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绝世魔君

更新时间:2022-08-05 10:51:35

绝世魔君 连载中

绝世魔君

来源:落初 作者:红辣子 分类:玄幻 主角:陈损王垒 人气:

《绝世魔君》作者:红辣子,玄幻类型小说,主角:陈损王垒,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偶然中练得一身逆行修为!从一开始,他就处在无数阴谋的中心……将着一琴而独抗界外隐世势力!换回一个新的秩序。…………感谢创世书评团提供论坛书评支持!…………新建一个群6047746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日的决赛由昨天的十强为标准,任何一位弟子都可以上来挑战任何一个排名,如胜则替代,如败则名次不变”

台上站了一位长老高声宣布。

陈损认识,他就是韦长老,专职门内司职职务。

而此时台上已站了三位长老,和长老依旧没有参与。

而在三位长老后面,一位须发苍白的老者面带微笑,负手而立。

正是门主阳震天。

此时他面色红润,比起昨天来,气血好得多了。

众弟子见门主现身,都纷纷席地而坐,仰望静听。

韦长老微微一笑:“第一名将获取冲灵丹一枚,第二名奖辟阳剑法一套,灵石五百两,第三名奖辟阳剑法一套,其余七名各有奖励”

台下一阵骚动。

辟阳剑法为门内最高武学,辟阳门就凭这套剑法创下辟阳门,威震修真界。

自然!冲灵丹更是修道圣药,不是想得就可得的,反到想的人少了。

韦长老说完,阳震天简短说了几句,大赛算是正式开始。

在台子的东则排列了十把木椅。

稍时,前十名入座,依次是江玉旨、陈损、孙不害、封十、刘浮云、逍遥、洪亮、鲁曼、顾忌、孟不畏。

却不见傲剑。

陈损略感奇怪。

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首先就是第四名的封十挑战第三的孙不害。

“孙兄请!”

封十双拳抱拳,脚底一滑,以一个漂亮的姿势,进入台子正中。

第一场就是第四挑战第三,台下众弟子立马来了精神。

呼啸声四起。

孙不害缓缓起身,伸手一按,掌中多了一柄精铁长刀。

“封兄弟请!”

封十微微一笑,脚下滑动,欺身则进,左手一探抓向孙不害腰间。

孙不害双脚半蹲,长刀一挥径削向封十手臂。

封十回左手,右手一拳打在刀背上。

孙不害刀法轻飘灵动。

封十拳法刚猛,得招之下就抢身直进,只数十招间就已只距孙不害不过三尺。

在如此短的距离内,孙不害的刀法更难施展。

而封十的身法更在孙不害之上,而两人的实力都是灵基三层。

显然!

整体实力上来说,封十要略胜孙不害。

呼!

封十左手一引,带开刀锋,右手一拳中间突进。

孙不害急横刀。

嘭!

封十一拳砸在刀柄上。

孙不害立足不稳,蹬蹬蹬向后急退。

封十不等他有喘息之机,抢身急上,第二拳更快……

“慢!”

说话的正是韦长老:“今日只是点到为止,这一轮孙不害输,封十晋级前三!”

见孙不害脸露不岔之色,韦长老呵呵一笑:“如是失手而输,你休息一会,体力好转仍可挑战前三”

言下之意,孙不害听得清楚,觉得也是,当即退下。

陈损侧头看了一眼坐第一的江玉旨,见他始终不动声色,眼睛不时地瞟向台下的和蓝。

“在下黄青山挑战孟兄!”

一道青影一晃,跃上高台的却是黄青山。

陈损对这个黄青山不免多看了几眼,孟不畏灵基三层,而黄青山灵基二层,胜负早定。

但陈损总感觉这个黄青山很有几分傲气。

且上次看到他时,也才灵基一层,修为提升不谓不快。

接下来也真如陈损所料,没几个回合黄青山就认输下台,脸上到也平静。

接着又上来几个,都不能挑战前十。

前十就封十与孙不害换了个位置,其余并末改动。

当然!

在众人的眼里,今日唯一的看点就是第二与第一之争。

名次对陈损来说,他本就从没放在心上过。

但今日不同。

陈损看了看台下的和蓝。

他必须为和蓝争取那一颗冲灵丹,这是他硬拉来和蓝的原因。

“我!挑战江玉旨!”

“陈损陈损”台下顿时一片骚动。

阳震天拈须微微一笑。

江玉旨一直不动声色,此时缓缓站起斜睨一眼陈损,从腰间抽出一柄长剑。

剑身泛着一层青光,比普通长剑仍长出一尺一余,细长如丝,剑身如蛇般在江玉旨手中蜿蜒流动,却是一柄软剑。

“细丝剑!”

洪长老瞪大一双圆眼,刚要说什么又回头看了一眼阳震天。

阳震天嘴角一动,随即闭目不答。

“今日之赛,不可用任何法宝、法器及灵器……”韦长老本没见过细丝剑,但听洪长老一说,随即重申一遍赛规。

“这只是弟子所用兵器”

江玉旨冷冷回答。

“韦长老!”韦长老刚想说什么,听门主叫他,知他心意,随即退下。

陈损并不知道细丝剑为何物,但见此剑剑身青光流动。神识一扫之下,隐隐有灵气茵蕴。知道这并不是一把普通武器。

江玉旨伸指在剑身轻轻抚过,长剑在他手中弯成残月形,叮!地一声忽地弹开,清脆之音在空中久久不绝。

果然是一柄好剑。

陈损双手一搭,马步半蹲。

“这不公平!”

