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狱血神帝

更新时间:2022-08-09 12:49:40

狱血神帝 已完结

狱血神帝

来源:落初 作者:剑中歌 分类:玄幻 主角:张口铁青 人气:

主角叫张口铁青的小说是《狱血神帝》,它的作者是剑中歌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2017最燃玄幻爽文】巍峨古殿,神秘的血狱传承,惊天布局,只为铺路。夜辰传承了前世的记忆,血袍加身,化身为王,执掌血狱,征战天下。天外天,人外人,世界之外更有一片域外星空,止不住的杀伐之路。夜辰一身血袍,看着脚下的无尽血海,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杀伐世间,我当为王,违逆者死!”【杀伐果断,执剑屠戮苍生,我自当为世间君王!】欢迎加入狱血殿堂,群号码:653603810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啊啊!”屋外传来的晴儿的哭喊,还有青衣男子的淫笑,这更让夜辰怒发冲冠。

多年的陪伴,夜辰早已将晴儿当成自己最亲最亲的人,怎么能容忍他人侮辱。

“你们!!统统都该死!!杀!杀!杀!”

“但凡欺我者!辱我者!统统都该死!”

好似什么东西打破了枷锁,夜辰仰天狂啸,声音悲愤,身上的气势猛然暴涨!

浑身上下浮现起一个又一个的古朴符文,这古朴符文犹如鲜血般猩红妖异,此刻正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暴涨!

每暴涨一分,夜辰身上的气势便会恐怖一分!

周遭天地元气尽皆汇聚于此,受到夜辰癫狂气息的感染,周遭环境也变得森然起来!

“啊!一群杂碎!给我死来!”

一声轰鸣,元气震动!

周遭天地元气猛然融入那猩红符文之中,夜辰身上的伤势立即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恢复着。

与此同时,夜辰满头乌黑亮丽的头发瞬间枯白了起来,身上带上了森然无比的杀机。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了?”

“去死吧!”黄衣青年大惊失色,慌乱之下,运足气力,咬牙挥舞着匕首捅向夜辰的小腹。

匕首刺到夜辰身上流转着的猩红符文,瞬间化为粉末,庞大的反震之力震得黄衣青年虎口开裂,鲜血流出。

“怎么可能,这可是黎长老给我的凡阶兵刃,寻常武师强者的护体真气也能捅破!怎么可能会这样!”

“妖魔!妖魔!你不是人,你一定是让妖魔附体了!”黄衣青年大惊失色,惶恐的看着浑身血色符文环绕的夜辰,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夜辰从未觉得自己的状态这么好过,无比强大的力量,还有用不尽的精气神,整个人就好像处在一种空灵之境。

此刻哪怕是那武师之境的武修,夜辰也有信心与之相斗!将直接其撕碎!

狞笑一声,夜辰身形一动,转瞬间的功夫便出现在了黄衣青年的身旁,一爪子朝着他肩膀抓去,强大的力气直接将他的半边手臂给撕了下来。

“啊!我的……胳膊!”“啊!怪物!你这个怪物!”

“救我……青老大快救救我…夜辰疯了…”

黄衣青年吃痛,心中泛起恐惧,绝望的嚎叫起来。

屋外的青衣青年面色一变,身形一动,顾不得享受这个即将到手的晚餐,直接冲进了屋内。

而也是在此刻,犹如凶兽般的夜辰,直接就是暴虐的一巴掌拍碎了黄衣青年的脑袋,脑浆鲜血流了一地。

冲进来的青衣青年刚好看到了这一幕,面色便的极为狰狞!

“小杂种,你居然敢杀人?狗一样的东西居然还敢动手反击!”青衣青年大怒,右拳紧握,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直接扑向夜辰。

破风拳!拳势如风,一往无前,有死无生!

他和黄衣青年不一样,他是黎长老的心腹,学的有不用真气也能使用的淬体战技,一个人能打四五个寻常淬体巅峰,所以面对明显有些不太正常的夜辰,他才这么有恃无恐!

夜辰一声狞笑,直接向前冲去,扑向青衣青年。

拳头正中夜辰胸膛,青衣青年仿若已经看到夜辰被轰飞出去的场面了,嘴角直接勾起了一道狰狞的笑容!

“轰隆”一声响,青衣青年右手被硬生生的震断,断成数节,而夜辰毫发无伤。

凡阶兵刃都能震断,青衣青年的这条手臂显然已经废掉了!

青衣青年惨叫一声,心生恐惧,慌忙后退。

可是一切已经太迟了!犹如虎狼一般的夜辰直接将他扑倒,修长柔弱的胳膊已经勒住了他的脖子!

死亡的阴影近在眼前,青衣青年吓得浑身颤抖!

“辰少,饶命呀!”

“是我瞎了眼,有眼无珠得罪了大少,但这一切全都是夜黎长老指使的呀!”

