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魅颜公子:邪恶少东的丫鬟

更新时间:2020-03-21 08:11:32

魅颜公子:邪恶少东的丫鬟 已完结

魅颜公子:邪恶少东的丫鬟

来源:落初 作者:小饭团丶 分类:言情 主角:安静黑布 人气:

主角是安静黑布的小说《魅颜公子:邪恶少东的丫鬟》此文是小饭团丶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朦胧面纱下,秘密有几多?五年前,他以凌三少身份震惊煜城。然,那夜后,无人在见过他。五年后,他再次出现,以凤七少之名轰动江湖,再掀血雨腥风!然,一袭红衣,玉扇轻摇下,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无人知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先不说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大雪天出现在山脚,自己都是被丢弃在山脚的人了,那么谁又会好心的为自己披上合身的冬衣?

太多太多的纰漏,但是诺君在后来的日子里也仔细回想过这具身体之前五年的记忆,令她失望的是依旧是空白一片。

而如今却突兀的告诉自己现如今还有家人,听花弄月的说法,能娶三房夫人的人还有一定的势力,自己只是感到有些意外罢了。

毕竟当初想的是,如果没有家人也就罢了,那倒是天高任鸟飞,自己还落个无拘无束。

但现在突然冒出了家人,之前的计划便要搁浅了。毕竟如果没有这具身体,诺君也不会重生于此地,怎么说,自己也应该为这身体的原主人进进孝心,那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能得到慰籍。

虽说诺君并不能算是个好人,但知恩图报诺君还是明白的。

想到这,诺君却不禁疑惑了,如果说自己的这具身体是生在大家,那为什么被扔在山上这么多年却一直无人理会?如果说花弄月认识这具身体的母亲,那为何当初还要问自己是谁?

此刻的诺君心思全部在这些个问题上,以至于忽略了一旁越来越不安的花弄月。

花弄月一直在旁边偷偷打量诺君的反应,看到她脸色变了又变,心里则更加确定诺君是怪自己的。

想到诺君往后看自己的眼神充满责怪,责怪自己隐瞒她的身世。想到诺君往后看自己的眼神充满怀疑,因为自己曾经对她的欺骗。想到诺君往后看自己的眼神形同陌路,花弄月的身体好似沉入大海中,不能呼吸。

他可以忍受诺君对自己的责怪,他也可以忍受诺君对自己的怨恨,但他却做不到诺君看自己好像在看陌生人。

六年的时光,两千多个日夜,看着诺君逐渐成长,他早已将诺君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般照看。

试问,哪个做父亲的可以忍受女儿用看陌生人的眼神看着自己?

想到此处,花弄月急忙开口,语气是从未有过的颤抖。

“诺君,诺君你听我说,我并不是想故意隐瞒你,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本在一旁思考着将来要怎样面对这具身体的父母的诺君,在听到旁边花弄月略带颤抖的声音,先是一愣,而后又想到由于思考问题太过专注以至于忽略了花弄月的心情,又听到他明显恐慌的辩解,心里划过一道暖流。

即使是欺骗自己又怎样,只要不会危害到自身的利益,对于是否还有家人的存在都没什么区别。

就算有家人的存在,那也只是这具身体的家人,和自己这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灵魂没有多大的关系。

在看到花弄月小媳妇般的拧着自己的衣摆,小心翼翼的打量自己的反应。

诺君觉得有些好笑,事实上,她也这样做了。一连串的笑声配合着诺君倾斜着身子的动作从口中涌现。

反观花弄月前一秒还小心翼翼的表情现在则是吓傻了。

他不明白,为何上一刻还在皱眉不解的诺君这一刻却会爆笑不止。

诺君依旧在大笑着,花弄月依旧在呆愣着。

随着两人相反的动作及表情,时间就这么一分一分的溜走了。

伴着时间的推移,诺君也笑够了,推了推身边一脸呆样的花弄月,轻轻挑眉,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人慢慢回神。

眯了眯眸子,仍是那般漫不经心的语气,好似这件事根本不再自己上心范围内。

“说吧,把一切都告诉我。这次我不想月有任何的隐瞒。”

听到诺君仍旧是平常的语气,放心的吐了口气,用丝帕缓缓的擦拭额头的冷汗,才回道。

“这事还要追溯到你娘刚嫁给你爹的那段日子……”

听着花弄月平静的诉说着一件又一件发生在自己这具身体五岁前的事,诺君沉默了。

谁会想到堂堂一品大将军家的‘三公子’会是个痴儿?是的,你们没有看错,这具身体的娘向婉婉嫁给其父凌逸远受宠的日子不过两个月,随后便被新入府的四夫人抢去了风头。但向婉婉从小在山里居住,思想十分单纯又因为于凌逸远初次相遇太过唯美,所以一直幻想着自己的夫君会有一日想起自己。

就在这样每日的思念中度过了半个月,之后有一天突然觉得胃里难受的厉害,随后就差人去请大夫,经过大夫的诊治,证明向婉婉有了喜脉。听闻此讯的凌逸远则从四夫人的‘兰苑’急急赶来,打点大夫,安慰婉婉,所有事都亲力亲为,毕竟凌府虽有四位夫人,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但那两个儿子整日只知玩乐。所以听到向婉婉也有了身孕自然就宝贝着。

就这么平静的过了两个月,在第三个月,‘兰苑’来信说四夫人也被诊出了喜脉,后来的事情可想而知,凌逸远弃向婉婉于不顾,而向婉婉也终于认清了现实,随后和肚中的孩子相依为命。就这样到了诺君出生的日子,喜婆不知怎的迟迟未到,凌逸远又对自己不闻不问,坚强如婉婉,仅靠自己之力生下了诺君。在看到诺君并非男儿时,婉婉终于恸哭了起来,现在母女在这府中的地位岌岌可危,她不怕吃苦,她怕孩子跟着她受苦。

想到此,婉婉做了平生最大的举动。对凌逸远称自己产下了男儿,是凌府的三少爷。往后的日子,婉婉‘母子’两得地位直线上升,但随着诺君的成长,却又出现了新的问题,一岁的诺君仍旧是初生时呆呆的模样,随着第二年过去,凌府上下全都知道凌三少爷是个痴儿,凌逸远从此更对婉婉‘母子’不闻不问,任期自生自灭。

在诺君六岁时,婉婉终于受不了孩子在府中被人任意欺压,于是再一次寻花弄月帮助自己。花弄月对婉婉的请求自不会拒绝,便接到了这处山谷中。谁知道刚到此处的诺君却生了一场大病,许多医生看过后都说没有办法治疗,花弄月也渐渐放弃了,就在当天想将此讯告诉给婉婉时,诺君却清醒了,眼神也不似当初的痴傻了。随后的日子便不用花弄月在说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