台下一阵喧闹,明显地为陈损感到不公。

和蓝自己并末带剑,见旁边一个师兄握一精铁长棍,顺手一Cao。抢了棍子朝台上的陈损掷去。

哧!

江玉旨随手一划,长棍在空一折为二,当!地一声掉在台上。

“请!”江玉旨一剑斩了长棍,中剑直进,左手捏决,剑尖突刺向陈损肚上气海Xue。

“辟阳剑!”

台下一阵惊呼。

确实!

江玉旨使的正是辟阳剑法。

辟阳剑讲究的是右剑左决,剑为攻,决为辅。

辟阳剑决是以各种灵法,甚至各种法宝及灵符为主。

这次的决赛虽不能动用各种灵器,但辟阳剑决本身就有灵器及符咒功能。

所以!

辟阳剑法威力本身也就没有上限,以自身修为而定。

陈损瞳孔放大,捕捉他每一剑的路径。

哧!

长剑从陈损身侧掠过,一击不中,长剑忽地从中弯折,反刺陈损背后。

陈损正要再次闪避,却发觉双脚有如滕绕。

这正是辟阳剑决之力。

陈损大惊!急伸手往背后抓去。

江玉旨忌惮陈损手中的那股神秘吸力,只得撤剑再进。

数合下来,陈损见江玉旨剑招开始重复,这才知道他一套辟阳剑并末学全,也就学得两三剑。心下略宽。

江玉旨剑招重复,每一招剑路就都在陈损掌握之中。

台下众弟子见江玉旨围着陈损上下左右,避腾闪挪剑招越来越快,在陈损周围罩上一层淡淡青雾。

江玉旨的辟阳剑法中又夹杂有别的剑法,如此溶合又能发挥到极致也是难得了。

这是显然,有高人指点过。

而陈损始终在原地东一抓西一抓,毫无章法。

眼见江玉旨围着陈损的圈子也越来越大,远远听见气喘之声。

而更让江玉旨寒心的是,几次剑尖触及陈损体肤,陈损都能用手腕挡住,如此锋利剑锋竟然削不动陈损手腕,这让他心中更是暗暗称奇。

非但如此,反而震得自己虎口隐隐生疼。

呼!

陈损中拳直进。

江玉旨不闪不避,也是中剑直刺,急刺陈损前胸。

他是要两败俱伤。

“啊……”

“不可!”韦长老大叫。

陈损心头也是微微一怔,左手硬抓剑身。

江玉旨只得撤剑。

砰!

江玉旨胸口中拳,一连退了数步,一时只觉气血翻滚呼吸不畅,晓是有剑决护体仍被他打得半身僵直,一时动弹不得。

陈损一拳得手,正要猱身再进……

“慢!”

韦长老缓步而出。

谁都看得出,陈损这一拳并末用尽全力。

“只是点到为止,这一局,陈损胜!”

台下虽是议论纷纷,但谁都见过陈损实力,这也本在意料之中。

江玉旨一言不发,看了一眼台下和蓝,面色灰白。忽地长笑一声凌空一纵,向山脚掠去。

“玉旨……”

从此!

陈损再没在辟阳门见过江玉旨。

此一战后,门内再无人敢挑战前三……

一个时辰后。

辟阳门石门地,密室。

“见过门主!”

门主阳震天点点头,示意陈损在旁边坐下。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弟子只知道这里是石门地”

其实陈损也知道,这里也是辟阳门的门派禁地,只是不说而已。

“这里是辟阳门禁地,非门主不能入!也是老夫修练地方”

陈损点头,略有所思。

他并不知道门主为什么要叫他来门内禁地。

“你能取得第一,这本是老夫意料之中。但没想到的是……哎!老夫以将冲灵丹托韦长老交与和蓝”

陈损点点头,这是他上次离开这里时对门主的请求。

“你是一个Xing情中人,老夫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门主!”陈损道:“和蓝的伤是因我而起……”

阳震天点点头,续道:“你失去冲灵丹,本门有一物你或可用得上”

陈损睁大眼:“是什么?”

阳震天将手掌缓缓伸出,一道白光从掌中迸射而出。

射光散尽,在他掌中多了一张古卷。

“这是老夫八十多年前,无意中得到的一张古卷是为《无影窜》,这是一种高深身法,如你能领会,对你或有好处!”

陈损心中暗想:“自己对身法是一窍不通,看来门主也是早瞧在眼里。这九阳拳第二式的破,正要身法辅助”当下心中暗喜。

“日后修炼如有不懂之处,你可以来这里找我”

“弟子受此厚禄,定永不忘师恩!如此高深身法,门主为何要授予弟子?”

阳震天微笑点头道:“老夫其实并没学得此身法”

陈损一怔!

阳震天解释道:“这无影窜本身含义十分古怪。世上很多高深法术本身就只有有缘人能得,或一些特定之人才能体会……”

陈损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阳震天见陈损不能理解,续道:“比如魔道的万魂大法,修真界也知道其中要髓,可就无一人能学会”

“万魂大法?”

陈损第一次听说。

“万魂大法就是将自己之魂依附于世间万物,或水或火或尘,以达到自己无身无体无影无形,就象一瓢水一撮火,你无法将他击穿一样”

陈损点点头。

阳震天叹息一声续道:“这无影窜你如有不懂之处,我也只能为你解释字面含义,一切还要靠自己”

“弟子领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