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冥婚风云

更新时间:2020-11-25 04:41:00

冥婚风云 连载中

冥婚风云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疯狂的和尚 分类:玄幻 主角:李青云柳蛇 人气:

经典小说《冥婚风云》由疯狂的和尚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青云柳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是一名专门给死人配冥婚的灰色职业者。一场特殊联姻,逼我走上了一条叱咤风云的不归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要自救,跑肯定不行。

魑城的官方也是中元会的一部份,跑等于寻死。

逃跑这个选项,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我能抓到的救命稻草,只有柳蛇。

但是我也见不到她的人。

我请双胞胎帮忙预约柳蛇,双胞胎一听就严厉的拒绝了。

她们跟我讲,社长很忙,我的事,社长已经给过明确的处理方式。

如果听话,就保我到举行婚礼那一天。

不听话,就杀了。

她们为这件事去烦社长,受罚倒是没什么,一旦社长怀疑她们的办事能力,不再用她们,她们的前程就毁了。

让我别为难她们了。

双胞胎不肯帮我预约,如果没有柳蛇的允许,靠近她一定的范围,就会被安保力量拦截。

轻则劝退,重则被当刺客处理。

硬闯也见不到柳蛇的面。

唯一能接近她的机会只有一个,那就是寺庙。

她只要住在庄园,睡觉前一定会去寺庙,独自在大殿呆上十几分钟。

没有人知道她在佛殿里干什么?

但奇怪的是,她晚上去大殿,护卫并不会提前搜查大殿。

而她不在寺庙的时候,寺庙是对庄园内所有人公开的。

谁都可以进去烧香!

难道她就不怕有人提前进去,躲起来,等她到了,给她一枪?

事实证明,这样的事情,从没发生过。

难道她的敌人、对手、想要她下台的人,眼睛都瞎了吗?这么明显的漏洞,居然没人利用?

这个空子很诡异。

但是我的处境,已经让我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在庄园内,拥有自由活动的权利,只要不出庄园,根本没人管我。

吃过晚饭,我来到寺庙旁边。

一个和尚正在院里的空地挖坑,旁边一个小匣子里装着一只死掉的短毛猫。

这是柳蛇养在寺庙的宠物猫,名字叫十七。

两天前,它还活蹦乱跳,我还逗它玩过一会。

我上前跟和尚打了声招呼,疑惑的问十七怎么了?

和尚喊了声佛号,说时也命也,就去埋猫了。

我也没多问,爬上一米多高的台阶,经过两三米的走廊,来到大殿门口。

这个时间,和尚们不是在吃饭,就是在偏殿念经,大殿的门关着。

门上并没有锁,一推就能打开。

我左右看了几眼,见四下无人,把门推开一丝缝隙,闪身就钻了进去。

大殿差不多五六十个平方,只有佛像前亮着几排蜡烛,空荡荡的有些阴暗。

五个和尚跪坐在侧面,低着头,打着呼噜。

我听到呼噜声,发现殿内有人,假装到佛前上了一炷香。

礼貌的给他们打招呼,喊了好几声大师,都没得到回应。

走到跟前,又喊了两声。

五个打呼噜的和尚,还是没反应。

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就近的和尚。

噗通一声,那和尚倒向一边,身上的大袍子散开,肚子露出来,吓了我一大跳。

肚皮上开了个大口子,里面根本就没有内脏。

但是,倒地的和尚,还在打呼噜。

呼!呼!呼!

人一倒地,就像梦游一样,扶着地又跪坐了回来,依然打着他的呼噜。

佛尸?

传说中降头里最诡异的邪佛降。

邪佛降只对高僧有用,中了邪佛降的高僧,会自挖五脏而死。

留下的皮囊不腐不烂,白天诵经,晚上禅眠。

禅眠就是打呼噜。

关于邪佛降我也只是听说,至于佛尸具体有什么用,我就不知道了。

咯咯!

正当我惊恐的打量佛尸的时候,大殿神像后面,传来了一个小孩的笑声。

咯咯的笑声,很可爱,像是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

这里怎么会有小孩?

我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走到神像旁边,笑声突然停了。

往前加紧两步,神像后面黑乎乎的,什么也没有。

绕着神像找了几圈,也没找到什么小孩。

我怀疑自己遇到脏东西了。

突然,咯咯的笑声又响了起来,一个头上扎着小辫子的女娃,从大殿门口冒出来。

粉嘟嘟的小女娃,穿着开裆裤,摇摇晃晃的朝我走了过来。

“十七不好玩,叮咚不要它了。你是妈妈新给叮咚找的玩伴吗?”

