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爷你的老婆很香

更新时间:2021-01-24 03:55:37

爷你的老婆很香 连载中

爷你的老婆很香

来源:落初 作者:寒灯依旧 分类:言情 主角:池煦池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爷你的老婆很香》的小说,是作者寒灯依旧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前世,七年的真心都付诸一旦,最后悲惨死去。  今世,摇身一变,温柔可人、名媛淑女、娉婷袅娜。  可是,只有他知道她温柔中淬出的毒,恬静溢出的妖娆,莞笑迸出的锋利,他挺身而出接受她所有东西,因为他名字叫池煦(持续),持续地疼爱她!  池先生身边虽然红粉无数,但是枕边的位置始终如一留给她,他唯一的爱人—许唯一。  有人问他,你喜欢她什么?答:黑心黑肺黑我!  有人问她,你喜欢他什么?答:宠我爱我还特别持久!  她为了得到他,花式虐渣渣!  他为了得到她,床上招招新!  片段一:池先生和手下助理日常谈话。  池先生:“我感觉离她太远,每天日思夜想,是不是中毒?”  助理:“您已经把夫人折腾到不能下床。”  池先生:“她又跟旁边的小伙子调情,我要不要使出一点狠招?”  助理:“他才四岁,已经被送去幼儿园。”  池先生:“她最近厌食,而且对我爱理不理,生活很无趣。”  助理:“夫人正在孕期,您需要克制点!”  片段二:  许小姐窝在沙发看书,某男就立刻夺过来一本正经说到,“看书无益,和我造人生娃,才能富国强兵。”  她睨了他一眼,“你很无聊?”  “不,我很忙,我一心想跟你在沙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唯一和傅红梅到家不久之后,许希岩就回来。

匆忙而着急地回来!

“红梅、唯一,他们有为难你吗?”打电话回来,就听佣人说,他们去了老宅。

“没有人为难我们,你不用担心。”傅红梅接过他手上的公文袋,“唯一现在可以应付。”

许希岩惊奇看着自家女儿一眼,“唯一,辛苦你了!”

她摇摇头,望着恩爱的父母,心头便是一暖。

许希岩高兴得倒是把重要的事情差点忘记了,“今天秦淮父母打电话过来,说周末约时间,大家商量一下孩子们的婚事。”

许唯一皱了眉头,他父母也是迫不及待,这么看着她家产不放过。

“爸,跟我推掉,我自己会跟秦淮说。”

“瞧你这孩子,女孩子家怎么说,还是爸妈给你做主!”许希岩以为她心急想嫁入秦家高门。

众所周知,秦淮和许唯一在惠城已经是模范夫妻。

她眼眸迸发一点寒意,脑袋腾起渣男的模样,即使把他千刀万剐也难解她心头只恨。

傅红梅微微拉了一下他的手,“希岩,具体事情我跟你说,现在让唯一上楼休息。”

“去吧,好好休息。”许希岩让她上楼。

许唯一上楼之后,牙齿咬得很紧,秦淮已经对她身边的人都收买了,每个人都帮着他说话。

拿出手机,拨打那个电话,“池先生,你现在在哪里?”

“你说了呢?”池煦挑眉反问,带着漫不经心。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热闹的声音,就知道。

“你等着我,我马上到。”

说完两人就挂了电话。

傍晚,酒吧还是灯火通明,五光十色,吧台卡座都坐在散客。

服务员见到她,就恭敬带着她进去。

许唯一勾唇,这男人竟然知道自己会来找他。

门是开着,里面的灯光是白皙透亮,没有外面的繁华喧嚣。

但是二人周围都坐着衣着暴露的小姐,小姐们见到她都露出妒忌之色。

“许小姐,两天没见,如此想我!”池煦上下打量她一番,今天的打扮挺贤妻良母,密不透风。

“两位也不怕染病吗?”看着这些小姐,就觉得恶心。

顾谨义听着一乐,便把小姐们打发出去,她们还依依不舍的模样。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许唯一没有理会他,转头问着池煦,“池先生,用得舒心吗?”

顾谨义也期待着这个答案,转头过去。

“舒心倒是舒心,如果是你更加舒心。”他身体往沙发里面一靠,双腿就弯曲成九十度垂放。

她脸色忽地不自然起来,脸颊有点热量,“我们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的事情。”

见她这么心急与他撇清关系,池煦坚毅的脸容露出好奇和期待,他站直身子,缓缓地走过她身边,手掌摸着她脑袋。

“你看看,你深夜出门来这种地方找我,这就是我们欢好的证据。”

许唯一不想跟他废话,打开他手,把衣服整理好,这男人有病!

“池先生,我有事找你,出去说。”

“这里没有外人,你说吧。”他眉眼都淡淡的笑意。

她看着静静坐在角落上的顾谨义一眼,他们关系真铁,两人都不存在秘密。

就在她稍微愣神的瞬间,池煦骨节分明的手指已经微微挑起她下巴,眼眸带着垂涎之色。

许唯一没有挣脱开来,因为被他璀璨的五官吸引住。

柔和皎洁的灯光在他脸庞上蒙上一层光线,光线五光十色像外散发着,眉眼深邃,鼻子英挺,薄嘴性感,还挂着一丝讥讽。

看着他五官在自己眼眸中不停地放大,她心里忽然地忐忑上下跳动,全身的血液就要涌了出来,鬼使神差下她蓦然闭上眼睛。

以为会在预想之中,他的唇会落下,谁知他轻轻笑了一声,都是讥讽之意,“你是想我吻你?”

许唯一猛地睁开眼睛,双手推开他,带着几分怒火,“白痴!”

顾谨义已经笑得弓起肚子,“你们两个继续,我就不打扰你们。”

他分明就是一副看戏的心态。

她皱着眉头,看着他离开。

等到顾谨义离开之后,这包厢只剩下他和池煦两人,因为刚才那件事就觉得浑身不自然。

脸颊出现了高温,正在像外透露她的娇羞。

“你果然还是很想!”池煦重新坐在沙发上面,一手支起脑袋,斜斜看着她。

“我不是你那些所谓的女人,别**我。”她从小就安安分分长大,带着父母的期望,就连酒吧也没有进去一次。

面对池煦的撩妹,她的反应完全是自然的。

“不**你,你是我女人。”他说得一本正经,手指捏起高脚杯抿了一口,“要来一口吗?”

“还是不要喝,我怕你醉倒我怀里,求我!”他的话带着轻浮,她在他面前就像一只纯情的小白兔。

许唯一不想和他纠结这些无相关的话题,“我们说正经事。”

他继而一笑,露出洁白的几只牙齿,“难道,现在我们不、正、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