脸上却又一丝得意之色闪过。

“不敢,在下一介草民。要道歉,也应该是我道歉。”文宇故意慌忙的说道。公主有什么了不起,长得漂亮又有什么了不起。最好别惹着我,不然就是你老子来了我也不会手软。

“大皇子,公主,在下先行告退。”

文宇说完,抱住怀中的灵儿迅速的离开。此时雷鹰鄙视的目光更加的浓了几分。

文宇真恨不得上去狠狠的踢他两脚,你可以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就算是独身杀进皇宫都不费吹灰之力。但我能行吗?我现在只不过是灵月帝国稍微强壮一点的蚂蚁而已。如果换了是你,你干吗?说不定还等把话说完,就下了一裤子的尿。

好意思鄙视我,也不撒滩尿照照自己那猥琐的模样。

在另一个角落里,两双凌厉的眼睛正死死的盯住文宇。

“二皇子,此人如何?”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人轻轻的对旁边纹丝不动的二皇子说道。

此人就是二皇子身边的第一谋士白面书生叶剑。叶剑足智多谋,一身的修为很少有人真正的看透。至于他的身世,至今都是一个迷。

“你觉得呢?”二皇子冰冷的声音在叶剑的耳边响了起来。如果换了是别人,早就吓得瘫软在地上。

“过于古怪。但心思慎密。就拿他购买前礼部尚书林云的府邸来说。自从林云被诛灭九族后,林府就无人敢提起。林府就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落到谁的手中谁倒霉。别人不敢的,他敢。这就是魄力,在**上很多人所缺少的东西,所以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咋么死的。”白面书生叶剑的眼光再次向文宇的背影看去,直到文宇消失在院子里,才把目光收拢回来。

“这种小角色也没你说的那么厉害,要闹就让他去闹去,一个小小的福药堂我还是丢得起的。”二皇子冰冷的眼中射出两道精光,“况且现在谁都在等待时机,一旦插手,就很有可能给大哥以可乘之机。”

“二皇子说的有理。”白面书生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人对于我们来说不知是祸还是福,如果是祸的话,还是尽早铲除的好,以免夜长梦多。”

“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是关键时期,一步走错,满盘皆输。我输不起。”二皇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阴沉的笑容。“只要大哥能忍,我也能忍。至于拉拢他,大可不必。表面上他是一只任人宰割的羊,实际上他是一只一只狼。拉拢他就等于引狼入室。”

“他不是我最担心的,我担心的另一个人。”二皇子继续说道。

“你说的是东静王吧。”

“嗯。”

“据眼线来报,不久前东静王大摆宴席,宴请冷氏七剑、魔窟三鬼等众多高手,而且还亲自作陪。之后的几日变安静下来,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这种暴风雨之前的安静让我倍感不适。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说不定是个好机会,趁机铲除异己,到时谁还敢跟我们斗。”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在深沉的夜色中,阵阵微风迎面袭来,卷起宇文府大门前滑落的花瓣,飞舞一圈后,直接被卷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虽然现在正值夏季,但文宇还是觉得有些冷,不禁把灵儿抱的更紧一些。

现在的雷鹰的脸红的就像一个西红柿一样,大楷是因为酒喝多了的缘故。走起路来东倒西歪的,活像一只臃肿的狗熊。

抬头望向还在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的宇文府。总有一种不愿离去的莫名的失意的感觉,仿佛有千万条丝续将自己与它连在一起。

我的秘密或许能在这里找到。

刚想抬脚离开,从大道的尽头慢慢的走出一道黑影。文宇忍不住将神识慢慢的散开。原来是已定轿子,轿子的后面紧跟着数十个面无表情的青衣大汉,脸上冷森森的气息把整个人包裹得如同僵尸一样。与轿子并肩而行的是两个眉清目秀的太监。

文宇的眼睛斜瞟了一眼,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每个人的实力都不低于御灵的修为,尤其是哪两个太监,修为既然在御灵之上,跟自己比起来差不了多少。在灵月帝国,能拿这样的御灵高手当士卫的人,必定是响当当的大人物。

“杀了他。”

一个极为刺耳的声音在文宇的耳边响起。这声音应该是轿子里面的人发出来的。别人或许听不见,但文宇却听的一清二楚。这是密音大法的功劳。自从从凶林岛回到灵月帝国后。文宇每时每刻都在修炼。就是希望在灵月帝国的时候能派上用场。因为修为尚浅,不能将密音大法发挥到极致,只能听到百里之外的声音。不过毕竟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去琢磨。

“是。”

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轻轻的哼了一声。听上去就像傀儡一般。

一条黑影如鬼魅般的闪到文宇的面前,只见寒光一闪,闪动着寒光的长剑直射文宇的脑袋。

文宇的脸上瞬间变得阴冷起来,黑影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文宇怀中的灵儿。

竟然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留他在这世界上简直是侮辱自己。

这种人,还不配自己用剑。文宇身子一歪,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剑。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踢了出去。文宇没有半点的留情,一脚出去,直接将那侍卫的胸口踢出一个拳头大的窟窿。

“大胆狂徒,竟然敢行刺王爷。所有人给我上。”前面那两个太监那变态的动作差点让文宇把刚刚吃进去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再加上那尖锐的声音,好像不把人呕心死,不罢休。

数十个侍卫整齐有序的围了上来,把文宇三人团团的围住。仿佛文宇已经成了他们眼中的猎物。能否将文宇杀了,只在一连之间。

“这件事你不用插手,我自己会解决。”文宇将灵儿放到雷鹰的手中,冷冷的说道。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得死。如果让他们活着,就是自己一辈子的耻辱。

