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毒医之逍遥江湖

更新时间:2020-09-16 10:09:52

毒医之逍遥江湖 已完结

毒医之逍遥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追风的秋辰 分类:言情 主角:冉静玛 人气:

主角叫冉静玛的小说是《毒医之逍遥江湖》,它的作者是追风的秋辰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她结束一场婚姻后却死于前夫的谋杀  再世为人她却遇上了毒医这个男人  改变和影响她一生的男人,毒医,爱难不爱亦难  十年的相处,骨血相容,却生生的剥离  怒走江湖,嗜血残忍自虐  绝杀,一个丑陋的杀手,亦师亦友亦奴亦仆相伴于江湖  “呵呵,真的不痛,就是痛也没人在乎不是吗。”千雅无畏的轻笑,就连上药欲望都没有。  “我在乎!”绝杀想都没想的脱口而出  为爱他不惧生死,为爱他纵身一跃,为爱他挣扎于生死边缘  林凌天少年侠客,热情单纯,被她所利用,得知真相后痛不欲生,明知是禁忌,却依旧覆水难收,最终追随而去  高崖上,那一袭红衣似血,那笛声幽怨,为谁而伤的香魂  女主懒散,杀人救人皆在一念间,医术高超,武功庞杂,却不喜用武,时男时女,时而是贵公子时而小乞丐的混迹于俗世间,是令江湖人闻之而变色的毒医,却无人知其是女人  ++++  此简介只是暂时的,会改动,我写文的风格是随性而写,要陪我一齐冒险了,再次声明我的文没有大纲,不要问我后续是什么,我不知道,只有结文时才知道。  ++++++  白文,只为肆意而活,不喜者请移架,我欢迎喜欢的人同乐  追风的秋辰个人空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风微拂,高悬的太阳热力四射,气温渐高,暑气之感浓重,就连那恼人的微风中似乎都带着丝丝的热力,粘稠之感渐重,竹屋中的千雅烦躁不安,灵活的大眼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不大的竹屋,简单质朴又隐隐透着一股灵动之感,一张宽宽的竹床,床上铺着绣着兰花的锦缎,床上摆着两个精致碧绿的玉枕,玉枕呀,真是奢侈,千雅在心中小小鄙视着了一下,最让她欢喜的是四周低垂的是纯白的纱帐,如梦似幻的般的纯洁淡雅,房间有两个窗户,每个窗户上也挂着白纱只是被收拢于一边了,靠左边的窗户边放着一张竹子编制的躺椅,色泽暗黄,看来和那床一样有些年头了,自己坐得也是竹椅,色泽和那躺椅是一样的,旁边一个一模一样的椅子的颜色却是翠绿色的,看样子是新做的和她趴着的竹桌很不协调,桌子上摆着一组漂亮的茶具,整个屋里东西不多,最招人眼的是右边的墙边有一个大大的书柜同样也是竹子做的,满满的都是书,有的很新,多数则泛着黄色,就像是自己手上的这本该死的书,千雅隐隐觉得自己和那些书要结下不结之缘了。

怎么都是竹子的呢,千雅疑惑的扔下书,慢慢的踱到窗边探头向外望去,哇好漂亮的地方,湖光山色,郁郁葱葱,空气清晰,绿草地上各色野花灿烂的开着,远处青山翠竹雾霭氤氲看不真切,近处则是波光粼粼的湖面泛着太阳的金光,湖边临水有一个小巧的竹亭,亭中一个蓝色身影状似慵懒的靠着柱子,由于距离太远所以看不清楚。

千雅匆忙收回视线,知道那是毒医,原来他在那儿,往近处看去,自己竟然在竹楼上,原来竹屋离地大概有二米高,看样子也不止这一间屋子,只是她不敢出这扇门,谁知会不会犯了毒医的大忌,又偷眼望了一眼毒医,他究竟是什么人,算了还是背书吧,将白纱放下阻隔了炽热的阳光,又专心的看着书,只是一会就坐不住了,真热,太热了,黏黏糊糊的好不舒服,此时真的好怀念空调。

