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七英雄传记

更新时间:2020-05-22 18:20:18

七英雄传记 连载中

七英雄传记

来源:落初 作者:狼烟仍在 分类:玄幻 主角:布鲁克乌鲁克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狼烟仍在的原创小说《七英雄传记》,主角布鲁克乌鲁克,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恶魔与黑潮再次入侵生灵的世界,世间宣召的七名勇士,各自心怀鬼胎,他们会将这块动荡的大陆引领上何种未来?他们究竟会是成为一世的勇士,还是永恒的英雄,或是其他不可想象的存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刚刚跑出去,逐渐的,人的哭喊声逐渐增加,这种声音之中开始混入绝望的情感。

有烟从东南方飘出来,我踩着墙壁,跳上几米,最后攀爬上了房顶,只看到远处火光烟雾,以及巨大的黑影在爆炸的方向晃动。“看到了什么!”楼下传来大叔的声音,而在他一旁,埃尔文和与她一同行动猫娘莎菲碰巧回到了旅店。

“可能是魔物,不清楚,但是很巨大。黑潮确定没有漫过来么?”我看着下面的人。一阵小型旋风,将埃尔文的身形卷起,落到我旁边的一座房子上,打量起那个方向。

“那个方向是,国家粮库?确实是魔物没错。”埃尔文的脸上也有了一些紧张。真好奇,是什么让这个四十六级的准精灵王这么紧张。

没错,这只勇者队伍里,索伟尔,埃尔文,卡拉赫,维纳斯四人都是四十级以上的世界一线战力,其中索伟尔47级,埃尔文46级说是顶级战力不为过,而我与矮人大叔都是刚过三十级的,大概也就能算是小将领或是近卫队百夫长这样的水平,而莎菲,连20级都没有。

“大叔,照顾好这里,让老板抓紧烹饪食物,我们可能没有时间再准备了。”说完,我跟上刚刚腾空飞起的埃尔文在楼顶间飞跃。

“埃尔文!”“说。”埃尔文的情绪没有多少波动,单纯的只是排斥人类。

“我刚想了想,这座城市情况再不好,也不应该在几天之内就变成这副末世的情况,你既然说这只魔物是国家粮库的方向,那也许就是…”

“你去。”埃尔文知道了我的意思,也许仓库看守放任这样的魔物生长才是这座城市最大的危机,而为何会放任则是当下最重要清楚的目标。又飞奔了一段距离,从下方传来了熟悉的女声。而埃尔文则是偏移了角度,消失在了一段小巷之中。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魔物?”是卡拉赫,她要去的地方是马菲克城的魔法师协会,正好位于我们旅店和粮库中间。

等到她脚下生风追上我,我才说到:“国家粮库可能被黑潮侵蚀了,那里出现了魔物,这座城市的储备粮可能都变成了它的养分!”

“怎么可能,黑潮没有凭空出现的先例,都是一路污染过来的!”卡拉赫看起来比我还要着急,如果真的有凭空出现黑潮的情况,这片世界真的可能要宣告终结了。如果黑潮突然出现在人口密集的政治经济中心,造成的后果远比侵蚀成片的土地巨大。

“埃尔文去调查了,我这边负责去阻拦魔物,看看有什么办法。”即将到达目的地,却见一道巨大的漆黑大剑从下方飞起,我反应及时,双脚插进房顶屋瓦减速,而卡拉赫此时还在想东西没有反应过来,我只能出声并且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向我这里拉过来!

巨大的刀刃在空中横转,一刀砍向魔物,咆哮但是尖锐的声音,还有离近才清楚的体型,还有茂密的毛发和巨大而比例细长的尾巴,是只老鼠!一刀得手,但是只削进约十分之一的身体,索伟尔觉得这一击小看了这只巨大的老鼠,而痛苦但没有影响行动能力的老鼠则是在原地打滚,十几座房屋就此被它压在身下,路上的人还没能逃出就这样被压成一滩肉泥。尾巴比普通的老鼠更加有力,一扫,半座楼房就这样飞过来,不知是特意还是无意,目的地正好是索伟尔所在之地。

“垃圾。”索伟尔的话,与两道黑色的剑气向天上飞去,将房屋切断,而随后又发生了爆炸,就此只剩下一些碎石落下。“你们,去尽可能营救一些人,这只老鼠我来解决。南边有暗精灵负责。”索伟尔侧头,向身后跑来的两人下达了命令,而自己手中长剑寒光一闪,自己直接冲向了巨鼠的头部。

