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下堂妃也逍遥

更新时间:2020-03-26 08:12:59

下堂妃也逍遥 已完结

下堂妃也逍遥

来源:落初 作者:御剑行 分类:言情 主角:冷风吹王妃 人气:

主角叫冷风吹王妃的小说是《下堂妃也逍遥》,它的作者是御剑行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婚之日,她当众被休,喜轿被退回;一朝之内,她成了下堂妇,人人避之,羞愧难当,她一头撞在了石门的碑柱上;再次醒来,她涅槃重生,不再任人欺负,不再委曲求全,一纸休书还于他,她洒脱转身。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额,啊?”苏妍妍还没反应过来,身子却被她拉进了房内。一进门,苏妍妍便呆住。

摆设让人眼前一亮,银丝制成的锦幔随风而舞,足有一人高的两个五彩金线釉的大花瓶摆在雕镂藻绘的紫檀木卧榻的两旁,编织着精美花案的草席铺就,榻上摆着一个梨花木制成的小案几,精致的银边六角茶具摆放其上。

镂空的金色长足香炉,散发着悠悠白烟,冉冉而上的白色烟雾,弥漫着整个房间,香气氤氲。

在卧榻的正对面的竹帘后,坐着一个人,正在轻轻地拨弄琴弦。

在琴师的拨弄下琴弦便像是被注入了生命般波动着,发出令人如痴如醉的乐音。

舞姬们正卖力地扭动着柔韧的纤腰,在落地的锦幔里翩跹起舞。

雕花窗棂前,有一个男子优雅地支颐而坐,双眼安静地看向窗外。

在香艳的场景里,他显得格外的特别,只因他那一身的月牙白青竹水印长裳,更显出他那如玉般温润的Xing子。

一对幽静若星空的眸子正静静地看向窗外,眼里耀了湖水的潋滟,泛起幽幽光华,带着几分的深沉,几分的睿智,几分的慵懒。

静静地看着他,就好像看到了冬日里最静谧的画面,任身边的哗然如行云流水喧嚣而过,他依旧保持那一份自我的宁静,看着他,让人心神安宁。

哇!哇!哇!美男,是美男耶!苏妍妍在心底大呼万岁。

双眼立刻噌地发亮,直勾勾地看着不远处的大帅哥,身子一动也不动。

苏妍妍正看得出神时,手腕处却传来一阵紧痛,转头看去,吓出了她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个妖精正以极其哀怨的眼神看着自己,漂亮的双眸里哀怨连连,活像个受了气的小媳妇儿,正使命地用如玉的手在她的手腕处紧捏着。不知为何,苏妍妍一看到那个眼神,浑身就开始得瑟。

她扯了扯嘴皮,赶紧松开了手,然后低头问杏儿,“哪个是六王爷?”

杏儿连头都不敢抬,只是偷偷地挑起眼角,然后迅速地伸出手指了指前边。

苏妍妍循着她指的方向看去,一对如鹰隼般锐利的眸便跃入眼底。她心头一惊,好个冷厉的男子!那眼里流转的锐光,让人的脊梁骨都冒出了涔涔冷汗。

那个男子裹了玄黑刺金边的长袍,半敞着精壮的胸脯,三千青丝似瀑布飘飘然披肩而落,优雅地卧坐在床榻之上。

俊朗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单边的梨涡深深陷入,眸底却流转着琉璃般犀利的光华,看着眼前的歌姬。

是他!苏妍妍看了一眼,这个人就是六王爷,靠,看样子就是个风流的种!

她立刻来了精神,三步并两步地冲到他的面前,从袖子里抽出休书,扔到了他的脸上。

啪的一声清脆而响亮,那封休书正中他的俊脸。

霎时间,风起云涌,原本热闹非凡的房间瞬间安静了下来,静的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到。

“大胆!”他先是一愣,既而拍案而起,眼里是盛怒的波涛。

靠,居然比自己整整高出一个头!扬起头看着他魁梧的身形,那种盛气凌人的架势,苏妍妍在气势上己矮了他一大截。

别怕,苏妍妍,不就是四肢发达的种马吗!别怕他!苏妍妍在心底暗暗为自己打气。

于是,她再度扬起头,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丫的,这封休书本小姐还给你,本小姐正式告诉你,你被我休夫了!”

苏妍妍双手插腰,扬起下巴,挑起眉,像是斗志高昂的公鸡。

“小姐……”杏儿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她身边,使命地拉着她的衣袖,低声道,“小姐,那个……”

“嘘,别出声,没看到你家小姐,我正在呛声吗,有事一会儿说!”苏妍妍说。

邪魅男子原本阴云密布的脸,在听到她的话后,既而转为惊诧,然后转化为震惊,最后变得一脸的茫然。

“你刚才说这是什么?”他指着那封信,颇有几分好笑地问。

“休书!”苏妍妍再次强调,“这是本小姐给你的休书,也就是说,六王爷,你被我,休夫了!”

“给……我……的休书?”他更加的惊讶,看了看她,又转过头,看了看身后坐在窗前的男子。

一直沉静的男子突然将脸转了过来,同样惊诧地看着苏妍妍。

他的脸上没有邪魅男子的众多表情,有的只是一瞬的惊诧,之后便一脸的淡然,再度转为事不关己的态度,冷冷地看着苏妍妍。

大家都小心地呼吸着,看着眼前的这三个人。“你是燕飞雪?”邪魅的男子随即看着她,眼里惊讶之意愈浓。

“废话!你问的有点水平,好不好!”苏妍妍白了他一眼,他真的是司马睿吗,为什么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某男额角飘出n条黑线。

“废话!你问的有点水平,好不好!”她不是燕飞雪,那她休你干吗!苏妍妍白了他一眼,他真的是司马睿吗,为什么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水平……”某男额角飘出n条黑线,好奇怪的词啊!传闻燕飞雪是位静如娴花,温柔如水的女子,虽然有些固执,但也好过眼前这位野蛮的小姐,不过眼下看来传闻有误。邪魅的男子看着眼前的她,半睐的双眸里笑意愈浓,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你笑什么!”看到他一脸诡异的笑,苏妍妍十分恼怒。

“你倒是说说,为何要休了,恩,我?”他没有生气,转而饶有兴趣地问起她要休夫的原因。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