小女娃走的很慢,皱着小鼻子模样和普通的小孩没区别。

十七,十七不是那只宠物猫的名字吗?

我硬着头皮,蹲到地上,拍着手说:“你就是叮咚呀,我不是妈妈给叮咚新找的玩伴,我是……妈妈给叮咚找的爸爸。”

小女娃一听不是新玩伴,眨眼就不见了。

我后脑勺突然一凉,像被打了一冰锤似的,就摔在了地上。

还好老子这两年没少和脏东西接触,抵抗力比一般人强,躺在地上,临时改口说完了一整句话。

“咦,你还活着?爸爸?爸爸是什么,爸爸好不好吃?”

小女娃在我身前冒出来,蹲到我面前,两眼充满了好奇。

我晕晕乎乎的努力不让自己晕过去,强笑着说:“爸爸啊?爸爸和妈妈一样,爸爸也会像妈妈一样,给叮咚好吃的。来,叮咚乖,张嘴。”

艰难的抬起手,示意小女娃咬我的食指。

养鬼,万变不离其宗,一是主人拿血喂养,二是放鬼出去,吸食活物的阳气。

只要鬼肯吸我的血,我就有办法,让小鬼爱上我的血。

跟抽鸦片似的,戒不掉。

小女娃盯着我的手指看了一会,疑惑的说:“爸爸和妈妈真的一样吗?叮咚真能吃爸爸给的东西吗?”

“当然了。”

小女娃得到我的眼神鼓励,张嘴一口咬在我食指上。

我立刻闭气凝神,另一只打了几个手决,默念:元阳凝一气,一气化血精。

我保持着童子身,身上的阳气至纯。

汇聚一部份阳气到少量的血里,这样加料,血肯定比一般的血好喝。

小女娃轻轻一吮,惊喜的睁大了眼睛。

一口血不多,但消耗了我一部份阳气,相当于干那种事,干了好几次。

累得我眼皮直打架。

在昏过去之前,我连忙说:“叮咚别再吸了,再吸爸爸就要死了。爸爸一死,血就不好喝了,等爸爸恢复了,再喂你啊!”

“嗯,嗯,叮咚最乖了。”

昏迷前听到小女娃的话,我悬着的心也算落了回去。

这只鬼应该不会杀我了。

昏睡当中,我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猛得惊醒过来的瞬间,就听到了枪响。

柳蛇穿着一件性感的睡衣,提着一把带消声器的枪,对着我的头扣动了扳机。

还好,我跟诈尸似的躲到了一边,睁眼见到追过来的枪头,紧张的大喊:“留着我有用,我可以给叮咚当奶爸。”

“妈妈,别杀爸爸,如果爸爸死了,叮咚就再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东西了。”

蹲在旁边画圈圈的小女娃,可怜兮兮的抬头仰望着柳蛇。

柳蛇暂时没有扣动扳机,一贯冰冷的眼神死死盯着我,并没有说话。

我明白她是给我说话的机会,赶紧说:“您几乎晚晚都来寺庙,如果都是来喂养叮咚,我虽然不知道您这么急着喂养叮咚是为什么,但是我知道,要不了半年您就会死。如果有我隔三差五代您喂养,您只会折寿,不会死。”

“是吗?”

柳蛇不可置否的轻轻一笑,收了枪,走到佛坛前,把枪藏进佛坛,背对着我说:“你走吧!”

“柳社长,请您帮帮我。”

“你是白会长的外孙,通过联姻,又成了陈社长的女婿,就算我想管,也没有丝毫的立场去管你的闲事,所以我帮不了你。”

“请柳社长指点。”

她说的没错,一旦婚礼完了,我不住白家,也得住鬼媳妇家,她根本就够不着。

但她是地头蛇,肯定知道白家的软肋,让白会长没办法弄死我。

我求的是信息,从没傻到认为她会为一个陌生人出手,得罪白会长!

“你在婚礼上提出跟你妈去住,她有心脏病,只要你和她呆在一起,就没人敢暗杀你。万一你死在她身边,把她吓死了怎么办?她可是白会长心脏上的肉刺,恨不得拔掉,但又一碰就心疼。”

“多谢柳社长提点,如果不死,将来必有厚报。”

我深深的给她鞠了个躬,慢慢退到大殿门口。

刚打开门,听到柳蛇说:“叮咚,还不跟爸爸说再见。”

我吓得腿一软,扶着门框才站稳。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