“族规!同族相残,违反族规,这可是死罪呀!辰少,你理智一点!啊啊!”

将青衣青年抱在了怀里,听着他那绝望的话语,夜辰没有丝毫的留情,硬生生的将青衣青年的脖子勒断,血如泉涌。

“狗屁的族规!”夜辰神情无比的冷酷,听闻【族规】险些再次暴走!

“所有的规矩有强者谱写,为掌权者服务,约束着被奴役的多数人!”

“我夜辰的命,归于我自己!凭什么要受尔等约束!”

屋内血腥一片,满是残肢断臂,血泊中间的夜辰白发随风而动,闻着周围的血腥味,面色一片茫然,眉心处一朵猩红的猩红血色的莲花法印若隐若现。

…………

无尽黑暗之中,空旷的大殿内,蛇灵双眼满是幽幽绿芒,看着自己身上那处猩红发烫的七叶血莲,微微叹息。

“一位王座的转世,杀伐圣体的封印最终还是被强行冲破了!他,终究还是冲破了天地间对杀伐圣体的最后一重的束缚!”

“而我,妖族血脉最为尊贵的妖帝,佘凌,即将成为他的护道人!”佘凌的语气带着不甘,却又无能为力!

夜辰逐渐恢复冷静,不断的安慰着哭的梨花带雨的晴儿。

青衣青年、黄衣青年的尸体已经被他在不远处掩埋,院子内的血迹也是被他清洗干净,不过这一片狼藉的院子他却没工夫去整理。

过了许久,夜辰一言不发,那浑身妖异的血色符文也全都消失不见,此刻的他就象是个普通的少年人一般,只是多了满头白发,身上多了些冷冽的气质。

“晴儿,你说,这个家族,对我来说,算什么?像不像囚笼?我是不是应该打破它,将他碾碎!”想起今日遭受的一切,夜辰渐渐失神,眼中时而迸溅出刺骨的寒冷!

受惊的晴儿站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满脸惊惶。

“少爷?你怎么了?你可不要吓唬晴儿呀?”

“晴儿就你一个亲人了呀,少爷,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呀。”

“少爷!少爷!”

晴儿焦急的话语,夜辰好像丝毫没有听到,依旧不停的喃喃自语。

“晴儿,我是不是很没用,十年如一日的刻苦修炼却总是原地踏步!一直被人指着骂废物!强撑了这么久还是无法感受到任何气感。”

“我父亲在世时,护卫家族,震慑一方宵小,几次拯救家族于危难之中,现如今我却落到如此地步。”

“那些族中长老真不愧是我的长辈,我父亲一失踪,便开始谋划我父亲留下的那些东西,最后更是直接瓜分了我父亲留下的所有家产,更是把我赶到废物园林,让我自生自灭。”

“其中夜黎这老狗,最是可恨,我父亲向来待他不薄,他却为了和我撇清关系、巴结族长一脉,日夜折辱我,今日终于要对我下杀手了!”夜辰的语气满是愤恨。

“好一个生我养我的家族,呸,生我养我的是我父亲,与家族何干。哈哈哈!好一个家族,我与父亲未曾负你们,你们却是如此待我!”

“啧啧啧。我若是你,便离开此地,苦修多年,待有所成,再归来,以血雪耻。”

佘凌的声音忽然响起,打断了夜辰的自说自话。

“你被欺压,不过是因为你弱小,若你有武君实力,他们定不敢欺压与你,反而还要交好与你!即便你只是一武宗,他们也不会与你交恶,毕竟武宗放在哪里都算的是高手了!”

“想要报复常年欺压你的夜黎,极其简单,若我帮你,数日间的功夫你便能在他手下自保,一月内斩杀他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想要夺回来你父亲的遗产,啧啧啧,没有足够的实力,简直就是一个笑话。要知道你们家族里面明面上可是有武宗强者的!”

“你是?前辈!”夜辰又惊又喜,这道声音是那个神秘的巨蛇前辈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夜辰直觉感觉这个神秘的前辈不会加害自己!

“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杂鱼,我要和你好好谈谈!想必你现在也能感觉到气感了!我也是时候该和你定个约定了!”佘凌说完这句话便再也不出声了。

任由夜辰如何呼唤,佘凌也没有丝毫的回话!

夜辰尝试着运行当年引气筑基的法决,果然感受到了周遭浓厚的天地元气,稍微一运转法决,顿时气感自生,比当年引气筑基快了何止十倍!夜辰目露喜色,他黑暗的岁月终于迎来了一丝曙光。

……这可急坏了一旁的晴儿。

少爷刚才还怒声咆哮,宣泄着自己多年来压抑着的屈辱,忽的就是自言自语象是与人交谈一样,现在又沉默着不做声。这让晴儿满脸的担忧!