卡拉赫手势一变,身形得以加速,向东方跑去,而我扶着火辣辣的脸颊,只得就地观察起来。

“干什么嘛,我还救了她一命啊,不就是拉着她抓进了怀里么,至于么…”想是这么想,我从房顶跳下,短剑划过,将一块断裂的房板砍断,抬起,一名男人将房板下的女人拉了出来,点点头双眼含泪的表示感谢然后向相反方向逃命。

从魔物身上突然裂出一处巨大骇人的伤口,我又只能奔向前,在血液喷洒到之前,将一个小女孩从原来的位置拖走。魔物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索伟尔在干什么?说那么大的大话不抓紧解决掉!

老鼠挪动了身体的方向,让我这里的压力小了不少,周围已经看不到人的踪迹了。结果这老鼠后爪突然使劲,看来是要移动!“哪里也不准去!”我提剑至手,早已按捺不住的欲望此刻奋起,短剑上火焰升腾,上前挑起双手一个下劈,将这只巨大的魔鼠的两段指尖砍下,在疼痛的作用下伸出脚,我也早意识到这种可能性,侧过身躲过这一脚,顺手又在它的皮囊上来了一刀。这一刀下去我才知道能与这种体型的魔物战斗,作为主攻的索伟尔的强大。我的攻击甚至连脂肪层都划不穿,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

“行吧行吧。”我放弃了,转而继续攻击它的后掌!

“咚咚”两声重物落地的声音,我向右一跳,此时魔鼠的动作幅度已经不大,看来它也有力尽的时候,而我则循声望去,一块丑陋的,只有六只眼睛和一只木箭射穿的张的大开的獠牙大嘴,另外则是半个躯体,感觉像是一头成了精的猪模仿着人长出的身体,让人恶心。

“真的是恶魔?”我把短剑一挥,插进巨鼠的身上,这一分钟左右的攻击中,我发现电流对它颇有效果,比直接火烧而伤害的范围要大上不少,而且还能有效的吸引它的注意力,不过即便如此,也只是头转了一下就重新扭了回去。

“没错。”冷漠的声音从身侧,一只迅矢飞过,没入了似乎动了一下的恶魔头颅上,一只眼睛就这样碎裂。“哟,精灵王收获不小啊。”我笑了笑,对方却无动于衷。

仿佛是同一时刻,身后的老鼠也停止了动作,看来是咽气了。接下来,又从老鼠身上弥漫出一种红色光芒!

“又是什么?”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又是紧张的远离了几步。

“丢人,别动。”埃尔文的话传进耳中,我也停止了移动,然后那种光芒似乎是一种雾气?就这样吸收进了我的身体。

“嗯?”“问别人。”埃尔文的脸上满是嫌弃。“哦。”埃尔文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刀,上面的宝石镶嵌夺人眼目,一看就知道是价值连城。他走上前,轻轻一划,脂肪血肉都瞬间分离!我嘴角上扬,不知道应该作何表现才好。

这群公子哥一个比一个牛逼,我还是好好划水比较好,别打扰大佬装逼惹大佬生气比什么都好。

“都过来。”从脑海中传来了埃尔文的声音,而我看到他身上逐渐有了一层淡淡的绿光。

这是埃尔文开发出的一种联系技能,可以联络事先留下魔法印的人,目前这个技能还不算是完全成型,只能在自己相当放松而后集中精神的情况下联系,也就是说只能在非战斗情况下使用,而且范围也不算大。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以短时间标记自己位置的效果,这种淡淡的绿光就是效果,实际上不仅仅是直接看到,哪怕中间有建筑物或者其他的阻隔也可以在一定范围内看到。

埃尔文,好像,抓下来了一把,魔鼠的肉塞进了自己嘴里……

不一会儿,我们七人都已经聚集在这里,而埃尔文则是转过身,嘴角还有一抹鲜血,这让他看起来及其的……

“孩子啊,你这坏习惯跟谁学的?”维纳斯看到他嘴角的血,瞬间就知道了发生了什么。

“闭嘴,‘堕落精灵’。”听说这是阳光下的精灵对那些叛乱的地精灵的鄙视称呼。曾经精灵族之中发生过一场内战,战败方无法再在地表生活,只能转入地下。黑暗精灵只好摊了摊手表示无可奈何。