跑到窗边一看毒医还在亭中,千雅放心的脱下裙子中的长裤,随手又将外衣脱去,往窗边的躺椅上一靠,沁凉的感觉透体而来,好舒服呀,暑热之感稍稍褪去,这才专心的背着书,模模糊糊的感觉到这本书应该是讲如何练气的,但是自己不懂。

中午时分,毒医无声无息的回到竹屋,入门就见千雅半裸着身体,褪去外衣,袖子卷的老高,光裸着小胳臂,一手拿着书,一手支着小脑袋,晃着两条光溜溜的小腿窝在自己的竹塌上摇头晃脑的小声念着,他呆愣了下,转而好笑的摇摇头,缓步来到竹塌边。

正在专心读书的千雅余光瞟到身边突然出现的宝蓝色的身影,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这人是鬼吗,急忙拽下衣袖,蜷起小腿,讪笑的抬头,“太热,天太热了,我,我······”

看着千雅紧张的手忙脚乱的好笑模样,毒医不负众望的哈哈大笑,其实毒医本就是个我行我素,嫉世愤俗的无畏世人眼光的人,有点离经叛道,有点放荡不羁,所以千雅的作为反而很得他的欢心。

千雅迷惑的望着那个愉悦的男人,听着他浑厚的笑声,迷惑不解,他为什么这么高兴,不过谁知道他会不会马上变脸,所以她战战兢兢的看着,不过这个男人真的好俊俏呀,可惜,可惜就是太老了,自己又太小了,还有就是太善变了。

正在放声大笑的毒医,突然不受控制的咳嗽了两声,匆忙间摸出一粒药丸丢在嘴里后才正色的对千雅说道:“嫌热可以只穿着肚兜和短裤,我允许,这里没有外人能进来。”转身脚步匆忙的离去。

“真的。”千雅疑惑的看着匆匆离去的毒医,不放心的追问。

“不要怀疑我的话。”怒气冲冲的呵斥声传来,蓝色的衣角消失在门边。

千雅无所谓的耸耸肩,既然你说了我就照办,反正在现代自己又不是没穿过,那简直是在普通不过的衣着了。愉快的脱下上衣,仅穿着一个粉色的肚兜,呵呵真是太舒服了,千雅喜笑颜开的躺在竹塌上,不好自己想解手,苦着脸在房中瞧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只得小心的来到门边,探头一看,一排真的有不少的房间,只是哪个是茅房就不得而知了,急的团团转的情况之下只好高声叫道:“毒医,我要出恭,你在吗,我真的要,你在吗?”不会自己是第一个被憋死的穿越人吧,心中暗暗打趣着。

很快毒医的声音无奈的响起,“下楼去,直走,左拐有一个竹棚就是,只是不要······”千雅怎么觉得毒医最后的欲言又止的声音中充满幸灾乐祸呢,但是内急让她无法揣摩毒医的言下之意,一阵风似的狂奔而下。

很简单的就见到那个翠绿色竹棚了,她舒服的释放着,好舒服呀,人有三急,不用害羞的,自己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完后千雅无意识的欣赏着竹棚,真是的连个茅房也弄的如此雅致,可见毒医是个非常自恋的人。

这些竹子还是活的,只是在半截高的地方巧手编织了一个棚而已,看着这些,想也知道一定毒医弄的了,没想到,对那个鬼魅似的男人千雅似乎有了新的认识,不过那竹子似乎在动,奇怪即使是活着的竹子也不可能动吧,千雅奇怪的凑上前,啊,凄厉的尖叫声传出老远,后悔呀,悔的肠子都青了,都说好奇心能杀死九条命的猫,那根本不是竹子,而是蛇,碧绿色的蛇,天哪,千雅腿软的发抖,转头四顾,好像还不止一条,自己在哪儿,蛇窝吗。

挣扎着跌跌撞撞的跑回竹楼,回到房间就腿软的瘫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此时恶魔般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我还以为你不会发现呢,可惜那!吓坏了吧。”