“少爷!你不要干傻事好不好!族里有很多强者的,我们敌不过他们的!”

“好啦好啦!不说这这些了!”夜辰被佘凌打断,回过神来,看着一脸担忧的晴儿,一阵心疼,连忙岔开话题。

“晴儿,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夜晴。晴儿,相信我,以后绝对不会在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我快要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了!我已经能够感受到气感了,武师境界搓手可得,一飞冲天的日子也快了!”

“到时候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夜辰的神情振奋,熬了这么多年,他终于即将迎来了崛起的日子。

晴儿是夜辰父亲夜血狂在夜辰十岁那年带回来的,她正好和夜辰同岁,奇怪的是她没有丝毫十岁以前的记忆,只知道自己的小名叫晴儿。

对于晴儿的过来,夜辰父亲也是缄口不言,只告诉夜辰她叫晴儿,是给他带来的丫鬟!

“只是妹妹呀!”夜晴水蒙蒙的大眼睛闪过一丝低落,小声的自语道。

夜辰没有听到,他兴冲冲的跑进了柴房,那是他以往淬炼肉体,修行引气筑基法决的地方!他那破败的院子,也只有那里符合佘凌前辈的要求。

进入柴房,夜辰下意识的就是运行起来了昔日的引气筑基的法决。浑身气息翻涌,气感自生,离武师一层只有一步之遥。

“武师近在眼前!”

多少年了自从堕入这黑暗岁月中,夜辰没有一天不想着凝练真气,汇聚气旋冲击武师,如今这一切终于有了一线曙光,他岂能不激动。

压抑多年的屈辱,如今修行武道,成为当世强者,掌握自身的命运,已经成了他命中的执念!

一声大喝直接如同闷雷一般在夜辰耳边炸响。

“杂鱼小子,你在作甚!明明有更好的法决,你为何要自毁前程!”

夜辰停了下来,方才他太过激动,下意识的就运用了自己当年的那份引气筑基之法,都忘记了自己脑海中的那份神秘法决!

此刻想起了记忆深处的那份神秘法决,那好不容易汇聚而成的真气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前辈,那份神秘法决,我真的能修行,倘若有什么硬性要求,导致我还要耗费更多的时间才能冲击武师一重,那我倒不如选修族内的这门引气筑基,毕竟我现在的处境很是危险!”

夜辰心中思量着得失,就算那门功法再怎么强大,若是因此耽误他冲击武师境界的时间,他仍旧是不愿意的。

毕竟很多强大的功法是有硬性要求的,比如以珍贵的药材,兽血为引子,才能引气筑基!

更有一些苛刻的功法,只有世间一些珍稀少有的特殊体质才能修习!

佘凌的声音传来,运气中好似带着些许的愤恨,好似被某人算计的愤恨。

“那门武道法诀乃是当时神诀之一,连我都没有资格修炼!”

“以那门法诀的神异,想要入门,必须要血狱本源法印才行!不过这个硬性要求,对你算不得什么,这本源法印你天生便有,比之我这后天修行而来的,强上不知多少倍!”

“而且你体质特殊,与那份法决正配,修行那神秘法决更是相得益彰,精进神速,反正比之你现在运行的垃圾之法,强上万倍!”

夜辰将信将疑!他能感觉到这位神秘前辈的所有情绪波动,就好像能透彻这位前辈的心一般。

而且强烈的直觉告诉自己,那份神秘法决一定很适合他!

夜辰静下心来。“前辈怎么称呼?”

话音刚落,一声熟悉的蛇啸便贯彻夜辰脑海,夜辰一阵头晕目眩,两眼一黑,再睁眼时,自己已经身处于那古怪大殿之中了!

还是原先的位置,大殿之上,王座之前,与那玉色骸骨不过数步之遥,高大古老的王座带着些许的岁月沧桑!

夜辰脸色发黑,这个前辈未免也太不讲究了吧!将他带进来,也不提前说一声,这样的进出方式恐怕是天下独一份吧!

被束缚在大殿之上的佘凌吞吐着蛇形子,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夜辰。“本帝佘凌!乃是妖族仅剩的、最为高贵的血脉其中之一!”

夜辰一脸的摸不着头脑,血脉最为尊贵的?很厉害吗?

“前辈,血脉是个什么意思呀!妖族小子倒是在古籍上看到些许,玄都域内妖族近乎绝迹!”

“好了!不和你扯这些有的没得了!你只要知道本帝的实力远超你所知的所有强者,就够了!”

夜辰目瞪口呆,失声叫道。

“莫非前辈,乃是王者之境的强者!”

佘凌看着近乎将无知写在脸上的夜辰,一脸的蛋疼。

“王者之境算什么,在我看来,不过是条在我手底下能蹦跶下的蚂蚱!”

王者之境很强吗?劳资巅峰之时,不知道一巴掌能拍死多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