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帝宫禁宠

更新时间:2020-07-12 11:00:42

帝宫禁宠 已完结

帝宫禁宠

来源:落初 作者:卿非语 分类:言情 主角:云纱帝姬 人气:

主角叫云纱帝姬的小说是《帝宫禁宠》,它的作者是卿非语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灵河边界,她初化人形,万莲重生,独红蕊白瓣,美的天地万物都为之动容。他来自罪恶的深渊,他不从命,不信命,亲手造就了她,却也摧毁了她的生生世世。灵魂虚斩,红尘羁绊,他执剑开辟灵河引渡万千孤魂,只求留她一魄。他说:“如有一天我留不住你了,那我就让这万千世界都给你陪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帝浅音从来没有过过这样的日子,早上起来能看见红彤彤的太阳从山坳里升出来,林间有许多的鸟和兽盘旋、匍匐在鬼谷子布设的阵外,云纱每日端着水盆进来总要抱怨一番,这里是进来容易出去难,吃的也就那么点菜,素的要死,一点肉沫子都看不到。

她看着面色绯红的女孩突地笑了出来:“若是不喜欢这里我跟鬼谷子说一声让你出去转转?”

云纱一听,心下一紧:“姑娘可是嫌我烦了?那我不说就是了。”帝浅音不喜欢她老把帝姬的称号挂在嘴边索Xing让她改了称呼。

浅音抿唇无奈一笑,把目光放在了窗外。这个女孩生Xing敏感多疑,对任何人的好处都抱着一份谨慎的心理接受,似乎谁对她好或者无心的一句话都能让她在肚子里转上三回。她无意于别人的旧事,所以对云纱也总是若即若离,天Xing淡薄,从不把感情之事放在心上,这也给云纱造成了惶恐难安的心态。

黄昏时分,鬼谷子从树林里走了回来,瞧见屋檐下闲坐的女人,他心里气不打一处来,三步两步上前,胡子乱飞:“你还有心思在我这静养?知不知道外面闹成什么样了?一个帝姬消失,知道要多少人来付出代价吗?”

山边的颜色由黄变橙,由橙变暗,似乎一转眼,这天就已经变了。

她眼波都未转一下,依旧闲庭雅坐,一脚横跨在木栏上,一脚搭在石阶上,嘴角的笑并没有太大的起伏,淡淡的、仿佛风云变幻她仍岿然不动。

她说:“那又怎样?”

鬼谷子被她的话给噎了一下,愣了半响才尖叫起来:“怎样?那又怎样?你知不知道八国现在动乱不堪,没有你在宋国坐镇,那七个兔崽子举了剑就杀进宋国了。”

帝姬消失,宋国翌日便被逐鹿,东境天塔一时被围剿,宋皇在塔前奋力一站,元气大伤,却怎么也不肯让步让人入内窥探,以至于帝姬真的消失的谣言越传越甚。宋皇无力再保八皇之首一位,七皇忍耐已久,终于等来了这一刻,七国联合想一举歼灭宋国,奈何宋国在长达十几年内能保住最强之国也不是浪得虚名,战争拉开序幕,八国已然动乱,天下真是乱了。

有人猜想或许帝姬的意图也正是如此,宋箫弄这八皇之首也该是换血的时候了。也有人谣传是宋皇恼怒了帝姬,贪恋帝姬美貌数几年,在某一日终是做了苟且之事让帝姬一怒之下想重寻八皇之首。

然,不管谣言怎样,初雪国被坑杀十万将士不假,曲国的万千尸骨堆积成山,血流成河,没人在乎到底死了多少人,似乎只要战争还在,一切都还不会结束。

她嘴角一弯,笑的颇为淘气,眉角上挑,“我可以认为你鬼谷子也变的有人情味了吗?”

“你少来讽刺我。我虽然杀人无数,但也没你那么没心没肺,你是没看到那些成群成群的尸体被扔进火堆,唉,真是造孽啊。”上了岁数的脸上满是精明,话说的伤痛惋惜,但是看那双冒着精光的眼睛,任谁都不会看出有一点点的怜悯。

帝浅音沉默了半响,一双漆黑若古铜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两人相视一会谁也没移开视线。

半响,她噗呲笑出了声,说:“你倒是越老越成精,可你也该明白我可不是一般的人。你当真受得起?”

鬼谷子是什么样的人?她帝姬眼里清楚的很,即便天下乱成一锅,尸首遍野,所有人都会害怕,唯有他鬼谷子会是最开心的那一个,死人的心脏内肝,不用自己动手就有现成的,何乐而不为呢?

果然,听的这老头嘿嘿阴笑了两声,两只干枯的手臂往后一绞,微微弯低了身子,“帝姬,老头子我年纪一大把了,别的东西看不上眼,看上眼的这辈子估计也不可能拿到了,你既然想我为你取那玉龙神珠,是不是也该拿出点诚意来?”

