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嫁君以命为妆

更新时间:2020-11-21 03:55:57

嫁君以命为妆 连载中

嫁君以命为妆

来源:掌中云 作者:风沙飘飘 分类:玄幻 主角:木清上官霆 人气:

主角是木清上官霆的小说《嫁君以命为妆》此文是风沙飘飘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为报父母身亡之仇,木清在组织隐忍二十年。   当她毁掉组织基地时,付出的是她的生命。   可再睁眼,整个世界都变了。   不仅穿越回千年前的古代,她还要嫁人,听说那个王爷已经死了十七个王妃了。   她嫁过去就是死去的第十八位王妃。   木清冷冷一笑,她修习异能,从阎王殿而来,她到要看看谁有胆子把她送回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瞧见周柔和木灵歌眼里的惧意,木清神情不耐撇了撇嘴,真是不经吓,跟纸老虎一样,只是看着吓人。 寂静庄严的书房内,此时木智山后背满是冷汗单膝跪在上官霆面前请罪。 “老臣有罪,请王爷宽恕,老臣也是在清儿出嫁之后的第二天才得知上花轿的是二女儿,老臣有罪。” 上官霆星眸扫过面前木智山,神情未明端起案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良久才道:“是父皇为我赐婚,嫁的人出了错,这罪你不该向我请,你该去向父皇请罪。” 上官霆轻轻将茶杯放回案桌,茶杯碰击案桌的轻脆声响,愣是让木智山额头冒出阵阵冷汗。 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置生死于外的猛将,他现在有儿有女有家庭,他怕死。 上官霆眼神示意全福上前将木智山搀扶起来,木智山便扶着全福坐到了上官霆的对面。 “那依王爷的意思,是否将清儿换回?” 闻言上官霆眼眸里闪过一丝不悦,冷声道:“婚姻大事岂可儿戏,我刚才说了,赐婚是父皇下的旨,出错的是你,我只认和我拜堂的人。今天过府就是想要告诉将军一声,她一日是四王妃便终生是四王妃,将军心里有个数就好。” 话音落下木智山将眉头狠狠皱了起来,上官霆只认和他拜堂的木清,他抗旨的事怕是掀不过去了,想要活命他必须小心警慎才行。 木智山心里比谁都清楚,当今皇上并没有立太子的心思,四王爷可不是简单的人物,以后登大宝也不是不可能。 “既然如此,老臣心里有数了,隔日老臣便进皇宫请罪,以后还请王爷看在老臣几分薄面上,若是清儿犯了什么不该犯的错,还请王爷网开一面。” 木智山心里打的算盘上官霆知道的一清二楚,木智山手握兵权,又是一个极其识相的人,他不能明着拉拢,但能暗地里拉扰。 他的父皇不可能永远不立太子。 书房内严肃的事情讨论完之后,木智山正邀请上官霆观看他几十年来的收藏。 候在书房外的丫环向木清行礼,木清对她摇了摇手便走进书房,进去前还示意琪儿和刘嬷嬷将周柔拦在书房外面,把周柔气得不行。 木清径直走向屋内,然后屏退了所有侍候的下人。 “女儿给王爷和爹请安,爹,出嫁的事情还请你给女儿一个交代。”木清冷着脸不卑不亢望着木智山。 闻言上官霆坐到一旁,还有心情让全福上茶,明显一副看戏的做派。 木智山望向木清,狠狠瞪了木清一眼,若是以前的木清此时早已吓得低下头认错。 木清不喜不怒迎向木智山的目光,神情平静问道:“爹瞪我是什么意思,难道就因为姐姐是嫡女,所以犯了错不能被罚,还是因为我是庶女,所以没资格讨个公道。” 木智山眼里满是诧异,眼前这个气节如寒梅一般不凡的女子,真的是他那个不敢直视他的女儿。 木清见木智山不说话,冷笑一声道:“当初大姐以姨娘性命威胁于我,又用迷香逼我就范,千方百计不想嫁给王爷,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大姐嫌弃王爷呢。不管怎么说我现在也是四王妃,受了委屈难道不应该讨个公道吗,毕竟我也是半个皇家人啊。” 木清说完并未看向木智山,而是看向一旁悠闲喝茶的上官霆。 上官霆本来是不想掺和的,但瞧见木清清澈如星辰一样的眼眸,鬼使神差说了一句,“本王的王妃当然不能受到委屈。” 话音落下不光木智山心里震惊,一旁木清心里也很是震惊。 她从一开始只是想利用上官霆王爷的身份逼木智山对她妥协,从未奢望他会帮自己说话。 此时木智山心里比木清还要震惊,然后心里算盘打得哗哗直响。 如果以后上官霆有幸当上太子,那他的女儿便是太子妃,是未来的皇后。 上官霆绝对不能惹,二女儿也不能得罪,至少现在不是翻脸的时候。 “那依你之见,为父要怎么处罚你姐姐才能让你解气?” 闻言木清笑着坐到了上官霆上下手,示意全福也给自己来一杯茶,喝了一口才不紧不慢说道:“其实女儿的要求很简单,这么多年了,姨娘在府里受了很多委屈,我希望爹能将姨娘抬作平妻。还有就是母亲身边的人实在是太粗心大意。若不是她能力不行,姐姐又怎么会有机会给我下药,又怎么会有机会将我塞进花轿,犯下了滔天大罪。” 话说完木智山嘴角轻轻抽搐了几下,用商量的语气问木清。 “母凭子贵,将你生母抬成平妻这没问题,你母亲身边的人都是她的心腹,罚她们半年月银怎么样?” 木智山话音还未落下,木清便冷笑出声,嘲讽道:“原来在爹眼里,我这个庶女还不及母亲身边几个奴婢重要。” 木清态度强硬,一定要木智山将周柔身边几个心腹处死。 上官霆寒眸扫过木智山,眼底是深深的不悦,他不管以前木清是庶女还是什么,既然嫁给了他就是他的王妃,他的王妃难道还没权力处死几个奴婢,真是可笑。 察觉到上官霆心生不悦,木智山后背一僵赶紧点头同意,然后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见事情尘埃落定,木清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晃得上官霆眼花,却一直未曾眨眼。 将姚姨娘抬成平妻,借此机会除去周柔的心腹,让姚姨娘能在木府站稳脚步,这算是她占了木清身体的补偿。 见事情谈得差不多,上官霆有意回王府,他一点也不想在木府用膳。 瞧见上官霆要走,木清赶紧上前拉住上官霆的衣袖,请求道:“王爷,臣妾很久没有见过姨娘了,能不能让我在木府住一晚上?” 一旁木智山和全福见状眼神皆都闪了闪,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四王爷有一个怪癖,不喜女人靠近他一米近,上一个大胆靠近他的女人,被他一脚踢残,三天不到便身亡了。 上官霆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控制住心里想要将木清踢飞的冲动。 他能忍受自己靠近女人,但绝不能忍受女人靠近他。 杀意闪现那瞬间,木清眼里掠过一道红芒,极力忍住才没用异能攻击上官霆。 两人心里都动了杀意,也都察觉到了对方的杀意,但都不约而同选择隐忍。 “明日我派全福来接你。”上官霆说完然后看向自己衣袖,示意木清可以松手了。 他回去定要派暗卫仔细查,刚才木清一瞬间散发出的气息,竟让他感觉到了压迫。 他知道木清会武,但一直没拿正眼看待这件事,如今看来,他一直都小瞧了木清的本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