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临安贵女

更新时间:2020-05-22 18:07:00

临安贵女 已完结

临安贵女

来源:落初 作者:寒浦 分类:言情 主角:黑虎张土 人气:

《临安贵女》是寒浦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临安贵女》精彩章节节选:陆鸣凤推开男人的手臂,目光清冷,“我们的孩子已经没有了,你还想怎样?”堂堂四王爷竟然要娶一个嫁过人的女人,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她看着他,一字一顿道:“君何处,妾身何处,此生不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黄金腐条这道菜端上去,那大汉夹起一块豆腐,就着酒嚼起来,酒香将豆腐中的汤汁味道衬的更加醇香,那大汉咂咂嘴,“老子还没有吃过这种东西,真够劲儿!”说完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嘭”的一声砸在桌上,“值!”说着又夹了一块豆腐。

在一旁等着看这大汉闹事的一群人闻声不禁好奇的伸长脖子,见那大汉吃得正香,人群里的有钱人耐不住了,纷纷叫道上一份黄金腐条,好奇这是什么东西值十两银子。

几日后,福兴楼门口人满为患,都是想来尝尝十两银子一份的黄金腐条,还有些则是冲着出了名的福兴楼而来。

一时间福兴楼的生意可以说是日进斗金,二丫则只用每日抽出一个时辰的时间来到福兴楼做十份黄金腐条,便能得八十两银子。

这日东家终于忍不住找了二丫过去,东家想了想道:“陆姑娘,你看这黄金腐条卖得如此好,不如我们……”

二丫不等他说完便道:“东家,我说过每日只有十份便不会变,别的你也别说了。”

二丫说完准备告辞,就听见有人过来,还没走近就听见一道男子的声音,“舅,侄儿来看你了。”

这声音好熟悉,微微侧头便看见一个嘴角叼着根牙签,脸上有颗肉痣的男子走进来。二丫心里冷笑,还真不是冤家不聚头啊,而且他还是这东家的侄儿。

“混账,我跟你说了多少次,进宴客厅要先通报了才能进来,你看你什么样子,惊扰了我的客人,看我怎么收拾你!”东家对着男子怒喝道。

“我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舅也好这口啊!”说着就上前来,“让我看看舅喜欢的是哪位姑娘,嗝……”

看到二丫的一瞬间,一身酒气的男子打出的嗝都被生生憋断了。二丫今日穿了件雨过天青色的对襟襦裙,万千青丝用一根青色绣莲花的发带随意束在脑后。

男子呆愣了几秒回过神来道:“好看,好看,舅的眼光真好,只是这姑娘看着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张元宝,你给我滚出去!”东家是真的怒了,走过去一巴掌扇在男子的脸上,二丫暗暗发笑,还好没有被认出来,免了一桩麻烦事。这张土财主不是个东西,这东家倒还过得去。只是那晚发生了那种事,他怎能还好好的站在这里?

“哇,我不走,你都多久没给我送钱来了,你是要饿死我啊!”张元宝趁着酒意撒起泼来,竟像个孩子一样倒在地上打滚。

“孽障,你前段时间闯下大祸,要不是我拿银子帮你打通关系,你能逃过牢狱之灾吗,给你钱又让你去胡作非为?”东家说着一脚踢在张元宝身上,“你最好滚回去乖乖待着,你若再口出狂言,以后我就没有你这个侄子。”

一听以后唯一的舅舅不管他了,张元宝吓得跳了起来,“舅,我可是你亲侄子啊,要不是你这么就没给我送钱来,我怎么会来找你……”

“还敢说,立马滚!”东家一声吼完,张元宝已经灰溜溜的跑了。

“对不住了陆姑娘,我这孽畜侄儿平日张狂惯了,说话没个轻重,若有冒犯还请多多包涵!”东家满脸歉意的赔礼道。

二丫没有想多生是非,只是想到这张元宝为非作歹,这个当舅舅的还助纣为虐,心里不快,面上却不显:“无妨,令侄像是喝多了,酒后胡言,我不会当真。”二丫语气突然一转道:“只是东家还是小心令侄的性子会给你招来祸端,否则以后出了事你也护不住他。”

“陆姑娘说的是,我一定会当心的。”