她眸色清冷,盯视他半响,缓缓吐出:“我的心脏于你毫无意义,如同死物。”

“无甚要紧的,只要你答应老头子我两件事,玉龙神珠他日我绝对双手奉上。”

她闻言,勾唇笑的清浅,也看不出是个什么情绪,鬼谷子也从不在意她在想什么,见她并没有反对,伸出一根手指,“第一,我要你身上的一样东西,随便什么,只要你认为可有可无的,愿意拿出来的就成。”

这一下帝浅音真的笑出了声,却也没说什么,挑眉让他继续。

“第二,帮我杀一个人。”

咣当一声脆响,鬼谷子隔空一掌身形快如闪电,云纱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看就要被毙命于雄厚的掌风下,一股气流强势而霸道的逆转了他的掌力,却并没有想要与他硬拼的架势,中间继续抽离、收起,干净利落。

屋檐下的老头一身黑衣,挂在他瘦骨如柴的身子上,看上去颇像真正的鬼。云纱更是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老头阴测测的看了一眼云纱,双眼看向依旧闲坐在栏杆处的帝浅音,“听闻帝姬的爆杀能让天地变色,山河斗转,不知是真是假?”

白衣如画,风姿绝绰,她笑的有那么一瞬间的迷幻,如绽放在烟雾中的精灵,“那也得看你有没有本事验证这个传说。”

风声鹤唳,突起的狂风一时间差点把茅草屋都给掀了。云纱一边整理着地上的残碎瓷片,一边拿眼瞧着站着的两个人。她从没见过这样的帝姬,妖艳绝美如凄烈之花,双眸转动间风华毕现,好像是要把人吸进一个无底深渊,一起沉沦坠入地狱。

陡然间,空气中传来一声怪笑声。鬼谷子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帝姬,看来这十年来,宋箫弄那小子还是颇有成效的。”

她眸色微沉,嗓音柔和:“哦?是吗?”

她容颜精致如上天之神,浓密纤细的睫毛微微阖上,倾斜了身姿,融化一方秋水情殇。然,此等美到极致的画面连云纱也嗅出了其中的危险。

“鬼谷子,别来试探我的底线。”

突然,她笑着抬头,周身似有水波纹流动。

伴随着她起身离开,鬼谷子似松了口气,宽大衣袍下紧握成拳的手渐渐放开。这女人,浑身上下都能张扬出一股强大的气场,强大到下一秒好像就可以把你粉身碎骨,她也的确可以做到这一点。对帝浅音,鬼谷子不是不好奇,听闻帝姬的爆杀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施展的,只因太过残忍血腥,连开国之主都对帝姬又敬又怕。

不过这也正是让他鬼谷子兴奋的地方,想想能把让天下人尊若神祗的帝姬开膛破肚他就热血沸腾。

云纱端着木盘子,抬头看了一眼笑的一脸阴森诡异的老头,顿时汗毛直竖。

相对于蓝印谷的安宁,外界也如鬼谷子所说的那般,已经演变成了人间地狱。

战火一直持续到一个世家的出现,其实历史上世家的出现都是必然,一个皇朝的兴盛,背后一定会有一个强大的世家支持,而往往历史上岂止是有一个世家?

王家——新崛起的世家,犹如一匹黑马,奔腾在战场上,不废一兵一卒就可以摧毁一个军队。八国更是从所未有的慌乱,由最初的争夺帝姬之战而演变成了争夺这样一个战无不胜的世家之战。

没有人知道这个王家是从何而来也不知道他们从什么时候已经开始渗透在八国之中,无孔不钻,无缝不入,简直到了让人惊恐的地步。

当云纱把这些情况汇报给帝浅音的时候,她正好侧躺在一根树干上,晒着日头,也不知是在睡觉还是在闭目养神。云纱小心翼翼端详她的神色,得不到半天回应后才默默转身想离去。

而身后的人此时才悠悠出声:“觉的我很可怕?”

云纱旋即转身,有点讶然。

树上的人似乎笑出了声:“我自认为还没有修成千年人妖。不用,怕。”

脸微微红了些,云纱低了头,却为她那句其实还不完全的话心疼,她想说的是:不用怕我。

不要怕,不用怕,不该害怕。可是她是帝姬啊,一个传闻中心硬如铁、冷情至肺的半神,她活着便是一个传奇,拥有着世人可望不可及的倾世容颜,掌控着万千子民的生命,却是这样一个懒散随意的人。云纱有时甚至都不太敢相信自己真的就这么跟了帝姬。真的是那个被万人拥趸的帝姬吗?

她不敢相信,正如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她离开之后,树上的那人睁开了清澈到可以倒映出天上云彩的眼眸,一丝忧愁就那么突兀的盈满她的双瞳。

凉风沁体,她的身体比冰还要冷上三分,肌肤莹白若雪,乌黑长发垂坠在空中。周围的一切都安静如斯,她的心却是再也平静不下来了。

鬼谷子那日成功激怒她的话语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她自以为的十年并不重要,十年而已,她都不知道活了几个十年了,连她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宋箫弄借由白苍铸造的昆仑剑来封印自己,一般缘由也是自己的魔障。剑尖入体的那一刻她有点晃神:为什么这个男人要这样对自己?她给了他整个天下,他却对自己恩将仇报,口口声声说爱自己?

帝浅音不明白的爱,她不明白的感情,她那颗心从来没有给过她关于那个问题的答案。

所以她很想知道他封印她之后会做什么,如果这就是人类的爱,她倒很想知道人的感情是什么样的。

她有点无奈的笑了,若是知道会有如今的结局,她是否还会选择当初的路呢?没有如果,没有当初,尽管她是帝姬,是世人口中所说的半个神,她依然没有预测未来的能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