“呼呼…”从老鼠的另一边跑来一队穿着军服的军人,领头的是个看起来四十多的银发男人,我们见过他,是这座马菲克城的城主。

“这只老鼠的肉是可以食用的。”

“卧槽??”我和矮人大叔同时发出了粗鄙的惊叹。其他人只是愣了一愣,城主则看起来震惊的更多一点但是转而变成兴奋,那是一种死后余生般的感恩神情。

“另外,脂肪虽然不能直接使用,但是正常的炼油方法可以做成燃料,其他的,诸如骨骼内脏之类的全部堆些木头烧了吧,这些部位有开始魔化的倾向,血液高温处理就没问题,其中没有什么毒素。”城主低沉下来,不过看起来只是在思考而已。城中粮食被这只魔鼠消灭殆尽,仓库管理应该也是被魔化了才会毫无反应。

“剩下的,我们回去再说,特罗沃克,你自己处理这里吧,这是你身为城主的失误,你让近十万条人命濒临毁灭。懂么?”王子结束了训话,一招手示意众人返回。

“是…斯罗沃克大人…”特罗沃克是斯罗沃克家族的从姓,是作为表彰而赋予的姓,自然对本家的人是唯唯诺诺。更何况这是真真切切的一位王子。

“另外,明早八点之前,准备四匹货马,我们要出发上温格尔烽火台。”

索伟尔和埃尔文走在当前。

.

旅店二层,最大的一件家庭间中。

隔着被木板封住的窗户,夹杂着雪花的寒风呼啸之声毫无减弱的迹象。

火炉中升起了火,七人环绕而坐,中间是一颗可以进行远程联系的魔法水晶球,六件因战斗而变脏,甚至有些破损的大棉衣或者披风挂在衣架上。索伟尔在直接遭遇魔鼠时直接将碍事的大衣扔了,而事后也就自然是找不到了。

“情况就是如此。”埃尔文一串与本人平时不符,却又是必须的报告之后,在场众人都陷入了沉思。

除了黑潮不是突然凭空出现之外,都是坏消息。黑潮可以传染个人,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混入大批人群之中,虽然不能再离开宿主身上感染土地或者其他生命,但是可以逐渐剥夺其意识,甚至最后可以转变为魔物。

而这几名仓库管理人员和那只老鼠何时何地因何被传染就不得而知了。

“行吧。”翁乌尔大主教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苍老,脸色的神情也愈发凝重起来。“我这边会暂时不透露给国王以外的任何人,等我们确定了识别方法与治疗方法之后再进行公布,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如果报告就此结束的话,那我就先去忙了。”看到王子点了点头,大主教终止了信号的传输。

“那么,我们的时间就更加紧张了。”卡拉赫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搭在索伟尔的手臂上。

索伟尔却是捏起卡拉赫的手镯,把她的手放了回去。这让卡拉赫脸上的红晕又浓郁了一些。

“继续。”索伟尔的口中多了几分命令的语气,这让我为之奇怪。

“不愧是你。”埃尔文语气中少有的夹杂了一丝赞许。

坐在一起的罗维史奇和莎菲面面相觑。

维纳斯指尖扭着一小段头发,微微的笑出了声。

我和卡拉赫对望了一眼,她突然生气的转了过去。

“那只老鼠不是魔物。”“卧槽?”“什么?”这次除了维纳斯和索伟尔,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埃尔文点了点自己的头:“那只巨大老鼠的脂肪,皮肉,血液,内脏,骨骼,实际上都没有魔素的味道。我的判断不用怀疑,那么,它的问题就不在身体上了,而是在大脑中。如果真的单纯的放大一只老鼠来说,就凭这个大小,虽然我们依然可以战胜,但是战斗波及的影响绝对不会这么小,可能大半座城都会覆灭。这老鼠比我所预计的,行动更加迟缓,进攻性也更加低,这样看来,又不符合魔物的弑杀特征,那么?”埃尔文扭头,把后面的话丢给了卡拉赫。而卡拉赫则低着头。

“基因改造,对吧?‘赫罗维尔魔法师协会’的一员呦,这是你们的杰作吧。”埃尔文从怀中掏出了一只稍微有些破损并有些许血迹的手套,而上面的魔法阵图案清晰可见,与卡拉赫平时引以为傲的,代表了“赫罗维尔议会”一员的项链上的魔法阵图案,除了颜色之外完全相同!

手套轻飘飘的飞在空中,然后轻飘飘的砸在卡拉赫的脸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