二丫笑笑不语,当心?一个畜牲你也护着,任由他为非作歹,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当心。“东家,告辞了。”二丫说完转身出门而去。

陵源村

提起陵源村,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陆家儿媳妇陆林氏偷人的事,那事已经成了村里人酒前饭后的谈资,甚至已经传到了相邻几个村。

二丫的离开,在这件大事的掩护下,过了半个月才被发现,二丫什么时候走的没人知道,大家只知道最后见她是那件“大事”发生的前两天,二丫的离开在村子里没有掀起风浪。

只是村去二丫三姐妹住的屋子看过,确定是自己离开而不是遇到什么不测,这才放下心来,她离开定然有离开的道理,只是想想这几个孩子,李福还是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命苦”!

陆林氏出事之后,原本村民们都支持把她沉塘,只是村长可怜她有个儿子,和几个村中有威望的老者商量之后决定不取她性命,让她到村外十里的一个寺庙里剃了发,陆家没有一个人再去见她,结果当天晚上她就在佛堂里自己撞死了。

张元宝被村里以奸**女的理由送去了衙门,后来被福兴楼东家花了不少银子打点才救了出来。

二丫清楚来龙去脉是在酒楼里偶然听见有人摆谈起来才知道的,只是那些人不知道他们口中的“他舅”就是这家酒楼的东家。

和福兴楼合作一个多月后,二丫决定不干了,这仅仅一个月就赚了两千多两银子,酒楼也跟着赚得金银满钵。

二丫决定收手有三个原因,一则是用来熬制做黄金腐条的油快用完了,而且她也没有打算要一直靠这个为生,二则是她凭借这个发了财,必然会有人嫉妒生事,继续待在这里,凭她和两个妹妹,怕是会惹来横祸,三则是二丫打算离开这里了,她之前在镇上听人说过一个叫临安的地方,从那人的描述中,她决定要找机去会去看看那个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的富庶之地是什么模样。

她凭着用山里的灵芝和一种特别的菌菇熬出的一种油,如今也过了那种菌菇生长的时节,有些东西也是可遇不可求,能得之一二已是幸哉。

这是二丫第一次想要去除了陵源村,安北镇以外更远的地方。自从二丫赚钱以后,这一家子连带着黑虎都胖了一圈,三妞上个月便满了十岁了,二丫给她在镇子上最好的一家首饰店买了一套镶红宝石的赤金头面,三妞梳着双丫髻,一边戴着一朵镶红宝石的珠花,衬着还没有长开却已显出俏丽的脸越发耀眼。四妹玲儿见了三姐姐的打扮,眼中流露出羡慕的表情,二丫笑着摸摸小丫头的脑袋跟她说,长大了就能和三姐姐一样了,玲儿笑的露出一口洁白的小米牙。

对于两个妹妹,二丫没有吝舍过,因为这是娘亲和爹爹留给她的亲人,是这世上最亲最亲的人了。

二丫发现最近黑虎神出鬼没的,有时候半夜醒来发现这黑狗不在,早晨起床发现它又躺在床边。这件事令二丫疑惑不解。

这日二丫没有再去福兴楼,早晨有个妇人挎着个大包袱来了宝月楼,二丫接过一大包袱东西,拿了一张银票给那中年妇人,妇人满脸堆笑的接过走了。

二丫把包袱提进去,三妹四妹都醒了,睁着眼睛看二丫,二丫柔声道:“该起床了哦。”说着把包袱放在床上,打开一看竟然都是用料上乘,华丽漂亮的衣服。

玲儿小小的人儿,第一个跳起来,坐在二丫身边甜甜道:“姐姐,这都是新衣服啊?”二丫没有回答,三妞道:“姐,前不久不是才做了新衣服吗,怎么又费这个钱。”

二丫这才道:“明日我们要离开这里里,所以衣服多准备一些,而且这次我们要去的富庶的是苏杭一带,所以不能穿得太格格不入。”

“明天就要走?”三妞惊讶道,她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还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四妹还小,在那里翻衣服看,笑得眉开眼笑。

“二姐,来这里这么久,还没有去夜市看过,今晚能不能带我和妹妹去逛逛啊?”

二丫想着这次一去怕是难得回来了,便答应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