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极品妒妇

更新时间:2020-09-16 10:08:34

极品妒妇 连载中

极品妒妇

来源:落初 作者:唐温 分类:言情 主角:赵杏张公子 人气:

火爆新书《极品妒妇》是唐温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赵杏张公子,书中主要讲述了:同样是穿越,赵杏穿的既不是绝世美颜玛丽苏,也不是白璧无瑕圣母莲,而是穿成了西汉第一妒妇,刘去第一宠妃,史上恶名昭著的——阳成昭信!这时的阳成昭信,还只是一个刚满十岁,超级颜控的花痴小萝莉。几年后,当青春少艾的赵杏版阳成昭信被老狐狸爹爹一朝骗出家门,踏上逃婚路之后,赵杏就暗暗咬牙:珍爱生命,远离BT!逃婚不易,且跑且逍遥!死刘去,你就滚去继续盗墓纳妾嘿咻嘿,我负责花样美男擒拿泡!……好吧,这是一个你负责调皮捣蛋,我负责随后拾乱的蛇精病夫妇有爱日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石若嫣何人?

她是汉武帝身边红人刘去的爱妾,当朝丞相石庆的嫡长女儿。

事后,刘去震怒,不顾帝颜,当场拿下陶望卿。

汲黯闻讯连夜奔至皇宫,至武帝面前为未婚妻求情,武帝念其情深,遂至太师处劝说,未果,武帝无奈只好对汲黯说,这件事还得要太师说了算。

于是,汲黯又转而去求刘去,冬夜深宫,天寒地冻,他在雪地里苦跪了一宿,终究还是未能将未婚妻救出。

与此同时,传言中被陶望卿迫害并施救后活了下来的石若嫣,也离开皇城返回广川王封地信都国休息调养。

翌日,消息便在长安城中的世家名流,书生士子之中不胫而走。

寒冬腊月,北风卷地。赵杏和清风围坐在客栈一桌前,烫着一壶薄酒,室内四隅都燃着火炉,热意融融,和外面冷飕飕相比,显得温暖如Chun。

赵杏轻轻抿了口酒,半品半尝,若无经意的听着四下里书生和往来客商侃侃而谈,热议此事,心里面不是一般的暗爽。

自古皇帝最忌讳的就是功高震主!自古男人的底线就是勿碰吾妻!

刘去如今,两个雷区都踩了,还踩得相当华丽,相当狂拽酷炫!

他身为臣子,毕竟也只是臣子。先不说陶望卿事件事实如何,就算情况属实,甚至于就算石若嫣吃了那点心一命归西了,那又如何——

古谚语,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先不说现在第一情况尚未查明,第二你老婆还没死,光是汉武帝亲自说情就是最大的面子了,他……他居然当皇帝的金口玉言是放狗屁?一律不买账!如此这般,要说史书上一向自视甚高的汉武帝不记恨他,连鬼都不信!

第二,你是太师又怎么样,你位同副帝又怎么样?九十九分永远不是满分!你是皇帝的臣子,汲黯也是,你厉害,他同样牛哄哄。

现在人家为了老婆,折了膝下黄金跪你一大晚上,你老婆又没死,不不不,准确说还是你的小老婆又没死,多大的事啊,你抓着人家即将新婚的正牌大老婆不放!你让人家汲黯怎么想,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断我姻缘我要灭你子孙!嚯嚯嚯,汲黯肯定心里也恼极了他。

赵杏一笑,忍不住乐得连连点头,心里道,好啊好啊,刘去、汲黯两个都是黑名单上黑了又黑的人物,再加上一个视穿越者为粪土的汉武帝,这三个人只要愿意斗,无论怎么斗,她都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

越激烈越好,最好是三败俱伤,最起码也要元气大伤,哼哼~

何况,处于最劣势的还是腹背受敌的刘去,简直是爽歪歪。

她笑,又喝了口酒。边上清风以为她是多日来的悲苦憋了太久,悲极而喜,不由慌神,忙按住她继续斟酒的手,连连皱眉,“好了,你这又是傻笑又是点头的做什么,也喝了不少了,回房吧。”

她还想继续听那些书生说话,便不肯走,摇了摇头,突听道一声声音道,“公子,要不要去那边?”

