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总裁,你不是我哥哥!

更新时间:2020-07-12 11:00:50

总裁,你不是我哥哥! 连载中

总裁,你不是我哥哥!

来源:落初 作者:上善若水司 分类:言情 主角:花泽楷阳光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总裁,你不是我哥哥!》的小说,是作者上善若水司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看V文的亲们请注意:本文大修中。给大家带来不便请见谅。传说,任何禁伦之爱,都缘于上一世造的孽。    上一世太过相爱的人,因某种原因而不能相守。过奈何桥的时候,双方会向孟婆要求喝完汤之后,让他们在下一世投胎时,做不离不弃的亲人,因为这一世他们爱得太苦,太累,希望下一世能相守,像亲人一般的相守,相亲相爱。    然而,有那么些人。    注定六道轮回中的爱恋是三生三世。    即使他们在过奈何桥时喝过了孟婆汤,也决定彼此像亲人一样的相守,可是他们潜在的灵魂会超越任何障碍,不分性别,不分年龄,甚至不分血缘。    永生永世,没人能将他们分开。永远没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少爷回来了,在没有正式向他介绍之前你最好不要让他撞见。”

晚饭的时候冷伯宣布了一个消息,绮罗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被人捧在手心的宝突然被人告之它不过只是件玩物一样,她立刻从冷伯嘴里听出了自己的身份。

那个未见面的少爷才是正主,她不过是挂着这家大宅称呼叫“小姐”的隐形人。

吃饭不干活,坐着豪华车子上课,白吃白住白让人侍候,谁会给她好脸色看?

“快点,快点。初二的小五霸王被老大揍了。”

绮罗慢步在校园里,刚刚打的下课铃,不想太早回到那个阴深深的地方,她跺着步。手上还拿着那条金占超的项链。

所谓的初二的小五霸王其实是五个人。整个圣枫中学是一所完全中学,也就是说是从初一开班到高三的学校。

小五霸王是初中部没人敢惹的主。金占超的老大地位是在校人士封的,其实他不属于任何一边或者一个团体,他就是他,一个独来独往,却谁都惧怕的人。金占超不需要朋友,也不需要帮助。

“诶,是金占超诶,我说是谁敢动他们五个啊。”

她只是在学校的水塘边上漫个步而已,然而听到金占超三个字却忍不住竖起了耳朵。

金占超?

绮罗想到那天走廊里的情景。再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链子。

学校的水池依旧碧绿如一弯清潭,阳光照得水面波光粼粼,只是水里三个扑腾的身子搅乱了那一湾碧水。

水池边上不少闻讯起来的围观的圣枫中学的学生,只是谁都没那个胆子靠近水池。

“说,到底在哪里?”

金占超一只手勒住了初一的一个学生的衣领,他的半个身子已经悬空,只要金占超一松手马上就会成为第四个掉入水池里的人。

“我。。。真的。。。不知道。。。啊。。。”

“是阿肥也。”

有认识的那个被整的人忍不住叫了起来。

绮罗不知道谁是阿肥,脑海里又浮现那次他勒索学生的场景。

“都没人来管吗?”

“谁敢管呀,他可是金占超也。”

多嘴多舌的人四处都是。

“他真的好帅哦,比传说中的还要帅。”

绮罗有点作呕的感觉。

“帅?”

绮罗看向那个毫不留情将阿肥推入水中的金占超。阳光在水池上散下的碎金又反射到他的脸上,交叉流动的光茫遇上他冷若冰霜的脸更显得冷酷异常,眼睛或许是因为池水反光的原因,微微的半睁着眼,那神情无论哪个少女看到都会尖叫着休克过去。

少女杀手式的冷酷,说的应该就是现在的他吧。

嘴角仍是那天他所看到的可恶的邪笑。

或者更邪恶一些。

的确是帅的吧。绮罗的心在跳。不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金。。。少。。。。爷。。。”

余下的那个人结结巴巴的连话都说不好。

金占超抬起一脚将那个节节后退的少年一脚跟着踹下水池。

绮罗看得皱眉。

真搞不懂他怎么这么坏。

绮罗看金占超将水里试图爬上岸的五个人再次一个个踩入水中。

她真的是看不下去了。

“听说金占超的项链被这几个人拿了。”

“是吗?谁那么大胆子啊。这项链可是金占超最爱的女人送给他的呢。”

项链吗?

绮罗感觉到手里硬物传来的冰凉。

“喂。”

她冲他喊。如果只是项链,何必要对这几个人下这么重的手。

金占超似乎没听到绮罗的喊声。

绮罗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头扔向金占超。

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这个女人在找死吗?

石头不偏不倚扔中了金占超的后脑勺。受害者先是一愣,后来跟着慢慢转过身子。

绮罗站在一棵大梧桐树下,身上还穿着圣枫中学的校服,短而俏丽的头发,雪白的衬衫和深蓝色的校裙,像极了校园青Chun偶像剧中可爱动人女主角。

凌厉的眼光杀人般的向绮罗狂扫过来。

金占超伸手摸了摸后脑,那里有些粘粘乎乎的,拿到眼前的手斑斑点点尽是血。

完了,出事了。

绮罗的脑袋一下子就炸开了。

她只是想提醒他注意到自己而已。因为项链在她这里。

但是没想到会砸出血来。

出于本能,她猛的转身撒开脚丫子就跑。

身后踩倒草的沙沙声不会比她耳边刮过的风声更小。一会儿后她便被人从前面包抄了。

在学校走廊的那天,她倒在地上,他蹲着。

刚刚,她高高的站在梧桐树下,他站在低洼的水池边上。

现在,她在他手中。他在她面前。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

一个一米四几的小个子被一个一米八的人威胁。她面前的是座大山。这个只比她大两屉的男生,海拔还真的不是普通的高。

金占超的长手缓慢的伸了过来。她惊得躲开,他只碰到冰冷的空气和被微风吹得慢慢悠悠掉落的绿叶。

再次出手便抓住了她及耳的头发,一把拉到自己面前。

“你有种。”

他的脸慢慢的往她面前凑。

“流酸花园看多了吧,想当酸菜?”

那是一双冰冷得出奇的眼眸,却带着摄人心魄的致命吸引力。

那是属于男孩的气息,干净而纯洁。

很奇怪他这样的问题小孩身上居然会有这么干净的味道。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还有这附近的草本植物的大自然味道,一切都自然的溶合在一起。

十四岁,是允许情窦初开的年纪。

十四岁,是允许心跳的年纪。

可是,为什么对象居然是他。在他的注视下,她居然差点忘记了呼吸。

绮罗以为他要打她。想到那五个被推落水里的男生,她便开始发抖。

那抹邪笑又开始在他嘴边荡漾开来。像只刚刚逮到猎物的虎,把玩着她。

不期然的,完全没有预料的,他的唇就快速的朝着她的嘴边扑天盖地的覆下来。

绮罗懵了。

上帝呀,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会有这么狗血的奇遇。

天在转,地在转,头顶的树也在转。

她梦中情人都还没有出现,白马王子都还没有来得及幻想,刚脱离小学的大门这个初吻就要被这种人夺走了吗?

在距离她唇边二分之一的位置,金占超停了下来。

他的手指甲长长的拂着她的唇。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从口里传到鼻子里,脑神经中枢立马将痛疼这个信息反馈到她全身。

他居然用手指甲划破了她的唇。

恶狠狠的一把将她摔在草地上。带着嫌恶的眼神,似乎期待他的吻是件可耻下流的事。

“以后,给我滚得远远的。”

金占超转过身体,迎着夕阳高傲的迈步离开了。

——————————————————————

票票,收藏。。嘻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