雷鹰也没多说,抱住灵儿推到了边上。双眼有意无意的看向正在火拼的文宇和侍卫,脸上挂满了玩味的笑容。在他的眼中,这些人形同蚂蚁,一脚下去就能踩死一大片。要自己出手,那就要先做好死的准备。

雷鹰的修为太高,而且不属于人类。再加上将外溢的御气全部都收了起来。所以没人看得出他到底有多高的修为,只当他是一个平常的人类,与御气扯不上半点的关系。所有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文宇的身上。

仿佛又回到了凶林岛,文宇眼中的很色从每个人的身上扫过。手起刀落,就像切豆腐一般,几十个人瞬间就倒在了血泊之中。连旁边的雷鹰都看得心惊,这人也太变态了吧。要是换了自己,可能还没这样的干净利落。

“大胆,连王爷的人你也敢杀。”

两个太监的声音再次在文宇的耳边响了起来,听的雷鹰的嘴角不停的抽搐。要不是文宇有言在先,早就跑上去一巴掌把他们给扇成肉酱。

两个太监气得怒火冲天,身体同时跃出,体内的御气如同流水般不断的往外涌了出来。还未出手,就震得文宇的口中一阵腥甜。

对面豪华的轿子中,依然平静如初。里面坐的人就像一团空气一样。如果不注意看轿子中露出的衣角,还以为根本就没有人在里面。

“住手,东静王,你是什么意思?今日是老夫的寿辰,来者是客,你这样做让老夫的颜面何存。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人群之中响了起来。

循声望去,一个满头白发,不怒而威的老头从府内走了出来,身边还跟着两个中年人。与老头并肩而立的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微微一笑。两颗小虎牙便露了出来。

两个太监一愣,慌忙停了下来。收回御气,忙跑上去掀开轿銮。紧接着从里面走出一个干瘦的中年人,全身上下散发出精明的气息。他就是东静王,当今皇上的亲弟弟杨爽。

“哈哈,原来是风云兄。看看,威风不减当年啊”

“在王爷的面前,老夫咋敢提威风二字。”宇文风云老头见两个太监住手了,脸上的怒气稍微的减了些。“王爷,今日的事,你无论如何都得给老夫一个交代。”

“风云兄,这事完全是个误会。本王见这位小兄弟修为了得。就叫手下去跟他切磋一下,没想到会闹出这么大的事来。等改天一定上门来亲自赔罪。”东静王的话一出口,他身边的两个老太监全身开始有点发抖。赔罪,那就是拿自己的命去赔罪。

宇文风云身边的两个中年人满脸的疑惑,刚才还在满脸的欢喜,现在一下子发这么大的火。而且起因就是这个毫不起眼的小子。为了他去得罪东静王,好像有点得不偿失。

“这位小兄弟,还请到里面休息。外面不安全。”宇文风云这话明显是说给东静王听的。

千年之虫,死而不僵。宇文世家虽然现在失势,但底蕴一定不会弱。东静王虽然心里面极为不舒服,但也没有多加放在心上。他曾多次想拉拢宇文风云老头子,但都没得到任何的答复。既然不能拉拢,做朋友总行,到时候还不至于背后被人家捅上一刀。

“宇文大人的好意在下心领了。”文宇抱拳恭敬的说道。不管咋么讲,人家总算是帮了自己一次,总不能说走就走吧。客气话还是要说的呐。

宇文风云老头子身边的两个中年人慌忙闪到前面带路。刚进门,却听见一句让他们气得差点吐血的话。

“哈哈,原来是文宇哥哥。你的办法太好了,谢谢你呢。”

站在原地的小雪笑嘻嘻的跑到文宇的面前,乐呵呵的说道。

在宇文风云和东静王前面道路的两个中年人差点摔倒在了石阶上。就是当初文宇的一句话,害的他们不仅被小雪折腾的灰头灰脸,在族人的面前丢尽了脸,多年建立的威风荡然无存。而且还被宇文风云老头子狠狠的揍了一顿。越想越压不住心中的怒火。要不是有宇文风云在,早就跑上去将他大卸八块。

“哦,哦。原来是小雪啊。”文宇老半天才回过神来,这一切就像放电影一样,快的让他有点手足无措,“你咋么会在这里啊。”

“这里就是我家,我不在这里,还能在那里。”小雪的脸上满是得意的表情。当看到文宇旁边的雷鹰的时候,惊讶的说道:“哇晒,抬高太大了。文宇哥哥,要不你将他卖给我,我把他带回去看门去。看以后谁还敢在我的院子里捣乱。”

晕倒。人家堂堂的一兽之王,你既然要买回去看门,要知道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弄来当保镖。

此时的雷鹰气得满脸通红,就像是刚刚栽下来的西红柿一样,极其的诱人。要不是他还是一个小孩,早就被雷鹰给一掌拍死了。

“小雪,我还有事。改天又来找你。”文宇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自己今晚还有很重要的是要办。再跟她这样啰嗦下去,自己这么久的努力且不是要付之东流了。

“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不行,我也要去。”

“叫你在家待着,你就给我老实的待住。”文宇大声的吼了出来。惊得宇文府门前的守卫目瞪口呆。这小子也太牛了吧,连她也敢吼,是不是活腻了。但接下来的一幕彻底的让他们无语了。只见小雪乖乖的低下小脑袋,连话都不敢说一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