“你是故意,对吧,一定是。”千雅咬牙切齿的抬头看着坐在桌边的毒医,恨不得能咬他一口。

“故意,故意又如何呢!”挑着剑眉斜睨着千雅,摆明了看不起她,怒火突地窜起,千雅小小的身子从地上爬起风一般的跑到毒医的身边,毒医正卧在竹塌上,正好让千雅抓住了机会趴在他的身上照着手臂重重的咬了下去,又狠又快,是愤怒也是发泄着自己的恐惧,直到浓重的血腥味传来,千雅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做了什么,慌乱的松开自己的利齿,失神的盯着血色晕在宝蓝色的衣服上,可知伤口有多大,为什么他不躲开,为什么他任由自己咬了下去,他会不会生气,会不会杀了自己,会不会······偷眼望着脸色平静的毒医,仿佛自己咬的不是他,仿佛流血的不是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细长的眼眸中似乎有宠溺之色快速滑过,不可能一定是自己看花眼了。

千雅趴在毒医的怀里中气不足的断断续续道歉:“对不起,我,我只是······,我不是有心的,我不该用那么大的劲,我······”语无伦次的解释却在那沉默的男人的无声的注视下再也无法说下去,冷汗直冒的她,无奈的从毒医身上爬起,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和痛苦折磨。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毒医没有理会那流血的伤口,只是起身坐到桌边淡淡的招呼道:“吃饭吧。”

摸不着头脑的千雅暗暗自责,自己太不稳重了,太不像自己了,如此的莽撞竟然不考虑后果如果毒医真的恼羞成怒的杀了自己且不是亏大了,一定要稳住。

盯着毒医慢慢的挪到竹椅上坐下,看到她坐下后毒医则拿起竹筷斯文的用餐,千雅小心的瞄着毒医的脸色,实在看不出什么来,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认命吧,把心一横拿起筷子随意的吃饭,香喷喷的米饭带着淡淡的甜味,一个素菜,一条鱼,鱼,看着鱼千雅苦着脸,算了,吃那素菜吧。

在沉默中和千雅的提心吊胆中一顿饭结束。

“有不认识的字吗?”毒医淡淡的问到,手上也没闲着,收拾着残羹剩饭。

“有。”看着忙碌的男人,真是一个居家型的男人,像自己前世的前夫就从不帮忙干这些,总认为这些都是女人的活,男人干了不成体统,千雅在心中赞叹着。

饭后泡了一壶茶慢悠悠的品着的毒医耐心的将书里的字一个一个的读给千雅听,忙了半个时辰认的差不多后,毒医吩咐千雅自己背而他则走到竹床边,脱下外衣挥落白纱休憩去了,丝毫没有医治伤口的意思,**服时直接就这么拽了下来,里衣是白色的,血色印在其上更是触目惊心至少在千雅的眼中如此,很快白色的里衣也被毒医脱了下来,搭在了床边的竹竿上,那刺目的红正对着千雅的方向,看的千雅心惊肉跳,透过白纱隐约可见毒医闭目躺着床上养神,结疤的伤口由于撕扯又开始流血了。

窝在竹塌上的千雅狼狈的转身将注意力集中在书的内容上,她万分的怀疑毒医是故意的,故意勾起自己的愧疚之心,才故意不上药,故意将那衣服上的血对着自己,背书,背书,在心中默默的催眠着。

白纱轻舞,淡淡的竹香和药香萦绕于鼻尖,精神紧绷的千雅在枯燥和复杂的内容和字体的催眠下,在懒洋洋的阳光热力的照射下昏昏欲睡,最终沉入深深的睡眠中,手中的书啪的一声掉下。

在她甜甜的睡去时,本该早已熟睡的毒医却慢慢的起身来到竹塌旁,微笑着举起自己的手臂,将那早已凝固了的血渍慢慢的舔舐干净后霍然转身回到床上,在他离开后千雅也消失在竹塌上,将她安置在床的里侧后也慢慢的躺下。

凝视着那整齐的牙印,这恐怕是自己身上唯一的伤痕吧,出道这么多年还没有谁能伤了自己只除了那夜,今天为什么自己没有躲开,为什么自己没有杀了身边的小丫头,为什么自己不愿用药,凭自己的药立刻可以让伤口不再流血,可以让伤疤消失无踪,想到千雅胆战心惊的向自己道歉,毒医的脸色浮现丝丝笑容,眼神也温柔了许多,带着许多的疑问和困惑沉入梦乡。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