客栈里坐满了人,熙熙攘攘花花绿绿挤满了一大脑袋瓜子,酒酣胸胆,薄醉微醺。

外面还在下着雪,白茫茫一片,客栈院子里种的几棵老梅树却开了花,一树鲜红,一青一白两位……公子站在树下的门槛前,白衣公子的雪白衣袂,被风吹得翩然若仙。

嗯嗯,最近艳福不浅,遇见的都是颜值超高的主,真是美瞎了她这双眼。那两个人应该是主仆,白衣温雅,青衣清冷,要不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还真以为是白素贞和小青来为祸人间了呢。

她们似乎正在找座位。这间客栈位居皇城脚下,每至早饭茶市人皆爆满,现在只有两三桌可以拼桌。呵呵呵,而她和清风这一桌,正是那两三分之一。

另外两桌,一桌是俩看上去五大三粗的汉子,一桌是对小情侣。两桌都是四人桌。前者,俩爷们大脚拔子一抬,其中一人还去其袜,时不时用双手抠个两下。后者,小女子好不害羞躲躲躲,小相公毫不害羞亲亲亲,一个跳,一个追,屁股从板凳这边挪到板凳那边。于是乎,这两桌人都很彪悍的以两人数占去四个位子。

唯独他们这一桌甚大,约能坐六七人,她作势往清风身上一依,唤了声,“官人”,正准备效法那对情侣占位,奈何清风约摸是嫌弃她断袖,脸上一红,低斥道:“别闹了,咱们回房吧。”

这小子不合作,那对小白小青很快坐了下来,又有两个书生模样的人立即从旁边赶过来坐下。

白衣公子朝她微微点头,礼貌相宜。

她顿时对这人有了几分好感,准确来说,这位姑娘。

这小白必定看不出她女扮男装,她却一眼便看穿小白,小白只是换了男装,她却惯扮男装。西汉女子不允许上学堂读书,若是想学可以请夫子入家中教授。为能多看张曼倩两眼,为日久生情打基础,她不惜熬了十数个通宵跟着老狐狸苦学化妆易容之术,并模仿男子声音和举止。

更何况她虽然不是真的貌若如花,却也确实算不得漂亮。身材瘦瘪,脸盘却圆乎乎,加上老狐狸素爱惯她,天天跑在外面野惯了,风吹日晒,更是肤色若麦。经上种种,她扮男子入学多年,除了张曼倩一早知晓,盖无人知。包括多名眼神儿极利的夫子。

小白身边的小青倒真的很是清冷,面容冷峻,不苟言笑,待小二上了茶水,她反复洗烫数遍茶具,替她家小白沏茶,又从腰上绣囊中取出一个净白小瓶,匀了些粉面儿出来,铺在水中,微摇了摇,顿时薄香四溢,方才缓缓递给小白。

另外两名男子只怕也早已看出小白真身,其中一人着粉袍,目带**,三分醉意七分诗意,含情脉脉洋洋得意吟诵道,“仙山灵雨湿行云,洗遍香肌粉未匀。明月来投玉川子,清风吹破武林Chun。要知玉雪心肠好,不是膏油首面新。戏作小诗君一笑,从来佳茗似佳人。”

言罢眼角又斜斜从赵杏面前酒壶上一过,撇撇嘴,极是不屑神色,对旁上白素贞谆谆训示道,“唉唉,俗人多泛酒,谁解助茶香。小哥儿,你万莫学他,这茶本是洁净之物,岂可以这靡香俗物代替,来,小二,给这位公子来壶毛尖儿,钱银算在本公子帐里。”

“可笑,谁要你的茶!”那小青抬头,冷冷斥道,倒是小白拦下,“不得无礼。”

她说着将杯中物分成两杯,又兑了水和稀,一杯递给那粉袍书生,笑道:“无以为报,以此相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